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72章小鱼杆钓大鲨鱼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2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将林傲雪扶到了沙发前,一手托着她的腰将她往沙发上放去。

   林傲雪似乎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忽然伸手勾住了李子安的脖子,将他的头往下拉。

   事业山,事业线,居高临下,一览无余。

   再下去就是流星撞地球了,弄不好就会有亿万条生命死于非命。

   李子安将头往下一低,额头擦山而过,没有碰到却又躲开了撞击。

   正规,漂亮。

   林傲雪的手拉了一团空气下去,可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双手很自然的放了下去,一只放在沙发内侧,一只垂落在沙发外面,给人的一种她什么都没干,无辜又楚楚可怜的感觉。

   如果她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可是在这场对手戏里,她是主动的那一个,她不可能就这么老实的去睡觉。

   “嗯呀,好热。”林傲雪的小嘴里嚷出了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一条腿哗啦一下抬起来,放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这就暴露了。

   此处应有诗。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林间的小径有没有人打扫不知道,但门是掩着的,挂着门帘。

   兴许是早前下的一场霏霏细雨,门帘很润,灯光一打,还有点透。

   这里还有诗。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大^师忽然觉得他的灵魂升华了,突然撞入眼帘的景色勾起的不是歪门邪道的心思,而是高大上的诗句。

   不知道这是病还是什么的,但即便是病也没有关系,管家婆和桃子能治这种病,所以他心里一点都不方。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只沙发上的毯子盖在了林傲雪的身上。

   有些景色眼不见心不乱。

   “林小姐,我看你是喝醉了,我估计我们今天也聊不成那座铁矿的事了,谢谢你的晚餐,我该回去了。”李子安提起了放在茶几上的合金工具箱。

   林傲雪此刻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她已经这样了,这个家伙居然还是无动于衷,不碰她就算了,还给她盖上了毯子!

   姐都跟你说了八遍了,姐热啊!

   你不来给姐降降温就算了,你好歹给个面子好好看看啊!

   而且,你特么的还要走!

   如果她手里有枪,此刻没准会拿枪^指着李子安,逼他就范。

   可是她的手里什么都没有,而且那酒的药力时刻都在折磨她,她真的想要,想到了骨头里。偏偏,这帅逼就把她扔沙发上,提着他的箱子走了。

   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他走?

   林傲雪伸手拿掉了伸手的毯子,一骨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李哥,你等等。”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过来看着林傲雪,故作关切地道:“林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有点头晕,我去喝点橙子醒醒酒,你要不要一杯?”林傲雪很努力的压制着身体里面的魔法力量,小碎步的往开放式厨房走去。

   魔法是很神奇的东西,有火系魔法,还有水系魔法。

   她现在是水火兼修。

   一半是海洋,一半是火焰。

   李子安倒转了回来,又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茶几上。

   他看得出来,她还不死心。

   她这样的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都可以拿来喂狼的女人,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

   不过,他也不想就这样离开,眼睛被辣了,还被撩了,这些都算是成本,他付出了成本怎么也得有点收益吧?

   开放式厨房里,林傲雪的手心里扣着一包药粉,她瞅了李子安一眼,看见李子安正低头看手机的时候,飞快的将那包药粉倒进了果汁里。

   你耐药性好?

   那我就给你加大剂量,我倒要看看吃不吃死你!

   下好了药,林傲雪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她刻意用了不同颜色的杯子。

   她现在都水火不容了,这要是再拿错杯子喝点下了猛药的橙汁,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的这些小动作李子安都看在眼里,不为别的,他刚才看似低头看手机,其实是在发射观星意识,掌握及时动态。

   他现在要防备的其实不是林傲雪,而是隔壁别墅里的那两个白人,那两人的手中有枪,这给他带来了一点威胁。至于林傲雪,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观星意识扩散到了隔壁别墅里。

   李子安脑海之中呈现出来的影像是那两个白人盯着笔记本电脑上的监控视频,两人都将手枪^抓在手里,只等他这边脱裤子了。

   观星意识消失,李子安把手机收了起来。

   林傲雪端着两杯果汁走了过来,弯腰将其中一杯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李哥,喝杯橙子吧。”

   李子安面带微笑的接过了橙子,却不喝,而是顺手放在了茶几上。

   林傲雪喝了一口橙汁,坐在了李子安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李哥,你怎么不喝,这橙子是先前榨好的,我特意放在冰箱里冻了一下,要及时喝才好。”

   李子安这才端起橙子,浅浅的喝了一点:“我看你这会儿好些了,我们谈谈铁矿的事吧。”

   林傲雪以为李子安会喝一大口,结果只是打湿了嘴唇那么一点点,她心里暗骂了一句,但面上却露出了一个笑容:“李哥,我们非要在这个时候谈公事吗?”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不是你说请我过来谈那座铁矿的事吗?”

