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61章我怎么这么优秀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517 2020-11-17 17:24

   午饭后,林胜男上楼去睡午觉去了,汤晴也去客房补昨天晚上欠下的瞌睡账,偌大一个客厅里就剩下了李子安和李小美爷俩。

  李小美坐在李子安的大腿上,美滋滋的吃着一只巧克力甜筒,一张小嘴吃成了炸酱色。

  李子安静静的坐着,脑子却是马力全开,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破局。

  这差不多是一个死局。

  报警,康海川和康馨会死。

  不报警,康海川和康馨也会死,因为不管黄波有没有拿到“天香”,作为接触到秘密的人,父女俩都是黄波的目标。

  甚至是他自己,稍有不慎也是一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不能报警,我一报警,康海川和康馨就得死,黄波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身边的人了。我不报警,他们父女俩还有活的希望。可是我不报警的话,我身边也没有一个帮手,我怎么对付得了黄波和他的手下?”李子安琢磨着。

  李小美将最后一点甜筒吃掉了,然后开始吮手指。

  李子安轻轻拍了一下小棉袄的脑袋瓜子:“不许吮手指,不卫生。”

  李小美将一双一手举起来给李子安看:“爸爸,你看,我的手很干净。”

  都吮过了,当然干净。

  你个吃货。

  李子安有些无语:“爸爸带你上楼,你一个人玩一会儿,好不好?”

  “嗯哒。”吃了冰激凌的孩子就是乖。

  李子安将李小美抱上了楼,进了她的房间。

  李小美一个人玩玩具,用挖挖机挖芭比娃娃。

  李子安在房间里待了几分钟便离开了,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继续琢磨。

  还是一筹莫展,想多了脑子还昏沉。

  李子安起身去点了一根檀香,然后盘腿坐在地上,看着那支檀香继续想。

  檀香青烟袅袅,一缕青烟飘进了李子安的鼻孔。

  轰!

  大惰随身炉苏醒,焚香状态说来就来。

  无数细微的声音潮水一般涌进了耳朵。

  隔壁客房里,汤晴睡得很香。

  楼上房间里,林胜男翻身过来,又翻身过去,人老了,想睡着也难。

  隔壁,有神秘的水声入耳,然后是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又传来了桃子的声音:“还好没中标,不然就死定了,你个没良心的,每次来吃桃子都不戴套,早晚我给你生个小猴子,看你怎么办……”

  李子安笑了,也有点懵逼的反应。

  吃桃子还要戴套吗,什么套?

  “嗡嗡嗡,投降吧!你不是白雪公主,我才是!挖,我挖……”李小美自言自语的声音。

  李子安的心里暖暖的,那是他的小棉袄,他的心头肉。

  然后,他的心情又凝重了。

  他怎么允许有人伤害他的桃子,他的小棉袄?

  焚香状态带来了超凡的听力,思维也更为敏捷。

  李子安忽然睁开了眼睛,瞅着插在玻璃杯子里的檀香,看那青烟一缕缕的向他飘来,钻进他的鼻孔。

  一线灵光忽然从他的脑海之中闪过。

  天香,天香……

  它应该是香。

  黄波找了十几年,他其实也没见过。

  可既然是香,那就应该有香的样子。大惰随身炉这么精怪神秘的东西,不也是香炉的样子吗?

  “我没有天香,我何不用止行膏做一根香出来,然后在香上用金墨画上几个符号,不,应该用绿色的颜料或者油漆混着荧光粉来写,我说那是天香,黄波也没见过真的,纵然他怀疑,那也需要拿到香去看才行。我当着他的面将假天香点燃,他还不中招?”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这个计划还需要证明一件事。

  李子安跟着爬了起来,拿来合金工具箱,打开,取出那块用食品袋抱着的火柴盒大小的止行膏和一把小刀。他用小刀削了一点止行膏,然后小心翼翼的递到了檀香的燃烧着的香头上。

  毕竟是膏,那一点止行膏接触到红红的香头的时候很快就被点燃了,一股青烟冒了起来。

  李子安俯身,鼻子一吸就将那一缕青烟吸进了鼻孔。

  那股有毒的青烟入肺,肺部顿时传来一股麻痹感,一秒钟之后神经也有了反应,李子安的眼睛有了点看不清楚东西的感觉,模模糊糊里好像有个白衣女子向他走来。

  心中有所思,脑海有所现。

  李子安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其实就是姑师大月儿,他现在产生幻觉了,看见她了。

  然而,不管是麻痹感,还是眼前瞬间出现的幻觉,都在真气出动之后消失了,那清除的速度就如同是风吹落叶,一卷就没了。

  李子安跟着又削了更大一块递到了红红的香头上去点燃,有毒的青烟冒起来,他接连吸了好几口,但是之前的麻痹感和幻觉并没有再次出现。

  最后,他干脆拿起那块大的止行膏,伸出舌头撸了一小块进嘴里。

  味道很奇怪,有点像绿豆糕。

  一小块止行膏入口消融,麻痹感从舌尖向全身蔓延,但不等幻觉出现,麻痹感就消失了。

  闻的不带劲,直接吃一点也没事!

