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05章帅到为所欲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36 2020-11-17 17:24

  马化云是个传奇人物,白手起家一手打造了一个商业帝国,腾云集团,家几千亿,当之无愧的商界王者。他一手建立的平台,盘活了数以万计的小企业和商家,而他本人在全世界也拥有极高的声望,可谓是一个活着的传奇。经商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几乎没有人不崇拜他,不把他当成偶像。

  所以,今天的主角其实不是杜枝山,而是马化云。

  马化云也是浙地商人的代表,与杜枝山私交甚笃,又在同一个商会主事,杜枝山“死而复生”办康复宴,他怎么也得来一趟。

  李子安当然知道马化云这个人,但从未见过真人,心里也有些好奇,翘首往门口张望了一下,结果看到了一片涌动的人头。

  余家豪哪里还顾得上嘲讽吃软饭的姐夫,一听有人说马化云来了,跟着就往过道走去,还激动地道:“建飞兄,等一下我站马总旁边跟他握手,你拿手机给我拍张照,我挂我办公室里。”

  “行,包在我上。”谢建飞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掏手机,也很激动的样子。

  事实上余美琳也很激动,因为马化云也是她的偶像,不过她还能控制住自己,只是看着那边,没有过去凑闹。

  一群人往这边走来,不少人举着手机拍照。人群中间,四个保镖一左一右护着一个男子,那男子五十岁上下,瘦高个儿,方脸宽额,不帅但能给人非常深刻的印象。

  李子安手痒了,瞧见马化云的时候双眼一闭一睁,大惰随炉苏醒,瞳孔深处闪过了两点绿芒。马化云没请他看相,可看相的人遇见奇人异象都不看,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看相的人遇见奇人异象,那等于是好色的人遇见了绝世美女,喜欢字画的人看见了王羲之的真迹是一回事,就没有不心动,不手痒的。

  大惰随炉启动,李子安的视线里,马化云的五官被剖析。

  网上不少人给马化云看相的,说什么面部呈现出了一个“丰”字,自是丰衣足食大富大贵的命。又有从骨相分析的,说马化云额骨隆起,这是帝王骨,脑骨隆起,这是智慧骨,鼻骨隆起,这是聚财骨,这三骨丰隆,面相就注定了他会获得巨大的成功。

  可这些不过是肤浅的相术,随便找个路边摆地摊的相师也能说几句。

  在李子安这里,这事却就不同了。

  他看到的不是什么“丰”字面相,也不是什么三骨丰隆,他看到的是一只鼎。

  马化云的面相,他的脑袋,凑一块儿就像是古代里的一只鼎的形状。

  李子安笑了:“一颗头上宽下窄,面宽露骨,两耳高肥,这是天生鼎相,命中就是问鼎中原的人,难怪啊。”

  这时余家豪走进了过道,猫着腰,早早的就伸出了双手,想要跟马化云握手。

  一个保镖快步过来,挡在了他的前。

  谢建飞拿着相机,却不知道是拍好还是不拍好。

  就这么一犹豫,马化云已经从余家豪的边走了过去。

  这里的都想马化云握手,都想跟马化云手寒暄鸡句,人家又不是景区里扮孙悟空的,人人给十块钱都可以去拍照。

  不过人家马化云也没摆什么架子,一边走一边双掌合十,以佛家信徒的礼向人致意,有时候还说上一句:“大家都坐吧,都坐吧。”

  份地位越高的人,修养越好,越是平易近人。反倒是那些不上不下的,逢人就端起,喜欢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

  四个保镖护着马化云通过了过道,往正墙下的那张餐桌走去。

  这个时候,杜枝山和杜林林也从正墙一侧的过道里出来。

  “杜兄,别来无恙啊。”马化云举手打了个招呼。

  杜枝山和杜林林快步迎了上来。

  杜枝山笑着说道:“马老弟,你那么忙还过来,真是赏光啦。”

  马化云笑了:“你看你,在我这里还客气,见外喽。”

  杜林林满脸笑容,脆脆的叫了一声:“马叔叔好。”

  马化云打量了杜林林一眼,赞了一句:“林林是越长越漂亮了,以前都才这么高,我都担心你长不高。”

  他把手往下压,放到了膝盖的位置上。

  就这个动作,旁人见了便能猜到马杜两人是世交。

  杜林林挽住了马化云的手,甜甜脆脆地道:“马叔叔,入座吧,待会儿我可要好好敬一杯。”

  “女孩子你喝什么酒啊。”马化云说。

  “我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你别忘了,我可是从小习武的江湖女侠呢。”杜林林说。

  马化云笑着说道:“你也不怕吓到未来的男朋友。”

