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66章神秘的来电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617 2020-11-17 17:24

   过道很短,七八步就走到头了,康馨的房间就在过道的尽头。

  康馨后脚进门,李子安的前脚也跟进了门。

  “你……跟来干什么?”康馨的声音小小的。

  李子安讶然道:“不是你让我跟你来吗?”

  康馨一脸懵逼。

  她是因为李子安好看,多看了一眼他的侧面。

  他怎么就理解成她暗示他跟着她进她的房间呢?

  “呃,那我……回去?”李子安很尴尬,刚刚迈进门的脚也收了回来。

  康馨说道:“算了,进来吧。”

  “那个,不会有什么不方便吧?”李子安是个很懂礼的人。

  康馨瞅了李子安一眼:“你都跟着来了,你觉得会有什么不方便?”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

  他进了屋。

  房间小小的,有窗的侧墙下放着一张电脑桌,旁边是一张单人床,放着被子和枕头,还有她脱下换了睡裙的衣服。衣柜也小小的,样式也很老旧。墙头上贴着几张明星海报,男的女的,李子安就认识迈克杰克逊。

  这个房间简简单单,倒也符合主人的大学生的身份。

  康馨走到了电脑桌前,拉开椅子坐下了,抓着鼠标摇晃了一下,电脑屏幕苏醒,桌面壁纸是一堆兵马俑。她打开抽屉,从几根连接线里挑出了一根,然后将马福全的手机接到了电脑上,拷贝那个音频文件。

  音频文件不大,几秒钟就拷贝下来了。

  康馨打开了拷贝下来的音频文件,用电脑音箱播放。

  这次播放的声音与之前从手机里播放出来的一样,那人先是咕噜了好一会儿,随后伊哩乌卢的说了一些话,根本就听不懂。不过,手机的喇叭肯定不能跟电脑音箱比,这次播放的音频里出现了一点杂音,可惜听不清楚那些声音是什么声音。

  “那是环境音吗?”李子安问了一句。

  “大概是吧,但是我听不清楚,这可能需要专业的设备才能分析还原出来。”康馨说。

  李子安忽然想起了自己在焚香情况下的超凡听力,心中一动:“康同学,你能把这音频文件给我也拷贝一份吗,装我手机里,我也听听,研究研究。”

  他掏出手机解开屏幕递了过去。

  康馨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壁纸,那是李小美的照片。

  “这是你女儿吗?”

  “她叫李小美。”李子安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温馨的感觉。

  “她母亲一定很漂亮吧?”

  李子安笑了笑:“漂亮。”

  他的笑里藏着苦涩和无奈,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康馨换了一根连接线将李子安的手机也连接到了电脑上,也往手机里拷贝了一份,然后把手机还给了他。

  李子安拿着手机问了一句:“康同学,你确定那人说的是佉卢文吗?”

  康馨摇了一下头:“老实讲我也不确定,只是一个猜测,我试着翻译一下,这需要一些时间,急也急不来。”

  李子安说道:“我给你留个电话,如果你翻译出了什么东西,你就给我,可以吗?”

  康馨笑了一下:“行,大叔。”

  李子安有些无语地道:“我就大你五岁,为什么老是叫我大叔?”

  他拿起电脑桌上的一只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

  “你有时候说话的口气像我爸,不叫你大叔叫什么?”

  “那是为了你好。”

  “大叔,你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口气就跟我爸是一模一样的。”

  李子安:“……”

  康馨抿嘴笑了笑:“跟你开玩笑啦,只是叫习惯了,不想改口,还有……”

  “什么?”

  “谢谢你,什么事我就不说了。”康馨说。

  李子安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出去跟两位大叔聊聊。”

  “三个大叔聊天我就不参加了,你把马叔叔的手机也带出去吧。”康馨把马福全的手机也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拿着手机往外走。

  “对了,你这手机号码也是微信号码?”康馨问了一句。

  李子安转身说道:“对,你加我一下,也方便联系。”

  “我手机不知放哪了,我找找。”康馨起身找手机,她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结果一条小裤裤就从衣服堆里掉了出来,还是红色的,非常醒目。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李子安尴尬地道:“那个,我出去陪你爸和马叔叔聊聊。”

  回到客厅,李子安将手机递还给了马福全。

  结果马福全拿过手机,那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心中一动,移目看着马福全手中的手机,他期望是那个神秘人打来的电话,可是手机屏幕上却显示出了“黄脸婆”三个字。

  “不好意思,我爱人打的电话,我接个电话。”马福全起身往门角走去。

  康海川压低了声音:“老马老婆可凶了,老马惧内。”

  李子安笑了笑,没想到康教授也有皮的时候。

  “康教授,你们刚才聊了什么?”

