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37章远方的掌声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789 2020-11-17 17:24

  东方小屋。

   微弱的烛光里,商人看着手机上的一个视频。

   一辆重型卡车行驶在马路上,前后都有押运的车辆。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有交警在路口执勤,提前叫停了岔路上的车辆。

   押运的车队缓缓通过十字路口。

   突然,一辆大卡车从十字路口的另一边冲过来,交警大声吼叫,可是那司机根本就不听招呼,一脚油门撞开挡在前面的小轿车,短距离冲刺之后一头撞在了刚刚进入十字路口的卡车上。

   轰隆!

   剧烈碰撞下卡车的货厢顿时变形,货厢里的盖着篷布的货物也四分五裂,碎片撒了一地。那辆大货车更是惨烈,车头严重变形,司机卡在驾驶座上血肉模糊……

   “好!干得不错!哈哈哈!”商人的笑容扭曲。

   今天股市一战,他又付出了几倍的代价才达到预定的目的。

   他讨厌华国的股市,毫无规律可循,他那自比巴一特的炒股本事也在这里栽了锅。

   可是看到这个视频,他就开心了。

   “我们能开灯吗?”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卢比奥开口说了一句。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讨厌过蜡烛。

   “不能。”商人的回答很干脆。

   卢比奥看着那张像郭达斯坦森的脸,真的很想抓起茶几上的咖啡给他泼脸上去。

   这里是他的家,可是商人却明显是在以主人的姿态自居。

   不过他最终还是把这股冲动忍了下去。

   “其实,就算不破坏那台光刻机,这边也不可能制造出能生产14纳米芯片的光刻机,我觉得你有点大题小做了。”

   商人将手机放了下来,移目看着卢比奥,脸上没有表情,眼神也显得很平静。

   卢比奥说道:“那个司机是你的人吗?挺勇敢的,我看了新闻,他死得挺壮烈。”

   商人摇了一下头。

   卢比奥诧异地道:“不是你的人,难道只是一次交通事故?”

   商人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卢比奥笑了:“看来这是上帝的意思,他也不想这边拥有先进的光刻机。十几亿人过上发达国家的生活,这真的不可想象。那个姓李的家伙,他现在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哈哈!”

   同一时间,几十公里外,黑锅公司工厂车间里。

   磨镜的托盘缓缓旋转,风间美姬的腰也轻轻摇摆。

   磨呀磨。

   李子安紧贴着她的身子,下巴搁在她的右肩下的锁骨窝里,抓着她的一双绝世巧手,引导她去研磨镜片。”

   “みんな、あなたのものはまた硬くなりました。”风间美姬脸红红的说了一句,声音轻若蚊呓。

   李子安听不懂,却嗯了一声。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嗯。”

   风间美姬咬了一下嘴唇,又说了一句:“私とエッチなことをしたいですか?”

   李子安又点了一下头:“嗯。”

   “あなたが大悪党だと知っています。休憩室に行きましょう。”风间美姬放下研磨棒,拉起李子安的手就往休息室走去。

   李子安一脸懵逼。

   我都答应了什么?

   随便嗯嗯果然是要浮出代价的。

   东方小屋。

   客厅里唯一的一点烛火突然熄灭了,门窗紧闭的客厅顿时陷入了黑暗 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回事?”卢比奥讨厌黑暗,他准备站起来去开灯。

   却不等他站起来,一只手突然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压住了他的身体。

   “谁?”卢比奥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使劲往上一撑。

   可是那只手就像是一块好几百斤重的石头一样压着,他根本就撑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坐着就好。”

   就在刚才,那只手压在卢比奥的肩膀上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商人,可是这人说话的声音却不是商人的声音。

   “你……你是谁?”卢比奥更紧张,心里还有一点害怕。

   “我是国王。”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国王?”卢比奥从来没有听说过。

   坐在对面的商人说了一句:“他就是那个开货车撞坏了光刻机的人。”

   “啊?”卢比奥的背皮顿时一片冰凉,心中也是一股毛骨悚然的感受。

   他看过新闻报道,那个货车司机当场就死了,怎么可能来到这里?而且还压着他的肩膀!

