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29章品学兼优小学生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724 2020-11-17 17:24

  董曦特意叮嘱了是一个人去,李子安也不好叫沐春桃送他,便叫了一辆网约车去了东方疗养院。

  路上,李子安也琢磨了一下。

  扫地僧要见他,不外两件事,罗盘和汉克。

  汉克的事很好对付,照实说也没问题。唯独罗盘的事有点不好对付,因为牵扯到了姑师大月儿,还有喜马拉雅山中的禁地。

  这事得说,但不是现在。

  车子还没到东方疗养院,李子安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以为是沐春桃打来的,一看才发现是杜林林。

  杜林林的名字入眼,然后入心,他的心里也涌起了一团酸酸甜甜麻麻辣辣的感受,同时又庆幸她是这个时候打来的,再早一点时间打来,余美琳多半又要瞎猜什么了。

  两口子的感情越来越少,管家婆的疑心也越来越重。

  这是一个怪圈。

  “喂,林林。”李子安的声音亲切。

  “子安哥,方便接电话吗?”

  老司机,心细。

  “方便,我在外面办事。”

  “我生怕美琳姐误会,还好你是一个人……”

  李子安忍不住笑了笑,孩子都有了,还说什么误会?

  “不会,你美琳姐很大方的,没那么多心眼。”李子安说。

  “嗯,我就一说,那个……我刚刚才听说你奶奶的事,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问候一下你,你没事吧?”

  “没事,人都有那一天,我看得很开。”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伤心。”杜林林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

  “你最近怎么样?”李子安也关心她。

  “我很好。”

  “肚子……是不是已经很明显了?”李子安心中有一点儿亏欠和愧疚感。

  杜林林说到做到,从澳洲回来之后就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她未婚怀孕,一个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即便是这样一种情况,她也从不打扰他,也是知道了林胜男去世的消息之后才给他打来电话,她这么好,他怎能不关心,不亏欠?

  真要是能做到毫无感觉,心里一点都不亏欠,不愧疚,那就成了真正的渣男了。

  “哪有那么快呀,我小腹上有肌肉,就算隆起也不会很明显……你看过的,你应该知道。”杜林林的声音里带着点羞涩。

  大&师岂止看过。

  “你要注意休息,切忌动气,也不要练武了,动作大的话万一掉了……”

  杜林林跟着就打断了李子安的话:“呸呸呸,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李子安笑了笑:“我错了,我乌鸦嘴。”

  “子安哥,你想我吗?”

  “想,怎么不想?”他偶尔想起她,但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没法跟别人说的,也就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那你猜我是胖了还是瘦了?”

  “你肯定是胖了呀。”这点常识李子安还是有的。

  “那你呢?”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还是老样子。”

  “你能不能给我拍一张照片,我想看看你。”

  “当然可以,你也给我拍两张,我也想看看你。”

  “嗯。”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给我拍一张肚子的照片,我想看看你的肚子。”

  杜林林娇嗔道:“不要脸,哪有提这种要求的?”

  “你就拍一张嘛,我想看看我儿子。”“你还真是……好吧,我给你拍,我们微信上聊。”杜林林挂断的电话。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本来是聊老太君的,没想到老太君只是个背锅的。

  李子安拿起手机自拍了两张照片,一张正面照,一张侧面照,360度帅的没死角。

  他把两张照片发到了杜林林的微信上。

  杜林林的照片很快也出现在了微信上。

  一张是照脸的,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还是那么的漂亮。

  一张照的是肚子,身上就只穿了一条三角形的裤子。那腿又长又白,那小腹微微有点隆起的迹象,也有着淡淡的6块腹肌的轮廓,还真是不容易看出孕相。

  然而李子安的视线很快就被吸引到了照片上的凹痕上,那画面就像是一直刚刚出笼的大白馒头,然后在中间划了一条口子。

  女人都是这么口是心非么?

