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89章心理游戏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26 2020-11-17 17:24

  奔驰大G走前,两辆卡车紧随其后,三辆车往褐石部落驶去。

  “老板,卡车上的货物没有问题,但是那两个司机有问题。”孟刚说。

  李子安说道:“是手指有长期开枪&的老茧吗?”

  孟刚说道:“那倒不是,那两个司机都带着手套,看不见手指。”

  李子安:“……”

  他觉得他是掌握到了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杀手的窍门,转眼就被打了脸,这就有点尴尬了。

  “那两个卡车司机的身上有杀气。”孟刚说。

  “杀气是怎么看的?”

  “眼神和气质,还有一些细微的动作,比如我走向一个卡车司机的时候,他会下意识的迎上小半步,两只脚不会处在平行的位置上,要一只在前,那是一个防御性的动作。他看我的时候,会先看我的肩,如果我要拔枪或者攻击他的话,我的肩会先动。”孟刚说。

  “你的经验还真是丰富,我又学到点东西了。”李子安说。

  “我觉得对方已经沉不住气了,要动手了,我们得做好准备才行。”孟刚说。

  李子安淡淡地道:“走之前我听到林松在跟马兰士通电话,也说今晚动手,林傲雪约我今晚去桉树桥度假屋交易,现在看来是林傲雪和什么证据当饵,林松和他的人伏击我。”

  孟刚神色凝重:“老板,这样的话今晚你不能去桉树桥跟林傲雪交易,她根本就不会给你什么制服马兰士和道格的证据,那就是一个陷阱。”

  李子安淡然一笑:“我们黑锅公司是专业背黑锅的公司,我们是专业背黑锅的人,自然也是专业行走各类陷阱的人,我是黑锅公司总裁,如果这么一个小小的陷阱我都踏不平,那我还有什么脸面称大&师,还有什么脸面背更大的黑锅?”

  孟刚心中肃然起敬。

  虽然无形之中又被老板装了一个逼,但他心悦诚服。

  “那么,老板你一定已经有计划了吧?”孟刚说。

  “没有,也不需要。”

  孟刚:“……”

  卡车开得慢,五十公里的路开了差不多五十分钟的时间才到。

  孟刚将奔驰大G停在了路边,然后下车招呼两个卡车司机停车。

  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先进了褐石部落。

  一路上有人跟他打招呼,他听不懂,但也挥挥手,微笑以对,还有年轻的部落姑娘看着他笑,他也冲人家点点头。

  没等他穿过部落中间的那块空地,西亚酋长就带着一群人过来了。

  李子安面带笑容的迎了上去,隔着好几步远就打了一个招呼:“哈喽,西亚酋长。”

  西亚酋长走上来,直接给了李子安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又笑着说了一句什么。

  李子安听不懂,他灵机一动,回手指了一下停在路边的卡车,操着蹩脚的英语说道:“我给你们送来了一些礼物,就在那两辆车上……”

  酋长这个单词不知道该怎么说,卸货这个单词也不知道怎么说,但配合着肢体语言,西亚酋长身后一个人好像听懂了,叽叽呱呱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带头往那两辆卡车跑去。

  “阿库扎,油比!”西亚酋长冲李子安竖了一下大拇指,脸上满是笑容。

  李子安点了点头:“牛逼,牛逼,我去找莎尔娜,待会儿见。”

  他也懒得说英语了,直接上汉语。

  西亚酋长居然点了点头,然后又从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并把两根大拇指挨在了一起:“泥日,卡油卡油,油比!”

  李子安又点了点头:“牛逼,牛逼。”

  西亚酋长拍了拍李子安的肩膀,也往那两辆卡车走去。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一个人往莎尔娜的家的方向走去。

  西亚酋长对他竖两根大拇指是什么意思,说的那些黑多油比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他是一头雾水。

  莎尔娜的家很快就到了,房门紧闭,也不知道屋里有没有人。不过李子安看到了莎尔娜骑过的那匹大黑马,就系在茅屋旁边的一根木桩上,旁边还有一只水槽,那马儿正低头喝水。

  马在,人肯定是回来了。

  李子安来到了房门前,伸手敲了敲木板门。

  门后传来了有人问话的声音,那是莎尔娜的声音,但说的是土语,听不懂。

  不过猜也能猜到,她大概是在问是谁在敲门。

  “是我。”李子安说。

  门后没声音了。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莎尔娜小姐,我们聊聊吧,你真的是误会了。”

  门后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木板门打开了,但只看见一对雄伟坚挺的明珠塔,还有一双大长腿,根本就看不见莎尔娜的头。

