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03章人生难免大起大落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66 2020-11-17 17:24

   杜林林将李子安带到了她的房间里,李子安觉得应该去书房,毕竟杜枝山还在客厅眼巴巴的望着他下去说卦解卦,可他还是进去了。只要杜媳妇高兴,她想怎么着都行。

  房门一关上,杜林林就压不住心中的情感,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脚尖微微一垫,樱唇就贴在了李子安的略有点小胡子的嘴唇上。

  李子安的心里有点矛盾,毕竟他知道杜武现在正处在绝境之中,而他却在杜家跟杜武的老姐打啵,这真的很不合适。可是杜媳妇如此冲动,他又不忍心坏她的兴致。他知道她肯定很想他,难得见一面,他还能不让人家打个啵?

  杜林林本来还有点担心杜武的,可孩子他爸来了,她心里哪里还有杜武,全都是帅逼安了。其实,直到现在她其实都没有往多坏的方向去想,毕竟杜武是习武之人,又得到了帅逼安的指点,功夫厉害,谁能伤得了他?

  再说了,杜武也是成年人,在灯塔交个女朋友,关掉手机跟女朋友享受二人世界,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就这么着,杜武的绝命卦被老姐和野姐夫排在了打啵这件事之后。

  “老公,我好想你……嗯嗯。”杜林林气喘吁吁,面色绯红。

  她下手了。

  她把李子安往床边挤。

  李子安撑着她不退,凑到她的耳边说道:“出大事了。”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两三秒钟之后才冒出一句话来:“出什么大事了?”

  李子安说道:“我刚给杜叔叔卜了一卦,所求的是杜武,是绝命卦。”

  杜林林的神色顿时变了:“绝命卦……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先描述了一下卦象,然后说出了卦辞:“贪母求财害亲儿,白发未走黑发走,九死无生空留恨,孝字拆开土埋子。”

  杜林林的脑子一片空白,还有嗡嗡的响声。

  李子安说道:“这事跟沈宝慧有关,我不清楚你们家的情况,又怕杜叔叔承受不了,不敢跟他说,所以才把你叫走单独跟你聊。”

  两颗眼泪从杜林林的眼角夺眶而出,她怕哭出声音,跟着又捂住了嘴巴。

  李子安将她搂入怀中,温声安慰她:“你也不要太担心,世事无绝对,我这边想想办法,你不要哭了,你太焦虑和伤心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杜林林咬着樱唇点了点头:“嗯。”

  可她还是担心和焦虑,避免不了。

  杜武虽然跟她不是一个妈生的,但两人一起长大,身上又流着杜家的血脉,这样的亲人怎么能凭李子安一句安慰的话就放得下的?

  李子安转移她的注意力:“根据卦辞来看,这事跟沈宝慧有关系,我想不明白,沈宝慧是杜武的亲生妈,她怎么会害杜武?”

  杜林林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住情绪之后才说道:“杜武这么久给你打电话了吗?”

  李子安说道:“没有,我还是上次来这里送拔毒膏跟他通过一次电话,这么久他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杜林林沉默了一下说道:“是沈宝慧……”

  李子安的眼角余光忽然捕捉到了门口的光线变化,伸手捂住了杜林林的嘴。

  杜林林愣住了,不解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往门口方向歪了一下嘴角。

  杜林林心领神会,跟着也将视线移到了门口。

  看不见是谁在门外,但门下门缝的光线却阴暗了,那是有人挡住了光线。

  李子安凑到了杜林林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肯定是沈宝慧,你悄悄话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林林踮脚,凑到李子安的耳边。不过没等她开口说话,李子安就拦腰将她抱起来,往后走两步,将她放在了床沿上。

  大*师招女人喜欢可不只是凭盛世美颜,还有他的细心和温柔。

  李子安坐在了杜林林的身边,将头凑了过去,方便杜林林跟他说悄悄话。

  杜林林凑了过来,忍着想啄他耳朵的冲动,在他耳边悄声说道:“是沈宝慧不让杜武给你打电话,这是杜武跟我说的,他很苦恼,我以为他跟我诉诉苦就完事了,没想到他真没给你打电话,真是一个愚孝的傻小子。”

  “沈宝慧为什么这样做?”李子安不解。

  “她可能知道我的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杜林林的声音小小。

  李子安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浑然不觉的被搅进了一部狗血豪门剧里。

  “前段时间我查到,杜武向我爸要了一大笔钱,说是要投资那边的一家公司,我爸也是望子成龙,就给了,具体给了多少我爸也没告诉我,我也不敢问。”

  “这是沈宝慧的主意?”

