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10章好大1个坑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40 2020-11-17 17:24

  一道道楼梯被甩在了身后,在拐弯的地方卢比奥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数字“11”,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再往上爬一楼就到了。

   卢比奥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有的身上还扛着沉重的摄影机,累出了一头大汗。

   不是卢比奥讲究团队整体性,也不是一部电梯装不下这么多人,而是他和他带来的这些人根本就抢不到电梯。在他看来,那些手里提着豆浆和包子的人,还有拿着化验报告什么的人比中东的武装人员更加彪悍,他和他的人连电梯都抢不下来。

   12楼到了。

   卢比奥在楼梯口停了一下脚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待到气息平稳之后,他走了出去。

   无论是什么场合,面对什么人,他都很注重自己的形象。在东瀛的时候,哪怕是进又破又小的拉面馆吃一碗味增拉面,他也很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

   什么是贵族?

   贵族就是哪怕喝二锅头,那也得配上高脚杯,放上莫扎特的音乐,然后45度举杯,46度都不行。

   一大群人跟着卢比奥走出了楼梯口,进入了12楼的走廊。

   走廊里,一道房门口站着一个人,正在吃着一只包子,手里还拿着一杯插着吸管的豆浆。

   看见那个人,卢比奥的心里便涌起了涌起了一股憎恶。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子安。

   他有多讨厌李子安?

   如果是在色列,他的手里有一支AK步#枪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向李子安的脸开枪,打空整只弹夹。

   为什么要打李子安的脸?

   因为那张被上帝祝福过的脸庞没有生在他的身上,它错误的生在了一个的无耻之徒的身上,并且用来迷惑善良的女性。

   李子安也看见了卢比奥和跟在后面的一大群人,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惊呆的表情。

   “你……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太过惊讶,李子安说话的声音都不正常了,颤颤的感觉。

   “美姬在哪里?”卢比奥冷声问道。

   李子安忽然将手里没吃完的包子和豆浆扔进了垃圾桶,人也往旁边的特护病房的房门移去,做贼心虚的样子。

   卢比奥大步向李子安走去,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之人,美姬那么善良的人你都骗,我唾弃你。”

   李子安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骗美姬什么了?”

   卢比奥在李子安的身前停下了脚步:“美姬来帮忙,你却和她的母亲串通好了欺骗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么的诡计!”

   李子安摊了一下手,一脸无辜的表情:“卢比奥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对我抱有成见,我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你给我让开!”卢比奥已经失去耐心了。

   李子安挡着门口不让路:“这里是特护病房,里面的病人有生命危险,没有医生的允许是不能进去的。”

   “陈晴女士根本就没有生病!”

   “卢比奥先生你冷静一点。”

   卢比奥回头看了一眼。

   一大群记者跟着就涌了上来,都往门里挤。李子安一个人根本就拦不了那么多人,特护病房的房 门被挤开了,李子安也被挤到了一边。

   卢比奥进了特护病房,他脑子的画面是躺在病床上的一脸愧疚和惊诧的陈晴,还有一脸茫然和惊喜的风间美姬。然而他看见的却是一个浑身涂满药膏,躺在病床上的奄奄一息的烧伤病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大妈。

   大妈一脸惊诧的看着卢比奥,还有站在她身后的一大群人。

   这些人是来自东瀛的新闻记者,领事馆的官员,还有领事馆里的医生,与未卜先知里的镜像一模一样。

   这些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可他们却不知道在他们来之前,有人已经看见他们来了。

   卢比奥知道出了什么情况,可他带来的人却不知道,那些记者拿起相机就开始拍照,看着摄影机的人也开始摄影,还有的拿着话筒和录音笔的操着生硬的汉语问那个大妈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在你们国家欺骗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吗?”

   “你是不是政府的人员?”

   “菊厂在这件事里扮演着什么角色?”

   七嘴八舌,场面有点乱,病房里满是偏激的情绪和敌意。

   “侬们是搞啥子哒?”大妈有点懵。

   那些记者连听普通话都困难,哪里听得懂魔都话,他们继续七嘴八舌的逼问。

   大妈火了:“侬们滚出去伐!”

