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90章又见白衣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74 2020-11-17 17:24

   夜深了,营地静悄悄的。

  夜风从沙丘上和沙丘间的壕沟吹过,无数的沙砾随风飞起,落地无声。

  李子安将钥匙放进了合金工具箱里,研究来研究去,脑子里除了一团迷雾什么都没有。

  他没有将工具箱合上。

  这次出门,他把康馨给他研制的所有的装备都带上了,吊炸天的袖刃、飞虎爪,还有两支袖珍版的假天香。这还不算他身上的机关钢笔,以及戴在他手上的机关戒指。

  大*师出行,安全第一。

  可是,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这些牛逼的装备没什么用。

  不管是灯塔CIA,还是神秘的路途公司,谁敢在华**方守卫的情况下来这里撒野?

  睡袋里,李子安睡不着。

  如果是在家里,管家婆这个时候恐怕都来收作业了,但在这里,他的钢笔里就算装满了墨水也没试卷写作业。

  其实也有卷子。

  康馨的卷子就一直在等着他去书写,可是他不能。

  心灵纯洁的人就是这样,除了家庭作业,从不拿笔乱写乱画。

  他闭上了眼睛,尝试睡觉,可脑子里却浮现出了李小美的样子。

  他在新地,他不在身边,管家婆睡得着吗?秋凉了,李小美有没有踢被子?

  帐篷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右手也伸到了合金工具箱里,准备拿汤晴给他制作的袖刃。

  那人来到了他的帐篷边,然后绕了过来,在帐篷的门帘前停下了脚步。

  也就这么一点时间里,李子安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脚步声是从康馨和康海川的帐篷的方向过来的,这么晚了,康海川肯定不会来找他。排除康海川,那么就只剩下康馨了,而康同学的可能性无限大,因为她有动机。

  李子安的头疼了。

  康同学这么晚了来他的帐篷,肯定不是找他谈人生谈理想的吧?

  然而,就在他准备装睡,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帐篷外面的人离开了,往考古大坑的方向走去。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难道康馨是起来解手,只是路过我的帐篷?”

  帐篷里没有卫生间,即便是女生要解手,也只能走出帐篷,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问题。

  这么一想,李子安不紧张了,甚至有点为自己的紧张感到好笑。

  人家一个黄花姑娘,怎么可能半夜钻进他的帐篷?更何况,这里五座帐篷间隔的距离也不是很远,稍微大一点的动静几座帐篷里的人都能听见。康海川也在这里,康馨怎么敢?

  然而,转眼之后李子安又觉得不对劲了:“康馨要去解手的话,她应该去她的帐篷后面,那后面就是大沙丘,怎么会去考古大坑,那里有战士巡夜,她一个女生怎么解得开裤子?再说了,就算没有战士巡夜,白天大家都要从那里经过,尿那里的话,太阳一晒就有味,她自己闻着也尴尬啊。”

  越想越不对劲。

  李子安从睡袋里爬了出来,迅速拿上了汤晴给他制作的袖刃,然后爬出了帐篷。

  朦胧的月光下,一道雪白的身影正往考古大坑的方向走去。

  那白色的身影进入眼帘的那一刹那间,李子安的一颗心就咚咚的快跳了起来。

  是她,姑师大月儿!

  他做梦都想再遇见姑师大月儿,毫无征兆的,她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追了上去。

  松软的沙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那脚印浅浅的。

  白天他还在想姑师大月儿是不是什么神啊仙女之类的超人类的存在,看到地上的脚印,他就释然了,如果她是神或者仙女什么的,地上怎么可能留下脚印?

  忽然一股风吹来,地上的浅浅的脚印快速消失。

  好在还能看见她的背影,李子安加快了脚步。

  可是,他这边加速,白色的身影也在加速,而且比他更快,他没追多远就失去了她的踪影。

  一转眼就追到了考古大坑边。

  两个战士倒在了沙地上,其中一个的手中还捏着一只手电筒。两个战士都背着枪,却连枪*都没有解下来就被人撂倒了。

  估计,直到他们昏倒在地上,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迈过那两个战士,李子安追到了大坑边,那道白色的身影一晃就进了大月神庙。

  李子安心中一动:“难道她是要暗示我什么?”

