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84章大惰随身炉上的铭文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73 2020-11-17 17:24

  你是寡人的男人,这世间的美人你可以任意伐之。

  这是余美琳的原话,可李子安终究不好意思去伐之。抱了余美琳一会儿,他想起了一件事,松开余美琳,下了床,然后去打开了合金工具箱。

  余美琳好奇的看着李子安:“老公,你在干什么?”

  “我写一个东西给你看。”李子安从合金工具箱中拿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用笔在本子上写了三个符号,然后回到床上,拿给余美琳看。

  余美琳看着那三个符号,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老婆,你认识这三个符号吗?”李子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他有一个直觉,余美琳以前肯定不认识,可是现在她应该认识。毕竟,当初境内外的棺材上也刻有相似的符号。如果不懂那些符号的含义,精武女王为什么让人将那些符号刻在她的棺材上?

  余美琳看着那三个符号,那样子似在思考和回忆。

  她不是精武女王,那寄生在精武女王骸骨上的病毒生物或许会给她带去一部分的记忆,亦或者会直接携带了相关的信息,但那些东西她并不熟悉,她也需要从大脑的信息之中寻找。

  李子安心里有些着急,但并没有催她。

  过了两分钟,余美琳才开口说道:“准确的来说,它们不是符号。”

  李子安讶然道:“不是符号,那是什么?”

  “它们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电路板,或者说是芯片。”

  “啊?”李子安顿时惊呆了。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是什么符号,就像是八卦里面的乾坤艮兑震泽巽离,亦或者是玄幻中写的符文,拥有神奇的法力,炼制法器,刻写法符什么的都要用上。却没想到,余美琳跟他说是电路板,或者芯片,这让他怎能不受惊?

  余美琳移目看着李子安:“它们没有读音,用特定的材料制作出来,它们就会发挥出特定的功能。”

  李子安一脸懵逼的表情:“我不懂。”

  余美琳笑了一下:“我其实也不是很多,是它给我信息,就这会儿我又想起了一点东西,我再给你说一下。”

  “嗯嗯。”

  余美琳指着本子上的一个符号说道:“它能吸收宇宙中的信号,并处理。”

  李子安又吃了一惊。

  他写在本子上的三个符号,是大惰随身炉上三幅已经点亮了的武图、相图和星图的上符号,而余美琳指着的那一个正是星图之上的符号。

  刚才余美琳说他写在本子上的不是符号,而是类似电路板和CPU的存在的时候,他是相当的惊讶和不相信,可是现在他相信了,因为余美琳没有看过大惰随身炉,也不知道什么星图,可她却知道那个符号能吸收宇宙中的信号。观星,不就是通过星相变化,获得相关的信息吗?

  余美琳又指着另一个“符号”说道:“这个能吸收自然空气之中的能量,并将之转换成能通过人体释放的动能。”

  她解说的是武图上的“符号”。

  这又吻合了,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他睡觉的时候就是吸收自然的空气,然后就被大惰随身炉转换成了真气,也就是能通过人体释放的动能。

  余美琳又指着第三个“符号”说道:“这个有点特别,它能吸收光线的能量,并将之增强。”

  她解说的是相图上的“符号”,圣光相术就源于相图,这又吻合了。

  李子安跟着又提笔在本子上写下了一个还没有点亮的天图上的“符号”,问了一句:“这个符号有什么作用?”

  余美琳说道:“如果要给它们一个命名,我更倾向于天之铭文更合适。”

  铭文,古时候刻在金石上的文字,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天之铭文的确很合适。

  “这是它说的,还是你说的?”李子安对这个也很感兴趣。

  余美琳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这有什么区别吗?我跟你说,别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和危险,你就当我的脑子里多了一个优盘,它储存了很多东西就行了。”

  “行行行,那这个天之铭文是什么意思?”李子安现学现用。

  余美琳看了一眼,神色微微一变:“这个很复杂,也可以说高级,它能吸收和处理生物的能量。”

  李子安心中一动,他写的是一副没有点亮的天图上的天之铭文,他也不知道那幅天图代表的是哪一个方面,可余美琳这么一说,他就知道了,那是医图。

  吸收和处理生物的能量,那肯定是跟医术有关的。

  李子安随即将剩下的五个天之铭文全都写在了本子上:“老婆,你再看看这四个,跟我说说它们是什么来头。”