   “不是陈晴,我们出去!”卢比奥当机立断,转身就走。

   一大群记者面面相觑,不过反应也快,他们跟着卢比奥往门口走去。

   却不等卢比奥和他带来的人走到门口,李子安突然在门口现身,一把拉上了房门。

   卢比奥冲了上去,伸手去拉门,可是他根本就拉不开。

   一大群记者也慌了,有人上来帮忙,可门把就一个,卢比奥抓着,他们有力也没处使。

   病房里,大妈哭喊着:“侬们真系太缺德啦!医生!医生!快来民啊!”

   病床上的大叔呻吟。

   特护病房里乱成了一团。

   卢比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墙角。

   特护病房的墙角上安装着一个监控摄像头。

   这不是特意安装的,特护病房肯定要安装监控摄像头,因为医护人员得掌握病人的情况。

   毫无疑问,这个病房里发生的一切都被拍下来了。

   闯病房虽然算不上什么犯罪行为,扰乱公共秩序最多也就行政拘留24小时而已,可是万一躺在病床上的大叔受到惊吓,病情恶化死了,那事情就闹大了。

   “安静!”卢比奥吼了一声。

   一大群记者安静了下来。

   卢比奥转身,推开但在身前的两个记者,病床和病床上的大叔进入了他的视线。

   大叔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就要发出什么声音,却没有发出来。

   这一刹那间,他的心里冒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不要、不要,你要挺住啊,挺住,上帝保佑你……”

   却不等他心里祈祷完,那个大叔的脖子突然一歪,病床旁边的心脏监测器也拉出了一条横线。

   “老头子啊!”大妈一声悲呼,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卢比奥彻底傻#逼了,额头上冒出了几颗豆大的汗珠。

   一大群东瀛人也傻#逼了。

   他们以为这是一次报道惊天丑闻的机会,堂堂菊厂居然与黑锅公司串通起来欺骗一个无辜的东瀛少女。他们甚至想好了新闻的标题,菊厂沉沦、惊天黑暗内幕、李子安这样的罪犯为什么还能逍遥法外……诸如此类的。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这样的“意外”。

   特护房的房门打开了。

   门口站着的不是李子安,而是医院的保安,还有医护人员。

   “谁让你们进来的?”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病人要是有个意外,你们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门口一片质问的声音。

   卢比奥转过身来,他看着堵在门口的医护人员和保安,脑子里嗡嗡直响。

   几个医生走了进来,直奔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而去,这边的一群东瀛人想出去,却被门口的保安给堵了回去。

   “你们谁都别想走,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走!”一个保安怒斥道。

   卢比奥的视线迈过那个保安,他又看见了那张面孔。

   李子安站在一群看热闹的人中间,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四目相对。

   卢比奥真的恨不得扑上去撕烂那张脸。

   他忽然觉得他错了,那张脸不是被上帝祝福过的,而是恶魔化身的。

   那个帮忙的商人一再提醒他,这个人有多么阴险狡猾,可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他要为此付出代价了。

   可是他想不明白,明明是他这边获得了秘密情报,搞的也是突然袭击,为什么会有一个陷阱在这里等着他。

   “病人心跳停止了,快快快,快把病人送进急救室抢救!”一个医生吼道。

   “报警!这些人一个都不要放走!”一个护士大声说道。

   特护病房里乱成了一团。

   卢比奥还看着李子安,他要记住这张脸。

   李子安冲卢比奥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他不清楚特护病房里的病人是不是真的心跳停止了,他甚至不知道那个病人是不是真的病人,这些都是董媳妇在安排。他的戏份其实很简单,就是刚才站在门口吃个包子,喝杯豆浆,然后关门而已。

   至于后面怎么发展,那也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

   虽然卢比奥的身份特殊,来的那些人也都是东瀛人,可要是病房里的人真的死了,那还真是得承担责任,该赔钱赔钱,该拘留拘留,该判刑判刑。

   不过估计不会死,就演个戏而已,没必要搞那么逼真。但抢救多久,后期的治疗过程是多久,这个就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事情了,这样的事估计也不是三两天能解决的事。

   解决了卢比奥这个麻烦,剩下的就是那个商人了。

   路途公司十二个圆桌议员,减去已经死了的战士和恶棍,还剩下十个,这样的行动不可能只有商人一个人行动吧?

   国王会不会来?

   “国王要是来了,这次怎么也得拔掉他的风衣,那衣服真的不错,这次就不给扫地僧了,交给他一定不会再给我。”李子安的心里琢磨着这事。

   卢比奥看着李子安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都没有动弹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