  杜林林点了一下头:“除了她还能是谁,就杜武那智商,他怎么可能想到去投资灯塔的什么公司?”

  果然是这样的。

  “可是,即便是沈宝慧跟外人串通好了,利用儿子来骗钱,或者是转移杜家的财产,她也没必要害死自己的儿子吧?”李子安始终想不明白这一点。

  杜林林皱着眉头:“我也想不通。”

  “难道……杜武不是神宝会亲生的?”李子安忽然想到了这种可能。

  杜林林顿时愣住了。

  李子安说道:“就算是杜叔叔做过亲子鉴定,可只要钱给够,写报告的医生也可以做一些修改。我看过类似的新闻,做爸爸的怀疑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带去做亲子鉴定,结果做妈妈的花钱收买了写报告的医生,给了一份假的鉴定,你说杜叔叔会不会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他是一个男人,咱妈走的早,他一个男人肯定有需要,也肯定不只沈宝慧一个女人,为什么就沈宝慧给他生了个儿子?”

  既然是狗血豪门恩仇录,那剧情就要越狗血越好。

  “这……”杜林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李子安说的这些话,给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咱妈”,这让她的心里多了一丝甜蜜。

  “还有一种可能,沈宝慧被人利用了,对方是一个团伙,精心设计了一切。她以为她聪明绝顶,但其实是一个傻*逼,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是她害了杜武。”李子安的脑洞大开。

  杜林林看着李子安,她忽然觉得帅比安就像是那些投资一两千万,拍了好几十集的豪门恩怨剧里的,想当侦探的富家公子哥。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门口:“贪母求财害亲儿……我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就这一句卦辞,我敢肯定杜武身陷绝境这事跟门外的沈宝慧有关。这事,究竟要不要告诉杜叔叔,你来做决定吧。”

  杜林林陷入了沉默中。

  这件事理应该告诉杜枝山。

  可她也担心父亲承受不了打击,如果这个时候父亲再出点什么意外,杜家的天可就塌了。

  可这事又能瞒多久?

  这对她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李子安说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就算是天塌了,我也给你顶着。”

  杜林林心中感动,依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

  门外传来一点轻微的响动。

  沈宝慧走了,她听不见声音,再呆下去也没意义。

  “老公,不管杜武是不是我的亲弟弟,你都想办法救救他,好吗?”杜林林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哀求。

  李子安温声说道:“这事你就是不说,我也会尽力的。我还是那句话,世事无绝对,虽然是一个绝命卦,但上天总会给人留一线希望的。”

  杜林林嗯了一声,又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忽然一口啄在了李子安的唇上。

  情绪就像是洪水,如果始终堵在水库里不泄洪,水坝就会承受不住压力而溃堤。

  杜林林现在就像是一座蓄满了水的水库,里面装满了相思、焦虑、紧张和不安,她的堤坝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已经处在了溃堤的边沿。

  水库要打开闸门泄洪。

  洪水奔涌而出,下游被淹了。

  水库要打开闸门泄洪。

  水库真的打开了闸门。

  洪水奔涌而出,下游被淹了。终于可以说话的时候,李子安在杜林林的耳边说道:“你真的要吗?”

  杜林林觉得不妥也不能,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嗯了一声。

  理智与**之间的战斗,前者其实从未真正打败过后者。

  李子安也是一样的情况,但他的**跟杜林林的**不同,他是怜惜杜媳妇的**,是宠溺杜媳妇的**,杜媳妇想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他不管这样做对不对,他也不管杜枝山谁谁的感受,他只在乎杜媳妇的感受,他。只想满足她的一切需求。

  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隔壁有人在放歌,放的是今年挺流行的《干就完了》。

  人生难免大起大落。

  干就完了,干就完了。

  一首歌放完是5分钟时间。

  这首歌从开始到结束用去的时间跟大*师用去的时间相差也就那么两三秒钟。

  这其实也是李子安愿意满足杜媳妇的原因,反正也就那么几分钟时间,耽误了也不打紧,重要的是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若是没出状况以前,动则一集电视剧的时间,甚至是一部电影的时间,杜老丈人能不上来看看?

  杜林林一边戴口罩,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李子安。

  她心里很奇怪,甚至有那么一点怀疑眼前这个孩子他爸,是假的孩子他爸,可她不好开口问他这是怎么了。

  李子安显得很淡定:“那个,我们下去吧。”

  “嗯嗯。”杜林林戴好了口罩,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跟着孩子他爸出门。

  关心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有些关心的话会伤及男人的自尊,还真是不好开口。

  所以,绝大多数女人都选择了更聪明的做法。

  哇!你好棒棒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