  这么一想,他连梯子也不要了,直接跳了下去,落地的时候重心不稳,他摔倒在了沙地上,他翻滚了一圈爬了起来,连身上的沙粒都顾不上拍一下,拔腿就冲向了大月神殿。

  神殿本来是有大门的,可现在只剩下门框了。

  原来的门是木门,几千年的风化,早就化成灰了。

  进入神庙,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祭坛上的白色身影,仍然是背对着他。

  李子安生怕她误会,刻意放慢了脚步向祭坛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姑师姑娘,你是刻意把我引到这里来的,对不对?”

  白色身影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转身。

  李子安继续向祭坛走去:“我一直想跟你好好聊聊,我有很多弄不明白的地方,我知道你有答案,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就告诉我,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但也可以跟我随便聊聊,比如你是哪一年生的,是什么民族。你要是有什么想问我的,你也尽管问,我什么都告诉你。”

  白色身影还是站在祭坛上,不说话,也不转身。

  李子安走到了祭坛的台阶下,这个位置看不见站在祭坛上的白色身影,他加快了脚步,快速登上了祭坛。

  白色身影又进入了他的视线,她还是站在那个位置上,保持着近乎雕像的姿势,一动不动,与他就隔着十几米的距离。

  李子安停下了脚步,这是因为他担心万一他靠近她的话,她双腿一蹬,嗖一下就飞走了,然后他就眼巴巴的看着她飞向月亮,比傻*逼更傻*逼。

  “我来了,你打算一直背对着我,也不说话吗?”李子安心中有些郁闷,却不得不忍着。

  白色身影突然转身,速度很快。

  李子安的心中骤然升起警觉,身体侧扑,右手也压在了左手手腕上的袖刃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和反应都发生在一瞬间。

  白色身影转过了身来,戴斗笠,蒙面纱,一双眼睛却不是姑师大月儿的碧绿色的眼角,而是黑色的眼睛,而且眼角还有鱼尾纹。眉毛也很粗,不是姑师大月儿那种柳眉,而是又黑又密的浓眉。

  这尼玛是个裙装带吊爷们啊!

  而且这裙装带吊的爷们手中还拿着一支装了消音装置的手枪。

  转身过来的那一瞬间,裙装男人就将枪*口移向了李子安,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噗噗噗!

  三颗子弹飞射而出。

  一颗子弹击中了李子安的臀部,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大腿。

  万幸李子安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就开始移动,整个身体都扔了出去,不然这三颗子弹会全部射进他的胸膛!

  嗖!

  一支袖箭也在李子安中弹的那一瞬间,突破十几步的距离,一头扎在了裙装男子的小腹上。

  两人的身上都是血花喷溅。

  砰!

  李子安的身体倒在了地上,他不敢停留,双手一撑又往祭坛下面滚去。

  他现在最后悔的是误判这个家伙是姑师大月儿,出来的时候没有带上合金工具箱,不然也不会如此被动了。

  噗噗噗!

  装有消音装置的手枪,开枪*的声音很特别,就像是人吐口水的声音,可它吐的不是口水,也不是瓜子壳,而是子弹!

  李子安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第二轮三枪*连射,又有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臀部,这么一来他两瓣屁*股都中枪*了。

  而这一次,他都来不及再射对方一箭,他的身体便从祭坛上滚落了下去。

  身中三枪,身上的裤子转眼就被鲜血染红了一大半,可是疼痛的感觉却并不强烈。最疼的时候是刚刚中弹的时候,在那之后疼痛的感觉就快速锐减。

  那是大惰随身炉的作用,它不止是镇压了疼痛,还在快速止血。然而,它消除不了李子安心中的紧张和恐惧。

  他长这么大就连刀子都没有挨过,更别说是中枪*了。身体贴着祭坛的斜坡往下翻滚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三张面孔,李小美、余美琳、沐春桃。

  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会想起自己最亲的人,这三个女人就是他现在最亲的人。

  如果今晚就此天人永别,他就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机会跟她们说。

  李子安重重的摔落在了铜锈色的地板上,剧烈的震动下,原本已经不怎么流血的伤口又鲜血奔涌。可他已经顾不上那许多了,他借着惯性滚到了一根柱头后面。

  他刚刚藏好,又有几颗子弹呼啸而来,击中了他刚刚滚过的地面和身前的石柱,火花四溅。

  “李子安,你看看我是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就是化成灰李子安也认得,那是黄波的声音。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黄波的声音,李子安怎么也不会相信黄波还活着。事实上,即便是听见黄波的声音的此刻,他的心中也有着强烈的排斥和怀疑,不愿意相信。

  一个明明已经死了的人,他怎么又活了?

  一只斗笠隔空飞来,落在了李子安身前的地面上。

  这是让他出去相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