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45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71 2020-11-17 17:24

   三就相的脸都绿了。

  他的心里跟揣着一面明镜儿似的清楚明白,他掉坑里了。

  不说五十万,就五万这数,跟他来闹事的人也不会放过他,因为他只拿了几千块钱出来分。

  一个个草田族人的视线聚集到了三就相的脸上,那个搀扶着他的兄弟突然松手,他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扑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丢人现眼,把他弄回去,老子要族规伺候!”喀乾打接龙凶声凶气地道。

  两个草田族人跟着上去,一人抓一只胳膊,拖着三就相就走。

  李子安说道:“接龙大哥,让你的人都散了吧,待会儿钱取回来,我打电话给你,铜矿欠谁的,一分都不会少。往后这铜矿正常生产了,也欢迎寨子里的人来务工,工资上万都不是问题。”

  “这才是好兄弟!”喀乾打接龙哈哈笑了一声,一把将李子安抱住。

  李子安很不喜欢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不过他还是抬起手来在喀乾打接龙的后背上拍了两下。他以为喀乾打接龙会松开他,可是喀乾打接龙却还紧紧的抱着他。

  喀乾打接龙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子安兄弟,你的手术真管用,我在你嫂子身上出货了,没准一炮就中了。”

  李子安:“……”

  这个场合说这种事情真的好么?

  喀乾打接龙终于松开了李子安,然后又拍了拍李子安的肩膀:“兄弟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以后没人再来矿上闹事,谁敢再来,我打断他的狗腿!”

  说这话到时候他环视四周。

  没人敢吭声。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回去!”喀乾打接龙吼了一嗓子。

  他的话比什么都管用,来闹事的草田族人走得是一个比一个快。

  一转眼,门前的空地上就只剩下了葛军和他的几个保镖,还有那个穿红色吊带裙的时髦女郎。

  李子安向葛军走去。

  “你要干什么?”葛军顿时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笑了笑:“你是我舅子,我找你聊聊不行吗?”

  葛军啐了一口:“谁是你舅子?你个小赤佬,你也配!”

  李子安继续往葛军走去。

  几个保镖挡在了葛军身前,警惕的看着李子安,还有跟在李子安身后的十几个矿上的员工,虽然没有昨天那么大的场面,可就李子安一人就够他们头疼的了。

  “你刚才不是说要打死我吗,我来了,是你亲自上阵跟我单挑,还是我们打团战?”李子安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我不跟粗人打架,你你离我远点!”

  虽然身前有好几个牛高马大的保镖挡着,可葛军还是心虚,止不住的往后退。

  他一退,那几个保镖也往后退。

  “表哥,哦不对,应该叫表姐才对,我又没动手打你,你退那么远,你跟娘们有什么区别?”李子安笑着说。

  你有痛处?

  硝盐管够。

  噔噔噔……

  天空中突然传来震耳的轰鸣声,就在那声音里,一架直升机从一座山头上空往这边飞来。

  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看着那架转眼飞近的直升飞机。

  李子安认得那架直升飞机,那是大江集团的直升飞机,余美琳来月牙村接他的时候坐的就是这架直升机。

  虽然看不见直升机里的人,可李子安已经猜到是谁来了。

  葛军忽然就笑了:“哈哈哈!姓你的,你不是很嘚瑟吗,二少来了,我看你还怎么嘚瑟!”

  李子安说道:“表姐,我以前也养过一条狗,见了我也是你这般高兴。我那狗冲我摇尾巴的时候,我会给它骨头,不知道余家豪会不会给你骨头?”

  葛军冷笑道:“你嘚瑟不了几分钟了!”

  直升机缓缓降落。

  “李总!”王成的声音。

  李子安回头看去,看见王成往这边小跑过来,他身后还跟了几十个拿着家伙的矿工。

  王成显然是收到了消息,带着人来支援了,不过河湾离这里有一段距离,又没有路,所以来得有些迟了。

  “李总,那是谁的直升机?”王成跑过来的第一句话,他本来是想问三就相和闹事的人去哪里了,可那直升机太稀罕了。

  “傻|逼的直升机。”李子安说。

  王成一脸懵逼。

  直升机降落在了空地上,螺旋桨没停,搅起大风尘土飞扬。那时髦女郎的红色吊带裙被吹了起来,露出了一双大白腿和蕾丝花边。包括王成在内,矿上的好几十个糙汉子瞪着眼睛瞅着重点部位,好多人的眼睛里都进了沙子,却还努力的睁大眼睛盯着。

