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16章黑夜追凶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29 2020-11-17 17:24

  李子安拔腿就冲了出去,穿客厅,出户门,进电梯的时候他掏出了手机,拨打了刘军的电话。

   “刘警官!”

   “这么晚了什么事?”

   “那个白衣女子又出现了,就在我家对面的江堤上,我正去追她,你快过来!”

   “喂,你小心点……”

   没等刘军把话说完,李子安就挂断了电话。

   电梯门打开,他脱弦箭矢一般冲了出去,出大门,上江堤。

   那道白色的身影还在江堤上,白裙裹身,头罩面纱,裙是古代的裙,上衣下裳,有点像是襦裙,面纱是从一只斗笠上垂落下来的,半透明的白纱下隐约现出了她的脸庞,但看不清楚。她的怀里抱着一把带鞘的长剑,剑柄和剑鞘上镶嵌着各色宝石,路灯照射下闪闪发光。

   李子安放慢了脚步,往白衣女子走去。

   他倒是想直接扑上去,一个猛虎扑食将她摁倒在地上,制服之后等刘军带人赶到,那样的话他就等于是抓住凶手了,不但可以洗脱嫌疑,还能成为警民合作的典范。

   可是,白衣女子的手里有一把长剑,一身的装扮也像极了武侠电影里面的女侠。

   他要是直接扑上去,万一白衣女子的武功高,拔剑出来戳戳两下扎他肚皮上,血喷起一米多高,那岂不冤枉?

   冷静,冷静……

   安全第一。

   江堤上还有些游人,李子安跟在一对情侣的后面往白衣女子走去。

   白衣女子看着李子安,虽然隔着一层面纱,可那蓝色的眼睛却还是很明显的,或许是灯光的原因,也或许是她的眼睛太过漂亮的原因,给人一种蓝宝石一般的感觉。

   越来越近。

   李子安越来越紧张了,他的心里有好几个方案。

   方案一,趁她不备,从正面扑击,抱住她的胳膊,不让她拔剑,同时用膝盖撞她的骆驼趾,给她造成一万点的伤害,然后将她撂倒在地制服她。

   方案二,从她身边走过去,趁她不备从后面抱住她,不让她拔剑,同时用膝盖撞她的菊座,给她造成五千点的伤害,然后将她撂倒在地制服她。

   方案三,上前搭讪……

   白衣女子突然转身往前走。

   所有方案全落空。

   李子安快步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掏出了手机,对着白衣女子的背影拍照。

   刘军不是说没有看见这个白衣女子吗,他就拍给刘军看。

   白衣女子的脑后似乎长了眼睛,看见李子安在拍她,她突然横移,然后拔腿就跑。她的速度好快,启动之后裙摆就飘了起来,转眼间就拉开了距离。

   李子安着急了,拔腿开追,也大吼了一声:“站住!”

   白衣女子连头都没有回,继续往前跑,她的腿很长,奔跑的姿势优雅而轻盈,白色的裙摆被风吹起来,猎猎舞动。

   李子安感觉他追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只白鹿。他甚至怀疑跑着跑着,前面的白衣女子突然就腾空而起,驾着一朵白云飞走了。

   白衣女子跑动的路线也很诡异,有时候她的身前明明什么障碍物都没有,可她却还是会拐弯,跑出一道蛇形路线。可即便是这样,她的速度也远比直线追她的李子安快得多,她与李子安的距离也越拉越远。

   “站住!你给我站住!”李子安拼尽全力的追着,气急败坏的吼着。

   江堤上不少游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却没人去看那个白衣女子。

   很快就追到了江堤的尽头,白衣女子跑下江堤,穿过马路,进了一条小巷。

   李子安也跑下江堤,不顾上马路上的汽车横穿过去。

   一辆出租车差点撞上李子安,司机踩了急刹车之后探出头来骂了一句:“你找死啊!你找死你去跳江啊!”

   李子安连一句嘴都顾不上还,快速穿过马路追进了小巷。

   小巷里静悄悄的,没有路灯,两边的墙体和建筑挡住了别处的光线,黑漆漆的。

   追到这里李子安就看不见那个白衣女子了,追进这样的小巷也是一件危险的事,可就这么放弃的话他又不甘心。

   他左右瞅了瞅,从一堆杂物里捡起了一块砖头,然后.进了小巷。

   不说板砖在手,天下我有,如果被那个白衣女子攻击的时候,至少可以把板砖砸过去,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如果她背对着他,他还有机会一砖头拍在她的后脑勺上。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可能出现,可万一出现了呢?

   人就是要时刻心怀希望。

   咔嚓!

