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92章月亮舞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04 2020-11-17 17:24

  董曦没来,警察也没来。

   这样的情况,显然是疗养院方面打了招呼,接手了案子,不然警察肯定会赶过来调查,毕竟巨人公司有人报警了。

   警察没来,余美琳让白雪遭到了他的办公桌前,她也坐到了办公椅上。

   李子安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女人。

   白雪轻轻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她似乎在回想什么,可是她根本就想不起来。

   “白部长,你刚才说什么?”余美琳问了一句。

   白雪终于想了起来,跟着回了一句:“余总,特拉公司发来催货函,让我们这边赶紧交货。”

   观察白雪的反应,李子安又弄明白了一个情况,那就是被控制了大脑之后,被控制的人做过什么,大脑不会留下记忆。

   “我知道了,你去安排车间加班生产吧,加班费翻倍。”余美琳说。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白雪转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突然看见李子安,连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激动的笑容,“李总,你什么时候来的?”

   李子安回以微笑:“我来了有一会儿了,白小姐好久不见,你好。”

   “李总你好。”白雪别问了一声好。

   余美琳轻轻咳嗽了一声。

   白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跟着就说了一句:“李总你坐,我还有一点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你去忙你的吧。”

   白雪离开了办公室,出门的时候还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余美琳起身往李子安走来。

   李子安问了一句:“老婆,我们制造了一个假象,那就是汉克意图强/j/i/a/n白雪,公司里的员工都知道这事事,而她自己不知道,这没问题吧?”

   余美琳坐到了李子安的大腿上,嘴角含笑:“你这么关心她,是不是喜欢她?”

   李子安:“……”

   “你要是喜欢她的话,寡人可以安排。”余美琳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带着穿透力的眼神明显是在判断李子安有没有那个心思。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我们两口子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好不好,我是认真问的,白雪自己不知道,如果同事们在背后议论她,她该怎么想?”

   余美琳说道:“你放心吧,没人会议论这件事,等会儿寡人再去给他们开个会,问题就解决了。”

   李子安略一琢磨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心中也没有顾虑了。

   也倒是的,寡人老婆这么牛逼,洗人脑就跟洗手一样容易,解决这个问题也就开一个会的事情,哪里需要他操心。

   现在看来,如果他的寡人老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商界女王的宝座冲刺,短短两三年时间问鼎,他也不必感到惊讶。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问鼎集团的员工的企业文化和精神,那也将是全世界最牛逼的,军队都比不了。

   一个个的脑袋都被洗得锃光瓦亮的,那能不牛逼吗?

   “寡人真想收你的作业。”余美琳的话题说转就转,眼神也说变就变,李子安在她的眼里好像变成了一只棒棒糖,白巧克力的糖皮,海盐味的糖心,想想就馋。

   “暂时忍忍吧,等你的体内有了抗体之后我们就可以了。”李子安的声音很温柔。

   “不行,我想你亲我一下。”余美琳轻轻扭 动腰肢,一副小女人撒娇的娇俏模样。

   熟悉的管家婆又回来了,她没自称寡人就是一个显著的特征。

   李子安凑过去亲了她一下。

   余美琳小心翼翼的回应,但很快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撬开了李子安的牙关,给他喂了一条香草味的好吃的。

   李子安本来也有些紧张,生怕炉身液毒到她,但并没有出现那种情况,他也就放开了。

   不过,最终也没能成事。

   一个是气喘吁吁,两眼喷火。

   一个是一枝独秀,独领风骚。

   余美琳瞅了一眼李子安的身上,抿嘴笑道:“是不是很难受?”

   李子安笑着说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老实一点就好。”

   “我偏不老实。”余美琳又扭了扭腰肢。

   月亮舞。

   左三圈,右三圈。

   李子安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很复杂,痛苦之中又隐藏着快乐,快乐之中又隐藏着压抑,压抑之中又有一股等待释放的坚决。

   余美琳的月亮舞越跳越起劲,一点也没有放过李子安的意思。

   李子安忍无可忍了,想躲开却又被镇压得死死的,他灵机一动,找了一个转移注意力的话题:“对了,老婆,我想起了一件事。”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吗?”余美琳不屑。

   李子安还是说了出来:“巨人公司里有法务吧,你把法务叫过来,我把奶奶给我的百分之五的股权转给你。”

   余美琳停了下来,面色绯红地道:“这个时候你提这个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想正好我来了,顺便就把这事给解决了。”

   “那百分之五的股权是奶奶留给你的,我怎么能要?”