  抛开老婆多了一个女王人格或者说意识这事是福是祸不谈,余美琳成了那个王者级的病毒生物的宿主,他这边却是立马就得到了一个大好处,那就是困惑他依旧的“符号”谜题解开了。

  如果不是余女王,他都还不知道大惰随身炉上的天之铭文是什么来头。

  余美琳指着第五个天之铭文说道:“这个非常特殊,它不吸收什么能量,也不处理什么能量,它差不多是一个……一个……嗯,感应器的角色。”

  “感应器?”李子安又一脸懵逼了。

  余美琳说道:“它感应时间和空间,我也不是很了解,它很神奇。”

  李子安心中了然了。

  感应时间和空间,那一定是卜图。

  卜,那就是推测事物的吉凶,何时有灾祸,何时福运来到,这都与时间有关。何方有灾难,该往哪方避祸,还有风水建造什么的,都与空间有关。

  “那剩下的四个是什么来头,快说给我听。”李子安有点着急。

  余美琳看了看,却摇了摇头:“这四个更复杂,更高级也更神秘,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来头,你给我一些时间,我琢磨琢磨,我有结果了我再告诉你。”

  李子安讶然道:“你的优盘里没有这四个天之铭文吗?”

  余美琳说道:“优盘里装了很多东西,但是有很多都很模糊,我不确定它也没有装这四个天之铭文的信息,如果我想起来,我一定告诉你。”

  李子安的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也能接受。

  虽然还是不知道那四幅天图是什么,但是至少弄明白了医、卜、星、相、武,也知道了它们不是符号,而是类似电路板和CPU一般的存在。另外,余美琳给它们取的名字天之铭文,这也很赞。

  “老公,你从哪来的这九个天之铭文?”余美琳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我恩师有一只香炉,我在香炉上看见的。”

  “一只香炉?”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

  李子安看在眼里,心中稍安,又说了一句:“对,一只很神奇的香炉,我见过一次,还摸过一次,但也就一次,现在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了。”

  这话不算是骗人。

  关于大惰随身炉,他的确只是看过一次,摸过一次,然后就入脑了,他现在还真是只能在冥想的悬停下才能看见,这跟做梦差不多是一回事。

  这样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没法跟余美琳说,老婆我的脑子里有一只香炉。

  “原来是这样,你师父就是我师父,有机会带我拜见一下他老人家,对了,师父叫什么名字?”

  “姬达。”

  “鸡……”余美琳的视线有一个很明显的沉降动作。

  风景在路上,最好的风景又通常在下坡路上。

  李子安也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忽然明白了余美琳在看什么以及在想什么,他笑着说道:“你在想什么呢,是女字旁的那个姬,达人的达,不是你想的那个鸡,也不是你想的那个大。”

  余美琳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我什么都没想,是你在胡思乱想。”她跟着又转移了话题,“对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师父他老人家?”

  “他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对不起。”

  “这有什么,对了,它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是优盘。”

  “好吧,是优盘,优盘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余美琳没有立刻回答李子安的问题,而是陷入了思考之中,她的神情也有些困惑。

  李子安看着她,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反应。

  汉克曾经是他观察和研究的对象,但哪里有现在这么方便和仔细。更何况,余美琳身上的是个王者,汉克身上的只是一个战士,差了天远。

  余美琳皱起了眉头,脸上也有了一点痛苦的神色。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关切地道:“想不起来就算了,不着急,你和优盘的进化反应才刚刚开始,想不起来也很正常,等你以后想起来了再告诉我也不正迟。”

  余美琳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了一抹绿芒:“寡人头疼,很多事情都很模糊,想不起来了。”

  女王又回来了。

  李子安温声说道:“那就不要想了,睡觉吧。”

  “嗯,那你侍寝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

  睡觉变成了侍寝,这样的变化真的有的难以适应,但还是得适应。

  李子安将笔和本子放回到了合金工具箱中,然后又去卫生间将染血的右手洗干净,这才回床上。他一上床,余美琳就拉过他的胳膊,枕在她的投下,她也钻进了他的怀里,温顺得就像是一只波斯猫。

  侍寝的大|师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寡人没有戴口罩。

  这也是一个变化,这个变化倒不是那么难适应。

  “老公,你真的不要小汤来侍寝吗?寡人可以让她过来。”余美琳说。

  李子安一脸严肃的表情:“我不是那种人,睡觉,睡觉,明天再聊。”

  余美琳斜眼看了李子安一眼,也不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然后她就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李子安看着她的脸庞,心中一片柔软。

  PS:今天爆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