  时髦女郎发现了自家身上的某个地方吸睛,慌忙伸手去压,可怎么也压不住。

  好在直升机的螺旋桨停了。

  一大群糙汉子纷纷抬手揉眼睛,还有人张嘴吐沙子。

  直升机的舱门打开,悬梯放下来,余家豪踩着梯子走了下来,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名贵腕表,锃亮的皮鞋,给人一眼的印象就是上流社会的豪门公子哥。那风流倜傥的气质,不是随便什么暴发户能凭什么名牌服饰和饰物能装扮出来的。

  紧随余家豪身后又下来几个人,年龄不一,有男有女,穿的也普通。

  这几人李子安没见过,也猜不出身份。

  这时王成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那几人都是当地政府的,时不时来视察一下,检查环保什么的,我都认识。”

  王成就说了这一句话,李子安已经猜到余家豪在下什么棋了。

  “等下人来了,你负责招呼一下。”李子安说。

  “那你……”王成觉得有点不妥,毕竟招呼领导这种事情通常都是老总的事,跑腿的冲在老总面前招呼领导,通常都没什么好下场。

  李子安说道:“我去打个电话。”

  “那好吧。”王成应了。

  李子安转身往矿场里走去。

  “嘿!你个小赤佬你怕啦,你给我站住!”葛军的气势起来了,他抬手指着李子安,却是一个兰花指。

  李子安没理他,继续往矿场里走,迈过垮塌的大门才掏出手机,翻出文生的电话拨了出去。

  仅三秒钟电话就通了。

  “哎哟,大|师我正想约你出来吃午饭,你就打电话来了,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文生的声音客气得很。

  “我在云地。”李子安说。

  文生讶然道:“大|师你怎么去云地了?也不说一声,我在那边有好多朋友,你带上我,保准好玩啊。”

  “那个,有件事……”李子安欲言又止,心里的那句话很难说出口。

  文生沉默了两秒钟才说话:“大|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你把我当兄弟你就直说,咱们俩不饶弯儿,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怎么也给你办了。”

  李子安也沉默了两秒钟才说出来:“是这样的,我老婆在云地有座铜矿,之前的几年一直没找到矿脉,我昨天晚上观星定位找到了矿脉,那可是好矿脉啊,出矿的品质极高,但是……”

  “你看你把我当外人了不是?”文生有点不高兴了。

  李子安笑了笑:“我这不是难开口吗?我老婆的公司状况不好,这铜矿一直是投入没产出,欠了当地一千多万矿产品资源补偿费,这边政府催着给,她现在拿不出这笔钱,等银行批贷款的话又赶不上,你看你能不能借我这笔钱,我尽快还你。”

  “账号。”文生言简意赅。

  “不是,你就不来看看这铜矿?”李子安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你真把我当外人吗?”文生又不高兴了。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行,我给你账号。”

  他翻出余美琳给他的账号,报给了文生。

  他有想过给他自己账号的,可想到他自己的账号不过是一个普通账号,一日转款的限额才一百万,不方便。再说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就是信任吗,余美琳也不是那种坑夫的女人。当然,她的脾气的确有点大,性格也有点古怪。

  “我记下了,两千万够不够?”文生的声音。

  “多了多了,一千三就够了。”李子安慌忙说。

  “你看你,又不把我当兄弟了不是?”

  李子安:“……”

  “我挂了,现在就去银行给你打钱。”文生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却拿着电话发呆。

  他给文生打电话,本来还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毕竟他开口借的不三两万,而是千万巨款,而且还是只是见过一次面的人。开口之前,他甚至都没抱成功的希望,却没想到文生这么耿直,他要一千三百万,人家直接给两千万。

  这事闹的,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跟人家相处了。

  不过,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平白无故的兄弟情。他给文生卜卦解忧,免了血光之灾,文生也还指望着他调理身体,圆那个延续香火的心愿。对人家那种体量的人来说,两千万不过是买辆车,或者赌一局的钱,是小钱。花小钱让大|师欠人情,又怎么会不甘愿?

  “姐夫,你过来一下。”余家豪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举目看去,看见余家豪正在向他招手,帅气的脸庞上满是笑容。

  多好的舅子。

  不过,真没他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