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67章苦日子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937 2020-11-17 17:24

  回到家里已经是小上午了,李子安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给管家婆打了一个电话。

  “美琳,我已经出狱了。”李子安报了一个平安。

  “这么快就回来啦?”余美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很激动的感觉。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我在监狱里多住几天啊?”

  余美琳笑着说道:“是呀,我还想来监狱探监呢,你连机会都不给我。”

  夫妻和睦,说什么都可以。

  “我就是来给你报个平安,我就不影响你工作了,等你回家我们聊。”李子安说。

  余美琳的声音很温柔:“那我今天早点回家陪你,昨天晚上你不在我身边,我都没睡着。”

  “那我晚上给你交作业。”李子安笑着说。

  余美琳轻轻的呸了一声,然后手机里又传出了一个“叭”的声音。

  李子安心理神会,也对着手机“叭”了一下。

  一个晚上没见管家婆,他心里其实也蛮想的。可是他不能只想一个,他还得想另一个。

  咕咕!

  他心里刚想着桃子,桃子就发消息过来了。

  金刚萝莉:你在干吗?

  李子安没有回话,却拿起手机拍了一张自拍照,然后发了过去。

  金刚萝莉:我去!你什么时候把头发剃了,感觉怪怪的。

  李子安发了一个双掌合十的表情:阿弥陀佛,贫僧已经看破红尘,于昨日在金山寺出家了,法号了尘。

  金刚萝莉:我呸,你要是出家了,我就在你说的那什么金山寺的旁边修一座尼姑庵,我还跟你做邻居。

  李子安:……

  命里桃花,这还真的是无解。

  金刚萝莉:老公,我想摸你的光头。

  李子安:沐叔叔在家吗?

  金刚萝莉:在啊,在看电视呢。

  李子安:那我不来。

  上次躲衣橱里的事,现在想起来都还有点害怕,都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了。

  金刚萝莉:我爸半个小时后上街,他走了我就给你发消息,我给你留着门。

  李子安:嗯嗯。

  跟沐春桃聊过,李子安上了楼。

  “姑苏城外……”李小美的声音。

  “姑苏城外寒山寺。”这是汤晴的声音。

  “嗯哒,小汤老师我知道啦。”

  “那你再背诵一遍。”

  李小美:“姑苏城外金山寺……”

  刚刚走到门口的李子安,心中一片哭笑不得的感受,还忍不住捂了一下额头。

  李小美同学啊,你妈可是华清大学的学霸啊,你说你有这样的老妈你不随,你随你老爹干什么啊?

  还有,你个坑爹货念金山寺,你是不是想你老爹出家啊?

  房间里的汤晴和李小美都看见了李子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同时露出了惊呆的表情。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李小美嚷道:“爸爸,你的头发呢?”

  “对啊,子安哥,你怎么剃光头了?”汤晴也很诧异。

  李子安说道:“我昨天晚上去办了件事,需要我剃光头,我剃光头好看吗?”

  汤晴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一下头,声音小小的说了一句:“好看。”

  她不能昧良心说不好看,因为帅逼安即便是剃了光头,那也是帅气逼人,另外还多了几分超凡脱俗的气质,就像是男菩萨,是另外一种味道。

  “爸爸,我要摸你的光头。”李小美说。

  李子安板起了面孔:“爸爸上来就是看一看你有没有认真学习,现在是学习时间,你好好学习,不要胡闹。”

  李小美撒娇:“不嘛,我就是想摸一下爸爸的光头。”

  李子安没辙,蹲了下去,让李小美摸了摸他的光头。

  “咯咯咯,光溜溜的就像是一个蛋。”李小美笑得很开心。

  李子安:“……”

  汤晴苦笑不得:“子安哥,你快出去吧,别影响孩子上课。”

  李子安跟着起身,笑着说道:“今天中午你想吃什么,我来做。”

  “随便什么都好。”汤晴说。

  “巧克力!”李小美激动地道。

  李子安不想搭理她了,转身离开了房间。

  桃子没有发来消息,他也不敢贸然去隔壁找桃子,下楼之后他就进了厨房,处理食材,准备做午饭。

  半个小时后,手机里传出了微信收到新消息的消息音。

  李子安这边也刚刚把要处理的食材处理好,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桃子发来的消息。

  金刚萝莉:我爸已经走了,你快过来吧。

  李子安:嗯,我马上过来。

  出门之前,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全都删除了。

  管家婆知道是一回事,可是看见又是另一回事,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只能偷偷的来才能维持生活这个样子。

