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95章预见血光之灾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11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做了一个梦。

  他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行走,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碰不见,整个宇宙好像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冰冷、恐惧、寂寞,那些感受都非常的真实。

  他想要走出去,他走啊走啊,可是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出去。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团绿幽幽的亮光。

  他顿时激动了起来,他向那团亮光奔跑了过去。

  越来越近。

  那段绿色的亮光就像是一只猫的眼睛,绿色的深处隐藏着一只黑色的瞳孔,环环旋转着,仿佛要吞噬一切。

  它无比的巨大,他在它的面前就像是巨人脚下的一只蚂蚁。

  他在那只眼睛前停下了脚步,仰望着那只眼睛的深处。

  突然,一股吸扯的力量从眼睛的深处释放出来,抓住了他,吸扯着他往漆黑如墨的瞳孔之中飞去。

  他拼命的挣扎,可是无济于事,他被吸扯进了眼睛深处的黑洞之中。

  里面什么都没有,冰冷和恐惧又涌了上来,他回头去看,他以为能看见那只巨大的眼睛,可是他的身后只有黑暗,什么都没有。

  他又往前走,走啊走啊,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又出现了一团惨绿色的亮光。

  会不会又是一只巨大的眼睛?

  他的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又向那团亮光奔跑过去。

  越来越近。

  那团产绿色的亮光也逐渐清晰,看清楚亮光之中的东西,他顿时惊愣当场。

  那是一只香炉。

  那香炉之上有九幅天图,每一幅天图闪闪发光,绿光萦绕,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天图之上的内容。

  香炉之中插着一根白色的香,那香质如羊脂白玉,青烟袅袅。

  那就是天香吗?

  怎么插上去的?

  他凑近去看,那根天香突然从中裂开,一只金色的猛兽突然从裂开的缝隙之中冲出来,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就咬向了他的腿。

  他想躲开,可是两条腿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根本就动弹不了。

  那只金色的猛兽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腿,然后将他往肚子里吞。

  “不要,不要啊!”他惊呼着,挣扎着,可是没有一点用。

  他被吞掉了。

  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迷迷糊糊里,他听见了一个声音。

  “子安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这声音好熟悉。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床边的汤晴,她的眼神里满是关切与担忧。

  “子安哥,你做噩梦啦?”汤晴伸手去摸李子安的额头,为他擦额头上的汗珠。

  “嗯,做了一个噩梦。”李子安还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

  汤晴好奇地道:“什么样的噩梦,居然能把你这样的人吓到?”

  “我梦见我被困在了一个又黑又冷的地方,然后一只猛兽咬了我,然后把我吃了。”她这么好奇,李子安也不好不说,只得将梦境简化的说了一下。

  汤晴咯咯笑了:“我昨晚也梦见被猛兽咬了呢。”

  “这么巧?”轮到李子安好奇了。

  “嗯,那只猛兽现在还在被窝里睡懒觉呢,他是一只大懒猪。”汤晴笑着说。

  “好啊,竟然敢取笑我。”李子安伸手去捉汤晴,结果汤晴早就料到了他会伸手住抓她,一早就躲开了。

  汤晴跑开好几步才停下来:“大懒猪快起床吃早饭,美琳姐去公司了,我还得上楼去叫小美起床。”

  李子安讶然道:“大年初一也去公司?”

  “嗯,我让她休息,她说不要,问鼎集团的员工都在加班,她得去公司。”汤晴说。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还真是够拼啊。”

  她那么优秀还这么努力,天下国能不能建立不知道,但问鼎集团肯定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这是毋庸置疑的。

  汤晴笑着说道:“你也很拼呀,明明那么虚了,还那么努力,美琳姐特意让我给你煲了一点枸杞大枣羹给你喝,让你补补身子。”

  李子安:“……”

  完了完了。

  第四幅天图卜图真的太邪门了。

  看来得想法子给自己炼制一点补身子的膏药才行,不然这样下去可不行,大*师就不大气了。

  “好了,你快起床,我去叫小美了。”汤晴出去了。

  李子安从被窝里爬出来,下床准备穿衣服,结果双脚刚一落地,双腿一软就又倒在了床上,脑子里空荡荡的,整个身体都好像被掏空了一样。

  “大惰随身炉上的卜图……它不会是在吸收我的能量吧?我现在这个状态,怎么去德意志?”李子安的心中很是苦恼。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突然响起的来电铃*声顿时让李子安紧张了起来,昨天晚上桃子让他白天去她的家里陪她,他现在这个状态怎么去陪她?

