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04章桃花天上来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270 2020-11-17 17:24

  咯各个!

  

   村里的公鸡啼鸣,一轮旭日冉冉升起。

  

   李子安睡醒了,身上汗淋淋的,但这一次出的汗一觉没有上一次那么浑浊了,臭味也弱了许多。

  

   “这说明我身体里的杂质和毒素在减少,这大睡炼气术果然神奇有效,看来我得多加修炼才行。”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不过,所谓的修炼其实就是睡觉而已。

  

   他并不懒惰,但这大惰随身炉却似乎要将他塑造成一个懒人。

  

   李子安洗了个澡,做好了早饭,不等林胜男吃完早饭,他便背着背篼,拿了一把小山锄上山了。

  

   蜀地湿润,适合植物生长,山林里生长着形形色色的植物,药材和食材自然也不会少。有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加持,李子安就像是走进了自家的菜园子,对那些药材和食材熟悉得很。

  

   小半天功夫,李子安的背篼就装满了,有二十好几样熬制膏药的药材,还有好些食材,菌类、叶子、花朵、藤蔓之类的。

  

   不知不觉近了正午。

  

   李子安顾不上休息,背着背篼就下山往回走。

  

   他得赶回去给林胜男做午饭。

  

   有时候他觉得他这个赘婿其实就是余家请的一个长工,有活干活,没活就伺候人。

  

   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等余美琳回来,我就跟她谈谈,要么她留在家里照顾她奶奶,我出去打工赚钱,要么离婚。”李子安的心里这样想着。

  

   四年前母亲病重,他没有钱让母亲住院治疗,所以入赘余家。这四年他照顾林胜男,任劳任怨,也算是还清了。

  

   余美琳一年就回一次家,却连手都不让他牵一下。村子里的人都笑话他,说他是吃软饭的,甚至说他老婆在外面卖。他是个男人啊,怎么受得了这个?

  

   他一直抱着一丝幻想,那就是余美琳会留下来跟他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可是余美琳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这样的婚姻还有必要保持下去吗?

  

   他继承了姬达的绝学,他完全可以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啊——啊——”

  

   一个惊声尖叫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

  

   李子安慌忙抬头,循声看去,突然看见一个女人背着一只降落伞正往这片山坡飞速撞来。

  

   她的降落伞好像出问题了,无法控制方向。

  

   李子安惊呆了。

  

   哗啦!

  

   女人撞开一片树冠,然后跌落下来,看不见了。

  

   李子安拔腿往女人坠落的地方跑去。

  

   女人坠落在了一棵大松树的脚下,一动不动,脸上和身上满是被树枝刮擦出来的伤痕,嘴角冒血,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

  

   李子安心中着急,快步走到女人的身边,准备伸手探一探她还有没有气。

  

   女人忽然睁开了眼睛,喘息地道“叫……叫急救车……”

  

   李子安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可是山里没信号。也就在看手机的时候他反应了过来,就算这里有信号,他打急救电话,急救车也来不了啊。

  

   “小姐,你不要害怕,你不会有事的,我现在下山去叫人帮忙,你忍着一点,我很快就回来。”李子安心中着急,拔腿就走。

  

   “不要把我扔……下……”女人一句话没说完就昏死了过去。

  

   李子安一下子就慌神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刚才他说下山去找人帮忙,其实也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情况下就做出的决定。

  

   下山找人帮忙,村子里谁能帮上这样的忙?

  

   就算等到医院的急救车赶到村子里,他再把急救人员带到这里来,这女人恐怕都死了。

  

   怎么办?

  

   李子安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秘方,最后在一个秘方上停了下来。

  

   这个秘方是治疗内伤的膏药,名叫大惰涂身膏。

  

   大惰涂身膏仅需要三种药材,分别是杜仲、三七和铧头草,这三种药材都是很普通的药材,他的背篼里就有一些。另外还需要黏土和炉身血,黏土这里随处都是,他又有山锄在手,随时可取。可是最后一样炉身血却把他难住了,他连听都没有听过什么药材叫炉身血。

  

   想着想着,李子安的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炉身、炉身……大惰随身炉在我的身上,我不就是炉身吗?炉身血,我的血就是炉身血!”