   国王松开了卢比奥的肩膀。

   卢比奥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没过两秒钟,身边的沙发就微微一沉,多了一个人,他那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的神经又骤然绷紧了。

   “国王,难道点一根蜡烛也不行吗?”商人的声音里有点无可奈何的味道。

   国王的声音冷冰冰的:“你知道我的规矩,看过我脸的人都得死,你也不例外。”

   商人阴测测的笑了:“我听说你的剑被李子安当成战利品拿走了,没有剑的国王,你要是想杀我,我们俩指不定谁死呢。”

   “要不要试试?”国王的声音冰冷。

   商人淡淡地道:“你还是这么讨厌,不过这才是你啊,你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杀人的?”

   “我只会杀人。”

   “那你什么时候杀掉李子安?”

   “那个地方守卫森严,他躲在那个地方,我没法出手,所以我需要你配合,给我制造一个机会。”国王说。

   商人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躲在那个地方很难有机会。”

   “卢比奥你的女人也在那里,估计……”国王没有把话说下去。

   “估计什么?”卢比奥有些沉不住气了。

   国王淡淡地道:“那个家伙对女人很有办法,我估计她已经背叛你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免费为你杀了她。”

   卢比奥本来就一肚子火,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美姬是不会背叛我的!”

   同一时间。

   黑锅公司工厂,车间休息室里。

   啪啪啪!啪啪啪!

   这热烈的掌声是美姬的回应。

   “你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如果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上,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国王冷声说道。

   卢比奥的情绪彻底失控了:“这里是我的家,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没有我的邀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他妈断我的电!我受够你们了,你们两个给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脖子上突然一痛,他连哼都没来得及哼出一声别歪倒在沙发上。

   客厅里安静了。

   “一个鲁莽的小子,我真不明白你的计划里为什么会有他。”国王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只因为他是沙 巴家族的继承人,而沙巴家族是路途公司的金主。你又不操心钱的事,可我却得维持公司与金主之间的关系。”商人的声音里有一丝无奈。

   “我已经出手,这等于是给那个姓李的发出了信号,相信他已经知道我来了,你觉得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这就是你来吹灭蜡烛的原因吗?”

   国王冷哼了一声,他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和说废话的人。

   商人呵呵笑了一声:“我愿意花100万美元听你讲一个笑话。”

   “你也可以花100万美元让我杀了你。”国王的声音更冷了。

   给人的感觉,这笔交易似乎不需要对方支付定金,他也会出手,而且是下一秒钟就会出手完成订单。

   “你这个人没意思。”商人转移了话题,“根据我对他的了解,我觉得他一定会拿你的剑做文章,他也许会办一个拍卖会,把你的剑拿起拍卖,吸引你现身。如果他这样做,你会去吗?”

   国王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派个人去,把我的剑买回来,我会为你免费杀一个人。”

   “我要杀的人可不简单。”

   “在我眼里连你都是死人。”

   商人笑了:“哈哈哈!就这么说定了。”

   “其它的,按照你的计划进行。”国王说。

   商人点了一下头:“你该走了,我需要我的蜡烛。”

   客厅里传出了一个风声,那是什么东西高速运行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国王走了。

   商人划燃了一根火柴,点燃了茶几上的蜡烛。

   跳跃的烛火驱散了黑暗。

   商人那张酷似郭达斯坦森的脸庞映着烛光,人造的脸皮上没有一丝血色,真的是像是一张死人的脸庞,于这微弱的光线环境里特别瘆人。

   商人起身走了过来,伸手掐住了卢比奥的人中穴。

   几秒钟之后卢比奥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见商人那张酷似死人的脸庞,顿时被吓了一跳:“啊!”

   商人退开了一点。

   卢比奥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才缓过气来,他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他想看那个自称是国王的傻#逼,可是客厅里除了他和商人再没有第三个人。

   “不用看了,国王已经走了。”商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要杀了他!”卢比奥很愤怒。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欺负过?

   “这样的话你在我的面前说说就行了,如果你当着他说,你差不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商人说。

   卢比奥冷哼了一声,他心里真的畏惧,但面上肯定不能表现出来。

   商人接着说道:“国王说的有道理,你的女人恐怕已经背叛你了,我们得加快行动了。”

   “美姬不会背叛我的!她绝对不会!”卢比奥愤怒地道。

   同一时间。

   黑锅公司车间休息室。

   “みんな、気持ちがいいですね。飛んで行きます。”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怀旧的感觉。

   大#师陶醉了,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

   啪啪啪!啪啪啪!

   这热烈的掌声仍然是给卢比奥的回应。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休息室的门打开了。

   风间美姬挽着李子安的胳膊往机器走去。

   休息好了,又该磨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