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148章狭路相逢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54 2020-11-17 17:24

   小半截檀香点燃,李子安对着冒起的一缕青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轰!

  刚刚就要衰减到尽头的焚香状态瞬间又激活了,进入了超凡的状态。

  这不是运动员服用兴*奋*剂,那是有害的,李子安点檀香进入焚香状态却是有利无害,每天晚上他都点一根香来睡觉,那其实才是正确的修炼大睡炼气术的方式。所以,只要他愿意,手边也有檀香的话,他可以一根接着一根的点下去。

  吸了两口檀香烟,李子安从墙角探出了头去。

  汉克回到了陈美的身边,脸庞倒是够帅气,可是那脸色一点都不好看。

  陈美一脸歉然地道:“汉克,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美琳她……”

  汉克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知道美琳结婚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老公,关于她老公的信息也知道的很少,你知道那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陈美说道:“好像叫李子安,美琳四年前跟他结婚,生了一个女儿,但从来没有见美琳带出来过,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现,我听说那姓李的以前好像是住在大山里,是个农民。”

  汉克皱了一下眉头:“农民?”

  堂堂西点军校的高材生、小草、灯塔的精英,而且还是那种在外面混得不好,创业失败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如此优秀的他居然败给了一个农民?

  这不合逻辑,而且很丢人。

  “那姓李的……”陈美欲言又止。

  汉克的眉头皱得更高了:“有话就说,关于那个姓李的,我想知道更多,你知道什么都告诉我。”

  “好吧。”陈美叹了一口气,“上次我去参加了我们这边的一个商会副会长的康复宴,余美琳和她老公出席了,还成了那个副会长的贵宾。我坐在下面,我看见了她老公,那个人很帅。”

  汉克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刚才余美琳说她老公比他帅,他还当余美琳是在说气话,一点都不在意,可是陈美这会儿说李子安很帅,他心里就很不舒服了。

  “我打听了一下,听说那个姓李的是个大*师。”

  “大*师?”

  “就是给人卜卦、治病、看风水什么的人。”

  “不就是神棍吗,还大*师。”汉克说。

  陈美说道:“那个姓李的可不是街边摆地摊的那种风水先生,我听说那个副会长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了,还是那个姓李的治好了他,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当天康复宴上出席的还有马化云,这个人你知道吧?”

  “知道。”

  “两人一桌吃饭,聊得还很开心。”陈美说。

  “听你的描述,我觉得这个人很会装,美琳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汉克说。

  陈美耸了一下肩:“我是女人,站在女人的角度去看的话,那个姓李的真的很帅,绝大多数女人都是看脸的。”

  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蔑笑:“我看大*师是假,吃软饭倒是真的。”

  陈美附和了一句:“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们进去吧。”汉克说。

  陈美点了一下头,跟着汉克往餐厅的门廊走去,一边讨好地道:“汉克,我觉得美琳的心里还有你,她不可能忘记你。这次是我们的方式不对,让她很尴尬,回头我再另外想一个办法把她约出来。”

  汉克点了点头,进了西餐厅的大堂。

  李子安看不见了,他又对着檀香深深的吸了几口,然后将一小截檀香掐灭,装进针筒里揣进裤兜。

  他就带了这一小截檀香,得省着用。

  他从墙角走了出来,已经看不见余美琳的车了。他顺着人行道往前走,路过巴黎的故事的门廊时,他用眼角的余光瞅了门廊里面一眼。

  那是一个大堂,设有迎宾台,大堂的尽头矗立着一面巨大的屏风,那屏风上画着一幅油画,画的是亚当与夏娃坐在秋千上荡秋千,夏娃的裙子飘得恰到好处,就差那么一点点露出老底,诱人遐思。两人的头顶上悬挂着一颗金灿灿的苹果,似乎是在提醒进入餐厅的男人和女人,酒足饭饱之后该干点什么。

  有客人从屏风两侧进去,那里面大概就是用餐的地方,但是看不见。

  李子安也没有多看,快步走了过去,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收拾那对狗男女?