  这门实在是太矮了。

  莎尔娜没有让开门的意思,李子安也不管合适不合适,猫着腰就往门里钻。

  莎尔娜让开了。

  她不得不让,她要是不让开的话,李子安的头就撞她的塔上了。

  人在塔在,这塔肯定是要守好的。

  李子安进了屋,一眼就看见了莎尔娜那张不待见的脸庞,然后他的视线又往莎尔娜的床看去。

  上次来的时候他看见她的床上有好几十本书,摞得很整齐,现在却乱糟糟的。

  他还看见了那条有破洞的三角形的裤子,然后便尴尬的收回了视线。

  “你来干什么?”莎尔娜问。

  李子安说道:“你怀疑我在骗你对吗?”

  “难道不是吗?但我介意的其实是……”莎尔娜没有说出来。

  “其实是什么?”

  “你真要我说出来吗?”莎尔娜反问。

  李子安笑了笑:“我来这里就是想要跟你好好聊聊,消除误会,你不说出来,我怎么跟你解释?”

  莎尔娜沉默了一下才说出来:“我看见你手上戴了婚戒,你已经结婚了对不对?”

  “对,我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李子安坦然相告。

  “可是你馋我的身子,对不对?”

  李子安:“……”

  他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以为接下来会是一次敞开心灵的对话,却没想到她给他来了一个急转弯,把他摔得鼻青脸肿。

  莎尔娜哂笑了一声:“呵呵,我就知道,我早就料到你会有这样的反应。”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不是,我说你怎么能这样想?”

  “昨天晚上,我们俩跳舞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难道我心里没数吗?”莎尔娜直盯盯的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如果你连这都不敢承认,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又怎么跟你交谈下去?”

  这匹野马还真是烈啊,不好驯服。

  可是,她好歹也是牛津硕士,不会这么不讲道理吧?

  那样的沙沙舞,他又不是太监,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她的反应和她的人设有点不匹配哦。

  这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将她之前在办公室里的种种反应回放了一下,心中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的脸上又有了笑容。

  莎尔娜皱了一下眉头:“你在笑什么?”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很擅长左右人的心理啊,我差点就被你绕进去了。”

  莎尔娜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但转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心理活动。

  不过也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那就是刚刚她还非常主动,甚至还有点咄咄逼人,可是现在却安静了。

  李子安接着说道:“是的,昨天晚上我跟你跳舞,部落里的青年推着你和我跳沙沙舞,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又是这么性感迷人,我要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岂不是成了太监了,而且你当时也没有流露出反感的情绪,不是吗?”

  莎尔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子安。

  “如果你真的介意,昨天晚上你就会表现出来,但最后其实还是我跳出了人群。可是今天我给你卜了一卦之后,你却突然说我想骗你做我的情人,现在又说我馋你的身子,你不觉得矛盾吗?”

  莎尔娜还是沉默着。

  李子恩又说道:“我完全相信你应该看得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没有那样的心思,你却非要拿它来当借口,你的目的其实就是想以粗暴的方式摧毁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从此不相往来,然后回来找你父亲留给你的那本书,对不对?”

  莎尔娜忽然拍了几下手掌,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多了几声清脆的啪啪声。

  “在我看来,你之前压根就没有想到什么书,是我卜的那一卦突然提醒了你,你应该是想起了什么,不然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那样的决定,然后回家找那本书,我说的对不对?”

  “你学过心理学?”莎尔娜终于说话了。

  李子安淡然一笑:“心理学在我这里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我是大&师,我医、卜、星、相,样样精通。你说没人能治好银屑病,我治好了。你自己都不记得,你父亲给你留下了一本什么书,我给你卜一卦,我就知道了,你说的心理学能做到吗?”

  “你没有学过谦虚这个词吗?”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不,我刚刚跟你说这些,我其实还刻意低调了。我都没有跟你说我武功盖世,我还身有绝学。”

  莎尔娜:“……”

  她对李子安是越来越了解了,哪里需要三分颜色啊,他只需要一丝颜色就能开染坊。

  李子安缓缓地抬起了右手,然后又缓缓地拿捏起了手枪&指。

  莎尔娜愣愣的看着李子安的伸到她面前的手枪&指,却完全看不懂李子安想干什么,她的脑子里也多了一团雾水。

  却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的手枪&指突然颤动了起来,那频率之快完全不亚于震动棒。食指和中指的指关节不断碰撞,发出绵绵不绝的“沙沙”声,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要不要试试?”李子安说。

  莎尔娜顿时愣了一下,继而脸红,然后轻轻啐了一口:“呸!”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