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73章反派真的很被动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71 2020-11-17 17:24

   当真是象由心生。

  李子安心中求的是国王或者商人的行踪,这卦词就有了方向级的体现。

  犁庭扫穴牛北找,犁庭扫穴的意思就是摧毁敌人,就像是牛犁开地面,彻底摧毁了蚂蚁巢穴一样。牛北找,犁庭扫穴重要的不是犁头,而是牛。牛往什么方向走,犁头就会跟着牛走。他就是那牛,他要犁庭扫穴,他就要往北走,敌人在什么地方就不言而喻了。

  血光已破命安好,这是说他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西出昆仑路途遥,他要去喜马拉雅山脉中的禁地就必须要翻过昆仑山脉,这里是路途遥不单是字面上的意思,还影射着路途公司,有遥不可及的寓意在里面。

  危机重重桃花俏,这是说他此次西行会遇到很多困难,也很危险,但后面一句桃花俏却又冲淡了危机。阴阳生否极泰来,男女阴阳合一不仅会带来生机,还能转运。

  看来,桃花运也有积极向上的正能量的一面。

  不过现在却不是研究谁是那朵桃花的时候。

  观星意识倒转向下,几秒钟后到达了这个村庄上空。

  村子的北面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峰,覆盖着茂密的植被。

  观星意识直接来到了靠近村庄的山头,那座山峰不高,仅有几百米的高度,但站在山坡或者山顶上却能将村庄尽收眼底,直线距离也就两公里的样子,一只望远镜就能轻松掌握村子里的情况。

  李子安并不确定国王或者商人就在这座山峰上,但如果是他来干这事,他也会选择这座山峰。

  观星意识悬浮在山头二十米的高度,整座山峰和周边区域尽在他的鹰眼视线之中。

  山峰上植被茂密,看不见有人,往下的山坡上也一片茂密的树木,看不见有什么人至隐藏在其中。再看周边区域,也没有发现什么人。

  难道判断错误?

  可是观星的卦辞已经指明,卦象也错不了。

  突然,山峰往下一点的山坡上有一团草动了一下。

  今天的天气晴朗,没有一丝风,别处的树叶都没有晃动,唯有那一丛杂草动了一下,不会是野兔或者蛇之类的动物吧?

  李子安心中一动,观星意识瞬间移到了那丛野草的旁边,鹰眼一看就一目了然了。

  那是一件伪装服。

  一个人趴在草丛里,他的背上和头上还有腿上绑着很多野草,因为失去水分的原因,那些草已经出现明显的枯萎了。不过,他的伪装服很高档,颜色和身边的环境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他动了一下,李子安还有可能发现不了他。

  那人身材高大,一只手里拿着一只望远镜,正在眺望山脚下的村庄。他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台老年手机,手机的屏幕上已经输好号码,只要按一下发射键就可以引爆那辆奥迪车里的炸弹。

  他的头上戴着兜帽,帽檐压得很低,露出了小半边脸庞,但脸庞上也涂着油彩,看不见他的真实的面貌。

  然而,这一次是鹰眼。

  李子安心念一动,观星意识轰然炸开,能量碎片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张面孔。

  那是一个白人男子的面孔,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一个死去了好几天的人的面孔。三角眼,颧骨冒得很高,下巴尖削,给人一种阴险毒辣的印象。

  这是隐藏在面具下面的脸庞,不是涂着油彩的仿生面具。

  相由心生。

  就这面相,一看就是阴险毒辣的人。

  他不是商人,他是国王。

  这其实也是预料之中的情况。

  从星相里就能看出一颗凶星逃了,而杀人这种事情是国王的专长,商人不可能来干这种事情,那么趴在这里装野兔的人就只能是国王了。

  闲云居里的炸弹已经引爆,但没有炸死想要炸死的目标,这次行动其实已经算是失败了。可是国王还在这里,因为他还抱着一丝希望,那就是那辆奥迪车。

  国王的心里其实很郁闷。

  这个陷阱是他耗费了好些脑细胞才设计出来的,是他发现了马赫塔布这个理想的诱饵,然后让卢比奥说服马赫塔布去买剑。

  他断定李子安会调查马赫塔布的身份,而那并不难查到,他甚至提前编好了故事,说那把西洋剑叫裁决之剑,马赫塔布的家族收藏了那把剑两百年之久。他不指望李子安相信这样的故事,但他却相信李子安一定会在那把剑上动手脚,然后追踪马赫塔布到闲云居。

  而他,他早已经在闲云居里埋好了足量的炸弹。

  这计划够完美了吧?