  隔壁的房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李子安刚刚走进去,他的背上突然就蹦达上来一个人。

  那两只把他砸得头晕晕的。

  至于是哪两只,他也不清楚,猜想是兔子。

  思想单纯的人,心灵也总是很纯洁。

  虽然被人背后偷袭,还爬上了背,李子安却也没有忘记应该做的事情,好伸手把门关上了。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间,他的脑袋上印上了一只湿漉漉的唇,那亲他的声音还倍儿脆。

  “你怎么想起剃光头了?”沐春桃笑盈盈的样子。

  显而易见,即便是光头,只要是李子安的光头,她也喜欢得紧。

  李子安背着他往客厅里的沙发走去,一边说道:“昨天晚上去了一趟监狱,监狱里不准留长发,所以剃了光头。”

  沐春桃好奇地道:“你去监狱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是去帮董小姐执行一个任务,你知道董小姐的身份,是什么任务我就不跟你说了。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有些人你也最好别接触。”

  沐春桃吧嗒一下在李子安的脸颊上香了一下:“我懂,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是这个意思吗?”

  李子安笑着说道:“孺子可教也。”

  “什么孺子,人家是七尺大儒。”沐春桃纠正。

  “大儒我相信,但你有七尺吗?”李子安在沙发边停下了脚步,他以为沐春桃会从他的背上下来,可是她却还是膏药一样贴在他的背上不下来。

  “我在你背上,可不止七尺。”沐春桃说。

  指望她自己下来是指望不上了,李子安干脆背着她往沙发上坐了下去。

  沙发被撞得往后退了几寸,两人也倒在了沙发上。沐春桃一声痛呼:“哎哟!”

  李子安着急了,慌忙转身过去,关切地道:“哪里被压到了,我给你揉揉。”

  “骆驼。”沐春桃可怜巴巴的样子。

  李子安:“……”

  沐春桃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凑了过来。

  沙发上稍微有点混乱。

  吃桃子心虚吗?

  心虚。

  吃桃子愧疚吗?

  愧疚。

  吃过之后空虚吗?

  空虚。

  可是……

  自己种的桃树,累死也要浇水施肥抓虫子。

  自己摘的桃子,哭着也要吃下去。

  “我的姑奶奶,就这么一点时间,我还赶回去做饭啦,你……”

  “人家想你嘛,晚上你又来不了,白天你还要做饭,我不干。”

  “沐叔叔会不会突然回来啊?”李子安心里害怕。

  “不会的嗯!”

  李子安没辙了,也合不拢嘴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想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被吓了一跳。

  沐春桃也紧张兮兮的看着李子安。

  “你别动,我看看是谁打的电话。”李子安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电话是杜林林打来的。

  这个电话来得真的不是时候,李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划开了接听键。

  她或许有重要的事,不接人家的电话也显得不礼貌。

  沐春桃也松了一口气,看帅逼安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糖果,好想把他吃到肚子里去。

  “喂?”

  “子安哥,我打听……”

  “嗯!”

  “子安哥,你怎么了?”

  “没没没,没什么,我嗯一下,嗯。”

  “喉咙不舒服吗?”

  “嗯嗯,对,喉咙不舒服,嗯。”李子安瞪着沐春桃。

  沐春桃冲他吐出了舌头,扮了个鬼脸。

  “是这样的,我打听到了那个提亲……”

  “嗯。”

  “子安哥?”

  “嗯嗯,你说,我喉咙不舒服,我嗯我的,你别管了。”

  “呃,好吧,我打听到了那个提亲的人,那人叫姓白,白锐。林家在京都有一定的能量,生意也做得很大,但不显山不露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还需要……”

  “喔。”

  “你怎么又喔了?”

  “没事,换个方式咳一下,你接着说。”

  “总觉得你那里有什么声音,你是一个人吗?”

  “对啊,我一个人,我在看电视,你接着说。”

  “我们见面在聊吧,下午你有空吗?”

  “行,我们下午见面再聊。”李子安跟着就挂了电话,然后一把将调皮捣蛋的桃子捉住。

  不给你露两手绝学真功夫,你当大/师是街头卖艺的假把式吗?

  “我错了,我错了。”沐春桃求饶道。

  “哼!”这其实也是桃子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李子安从沐春桃的家门里探出了头来,往电梯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没人之后嗖一下出了门,然后溜进了他的家门。

  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