  

   五种材料齐备,时间就是生命,李子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决定冒险试一试。

  

   他用山锄在女人的身边挖了一个能将她放进去的坑,然后又在坑下挖了一个灶洞。

  

   他从挖出来的黏土里挑选了一些精细的,然后将三种药材用石头捣碎,混在一起,最后他用随身带着的一把小刀划开手掌,用血掌还有水壶里的水和泥,很快就和出了一大团泥膏。

  

   他将女人的降落伞解下,然后伸手拉开了她的外套的拉链。

  

   女人没有半点反应,任由他摆布。

  

   外套敞开,露出了一片娇嫩肌肤,宛如阳春白雪。

  

   李子安虽然是一个结婚四年的男人了,可那事却是一次都没有做过,现在却要脱掉一个女人的衣服,手之所触,眼之所见,鼻之所闻,无一不迷乱他心,某些本能的反应让他尴尬又紧张。

  

   可是还得继续。

  

   李子安又硬着头皮脱掉了她的鞋子和裤子,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衣内裤。

  

   本来,如果要追求最好的治疗效果,那点布料也是要除掉的,可是他不敢下手了。

  

   女人就这么横玉眼前,细腰大长腿,脸蛋精致漂亮,也许是热爱运动的原因,小腹上还略有一点淡淡的肌肉线条,将力与美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李子安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安放了,他深了一口气,努力将身体之中的那股燥热压制下去“我这不是占你便宜,我是为了救你。”

  

   他抓起调配好的大惰涂身膏往女人的身上涂抹,同时细心的检查女人的身上有没有骨折的地方。

  

   还好,女人的身体并没有骨折的地方,但那样剧烈的撞击,内伤是肯定的。

  

   几分钟后,一个白生生的女人被李子安涂成了黑人。

  

   他小心翼翼的将女人抱起来放进他挖的坑里,然后又在地上捡了一些枯枝落叶,塞进土坑下的灶洞里点燃。

  

   这一步很重要,也必不可少,因为大惰涂身膏的膏坯需要加热才会生效。大惰涂身膏的秘方里,最后一步也就是要将伤者放进泥坑里点火烤治。

  

   也不知道西周时代的姬达先贤是不是吃了叫花鸡,然后从叫花鸡上得到了灵感,然后发明了大惰涂身膏。

  

   柴火烧灼泥土,一股青烟从林间袅袅升起。

  

   随着土坑变热,女人身上的泥膏越来越干燥,许多地方都出现了裂痕。

  

   有一条裂痕特别明显,但李子安不敢看。

  

   李子安控制着火势,时不时伸手进坑里摸一下烫不烫。

  

   这是他第一次用大惰涂身膏治疗伤者,他心里也没底,生怕一不小心把人家姑娘给烤熟了。那样的话,真就变成叫花鸡了。

  

   一个时间里,女人的喉咙里传出了一个含混的呻吟声,然后悠悠醒转了过来。

  

   李子安激动地道“你感觉怎么样?”

  

   女人刚睁眼,还有点迷糊,也没跟李子安说话,不过意识回归,忽然感觉屁/股下背上热乎乎的,再一看自己躺在一个土坑里,一个青年正烧火烤她,一秒钟后她就张嘴尖叫了一声“啊——”

  

   李子安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拿在手里的一把枯叶也惊掉在了地上。

  

   女人从土坑里撑坐了起来,却就是这一动,牵动了伤处,痛呼了一声。

  

   李子安跟着说道“你快躺下,我这是在给你治伤。”

  

   女人警惕的瞅着李子安,声音有点颤“哪有你、你这样治伤的……你、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是一个方士,这是古老的方士医术,你还记得你从天上掉下来吧,你受了很重的伤,这里没信号,医生也来不了,我只能想办法救你,你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女人微微愣了一下,她回想了起来。

  

   眼前的青年正是她昏迷前遇到的那个青年,她的身上涂满了泥膏,那泥膏里散发出了淡淡的中药材的味道,而她现在的确轻松多了。她还看见了李子安的背篼,那背篼里装满了药材。

  

   “你……是一个方士?”女人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不像呀。”她说。

  

   李子安笑着说道“那你觉得方士应该长什么样?”

  

   她想了一下,但想不出来。

  

   世人都知道道士,可方士从大清文字狱之后就绝迹了,突然有个采药的青年跟她说是方士,她才发现她心里连个方士的大致形象都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了一句。

  

   “我叫李子安,我就住在山下的月牙村里。”李子安说道“你快躺下,你身上的泥膏很珍贵,你坐着它就没用了,你快躺下去,我再加点柴给你烤一烤。”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的躺了下去。

  

   那身材山高水低。

  

   李子安想去帮她,可人家身上就那么一点小布,他又觉得不方便。

  

   “我叫沐春桃。”她说。

  

   李子安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了昨晚他给自己算的那一卦,咸鱼也有翻身日,苦尽甘来桃花开。

  

   他的心咯噔一下跳,难道那卦中的桃花就是她?

  

   沐春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不说要烧火吗,你看着我/干什么?”

  

   “哦,烧火……”李子安低头烧火,然后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

  

   泥壳有裂缝。

  

   他自己也烧了一把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