  可他觉得还不够,所以还安排了一个人#弹,戴着商人的面具开车过来,如果李子安命大,没在闲云居里被炸死,那么他的人#弹就再炸李子安一下。

  可是,就是这样完美的计划,它居然失败了。

  马赫塔布看了一眼手机就跑出来了,然后他又看见那个家伙跑出了重型机车的速度,扛走了马赫塔布。

  最诡异的是,那个家伙居然还知道那辆奥迪车有问题,出声示警不要靠近那辆车。

  他就想不明白了,那个家伙是怎么识破他精心布置的陷阱的?

  他杀的人少说也上三位数了,高手也杀了不少,但还从来没有遇见过那个家伙这样的,怎么杀都杀不死。

  刚才,李子安大声示警让人不要靠近那辆奥迪车的时候,他真的很想骂人。

  法克由妈妈!

  你#他#妈怎么就不死啊!

  大#师就像是偶像剧里的男主角,而且是带资入组的那种,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总会逢凶化吉。而作为反派的他,他真的好被动。

  村庄里,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没有抬头去看背面的山头,而是掏出手机,进入微信界面语音输入,给董曦发了一条信息:我找到国王了,他就在北面的山头上,立刻让人封山,我们给他来一个瓮中捉鳖!

  董曦很快就回了信息。

  孤独的哨兵:你确定吗?

  叫人封山,仅凭她带来的这点人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得通知地方军事组织,还有地方警察和特警才能做到,所以她必须要确认一下。

  李子安:我确定,我还看见了他的脸庞,他的身上披着伪装,先让人封山,我们假装不知道,不要去看北面的山头,先拖延一下时间。

  孤独的哨兵:我马上给老总打电话。

  李子安放下了手机。

  就在这个时候,马赫塔布抬头看向了北边的山峰,还说了一句:“老先生,你明明坐在地上,还闭着眼睛,你怎么会知道坏人藏在那座山峰上?”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

  不是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而是我#草。

  古人发明了红颜祸水这个词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刚刚还在语音输入,提醒董曦假装不知道国王在哪里,也不要去看北面的山头,他这边才把嘴巴闭上,马赫塔布就抬头去看了,还很好奇的提出了问题。

  他就想不明白了,她明明懂汉语,那句不要去看北面的山头,那句话有那么难理解吗?

  “李先生,你怎么了?”马赫塔布看见李子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关切的问了一句。

  我想打你!

  李子安差点没忍住就把这话说出来了。

  “李先生?”马赫塔布的眼神之中满是关切的神光。

  她有点怀疑李子安是不是心肌梗塞了。

  李子安往北面的山头看了一眼,因为屋顶塌了一半,这片竹林也被掀倒了一大片,他的视线一眼就看见了国王藏身的地方。

  同样,国王也能看见他。

  隔着两公里的距离,他看不见国王,可是眼睛里却有亮光闪烁了一下。

  那是望远镜的镜片折射的阳光。

  国王要跑了。

  李子安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待在这里别动!”

  说完,他拔腿就往北面的山头冲刺。

  董曦正在给高山打电话。

  调动军事力量没高山点头不行,她的话也不管用。

  余美琳、范才伟和莎尔娜躲在一户农家的院墙下。

  董曦带来的人也各自藏在不同的掩体后面。

  更多是的看热闹的村民,有的从门里探出头来张望,有的趴在院墙上好奇的看着这边。

  今天发生的事足够他们吹三年,错过了就可惜了,所以哪怕是有可能被流弹击中,他们也要看热闹。

  一眼扫过,李子安转眼就冲到了董曦的身边:“把枪#给#我!”

  他太快了,董曦听到声音,蹲在地上打电话的她,拿在手里的枪#就被夺走了。她只看到眼前一晃,有什么东西跑过,移目去看的时候,那熟悉的背影已经距离她十几米远了。

  真气涡轮增压,大#师跑得比赛狗还快几倍。

  之前一公里,他只用了二十几秒钟,现在他与国王的直线距离是两公里多,理论上一分钟就能追上,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数据。因为国王在山顶上,他在平地上,他要爬上几百米的山峰,那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两分钟能办到的事。

  最重要的是国王不会等他。

  嗖!

  乡间小路上卷起了一道灰尘,还有枯黄的树叶什么的。

  刚刚猫腰站起来的无需望远镜就能看见往这边飞奔的李子安,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他在立陶宛骑过最快的汗血宝马,但他相当之确定两条腿的李子安跑得比那匹纯种的汗血宝马快,而且是快多了。

  法克由妈妈!

  国王转身往后山的密林里跑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