  一边说人家不要脸,一边却又给福利。

  杜林林:你还是那么帅,羞羞羞。

  李子安:你也还是那么漂亮。

  不知道杜林林肉麻不肉麻,反正大&师是一点都不觉得肉麻,还很受用。

  手机里又出现了一张照片,照的是窗外的风景,一眼就能看见远处的大海,还有灰蒙蒙的天空。

  她住在海边的房子里,李子安去过,一眼就认了出来。

  杜林林:子安哥,我现在一个人住在海边的房子里。

  李子安跟着回了一句:等我把事情忙完,我过来看你。

  她不提说,他这边要主动说出来,不然就伤人家的心了。

  杜林林发了一个笑脸表情:你来的时候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准备准备。

  李子安:我来给你弄好吃的。

  杜林林:呸,不要脸。

  李子安:……

  就在这个时候网约车停了下来,司机说了一句:“先生,东方疗养院到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又给杜林林发了一条消息:我得去办事去了,回头跟你聊。

  杜林林:好的,做事小心点。

  李子安删除了聊天记录,进了东方疗养院的大门。

  16号房门前站着两个人,一个丘猛,一个刘军。没看见董曦,但估计在屋里。

  李子安走过去和两个糙汉子聊了几句,董曦就从屋里走了出来,开门见山的说了一句:“跟我走吧。”

  李子安又跟着董曦往小楼走去。

  “报告交上去了,情况很特殊也很严重,所以老总要见一见你。”董曦起了个话头。

  印象里,李子安就跟扫地僧有过一次正式见面,那次之后再没有见过面。这次突然要见面,这其实已经说明问题了。

  “那个……”

  “我就知道你会问,奖状没有,老总给你批了二十分积分。”董曦说。

  李子安笑了笑:“我可没问这事,我是想问你这几天有没有调查汉克,还有那个飞贼,你这样说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你脸皮这么厚,你也会不好意思吗?”董曦反问。

  李子安:“……”

  “我们当然有调查,那个飞贼叫丁仕常,是加坡华人,能查到的身份是领事馆雇员,职务是领事秘书。魔都出身,3岁的时候随父母移&民加坡,大学是在灯塔麻省理工上的,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李子安讶然道:“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这可以理解成黑客,是这个人偷了我的工具箱吗?”

  董曦说道:“我也有点疑惑,他的专业还有他的样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技术宅,不像是偷东西的高手,但究竟是不是他潜入你家偷了你的工具箱,这个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调查结果出来。”

  如果汉克的身边多了一个厉害的黑客,那莎尔娜就算是有对手了。

  “我回去让莎尔娜查一查这个人的底细。”李子安说。

  “可以,但要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李子安又问了一句:“你们还查到了什么?”

  “暂时就这些,你知道的,他们这种人的资料都是绝密,能查到的都是明面上的用来掩饰身份的东西,要想查到对方的真实身份,恐怕还需要你这个大&师出手。”董曦说。

  “汉克不会就此罢休,他一定会有行动,到时候肯定有机会。”

  董曦说道:“汉克回到使馆之后就再没有出来,他在做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总之这段时间你小心一点。”

  “我老婆……”

  “你放心,我已经派人暗中盯着了,汉克也不会蠢到对你老婆出手。他的目标是罗盘,可罗盘在我们手里,他没有任何办法。”

  说着聊着,小楼就到了。

  董曦又说了一句:“见了老总之后就不要提积分的事了,我向他申请的时候挨了一顿批。”

  李子安笑着说道:“难为你了,这样,晚上我请你吃大餐怎么样?”

  “去我家吃。”董曦说。

  “行,我来下厨,把丘猛和刘军也叫上,我们好好喝几杯。”

  “就我们两个。”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行,就我们两个人。”

  这次是一间办公室。

  董曦敲了两下门。

  “进来!”办公室里传出了高山的声音,凶巴巴的感觉。

  董曦推开了门,带着李子安走了进去,随后又关上了门。

  “高首长好。”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

  高首长站了起来,说了一句:“你奶奶的事……嗯,节哀顺变吧。”

  “谢谢高首长。”

  “你小子就别跟我客气了,坐吧,董曦去给大&师泡杯茶。”高山说。

  董曦应了一声,然后墙角的饮水机走去。

  李子安坐在了沙发上,看到了放在办公桌上的罗盘,还有一只放大镜。不难看出来,刚才扫地僧在用那只放大镜研究那只罗盘。

  要是用放大镜能研究出什么来,他愿意用手板心给扫地僧煎鱼吃。

  高山拿着那只罗盘走了过来,什么都没说,直接把罗盘放到了李子安面前的茶几上。

  他果然是猜对,高山这次见他要聊两件事,一是罗盘,一是汉克。

  不过,李子安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罗盘,什么都没说。

  高山坐在了李子安的对面,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仿佛要洞穿李子安的心灵。

  李子安也看着高山,脸上是一副憨厚老实的表情,眼神也澄清。

  “大&师的道行是越来越深了,我这会儿看你,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

  “什么感觉?”

  “你就像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小学生。”

  李子安:“……”

  为什么特别强调是小学生呢?

  无从知道。

  也不好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