  “我果然是百毒不侵啊,大概吃毒身膏也没事。”李子安的视线又落在了合金工具箱角落里的毒身膏上。

  理论上百分之九十九是没事。

  可是,他还是打消了亲自品尝毒身膏的念头。

  以身试毒,只为证明一件事,那就是他不会被止行膏毒倒,但黄波却没有他这样的免疫力。同样的点毒香的环境,他没事,黄波有事!

  李子安笑了,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我怎么就这么优秀呢?

  李子安灭了檀香,从床下拉出那只木质工具箱,打开,将里面的一大块止行膏的存货和一大块毒身膏的存货都拿了出来,装进合金工具箱里,然后出了门,径直来到客房门口,迫不及待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如果是让他卜卦,他行,让他在一块地里种几颗大白菜出来,他也行,但让他做香,他不行。

  这事还得找汤晴帮忙。

  汤晴的一双巧手连电影里的牛逼道具都能做出来,做一根香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然而,进门之后李子安就呆住了。

  汤晴侧躺在客房里的床上,黑色的包臀裙本来就不长,因为这个姿势上滑了不少。

  大漠驼铃没响。

  骆驼却悄无声息的来了。

  胖嘟嘟的骆驼趾半遮半掩的显露出来,让人忍不住的向往大漠的神秘,探索它的故事。

  李子安也是个讲礼的人,无意间瞅了一眼,跟着就退了出来,拉上房门之后,伸手在门上敲了敲。

  门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李子安还处在焚香状态下,汤晴起床,穿鞋子和走路的声音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甚至是她的呼吸声都无一遗漏。

  房门打开,汤晴见是李子安,下意识的拉了一下身上的包臀裙,有点尴尬地道:“子安哥,不好意思,我睡着了,什么事?”

  李子安说道:“我需要一根香,麻烦你帮我做出来。”

  “做香?”汤晴有点困惑的翻译。

  李子安说道:“这事很重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叫醒你,到了工坊我再跟你说要做什么的样的香。”

  “嗯,我先洗个脸。”汤晴说。

  李子安说道:“我去把春桃叫过来,让她帮忙看一下孩子。”

  小祖宗一个人在家玩,没个大人看着,他不放心。

  李子安出了家门,来到了桃子的家门口。

  沐春桃果然没留门,他伸手按了门铃。

  脚步声传来,房门打开,沐春桃出现在了门口,一见李子安,脸上就露出了花开似的笑容:“我就知道是你,你还真是要过来给我煮快餐面吃呀。”

  李子安想起了之前听到的她的自言自语的话,没羞没臊的还想给他生小猴子,他也笑了:“我过来是想请你去我家,帮我看着一下小美,我让汤晴帮我做点道具,我得跟她去工坊。”

  “好啊,我回去拿点东西就来。”沐春桃转身又进了屋。

  李子安没有进去,他要是跟着进去了,没准又要搂搂抱抱腻一会儿,他现在却是分秒必争。

  沐春桃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盒巧克力。

  李子安无语地道:“你拿这么多巧克力干什么?”

  沐春桃凑到了李子安的耳边,吐着热气说道:“小美知道余美琳是她妈妈,可我这个小妈妈她却不知道,我得讨好她呀,你不让我带巧克力,我就不去了。”

  李子安:“……”

  就在这时汤晴忽然从家里出来,一眼就瞅见了还没来得及将头缩回去的沐春桃,她跟着偏过了脸去,假装没有看见。

  沐春桃慌忙缩回了脑袋,大声的说了一句:“子安哥你站在旁边等我呀,你站在门中间,我们差点就撞上了。”

  李子安慌忙让开路,尴尬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了。”

  “哎呀,客气什么,你们去吧。”沐春桃说。

  李子安转身往汤晴走去:“小汤,我们去工坊吧。”

  “嗯。”汤晴应了一声,走在了李子安的前面,嘴角难掩一丝笑意。

  有些事,旁人看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当事人却在自己骗自己。

  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自己的屁|股其实是一个更大的目标?

  沐春桃上了楼,来到了李小美的房间里,一双手背在腰后,藏着那盒巧克力,笑盈盈的叫了一声:“小美。”

  正在拆芭比娃娃的李小美抬起头,看见是沐春桃,小嘴一噘:“桃子阿姨,你是来找我爸爸的吧,我爸爸去火星了,不在,你去火星找他吧。”

  “我不找你爸爸,我来找你。”沐春桃说。

  “我不跟你玩。”李小美一脸嫌弃的表情。

  沐春桃将那盒巧克力拿到了身前:“小美,你看看这是什么?”

  李小美的两只眼睛顿时放光了,跟着就爬了起来,跑到沐春桃的身前,一把抱住了沐春桃的腿:“桃子阿姨,我好想你,我们一起玩呀。”

  沐春桃:“……”

  PS:昨天的更新出了问题,定时出错,把后面的更到前面去了,给一些书友造成了困扰,我心里很是愧疚,所以昨天加更了一章。但是呢,订阅却少了一大截,这本书的定阅其实不高,如果看盗版的人多了,我连生计都成问题,更别说还要面对网站的大佬的冷眼。诸位江山父老,还望赏口饭吃,支持一下订阅,谢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