  今晚不是时候。

  他还得调查这餐厅周围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埋伏着,所以他一边走,也一边在观察周围的环境和人物,同时利用焚香状态下的超凡听力捕捉周围的声音,试图从中锁定某个可疑的目标。

  半个小时后,李子安在一家服装店门口停下了脚步。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这个时候已经快到七点了。

  这一路走过来,他一个可疑的目标都没有发现。

  这毕竟是现实世界,不是拍电影,那个潘人龙也不可能在什么屋顶上安排一个狙击手,大街上还有便衣特工伺机而动。这里是21世纪的华国,那个列强在这片土地上可以任意妄为的时代早就翻篇了。

  李子安进了服装店。

  半个小时之后,他从服装店里走了出来,他的身上已经不是刚才的体恤衫和牛仔裤了,换上了一套笔挺的西装,脚上的运动鞋也换成了正装皮鞋。

  他虽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可并不代表没有,他刚才在这条街上停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再穿同样的衣服去赴约的话,那显然不妥,所以他才换了这身衣服。

  没人教过他这些,可是看过不少谍战片的优秀青年,多多少少也能学点东西。

  李子安顺着人行道往回走,速度更慢了,他一边走一边观察。就这样一边走一边看,慢慢吞吞的走回到巴黎的故事门前,时间已经是七点三十了。

  李子安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一个魁伟的身影便向他走来。

  潘人龙来了。

  “大*师,真没想到你比我还早来,让你久等了,真是抱歉啊。”潘人龙一来就说了一句客气话。

  李子安笑着说道:“潘先生客气了,我也是刚刚才到而已。”

  “事情都办妥了吗?”

  “都办妥了。”

  “我还在想大*师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点什么的话,尽管吩咐,可你都办妥了,下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一定要开尊口。”潘人龙真的很会说话。

  李子安笑了笑:“那我就不跟潘先生客气了,以后要是有需要潘先生帮忙的地方,我一定请你帮忙。”

  “那我们就进去吧。”潘人龙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

  “好,潘先生请。”李子安跟着潘人龙往门廊里走,随口又问了一句,“潘老先生呢?”

  潘人龙叹了一口气:“哎,我爸也是个忙人,就要出门的时候,公司打来电话说有重要事务需要要他亲自去处理,他随后就到,希望大*师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李子安说,心里却暗暗的骂了一句mmp。

  这就是料敌机先的好处,如果不是提前来了两个小时,如果不是焚香状态那么优秀,没准他就一步步的掉进潘人龙布下的陷阱了。

  迈过屏风,后面是一个用餐区,很宽阔,却没有摆多少餐桌,环境布置的很讲究。正面的墙壁下放着一架钢琴,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正坐在钢琴边弹奏。那音乐轻缓,让人一点都不觉得吵,还增加了几分优雅和档次感。

  一辆餐车旁边,一个金发碧眼的大叔正往一盘切好的羊排上撒盐,那动作夸张,给人一种炫技的感觉。

  这样撒盐更好吃吗?

  不,这样撒盐会更贵。

  李子安往那座餐桌瞅了一眼,然后就看见坐在餐桌旁的汉克和陈美。

  那份正在撒盐的羊排也是两人点的。

  “这两个狗男女真能吃,这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还在这里,上辈子是饿死的么?”李子安的心里说了一句。

  如果不是考虑到要赴潘人龙的约,之前余美琳还没走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想冲上去揍人了,这会儿心里只是骂一句,已经算是相当克制的了。

  “大*师,这边请。”潘人龙走前带路。

  李子安跟着潘人龙走,很快就发现潘人龙往汉克和陈美所在的那张餐桌走,他心里有点毛躁了。

  不会是坐隔壁吧?

  那就尴尬了。

  潘人龙走到了汉克旁边的一张餐桌前停下了脚步,提前为李子安挪开了餐椅,然后客客气气地道:“大*师,请坐。”

  还真是隔桌相陪。

  李子安心中无语,不过面上却不动声色,走过去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坐了下去。

  似乎是听到了潘人龙叫的那一声大*师,然后被触动了某根神经,汉克很快就移目过来,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没有去看汉克,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瞅了一下。

  汉克的眼神不善啊!

  那眼神,李子安觉得是他睡了汉克的老婆,然后狭路相逢了。

  有一种恨叫夺妻之恨。

  这种仇是要见血的。

  就从汉克此刻看李子安的眼神,他认为这货一句猜到了他的身份。

  毕竟,长他这么帅的人,别人不知道,反正他自己是没见过。再加上一个大*师的身份,这货是西点军校的精英,智商肯定不低,被猜出身份也不奇怪。

  果然,看过李子安一眼之后,汉克酒伸手碰了一下陈美的手,然后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什么,用的还是英语。

  不在焚香状态之下,李子安听不见那嘀嘀咕咕的声音。不过就算是听不见,听不懂,他也能猜到汉克正在跟那个陈美说什么。

  汉克刚刚把嘴巴闭上,陈美便偏过脸庞来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老神在在地坐着,假装没有发现。

  陈美偏过了脸去,对着汉克点了点头,还小声的说了一句:“就是他。”

  汉克又移目过来看着李子安,那眼神更不善了。

  李子安心里骂了一句:“尼玛逼啊,你看来看去还有完没完?你要是不服气,你过来打我啊!”

  他真想这么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