   “好热。”林傲雪又解开了一颗衬衣的纽扣,那衬衣就只剩下最后一颗纽扣了,她干脆把衬衣的下摆从包臀裙中拉了出来,并把最后一颗纽扣解开了。

   她的小腹平坦而光滑,略带了点婴儿肥。

   小脐乖巧可爱,仿佛一张嘟起来的小嘴,对人扮着调皮的鬼脸。

   李子安的视线微微下沉,并且微微一僵。

   这却不是被吸引了,而是风度,是尊敬。

   人家露出来,出于礼貌,他怎么也要看一眼,而出于风度,他怎么也要假装受到吸引了,并且有点反应。

   这就是互动。

   互动很重要。

   不然就只有人家动,他不动,那就无趣了。

   这样的反应落在林傲雪的眼里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的心里又激动起来了。

   他有反应了!

   打铁趁热,她跟着又把一条腿抬起来,以一个优雅的动作架到了另一条腿上。

   这是个标准的二郎腿的姿势,但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慢吞吞的过程。

   出于礼貌与风度,李子安程观看,眼神微微一僵,以示尊敬。

   他又想起了那些诗句,灵魂莫名其妙的又升华了。

   “李哥,我以橙汁带酒,敬你一杯。”林傲雪将橙汁杯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等着他与她碰杯,然后干杯。

   李子安笑了笑,将橙汁杯拿了起来,与她碰了一下。

   林傲雪一口就将橙汁喝到了肚子里。

   除了引诱李子安干杯这个目的,还有她自己的原因,她实在是太渴也太热了,肚子里热烘烘的,水系和火系两种魔法力量时刻都在发力,她的神经也正经受着残忍的考验,忍得好辛苦。

   “真的要一口喝掉吗?”李子安问。

   “当然,我都喝干了。”林傲雪说。

   “好吧,不过我喝的时候,你就得跟我聊聊铁矿的事。”李子安说。

   林傲雪点了一下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李子安:“你喝呀,我跟你聊铁矿的事。”

   李子安笑着说道:“不如这样,我提一个问题,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喝一大口怎么样?”

   林傲雪此刻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多,很干脆的就答应了:“行,你先喝一口。”

   如果这屋子里有一个头脑发热,失去理智的人,那个人绝对不是大^师,而就是她林傲雪。

   她其实犯了爱丽丝犯过的同样的错误,她就只有一根小鱼杆,拿来钓鱼其实也没错,但她钓的是一条大鲨鱼。

   本来是钓鱼的人,悄然不觉间却成了鲨鱼眼中的肥肉。

   李子安喝了一口橙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橙汁怎么有点苦?”

   “新鲜橙汁都是这个味。”林傲雪跟着转移李子安的注意力,“李哥,你快说呀,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李子安嗯了一声,说道:“你知道的,我从中胜公司的手里买下了那座铁矿,我不太清楚中胜公司以前是怎么从大地矿业公司手里买下那座铁矿的,可是现在他们想拿回去,我有点弄不清楚情况,这事究竟是大地矿业公司想要拿回那个采矿权,还是马兰士先生?”

   林傲雪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却又及时的吞了下去。

   “或许我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换一个说法,你究竟是代表大地矿业公司还是马兰士先生跟我打官司?”李子安轻轻摇晃着水杯,看里面的橙汁晃动,眼角的余光却在观察林傲雪。

   林傲雪还在犹豫,她的内心正承受着煎熬。

   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跟这帅逼谈那件官司的事,律师也是有守则的,不能违背。她如果跟李子安谈了雇主的信息,那就是违背守则了,轻者丢掉职业声誉,严重的话还会丢掉律师执照。

   可这事是马兰士点头的,马兰士也参与了策划,而这帅逼的耐药性又这么高,她这边要是不给点什么的话,舍不得孩子怎么套到狼?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哎哟,好热啊。”

   他伸手拉开了领带,然后解开了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你玩高兴了吗?

   现在该我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