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870章致命陷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562 2020-11-17 17:24

  马赫塔布抬头看了一眼院门上的黑底金漆牌匾,她认得上面写的三个汉字,闲云居。

  在德兰大学里,她是学汉语学的最好的那一个,埃兰公司之所以能做得顺风顺水,这跟她对华国文化的研究和了解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爸爸,我一定会将你救出来的,我一定会让你跟妈妈团聚的。”马赫塔布心里说了这句话,她推开了身前的门,提着那把西洋剑走了进去。

  这把剑并不叫裁决之剑。

  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她其实也不知道。

  不过她也不相信拍卖行给出的资料,说什么狮心王用这把剑杀死过白鹿,斩白鹿而王朝兴盛,这样的故事只有六七岁的小孩才会相信。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条灰色石砖铺成的步道一直延伸到了客厅门廊,两边栽种了不少观赏性植物,枝繁叶茂。下午的阳光斜照下来,地面上一片浮动的金色光斑。

  马赫塔布很喜欢华国文化,她在德兰郊区就有一座房子就是她亲自设计的华国风格的仿古建筑,前庭后院,跟眼前这座客家风格的民居有点相似。

  走在这样的僻静的庭院里,她恍惚间有了一点回家了的错觉。

  客厅前的门廊到了。

  “有人吗?我把你们要的剑拿来了。”马赫塔布大声说了一句。

  没人回应,只有一只鸟栖落在了门廊旁边的一棵桂花树上,但那只鸟也没有叫唤,只是很安静的看着马赫塔布。

  马赫塔布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走进了门廊,往前几步,伸手推开了客厅的掩着的门。

  客厅没有沙发和茶几,放着一张八仙桌,还有八只没有靠背的凳子。正墙下放着两只太师椅,两只椅子中间放着一只高脚茶台。两只太师椅的后面,离地一米八的高度嵌着一只神龛,神龛上供奉的是武财神,面如重枣,一缕美髯,威风凛凛。

  这客厅是典型的中式客厅,就连那神龛上的东方神灵马赫塔布也认识,那是桃园三结义里的关羽关二爷。她读过《三国演义》,她甚至还知道千里走单骑的故事。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客厅里也没有人。

  马赫塔布走了进去,将西洋剑放在了八仙桌上。

  这剑对男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她来说有点沉了。

  放下了西洋剑,她将手机掏了出来,拨打了一下路上接到的那个电话,可是手机里却传出了机主已经关机的系统提示音。

  “怎么回事?把我叫到这里来,却又不出来见面。”马赫塔布的眉头皱得更高了。

  嘟嘟嘟,嘟嘟嘟……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马赫塔布跟着将手机拿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一下,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出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很好,你就在客厅里等着,直到我来拿剑。”

  又是那个人的声音,马赫塔布记得,她有些着急:“我父亲在哪?”

  “你放心吧,你父亲关在关塔监狱里,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他重获自由。”

  “我能听听我父亲的声音吗?”

  “你不要着急,等着吧。”

  “我为了这只剑付了三个亿!我就这点要求也过分吗?”马赫塔布的情绪有些失控。

  “如果你不想你父亲受折磨,甚至是死,你就老老实实的留在那个客厅里。”

  “卢比奥呢?我要给卢比奥说话,这总可以吧?”马赫塔布说。

  “你会见到他的,但不是现在,不过我乐意送你一个好消息,雷奥沙巴先生很欣赏你,你很有希望成为沙巴家族的一员。”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你在什么地方?”马赫塔布的心里充满了猜疑与警惕。

  她并不是那种几句话就能忽悠的傻白甜,当年她的父亲留下的财产并不多,可她却凭着自己的努力干出了现在的成绩,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可是,对方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将电话挂了。

  “混/蛋!”马赫塔布忍不住骂了一句。

  她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搅进了这样离奇的事件。

  可是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因为这是卢比奥牵头搭线的事,而且对方还承诺救出她的父亲,她没法拒绝。她太思念她的父亲了,她太想她的父亲回家了,她的母亲身体不好,每况愈下,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趁母亲还活着的时候,让她的父母团圆。

