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73章军师牛逼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13 2020-11-17 17:24

   三天后。

  “老公,我要上飞机了。”余美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嗯,我来机场接你。”李子安说。

  “不用麻烦,我自己回来就行了。”

  “我想来接你,我想你。”李子安说。

  “好吧,我们机场见。”

  “亲个。”李子安笑着说。

  “哎呀,身边很多人,不好意思。”余美琳的声音带着点扭捏的感觉。

  “亲个。”李子安再次要求。

  “你真的是……波!”余美琳亲了。

  李子安也对着手机波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个电话一打,他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失踪,还有他收到的那张神秘的纸条,以及他上次观星的预示,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担心那盗走精武女王骸骨的人,会把精武女王的骸骨带到余美琳的身边。精武女王身上的病毒生物是王者级别,余美琳是命带王格的女人,两者若是相遇,那便注定会产生新一代的“精武女王”。

  李子安担心的就是这个。

  不过,余美琳的反应很正常,如果她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作为跟她睡一张床的男人,他听声音就能听出端倪来。

  半个小时后。

  一辆奔驰大G往虹口机场驶去。

  沐春桃本来也闲着,可坐桃爱妃的车去接东宫,这始终有点不妥,所以他就让莎尔娜送他去机场接机。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调查丁仕常,终于查到了点东西。”莎尔娜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李子安心中一动:“你查到了什么?”

  “他祖籍就在魔都。”

  “这个我早就知道。”

  “那你知道他家里有什么人吗?”

  李子安说道:“他是随着他的父母移/民加坡的,没过几年他的父母将他的爷爷奶奶都接过去了,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他的父亲还有一个兄弟,名叫丁俊毅。”

  李子安回想了一下董曦给他看过的资料,讶然道:“我看过董曦给的资料,这个人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莎尔娜说道:“这个人没死,他去了意塔利,在那边经营一家中餐厅,还娶了一个意大利妻子,生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有两个名字,一个汉语名字叫丁山石,一个意塔利名字叫西罗。”

  李子安感觉被她绕晕了:“就算你查到的都正确,可这有用吗?”

  “那个西罗就在魔都,是法拉利公司的一个雇员,职位是魔都总部的CEO助理。不过在这里我要说一下他母亲,他母亲叫西莫拉,是西西里一个黑道家族的人。西罗应该叫现任家主杰纳罗叫舅舅,当然他们那边通常都叫教父。”

  李子安真被绕晕了。

  莎尔娜看了李子安一眼,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是不是有点理不清人物关系?”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还好,你接着说。”

  他肯定不会承认他被绕晕了,大/师也是要面的。

  莎尔娜接着说了下去:“重点就在这个西罗身上,他从小在黑/手/党的环境里成长,是一个真正的黑/手/党成员,他最经典的事例不是杀人,而是从意塔利国家博物馆中偷走了一件非常珍贵的文物。当时没抓住他,是出售的时候翻了船。他被捕之后,是我们的主角丁仕常救了他,只被叛了两年缓刑,交了五百万欧元的保释金,那笔钱也是丁仕常出的。”

  “难道是他偷了我的工具箱?”李子安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这一点。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我猜也是他,能从国家博物馆中盗取珍贵文物,那可不是一般的飞贼,而是顶级的大盗。我甚至怀疑,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失窃也是他干的。”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不可能是他,就算他是最顶级的国际大盗,他也没法从疗养院的地下基地里盗走那两样东西。”

  “那是谁?”

  “我也不知道。”李子安怀疑是姑师大月儿,但他没有证据。

  可即便他有证据,他也不想莎尔娜与姑师大月儿有任何牵连。那个女人就不能把她当成是正常的人类来看待,他对她的了解太少了,而且她极其危险。

  “你是怎么查到这些的?”李子安转移了话题。

  莎尔娜说道:“你告诉我罗盘失窃之后,我就怀疑是丁仕常做的,因为最初汉克跟你都在殡仪馆里,不可能从你家里偷走工具箱,丁仕常就是嫌疑最大的人,所以我就去使馆街蹲点,监视丁仕常。”

  李子安被她吓了一跳:“你怎么不跟我说,这太危险了!你应该知道,你面对的不是一般的罪犯,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特工和间谍,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人。”

  莎尔娜淡然一笑:“我可不是爸爸呵护的小女孩,要我叫你爸爸吗?”

