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49章疑云重重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17 2020-11-17 17:24

   潘人龙点了菜和酒,招牌法国鹅肝是少不了的,酒也是拉菲,妥妥的高端饭局。

  李子安吃菜,与潘人龙喝酒,安然自得。

  他是真的很高兴,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余美琳跟汉克有猫腻,可事实却没有,两人只是有过一段旧情。听余美琳跟汉克的对话,似乎是汉克当年背着余美琳跟别的女生好了,伤害了她,所以两人没能在一起。不然,余美琳怎么可能招他这个山村小子入赘?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余美琳最近展现出来的和好的迹象也是真的。这也应了“梅花香自苦寒来,前情还需自剪断”的卦辞。如果余美琳没有剪断前情,心里还想着汉克,她又怎么可能向他释放那些和好的幸好?

  她把自己灌醉,给他醉驾的机会。

  她买枕头,请他去她的房间试枕头。

  她那么骄傲的女人,如果不是喜欢上他了,她怎么可能将她的姿态放到那么低的程度?

  当初,她说过再给她一点时间的话,结果他没有憋住,去吃了桃子。

  现在看来,如果他憋住了,那就“梅花香自苦寒来”了,他和她还有小美,应该能成为一个幸福的小家庭。

  他或许不是一个好丈夫,但他却绝对是一个好父亲。

  他为了小美连生命都愿意付出,自然也就能原谅和接受余美琳。

  可是,造化弄人。

  这世上的事,又有几件是顺着人的心意来发展的?

  咸鱼也有翻身日,苦尽甘来桃花开。

  沐春桃是他命里的桃花,躲是躲不掉的。

  而且,如果没有姬达的传承,他这条咸鱼恐怕还在月牙村刨地种红薯,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大|师,余美琳这种层次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喜欢他,想跟他过真正的夫妻生活?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现实的。

  如果雄狮没有震慑其它雄狮的实力,它又怎么可能有资格爬上母狮的后背?

  “大|师,我敬你一杯。”潘人龙将手中的高脚杯伸了过来,脸上满是温和的笑容与客气。

  李子安收起了纷乱的思绪,面带微笑的与潘人龙碰了一下杯,然后将杯子里的一点红酒喝了下去。

  上万的红酒其实跟几百元的红酒没什么区别,或许有,但他品不出来。

  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这个时候已经是晚八点二十了,还有十分钟另一个老戏骨就该登场了。

  隔壁桌的汉克和陈美还没走。

  就在李子安挂钟的时候,汉克给陈美递了一个眼色,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

  陈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起身,端着一杯红酒往这边走来。

  李子安假装没有看见,他把喝空的高脚杯放在了餐桌上。

  潘人龙跟着就拿起醒酒壶给李子安斟酒,客气又恭敬的样子。

  李子安看在眼里,心里却知道潘人龙恐怕已经在盘算待会儿在那艘游艇上,该用什么手段折磨审问他了。

  “请问你是……”陈美来到左边,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这才移目看了陈美一眼。

  陈美忽然激动地道:“哎呀,这不是李先生吗?”

  李子安淡淡的说了一句:“小姐你是?”

  “我叫陈美,你不认识我,但我跟你老婆余美琳是好朋友,上次我在杜会长的康复宴上见过你,只是没有机会打招呼,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相遇,我特意过来打个招呼,认识一下。”陈美笑着说。

  汉克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

  这是要看李子安的反应,谋定而后动。

  李子安依旧语气淡淡:“你有事吗?”

  陈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她能跟余美琳做朋友,层次肯定也不低,长得也还算可以,也是那种走到哪都被人捧着的女人。她却没想到,她放低姿态来跟李子安打招呼,李子安却如此傲慢,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

  李子安心中不屑。

  大|师是什么身份?

  你算那根葱,大|师用得着给你面子?

  先前的账还没跟你算,你却跑来自讨没趣,你不傻|逼吗?

  陈美心里恨不得将杯子里的红酒泼李子安的脸上去,可脸上却是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跟我同桌的是汉克先生,他跟美琳是同学,他想认识一下你,可以吗?”

  李子安从衣兜之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陈美:“这是我的名片,麻烦你转交给那位汉克先生。”

  陈美拿着名片,看了一眼,故作为难的样子:“不是,汉克先生想请你过去坐一坐。”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你以为你是谁?

  你请我过去坐我就要过去坐?