  另外,她相信卢比奥。

  还是少女时代,她在耶路撒冷住过一段时间,也就在那段时间她认识了卢比奥,还去过卢比奥的家里,见过沙巴家族的人。

  她的心里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她与卢比奥交往,借助沙巴家族的能量救出她的父亲。所以,这次的事里面有很大的成分也是在向沙巴家族示好,也是在向卢比奥示好。

  可是,原以为只是花钱就能搞定的事,却没想到发展成这样。

  马赫塔布在八仙桌旁边的一只圆凳上坐了下来,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等。她花了这么多钱却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甚至连牵线的卢比奥也没有见到。她的心里很郁闷,甚至开始怀疑卢比奥是不是值得相信。

  她抬起了头,一双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客厅的门口。

  她看到了栖息在门廊旁边的桂花树上的小鸟,却看不见一个隐形的存在。

  那是大/师的观星意识。

  李子安的观星意识在她刚进客厅不久就来了,她接电话的时候他的观星意识就在她的耳边,她所说的每一个单词李子安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所说的每一个单词他也听得清清楚楚。

  以前,观星意识只能存在很短的时间,点亮第六幅推天图之后,现在已经一分多时间过去了,观星意识还“活着”,并且没有明显的衰弱现象,它还能存活一点时间。

  这就很牛逼了。

  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惰随身炉不断在进化,越来越强,最初的那些低级的绝学也得到了相应的提升。

  不过马赫塔布就坐在这里发呆,再看着她也没有意义。

  李子安心念一动,观星意识轰然引爆,观星意识的能量潮汐向四面八方涌去。

  马赫塔布的秀额前,几根酒红色的发丝飞扬了起来。

  她好奇的看了一下身边,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她微微愣了一下,心里一片困惑:“好端端的,怎么会吹风?”

  一公里外。

  一辆停在路边的丰田霸道车里。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神色凝重,眉宇间还有着一股很明显的怒气。

  那座民居里至少安装了十几个爆炸装置,从前门进去一路都有埋藏,客厅里最多,多达八个爆炸装置。一旦引爆,别说是人了,整座民居都会被夷为平地!

  猖狂!

  太猖狂了!

  “老公,你有发现什么吗?”余美琳问了一句,她还是很兴奋,跃跃欲试的感觉。

  “借刀杀人。”李子安说。

  莎尔娜和范才伟都移目过来看着里李子安,借刀杀人这个成语的意思两人都懂,可李子安就说了这四个字,他们就有点理解困难了。

  “借谁的刀,杀谁?”余美琳也没有听明白。

  “我得马上给董曦打一个电话,让她取消行动。”李子安顾不上解释,他掏出了手机,拨出了董曦的号码。

  刚才观星意识下来的时候,他就看见小村庄周围有车辆过来,他虽然没有去侦查,但估计也是疗养院的人,董曦也多半在其中一辆车里。

  他得把这个情况告知董曦,不然万一她提前采取了行动,那就糟糕了。

  电话很快就通了。

  “老……李,什么情况?”董曦的声音传来。

  她似乎是习惯性的想叫老公的,忽然想起余美琳就在李子安的身边,所以又机智的改成了老李。

  李子安开门见山地道:“那屋子里有爆炸装置,停止行动!”

  “啊?”董曦惊讶失声。

  一秒钟后她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将手机放了下去,视线扫过管家婆、莎尔娜和范才伟的面孔。

  两张惊讶的面孔,那是莎尔娜和范才伟的,管家婆很平静,只是眼神里有那么一点惊讶的神光。

  李子安这才说明了一下情况:“国王和商人在那座民居里埋了好多炸弹,还有那个卢比奥也参与了这次行动,是他联系的马赫塔布,他们利用了马赫塔布,她的资料我们很容易查到,没有任何问题。这样一个人,我们也不会怀疑她会布下这样的陷阱,一旦我们包围那座房子,冲进去,国王或者商人一个电话就能引爆所有的爆炸装置,炸死所有人。”

  “可恶!那些家伙太猖狂了。”范才伟恨恨地道。

  余美琳说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她并不害怕,甚至不担心什么。

  女王真的是大心脏。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可能还有一个人/弹来取剑,引诱我们进入那座房子。”

  他的话音刚落,范才伟就说了一句:“老板,对面有车。”

  那是一辆奥迪轿车,从村子的另一边过来,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可是笔直的马路却还是一眼就能看见。

  人/弹来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