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93章复杂的年夜饭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13 2020-11-17 17:24

   除夕夜,黄布江畔游人如织,江上渡轮争航,依旧是一片热闹的景象。

  一辆坦克300停在了高臣一品小区大门外。

  “媳妇,要不上去坐坐吧,家里也有空着的房间,你住家里也行。”李子安说。

  董曦摇了一下头:“换平常我会去的,但今天是除夕夜,我就不去打搅你们一家人吃团年饭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也是这个家庭的一员,一家人吃团年饭,你怎么能不参加?”李子安故意在语气里带了一丝责备。

  董曦瞪着李子安,凶巴巴地道:“我说不去就不去,你下不下车?”

  “那个……好吧,我下车,想我就给我打电话。”李子安打开车门下了车。

  自己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媳妇儿,怎么也得宠着,不然不给垫唐诗三百首和水浒传,他咋整?

  他和董曦的情感历程,那是先针尖对麦芒,对出感觉了,然后才发展成喜欢。但最关键的却还是余美琳的变成一家人的圣旨,没有那道圣旨,他现在恐怕也只是饱饱眼福而已,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手福口福脚福这许多的福。来之不易,所以倍感珍惜。

  下了车,李子安又站在车门边叮嘱了一句:“路上开车小心点,到了给我发个消息报个平安。”

  “我不发。”

  “行行行,不发也行。”

  董曦再也憋不住了,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搞得我像是一个刁蛮的小公主似的。”

  李子安笑了笑:“在我心里,你就是公主,但一点都不刁蛮。”

  就大&师这张嘴,女人能不喜欢吗?

  董曦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想让我去你家里……虽然余美琳允许,她自身也是一个很特殊的情况,但是我还是需要一些时间,不着急,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还怕我飞了不成?再就是,我得去见见老总。”

  “高叔叔要是批评你,你跟我说。”

  “你想打他吗?”

  “我……跟他讲道理。”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快回去吧,不然赶不上年夜饭了。”董曦一个嫌弃的眼神过来。

  李子安往后退了一步。

  董曦启动车子走了。

  她是真不想去李子安的家里,虽然余美琳现在是个特殊情况,可坐在一桌子吃饭,想想都感到尴尬。

  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回到了家里。

  “爸爸!我的好爸爸!”李子安刚进门,李小美就迈着一双小短腿跑了过来。

  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放在了地上,早早的蹲了下去,一把将小棉袄抱在了怀中,然后一口就啄在了小家伙的脸蛋上。

  李小美也不嫌弃,咯咯笑着,好开心的样子。

  余美琳依旧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面带微笑的看着李子安,一双手却没有忘记工作,依旧啪啪的敲着键盘。

  汤晴在餐桌旁边忙活,看见李子安回家,积压在心里的情感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眸子里满是浓浓的情意,就那热切和充满激情的眼神儿,如果李小美不在这里,她恐怕会忍不住扑上来一头扎李子安的怀里,给他来一个加蜂蜜的吻。

  李子安先与余美琳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将视线移到了汤晴的身上。

  汤媳妇也很好,这家里要是没有她,那就没有家的样子了。

  四目对视,李子安的眼睛里也充满了亲切与情意。

  余美琳的瞳孔里悄然浮现出了两点绿芒,快速的闪烁了两下就消失了。

  所谓小别胜新婚,李子安和汤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她这边都充上了电,虽然只有一丁点的电力,但也足以说明情感和发电的心思有多强了。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李小美太小了,哪里看得出这屋子里的问题,她捧着李子安的脸颊,嗲声嗲气地道:“爸爸,你去火星挖到煤了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挖到啦,爸爸挖了好多煤。”

  “都卖了吗?”李小美小脸认真。

  李子安忍着笑:“都卖啦,卖了很多钱。”

  “那你给女儿买糖了吗?”

  “没有,爸爸忘了。”李子安说。

  李小美脸上的激动和笑容一秒钟就消失了,小嘴也瘪起来了,眼见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李子安腾出一只手来,从衣兜里掏出了一盒巧克力递到了李小美的面前:“小美你看这是什么?”