   “我留着也没用,早晚都得给你,你现在在打造你的商业帝国,那百分之五的股权在你的手上才有用。而且,就大江集团那盈利的水平,我留着也分不了红。再说了,我的就是你的,留在我手里跟我给你有什么区别?”李子安把所有能想到的理由都说了出来。

   余美琳忽然趴了下来,将螓首埋在了李子安的脖颈间,声音小小的:“老公,你已经给了我太多了,我……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李子安伸手在她的满月上拍了一下:“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的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去吧,你去把法务叫来,我得赶在出门之前把这事办好。”

   “出门?”余美琳抬起了头来,讶然道:“你要出远门吗?”

   “今天董小姐来找过我,跟我说有一个黑锅要我背。”

   “这次又要你背什么黑锅?”

   “她还没细说,我也不知道,但听她的意思,这次也是一个国际黑锅,估计要出远门。”李子安说。

   余美琳捧住了李子安的脸颊:“老公,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我有能力实现我的梦想,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实现梦想才去背的黑锅,所以你现在没有必要再去背黑锅了,那太危险了,我不想你去。”

   李子安笑了笑:“有些生意做了就没有回头路,想抽身哪有那么容易。抛开那些高大上的理由不谈,就人情一项就没法拒绝,我欠着人家人情,得还。再说了,你现在虽然有能力,可你也需要助力,你命带王格,你是命中注定的王者 ,但没有一匹千里马怎么行,我就是你的千里马,你得有我载着才跑得快,我会助你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可是我还是不想你去背黑锅。”

   李子安佯装不高兴的样子:“不听话了不是,夫唱妇随,我说的话你要听。”

   余美琳又将螓首埋在了李子安的脖颈间。

   李子安伸手搂着她的腰。

   两人不说话了,就这么你抱着我,我抱着你,温存了好一会儿才分开。

   “去叫法务吧。”李子安说。

   余美琳从李子安的身上下来,瞅了一眼李子安的身上,笑着说道:“你还真是够坏,晚上我跟汤晴说一下,让她跟你好。”

   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说这种话的时候,余美琳通常都是自称“寡人”,可这一次她的自称却是“我”。虽然只是一个自称上的变化,可给他的感觉却不一样。前者给他的感觉是一个女王的女王说的,与他的管家婆没多大关系,也不是真心的。可后者给他的感觉却是他的管家婆自己说的,就有了真心的感觉。

   可是这份“真心”却把他吓到了。

   余美琳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我是认真的,倒是你,你这是什么反应啊,喜欢还是默认?”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说道:“别闹了,快去叫法务,你跟我开开玩笑没什么,要是被人听见会笑话我们两口子的。”

   “好吧,寡人去叫法务,不过寡人没跟你开玩笑,你就等着吧。”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说你究竟在想什么啊,你以前防我就像是防贼一样,现在怎么老是跟我提这种奇葩的事情?”

   “寡人变了。”余美琳的回答言简意赅。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

   虽然还是一头雾水,可他又觉得寡人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如果不是因为她变了,她又怎么会这样?

   “比起沐春桃,寡人更喜欢汤晴,她在我们家任劳任怨,视小美如己出,就凭这点,寡人就觉得她应该得到幸福。”余美琳说。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机智告诉他,他和沐春桃是清白的,不能承认,所以这话听着就行了,千万别插嘴。

   他相信不只是这个原因,一定还有别的原因,他等着寡人继续往下说,她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电话机的电话线被汉克扯断了,寡人只能自己亲自去叫法务。

   李子安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这事,会不会跟姑师大月儿有关?她给我递了纸条,说十日完璧归赵,算来日子也近了,不知道她要怎么完璧归赵,到时候一定要跟她谈谈,如果她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跟她翻脸也在所不惜!”

   罪魁祸首就是姑师大月儿,好好的管家婆变成了寡人,这事肯定得要一个说法。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了董曦的声音:“来疗养院一趟,老总要见你。”

   “行,我两个小时后到。”

   “怎么要那么久?”

   “到了再说。”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