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59章羊村命案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10 2020-11-17 17:24

   汤晴出去之后,李子安又盘腿坐了下来,清除心中的杂念,眼观鼻,鼻观心,进入了意识之眼的状态。

  大惰随身炉在脑海之中浮现出来,青烟袅袅。

  第三幅天图果然是完全点亮了,无数星辰闪烁,散发着幽幽绿光。天图中的漩涡图案缓缓旋转,神秘的符号在其中浮浮沉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星空中的黑洞,正在吞噬一颗颗星辰,同时又有新的星辰在其中诞生。

  其实不是图案在旋转,雕刻在炉身上的图案,它肯定是不会动的,而是能量在流动,产生了图案在流动的视觉效应。

  这就是相图,也正是它带来了圣光相术这门新绝学。

  现在来分析圣光相术,它其实就是剖相术的升级版。

  他使用剖相术给人看相的时候,他的目力能“解剖”人的面相,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嘴巴是嘴巴,打散之后再在脑海之中组合,得到看相的结果。

  现在,相图点亮,他在相术领域也有了绝学,使用圣光相术给人看相,他能把目标的全身看透。这个能力可不只是能用在看相方面,还能用于侦查。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如果有一个刺客隐藏在人群中,身上藏着致命的武器,他只需要动用圣光相术看一眼,他就能发现刺客,提前防备,甚至先发制人。

  突然,一股吸扯力出现,拉扯着李子安的意识就投进了漩涡之中。

  他的意识又陷入了冰冷和黑暗之中,但这一次并没有那么强烈,他能轻松承受。一两秒钟之后,意识之眼里出现了一片亮光,他的双眼也在那个时候发热。那感觉就像是在水底漩涡之中溺水了,却又被水流带出了暗洞,看见了天光一样。

  他的意识也就在这个时候被“甩”了出来,看不见大惰随身炉,也看不见相图了。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景象进入了他的视线。

  他看见了客厅里的沙发、茶几,还有茶几上的果盘和电视机的遥控器,一切都无比的清晰。

  他的眼睛看到这些很正常,可不正常的地方也就在这里,因为他与沙发和茶几之间隔着一堵墙。他的视线直接穿透了那堵墙,看到了沙发和茶几还有茶几上的东西。

  我的个老天……

  透视!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什么,跟着将右手抬起来,竖在了眼前。

  血肉瞬间“消融”,他看到了白色的骨头,五根指骨和腕骨,每一根骨头和关节都无比的清晰。但是,穿着衣服的手臂却只看到了皮肤,跟平常时候看见的皮肤没有区别,正常。可这份正常其实也不正常,因为他的手臂上有衣服遮挡。

  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

  李子安却还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刚才,汤晴突然进来,他看到了圣光,还算变给汤晴看了相。可现在看来,当时只是无意间触发了圣光相术,他不熟悉。这一次是刻意施展,这就发现了圣光相术的隐藏属性,它其实是披着看相外衣的透视绝学。

  还有,在圣光相术绝学的状态下,他一眼能看的不只是面相,还有骨相。寻常的相师给人看骨相,还需要摸骨,而即便是摸了也有可能摸不准。可到了他这里,他一眼就能看见人的骨头,如果一个人有什么天赋异禀的骨相,他一眼就能了如指掌。

  两次下来,他也摸清楚了一点情况,那就是圣光相术虽然牛逼,但持续的时间也仅有十秒钟左右。刚开始和中间几秒钟最为清晰,末尾两三秒钟就不怎么清晰了。所以,往后无论是给人看相,还是用于侦查敌情,都要掌握好时间。

  而且,这门新绝学对真气的消耗也更大,看似只是一个用眼睛看相的轻松活,可对真气的消耗却比神之一手还大。就这两次下来,他都有点疲倦的感受了。

  看见自己的骨头时候,他本来还想出去找汤晴,给她看个骨相的,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脑门顿时有了一点疼的感觉。

  这个电话是小姨子打来的。

  疗养院下的订单已经完成了,已经不需要再去勾搭余诗曼,利用她引诱汉克出来,他和她的事已经翻篇了。却没想到他这边不去勾搭了,小姨子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这个电话要不要接?

  李子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划开了接听键:“喂,诗曼。”

  “姐夫,你在哪?”余诗曼的声音传来。

  “我在你姐的公司里,你有事吗?”

  “你来大江集团总部,我有事要跟你聊聊。”余诗曼说。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聊吗?”