  “哇!”李小美一声欢呼,一把就抢了过去。

  李子安笑着说道:“爸爸怎么可能忘记这么乖的女儿,卖了煤就去给你买糖去了。”

  “还有吗?”李小美低头去瞅李子安的衣兜。

  李子安有些无语地道:“没了。”

  李小美又瘪了一下嘴:“看来爸爸偷懒了,没挖多少煤。”

  李子安:“……”

  汤晴忍着笑说道:“小美,别缠着爸爸了,快过来吃饭了。”

  “爸爸放我下来,我去把我的新年礼物放好再来吃饭。”李小美挣着要下地。

  李子安本想抱着小棉袄去餐桌的,结果被嫌弃了,他只得将李小美放下来。

  李小美撒腿就往楼梯口跑去。

  余美琳将笔记本电脑放在了茶几上,长生站起,伸手搂住了刚刚走到身边的李子安的脖子,然后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并柔声说了一句:“老公,辛苦你了。”

  李子安说道:“两口子说这些干什么,去吃饭吧。”

  余美琳笑了笑:“这叫相敬如宾,我可不跟你客气。”

  两口子携手往餐桌走去。

  汤晴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里有点吃醋的反应,但很快就没事了,她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子安哥,坐吧,我给你盛饭。”

  李子安笑着说道:“今天可是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我们喝点酒吧。”

  “我不会。”汤晴很腼腆的样子。

  “不会也喝点,喝着喝着就会了。”李子安说。

  余美琳笑着说了一句:“你想把小汤灌醉,然后实施犯罪行为是不是?”

  李子安顿时尴尬了,虽然他有这个想法,但是也不能说是犯罪行为吧?他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梯,生怕李小美听见这样的风言风语。从前的余美琳肯定是不会说这些话的,可她现在不正常,也就不能怪她。

  “我、我去拿酒。”汤晴也很尴尬,小跑着去酒柜拿酒去了。

  她其实愿意被帅逼安实施犯罪行为。

  汤晴走开之后余美琳才问了一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子安开门见山地道:“张明选定了德意志的慕尼黑,他想把TT海外公司的总部搬迁到那里去,但还需要搞定几个人,他有给我资料,他想让我去一趟慕尼黑。”

  余美琳的媒体顿时皱了起来。

  不用过多的去分析,她也知道此行将会很危险。

  李子安凑到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汉克死了。”

  余美琳顿时愣了一下:“你杀的?”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有我一半的原因吧,但最后下手要了他命的是姑师大月儿。”

  余美琳的神色又有了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一个很明显的肃然起敬的反应。

  李子安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原因,在她的心里,姑师大月儿是天之女神,也是天下国的守护神,而她是神赐王权。

  “这些事就不要跟小汤说了,这样做能保护她。”余美琳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不用她说,他也不会让汤晴接触这些事情。

  汤晴还没有拿酒过来,李小美就下楼了。

  两口子也不谈了,李子安逗孩子玩,余美琳就在旁边看着。她现在几乎不逗孩子玩了,与孩子也不如从前那样亲近,这也是“成王”的代价。

  李子安也能理解,古时候的帝王,谁会逗孩子玩?如果余美琳跟他和汤晴一样,那就不是天下国的女王了。

  汤晴拿着一瓶开了瓶的红酒走了过来。

  一家四口一桌吃饭。

  饭后余美琳又回到了沙发上敲键盘,汤晴去厨房洗碗。

  李子安陪李小美玩了一会儿,然后送她回屋,伺候小祖宗睡觉。

  听完睡前故事,李小美就睡了。

  李子安掏出手机给沐春桃发了一条信息:桃子,在干什么?

  几秒钟后他就收到了沐春桃的回信,是一个冒汗的表情。

  李子安:怎么了?

  金刚萝莉:我在陪我爸看春节晚会。

  李子安:哈哈,一定很无聊吧?

  金刚萝莉:要不,你过来陪我爸喝酒,把他灌醉。

  李子安:……

  他倒是想去,可是他要给余美琳发电,汤晴也在等着他发电,怎么去?再说了,大年三十也不好窜门。然而,他这边娇妻美妾陪着过的快活,可桃子却只能跟她老爹看春晚,他的心里又挺亏欠和愧疚的。

  金刚萝莉:哈,我知道你走不了的,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再坑也不能坑我爹啊,明天过来陪陪我吧,几天不见你,心里想得很。

  李子安:嗯嗯,明天我过来陪你。

  金刚萝莉:我不跟你聊了,我老爹偷看我手机屏幕。

  李子安不敢发信息了。

  有些事情老沐心里猜归心里猜,但让老沐看见就不好了。

  李子安收起手机离开了李小美的房间。

  窗外灯火璀璨,却没人放烟花炮仗,终究是少了点年味儿。

  他决定自己去点两个炮仗。

  大过年的,怎么能不点炮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