  陪人也分好几种,比如陪聊天,陪看电视,陪做作业什么的。

  几天不见,他过去陪沐春桃,肯定不是看春晚重播或者聊天吧,十有**要和他一起做作业。以前满分100分的作业,他通常都是500、600分交卷,可是现在就只能做7、8分,这样的成绩怎么拿得出手?

  可电话还是得接。

  李子安挣扎从床上爬了起来,腿颤颤的走到沙发前把裤子拿了起来,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不是沐春桃打来的电话,而是一个陌生号码。

  桃子怎么可能这么早打电话过来叫他过去陪她?

  腿软了,智商好像也瘸了。

  不过,智商很快就上线了。

  李子安想到了一个人,西罗。

  他划开了接听键,也不说话,等着对方开口。

  “大*师?”

  果然是西罗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嗯,是我。”

  “我受不了了……大*师,我快死了,求求你救救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西罗的声音里充满了乞求的意味。

  李子安的北都之行本来只要两三天的,结果汉克追去了,还两次暗杀他,结果就有了西伯利亚的行动,这又耽误了几天。然后回到北都之后,跟张明谈判,应对灯塔几家科技公司的谈判代表,这又耽误了两三天时间。

  这段时间对李子安来说很快活,可对西罗来说就是折磨了,每一秒钟他都在承受化身膏的折磨,每一分钟都好像是一天那么漫长,真的是度日如年。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我知道,我都准备好了,大*师……我们见一面吧,我求求你了。”西罗快哭了。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可以,你现在在哪?”

  “我在霞飞路28号,我怀疑我已经引起注意了,我不能待在公司,也不敢待在家里,我在这里租了一套房子。”

  “在那里等着我,两个小时后我来找你。”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西罗会将路途公司的秘密泄露给他吗?

  还是,在霞飞路28号给他挖了一个坑,等他跳进去?

  轰!

  李子安的脑海忽然毫无征兆的一震,一段影像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西罗坐在沙发上,身上仅有一条三角形的裤子,浑身溃烂,他不停的往身上涂着某种膏药,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发疯似的挠着身上的红斑和疙瘩,可即便是挠破了溃疡的地方,脓水流淌也无济于事。

  “啊!”西罗一把将桌上的一大堆药瓶和膏药扫落在了地上,然后用头去撞茶几。

  那茶几是大理石桌面的,他的额头被磕破了,猩红的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淌,然后了他的眼,他的脸,看上去很是狰狞。

  房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李子安以为是他自己,可是不是,是丁仕常。

  “哥,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西罗显得很紧张,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后退。

  丁仕常说道:“兄弟,不要怪我,你的任务我接手了。”

  他探手在身后一捞,再伸手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支装了消声装置的手枪。

  噗!

  枪响。

  李子安脑海中的影像也终断了。

  他的双腿又软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精神也很差,那感觉就像是累了三天三夜却没有睡觉一样,只要一闭眼就能睡着。

  他使劲摇晃了一下头,勉强清醒了一些,他跟着就回拨了刚才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大*师,我正准备要毁掉这张卡,你还有什么吩咐?”西罗小心翼翼地道。

  李子安说道:“幸好你没有及时毁掉这张卡,现在立刻离开那里,我们换一个地方见面。”

  “为什么要换地方,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李子安冷声说道:“如果你想活命的话,立刻离开那里,你的堂兄丁仕常很快就会找到那里,他会杀了你!”

  “我*草!”西罗爆了一句粗口。

  “明珠塔见。”李子安说。

  电话里没声音了。

  不知道是丁仕常突然出现了,还是西罗紧张害怕及时毁掉了电话卡。

  李子安陷入了沉思。

  这次的未卜先知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有征兆。

  起因是他猜测西罗有没有准备好他想要的东西,同时又担心西罗设下陷阱,所以当时在思考的时候精神力相当集中。

  现在看来,当精神力集中到一定程度,就会激活未卜先知的能力。

  这绝学的确牛逼,能预见到丁仕常去杀西罗,但是后遗症也是刚刚的,他现在只要躺下的话就能睡着。

  要不要给董曦打个电话?

  李子安拨了一个号。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霞飞路28号,丁仕常要杀西罗,如果西罗逃了就不用管,如果刚好遇上,制服丁仕常。”李子安说。

  “是,老板。”孟刚的声音。

  这种事情还是启动黑锅公司的团队更合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