  “姐夫,你不想见我吗?”余诗曼反问了一句,声音里还带着一点嗔意。

  你馋人家的身子,你都还没到手,你就不稀罕啦?

  李子安说道:“我有事走不开,好了,你姐来了,我得挂了。”

  “姐夫,你……”

  没等余诗曼把话说完,李子安就挂断了电话。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这个时候差几分钟才到下午1点。

  订单完成了,管家婆公司上市的事又不需要他做什么,黑锅公司也处于全员休假的状态,横竖没事,他决定去看看杜林林。

  杜林林之前打的那个电话虽然没说要他去看她,可这种事情还是自己主动一点好。

  拿定主意之后,李子安去跟汤晴打了个招呼,然后提着合金工具箱出了门。

  一个小时后,李子安来到了海边渔村的一个小院门前,他伸手敲了敲门。

  没人应。

  李子安又大力的敲了两下门。

  “谁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旦不悦的味道。

  那是杜林林的声音。

  李子安没吭声,接着又敲了两下门。

  上次杜林林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他来之前给她打个电话,她好准备准备,但这次他不满意给他打电话,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即便是越来越近。

  还有杜林林抱怨的声音:“谁在敲门啊,用得找那么大力气吗?”

  李子安忍着笑,悄悄躲到了门柱旁边。

  小院的院门打开,杜林林没看见门外有人,跟着又探头出来看,还是没看见人,她郁闷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多半是哪个熊孩子,真的是顽皮过分了。”她退了回去,准备把门重新关上,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从门柱后面蹦跶了出来,一下子蹿到了她的面前。

  她被吓了一跳,本能反应之下,右脚一抬,重重的踢在了那人的要害上。

  那人顿时僵住了,嘴巴张开,好几秒钟都没有发出声音来。

  杜林林也傻眼了,她以为是什么歹徒骗她开门,然后抢劫她什么的,却没想到是她日思夜想的男人。可是,脚已经就位,不该踢的地方也踢了,她这里又没有时光机器逆转回去,踢了也就踢了。

  李子安这边也是挨了也白挨,本来好好的应一声就没事了,玩什么惊喜,结果杜林林给了他一个“惊喜”。

  “子安哥,你……”杜林林回过了神来,跟着又紧张了起来,“你没事吧?我踢疼你没有?”

  李子安说道:“我没事,我不疼。”

  “肯定很疼,你快进来。”杜林林伸手将李子安&拉进了门,跟着又关上了门。

  李子安笑着说道:“林林,我是想给你……”

  没等他把话说完,杜林林就蹲了下去,伸手去开门:“我看看踢伤没有。”

  李子安慌忙说道:“没事没事。”

  “我看看才放心。”杜林林还是开了门。

  李子安尴尬得要死,伸手去挡她的手,却被她推开了。

  “疼不疼?”

  “不疼。”

  “你肯定很疼,我给你吹一下。”

  “不用不用,真的一点都不疼。”

  “呵呼——呵呼——”

  大&师张开了嘴巴,却半响都没说出什么话来,他的脸上也是一个奇怪的表情。那感觉就像是织毛衣却被毛线缠住了的感觉,怎么都梳理不清楚,越来越乱,心急如焚又毛焦火&辣。

  这怪谁呢?

  谁让他闲的蛋疼没事送惊喜。

  好大一会儿杜林林才说出一句话来:“看来是没事,我不是跟你说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吗,我好准备准备,你怎么悄悄的就来了?”

  李子安尴尬地道:“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这么凶,上来就给我一脚,反给了我一个惊喜。”

  “那你喜欢吗?”杜林林的脸上满是羞涩的红晕。

  李子安嗯了一声。

  “我也喜欢,我们进屋聊吧。”杜林林伸手挽住了李子安的胳膊,携着他往小楼走。

  “家里还有别人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杜林林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我一个人,你问这个想干嘛?”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李子安说。

  “真的么?”

  “你看你这话问的,这还有假的吗?”

  说着就进了堂屋的门。

  “子安哥,你坐一下我去给你泡茶。”杜林林说去泡茶,人却站在李子安身边不走。

  李子安伸手关上了门。

  “子安哥,你关门干什么……你是大灰狼啊!”

  大灰狼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你个美羊羊,你把大灰狼领进门,你说大灰狼想干什么?”

  “啊呀!救命啊!”

  羊村人命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