  几人说说笑笑入了座。

  主人家都入了座,宾客也相继入座了。

  李子安和余美琳就在近处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了。

  余家豪和谢建飞也回来了,与余泰山和高胜美同桌。

  余家豪显得有些郁闷,刚刚想要跟马化云握手拍照,结果被保镖挡下来了。不过他也不觉得丢丑,毕竟那是商界的王者,无数人的偶像。而且就这点郁闷,他瞅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李子安和余美琳,他的心顿时好多了。

  李子安和余美琳坐的是杜家给普通宾客准备的席座,一桌子的人都不知道是谁。

  余家豪笑着说道:“姐夫,你怎么坐那里,过来坐吧,我们一家人坐,没人会笑话你的。”

  李子安面带微笑的回了一句:“还是不了,我和你姐就坐这里。”

  谢建飞忍不住说了一句:“家豪,你这姐夫真是奇葩啊,你这样说他,他就不会生气吗?”

  余家豪笑着说道:“建飞兄,你这就不懂了吧,软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吃软饭的人首先得脸皮够厚,还要会,如果我说两句他就生气,那还怎么吃我姐的软饭?”

  谢建飞拍了一下大腿,语气夸张:“哎哟,家豪你这么一说我就懂了,还真是啊,看来我这辈子是吃不了软饭了,我是个男人啊。”

  两人一唱一和,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余美琳听不下去了,就要站起来怼回去,李子安却压住了她的肩。

  “几句话而已,听了又不掉一两,就当是疯狗在咬吧,疯狗咬了我一口,难道我还要咬回去不成?”李子安说。

  余家豪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谢建飞直接怒了:“你说谁疯狗?”

  这就是区别。

  有些人怎么说别人都无所谓,觉得那是理所应当,可别人说自己一句就受不了了,恼羞成怒要报复。

  这其实也是人跟疯狗的区别。

  另一边,坐在首座的杜枝山忽然站了起来,东张西望,有点着急的样子。他的视线很快就移到了这边,然后在李子安的上停了下来。

  原来他是在找李子安。

  李子安一白衣,又帅出了高度,即便是坐在人群中,那也是一个很显眼的目标。

  “我去请子安哥过来。”杜林林说。

  杜枝山跟着说道:“你陪马叔叔,我得亲自去请他过来啊,钟福也真的是,怎么能让你子安哥坐那里,我不吩咐,他就不会做事啦?”

  钟福没在那里,可要是在,肯定会把脑袋耷拉下去,因为这事的确是他没考虑到。

  杜枝山往这边走来,没用拐杖,步子还轻快,哪里像是一个病危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那气色和步子跟健康人完全没区别。

  这都是李子安的拔毒膏和真气摸骨推拿的效果。

  看见杜枝山过来,余泰山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跟着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杜会长,我就坐这里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

  正墙下的那一桌,还有好几个空位。

  杜枝山突然走过来,满脸笑容的看着这边,余泰山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杜枝山要请他去那一桌坐了。

  余家豪也站了起来,脸上堆满了笑容:“杜伯伯你好。”

  谢建飞也不落人后,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杜会长好。”

  却就在三人都以为杜枝山会停下脚步,笑着请他们过去就坐的时候,杜枝山从他们的边走过,直接走到了李子安的面前,伸手拉住了李子安的胳膊。

  “哎哟,子安啊,你怎么坐这里啊,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安放?”杜枝山一脸愧疚的表,很难受的样子。

  李子安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杜伯伯,坐哪都一样,不必讲究。”

  “走走走,过去坐,我怎么也得陪你啊,还有我那马老弟也想认识你。”杜枝山拉着李子安就要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跟着又对余美琳说道:“美琳,你也过去坐。”

  余美琳也站了起来,甜甜的说了一句:“好吧,我也想跟杜妹妹说说话。”

  杜枝山一手拉着李子安,一手拉着余美琳,高高兴兴的往正墙下的那张餐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大声说话:“马老弟,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将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大&师啊,你可得认识一下。”

  马化云站了起来,面带微笑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伸出了双手走了上去,不说崇拜什么的,也不是因为人家的份地位,就冲人家那年龄,做晚辈的也要把礼数走到。

  马化云却也不托大,也伸出了双手与李子安握手。

  这边的几个人却傻了。

  余泰山、余家豪和谢建飞,三个人的脸上都辣乎乎的,那感觉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

  刚才,当人老丈人的尖酸刻薄,要求女儿跟那个农民女婿离婚,可一转眼那个农民女婿却成了商界大佬的座上宾,你说诡异不诡异?

  刚才,当人舅子的讽刺挖苦姐夫,说姐夫吃软饭,脸皮够厚还会,可一转眼他心中的偶像却跟那吃软饭的姐夫双手相握,还是那么的客气,你说打脸不打脸?

  谢建飞摸了摸辣乎乎的脸,看着正与马化云相谈甚欢的软饭王,一脸了哈士奇的表。

  这世界怎么了,长得帅就可以为所为吗?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