   一声破响突然传来。

   李子安被吓了一跳,寻声看去却是一只猫从墙头上跳下来,踩碎了地上的一块瓦片。

   “喵呜。”野猫对着李子安叫了一声,然后往小巷深处跑去。

   李子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巷子深处走去。

   他一直担心那个白衣女子会从某个角落里跳出来,一剑捅他肚皮上,所以走得小心翼翼,速度也很慢。

   不知不觉小巷的尽头到了。

   这是一个死胡同,小巷的尽头是一堵墙,差不多两米多高。

   那白衣女子消失了。

   李子安左右看了看,依旧没有什么白色的身影。他心中一片郁闷,却就在他将视线再次移到小巷尽头的那堵墙上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墙上,往下一跳就又消失了,看见和看不见间隔的时间不到一秒钟。

   “站住!”李子安拔腿追了上去。

   快要到墙壁的时候,他一跃而起,右脚在墙壁上瞪踏了一下,身体借力往上蹿,双手也就在那一瞬间扣住墙头往上一撑,两米多高的墙就这么上去了。

   墙后是一个小小的院子,撑着晾衣杆,还有两只花台,种了一些花草,颇有生活气息,看上去似乎是一个魔都土著的住处。这样的房子只要一拆,那就又多了一个千万富翁。

   小院的尽头是一间青瓦平房,由一道门进去,那门是关着的。门的旁边有一扇窗户,那窗也是关着的,没有点灯,也不知道屋子里有没有人住。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根檀香,吸两口,增强听力,李子安就能从呼吸声判断出屋子里有没有人,可是他着急着追出来,哪里想得到带一根檀香。

   要不要进去看看?

   那个白衣女子就是跳进了这个院子,他亲眼看见的,可是万一她藏着门后,他一进去,她就一剑捅他肚皮上,血喷起一米多高……李子安很想弄清楚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份,还有大惰随身炉炉身上的符号和图案的秘密,而那个白衣女子十有八九掌握着关键信息,可如果有生命危险,他就要衡量一下值得不值得了。

   解开大惰随身炉的秘密的确很诱人,可小命更重要啊。

   却就在李子安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屋子里突然亮起了灯,灯光从窗帘和门缝里照出来,原本黑漆漆的小院也明亮多了。

   李子安的视线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落在了那窗户上。

   窗帘后面有一个人,灯光透照下,那人的影子在窗帘上显现了出来,瘦瘦的,高高的。

   那白衣女子也是瘦瘦的高高的。

   李子安心中一动,暗暗地道:“屋子里的人会不会就是那个白衣女子,这个地方就是她的住处?”

   窗帘后面的人在脱衣服,那动作很明显。

   李子安的视线直盯盯的盯着那人的胸部,可是只能看见影子,而那影子又比较模糊,根本就看不见女人的特征。

   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通过胸部的特征来判断屋子里的人是不是白衣女子了,可是这也不能如愿。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李子安吓了一跳,他慌忙趴在墙头上,伸手掏出手机。

   没有意外,是刘军打来的电话。

   李子安飞快的划开了接听键,却不敢说话。

   刘军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在哪?”

   这时小屋的门打开了,一个人的影子随着外泄的灯光投在了院子里的水泥地面上。

   “喂,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刘军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情绪。

   李子安哪里顾得上跟刘军说话,他直盯盯的瞅着那打开的房门。

   一个人从门后走了出来。

   是个女人,刚才没看见的女人的特征现在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挺大的,可却不是那个白衣女子,而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子,上身仅佩戴着两只连体口罩,露在空气中的肚子有点赘肉,白花花的游泳圈有点辣眼睛。

   李子安傻眼了,明明看见那个白衣女子跳进了这个院子,也不见她从别的地方逃走,可从屋子里出来的却是一个大妈。

   大妈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擀面的擀面杖,一双眼睛警惕的瞅着小院里可能藏^人的角落。

   李子安也看清楚了她的脸,瓜子脸,五官秀气,年轻的时候肯定不赖,现在也还有点风韵犹存的感觉。除了身材,身材是唯一的败笔。

   大妈瞅过了那个最有可能藏^人的角落,忽然抬头往墙头看来。

   李子安心中一急,翻身从墙头上滚落了下去。

   咚!

   这一下摔得不轻,疼得李子安连连吸气。

   “谁?”大妈的声音。

   李子安哪里敢应答,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瘸的往巷子出口跑去。没跑几步,疼痛感减弱了,他也不瘸了,速度也快了许多。

   嘟嘟嘟……

   手机里传出了忙音,刘军那头已经挂电话了。

   不过李子安并不担心,他知道刘军还会打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