  潘人龙说道:“这位小姐,我们正在谈很重要的事情,你已经拿到名片了,请你离开吧。”

  陈美这才转身离开,嘴里却嘟囔了一句:“不就是个算命的吗,拽什么拽。”

  李子安当没听见。

  讽刺挖苦人的话就是说一万句,人也掉不了一根毛。

  要是跟一个女人在这种场合吵嘴,那反而是丢了风度。

  陈美回到隔壁餐桌,将名片递给了汉克,嘴里还嘀嘀咕咕,怨念深重。

  汉克拿着名片,冲李子安点头一笑,很有风度的样子。

  李子安也冲汉克微笑了一下,笑容里却藏着刀子。

  如果不是今晚在钓大鱼,他今晚肯定会跟汉克好好“聊一聊”,不聊个鼻青脸肿不散场。

  汉克将名片收了起来,也没有过来,有意无意的看了潘人龙一眼。

  潘人龙举起了酒杯,歉然地道:“大|师,实在不好意思,被那个女人破坏了气氛,我敬大|师一杯。”

  “没事,这世上从来不缺自以为是的人,我们喝酒。”李子安与潘人龙碰了一下杯,然后喝掉了杯中的酒,他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眼汉克。

  汉克刚刚收回视线,低头去看那张名片。

  李子安收回眼角的余光,放下杯子的时候看了潘人龙一眼,却发现潘人龙正用眼角的余光瞅汉克。

  等等……

  李子安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张照片。

  那是汉克寄给余美琳的照片,那张照片的两年前拍的,余美琳是在情人节收到的,那张照片上汉克穿的是军装。他是西点军校的精英,潘人龙也是灯塔大兵,还在五边大楼工作了两年。也就是说,方圆几平方的地儿上就有两个灯塔大兵。

  汉克偏偏在今晚约余美琳来这里吃饭,还偏偏挑在了这家西餐厅,这会不会太过巧合了?

  汉克和陈美不到七点就进餐厅了,这会儿快到八点半了还在吃,胃口有那么好吗,或者说他跟姿色一般的陈美有那么多话题吗?

  汉克和潘人龙两人表现出的是两人并不认识,却又用彼此用眼角的余光看对方,这也不是对上了眼,同性相吸了吧?

  一个不经意间捕捉到的眼神,李子安的脑子里就井喷一般涌出了这些疑点。

  大惰随身炉,在月牙村练就的察言观色的本事是越来越强了,就连思维也比从前灵敏了许多。

  毕竟,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他可是每天晚上都有艰苦修炼好几个小时的狠人。

  心里想着这些,李子安的面上却没有动声色,放下酒杯之后,他拿起了醒酒壶给潘人龙斟酒。

  潘人龙慌忙伸出双手捧着酒杯,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大|师,你怎么还给我倒酒啊,该我给你倒酒才是。”

  李子安笑着说:“你给我倒酒是喝,我给你倒酒也是喝,这有什么该不该的,潘先生当我是朋友,我也当潘先生是朋友,朋友给朋友倒酒,天经地义嘛。”

  潘人龙笑着说道:“大|师说得好,大|师如此年轻就有如此的修为,我佩服得很,能跟你这样的大|师交朋友是我的荣幸。”

  “都在酒中。”李子安举杯。

  潘人龙端起杯子与李子安碰了一下。

  叮。

  两人喝掉这一杯酒,八点半到了。

  徐成走来,一分不早,一分不迟,刚刚好。

  潘人龙站了起来,为徐成拉开了餐椅:“爸,坐吧,你可得跟大|师好好喝两杯,大|师等了你这许久。”

  徐成一脸谦容:“大|师,潘某实在是俗事缠身啊,本来约大|师八点吃饭,公司那边却出了一点问题,非要我去处理不可,让大|师久等了,我罚酒三杯。”

  李子安说道:“潘老先生现在还不能喝酒,下次吧。”

  “那……我就以茶代酒敬大|师一杯。”徐成双手端起了一杯已经凉了的红茶,满脸期望的样子。

  李子安拿起了就杯与徐成碰了一下,喝了一口酒,然后看了一眼杯子的装着红酒的部分。

  汉克和陈美的投影在了杯子上。

  现在都还不走,越来越可疑了。

  如果汉克这次回来的目标不是余美琳,而又跟潘人龙是一伙的话,那么汉克的目标就是他!

  对方是一个团伙,背后或许还有更庞大的组织。

  李子安忽然感觉自己有点托大了,他一个人怎么能对付这么多人?

  姑师大月儿好像是站他这边的,可是那个女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就那晚露面之后就又消失了。如果有她相助,那他的压力就小多了,可是她人在哪?

  就在这时候,徐成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今晚的正剧开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