  李子安:“……”

  这就是西方女人跟东方女人的区别,西方女人太独立了,而且特别勇敢。

  莎尔娜接着说了下去:“我在使馆街待了两天就有了收获,那天丁仕常从领事馆出来,去了法拉利总部。我没有进去,我只是黑进了法拉利魔都总部的监控系统,然后就发现丁仕常去见的人是西罗。”

  “于是你就查西罗的资料,查到了这些?”李子安的心里真的很佩服莎尔娜,她从来没有受过特工训练,但这次的表现却比董曦还要牛逼一点点。

  莎尔娜点了一下头:“我的手机里有一段剪辑下来的视频,你看看。”

  李子安看了一眼仪表台却没有看见手机,问了一句:“你的手机在哪?”

  莎尔娜说道:“在我裤兜里,我在开车,你掏一下。”

  李子安移目看了一眼莎尔娜的裤子,靠近他的右边的裤兜扁平,明显没有手机。右边没有,那就肯定在左边,他要从她的裤兜里掏出手机,那就只有趴在她的腿上,然后从她左边的裤兜里掏出来。

  这就有点为难大/师了。

  “那个,我看过很多司机一只手抓方向盘都没有问题,你就不能自己掏出来给我看吗?”李子安说。

  莎尔娜说道:“骑马我可以一手抓缰绳,但开车我不敢一手抓方向盘,你不看就算了,拿个手机而已,你至于这么矫情吗?”

  一句话就把李子安刺/激到了,他凑了过去,试着只伸手过去掏手机,但手够不着,他只得趴在莎尔娜的腿上,将手伸进她的裤兜。

  莎尔娜穿的是一条弹力牛仔裤,面料很薄,紧紧的束缚着她的腿,李子安将手伸进裤兜,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觉到那光滑的皮肤,并且发现了一个个人卫生问题。

  军师没有戴口罩。

  “咯咯……”莎尔娜扭了扭腰,“你倒是掏出来呀,你弄得我痒痒的。”

  李子安又将手往裤兜里深入下去。

  没手机。

  但是有粗粝的线头,而且是很多。

  “你在干什么?”莎尔娜娇嗔道。

  李子安将手抽了出来,郁闷地道:“你的手机根本就不在你的裤兜里,你耍我啊?”

  “哎呀,我忘记了,在我衣兜里,你自己拿一下。”莎尔娜说。

  李子安无语的看着她,如果她不是在开车,他真的想将她摁在沙发上,用五指皮鞭狠狠的抽打一顿。

  “快拿呀,你看了之后就会发现我想跟你说的重要的线索。”莎尔娜催促道。

  李子安忍着想打她的冲动,又将手伸进了她的衣兜,左边右边都掏了一下,还是没有发现她的手机。

  “在外套的里兜里。”莎尔娜说。

  李子安:“……”

  大清早的被一个大洋马这样撩,这真的不利健康。

  不过大/师也放开了,只犹豫了那么两秒钟便把手大大方方的伸过去了。

  手机果然在外套的内兜里,大屏幕,还有硅胶手机套。

  李子安一把抓住,半轻半重的捏了两下手机,才拿出来。

  你拿包子惹狗,就要有被狗咬到包子的觉悟。

  莎尔娜移目看了李子安一眼,两只眼睛里差点就喷出火来了。

  李子安唤醒屏幕,拿到莎尔娜的面前用面部解了锁,然后问了一句:“你剪辑的视频在哪?”

  “相册里,第一个。”

  李子安进入相册,找到了那个视频,双击来看。

  视频里,丁仕常和一个中西混血的青年在一条走廊的尽头说话,丁仕常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李子安盯着那个混血青年,那人中等身材,鹰眼高鼻,意塔利血统很明显,反倒是作为华夏血统不是很明显。

  他想听两人在聊什么,可是丁仕常和西罗说的是意塔利语,他连英语这块都磕磕绊绊,更别说是听懂意塔利语了。

  “他们说了什么?”李子安问。

  莎尔娜说道:“丁仕常提到了公司,将有一个任务给西罗,让西罗去见特使。”

  “公司?”李子安心中一动,“难道是路途公司?”

  “我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任务,谁又是特使?”

  莎尔娜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估计也很难查到,不过我相信盯紧西罗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把这段视频传给董曦,让她派人盯紧西罗,你不要去监视丁仕常和西罗了,那真的太危险了。”

  莎尔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你紧张我,汉语有一句话叫日久生情,你对我生情了,是不是?”

  李子安:“……”

  前面十字路口绿灯。

  莎尔娜驾车进了路口:“你别不承认了,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和合适的地方,我们再研究一下人性的课题?”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的课题怕不是多说了一个字吧?”

  莎尔娜抿嘴笑了。

  突然,一辆渣土车从另一边横冲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