  “也没聊什么,就那电话的事,挺诡异的。我怀疑是黄波,可老马说不是,他比我熟悉黄波的声音,毕竟他们是邻居嘛,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忘记黄波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了,可他一定记得,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又是邻居。”康海川说。

  李子安心里琢磨着,如果不是黄波那又是谁?

  咕咕,他的微信响起了提示音。

  他唤醒手机看了一眼,有新的朋友加入,他点了进去。

  是一个名叫“焦糖玛朵”的新朋友发来的添加请求,还附了一句话:大叔,是我。

  不用猜他都知道是康馨。

  李子安通过了添加请求,然后给康馨发了一张瞪眼哈奇士的图片。

  “李先生,这事你这么看?”康海川问。

  李子安将手机收了起来,想了一下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希望康馨能翻译那个音频文件,只要弄清楚对方说了什么,我们才有可能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和动机。”

  “暂时只能这样了。”康海川说。

  这时马福全走了过来:“我爱人说她肚子疼,我得赶回去陪她去医院,你们慢慢聊,回头联系。”

  李子安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康海川说道:“我送送你们。”

  “不用不用,康教授你歇着吧。”李子安跟着马福全离开了康海川的家。

  出了小区,小区外停着一辆出租车。

  马福全很想上车,却又客气地道:“李先生,要不你先走吧。”

  李子安说道:“你先走吧,你还赶着回去陪阿姨上医院,我不急,我叫一辆网约车也就多等一两分钟而已。”

  “那我就先走了。”马福全拉开车门上了车,然后从副驾驶座上探出手来对李子安挥了挥手。

  李子安的心中莫名其妙的涌起一点奇怪的感觉,可是那感觉一闪而逝,没等他多感觉一下就消失了。

  出租车开走了。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刚才我不应该跟康馨去她的房间,我应该给那个马科长卜一卦,或许会有什么提示,下次见面一定要记着给他卜一卦。”

  几分钟后,一辆网约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李子安也上了车,回到家已经快晚12点了。

  密码没输完,李子安忽然停了下来,看了沐春桃的家门一眼,然后又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过去。

  之前逃了沐老师的土木工程课,他的心里觉得有些亏欠。

  最难消受美人恩。

  沐春桃家的紧闭着,没有缝隙。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人家给你留了门,是你自己关上的,难道你还指望人家再开一次,又给你留着吗?”

  他退了回来,开门回家,关门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放在玄关里的那只白色花瓶,汉克拜恩斯的样子又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他摇了摇头,将那个家伙的影子清理了出去,然后回了屋。

  房间里很安静,也冷冷清清。

  李子安将手机拿了出来,找到康馨给他拷贝下来的音频文件,然后点了重复播放。

  手机里传出了类似狗子吠叫之前的低吼声,随后又是一连串叽里呱啦的说话声,那声音的音质沙哑低沉,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环境音很轻微,李子安接连听了两遍都没有听清楚。

  他从抽屉里取了一根檀香,然后又从窗台上取来一块失去水分的萝卜头,把檀香插上面点燃并放在了地上。

  一缕青烟袅袅升起,檀香的味道也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轰!

  大惰随身炉苏醒的那一刹那间仿佛是打开了什么开关,许多刚才还听不见的声音潮水一般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里。

  风从窗外吹过的声音,从西往南吹。

  江边的马路上有车辆驶过,也许是遇见了红灯,踩了一脚刹车。

  楼下的邻居在看电视,播放的足球比赛,他听到了一句熟悉的台词,留给华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楼上的邻居也没睡,似乎在玩击掌的游戏,啪啪啪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电梯在运行,有人正上楼,几秒钟就停了下来,然后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还有许许多多的刚才听不见的细微的声音,现在都听见了,只因为他点了一根檀香,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李子安将这处环境产生的各种细微的声音忽略掉,专注精神,仔细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

  “霍罗呼噜,爱里的鲁,亚希卡卡……”

  突然,一些隐藏在讲话声里的环境音进入了李子安的耳朵。

  “呜——”

  那是渡轮的汽笛声。

  “先生买花吗,这花好香的,最配你女朋友。”

  这是一个卖花女孩的声音。

  “让一让,别挡道啊。”

  这是一个路人的声音。

  还有脚步声,汽车在马路上行驶的声音,很是嘈杂。

  毫无征兆的,又有一个细微的声音涌进了李子安的耳朵。

  “帅哥,你看看,对你有好处。”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一个大婶的样子也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这声音,不就是那个给他发传*单的大婶说的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