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4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51 2020-11-17 17:24

  在康同学的视线里,帅逼大叔正在抚摸她的小肚子,他的动作很温柔,他的手掌也热热的。她的肚子很疼,可是帅逼大叔的手掌摸到哪里,那里就不怎么疼了。

  “大叔,你……”康馨欲言又止,她还没有发现她老爹的情况。

  李子安说道:“你受伤了,我在给你疗伤。”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康馨很郁闷的样子,她已经回忆起来了,她被她老爹打了一拳。

  李子安没回话,这话也不好回,他专注的运行真气为她疗伤。

  康馨偏了一下头,一眼就看见了户外手电余光里的康海川,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子安知道她在看什么,说了一句:“不用担心你爸,我给他用了一点药,他只是昏睡过去了。”

  他不好意思说我把你爸痛打了一顿,然后还下毒把你爸毒晕了。

  “我爸他为什么打我,他怎么了?”康馨的心情很复杂,也很担忧。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先给你治伤,然后再去看看你爸的情况,你也不要担心,不管是什么困难,我都和你一起面对。”李子安安慰她。

  “大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康馨微微仰着头看着李子安,那眼神热热的。

  李子安闭上了嘴巴。

  之前他有了一个英雄不能随便救美的觉悟,可他显然没有记在心里,遇上事又给忘了。

  腹腔里的瘀血散得差不多了,李子安把手缩了回去。

  康馨用手撑着地想要爬起来,结果她一动就牵扯到耻骨上的裂痕,疼得哎哟叫了一声,跟着又躺了下去。

  李子安提醒道:“我只是帮你驱散里腹腔里的瘀血,你的耻骨受伤了,还没治。”

  “你说哪伤啦?”

  “耻骨。”李子安说。

  康馨一声悲叹:“我的天啊……”

  李子安也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伤治还是不治?

  “治吧,我无所谓了。”康馨说,脸上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治啊?”李子安却犹豫了,还想确定一下。

  “你治了后面,留着前面不治,有意思吗?”康馨反问。

  李子安欲说无言。

  “或许这是我的命,我现在怀疑我还会受伤,下次受伤的地方会是胸部,然后还得你来治。”康馨说。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李子安好奇的问了一句。

  康馨翻了一个白眼:“上下前后,我得给你弄齐全嘛,好比是下馆子吃饭,只点素菜肯定不行,我怎么也得给你上点荤菜是不是?”

  李子安:“……”

  他怎么也没想到康同学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治吧治吧,早晚也得给人看,先便宜你了。”康馨故作洒脱的样子,可脸却红了。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开放吗?

  李子安没读过大学,也不知道。

  他起身离开。

  “大叔,你去哪?”康馨又紧张了。

  李子安说道:“我把工具箱拿过来。”

  医者父母心,他不能看着她受痛,那伤得治。

  李子安将合金工具箱拿了过来,打开并从里面取出了一块金疮膏,还有医用纱布和胶带。他重新回到了康馨的身边,蹲下,将手伸向了那条户外防风裤。

  康馨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到了耳根。

  李子安心中尴尬:“你不要多想,也不要觉得难为情,我是医生,你是病人……”

  康馨睁开了眼睛,打断了李子安的话:“大叔,你非要念一念才好受一些吗?你不好意思脱,我自己来脱。”

  她真的就伸过了手去。

  李子安慌忙抓住了她的手:“不用脱,你自己往那个地方上点药,然后垫上医用纱布,用胶带包扎一下就行了。”

  康馨讶然道:“你刚才不是说病不避医吗?”

  李子安说道:“我忽然觉得还是你自己来好一点,我把药留给你,我去看看你爸。”

  他把金创膏和医用纱布还有胶带放在了康馨的小腹上,然后起身往康海川走去。

  刚才,他差点就伸手去脱康馨的裤子了,可他忽然意识到,如果他那样做了的话,康馨就更不可能跟他做兄妹了,没准这辈子就认定他了,那个时候他又该怎么办?

  “大叔,你回来,我不是那个意思。”康馨说。

  李子安没有回去,只是说了一句:“你可以的,只是抹一点药,包扎一下,很简单的。”

  康馨翘起了嘴角,却又笑了。

  这不就是他喜欢的大叔吗?

  生了一张祸水的脸庞,却又有一颗热忱且质朴的心。

  她知道他是在保护她,不想伤害她。

  “你的心里装着你的妻子和孩子,可我呢,我不介意你伤害我呀。”康馨呢喃细语,眼眸中多了一丝伤感。

  李子安来到了康海川身边,他将康海川脚上的鞋带解了下来,一只携带捆住了康海穿的双脚,一只携带捆住了康海川的双手。

  虽然康海川有可能能震断鞋带,但捆着总比没捆着好,毕竟要震断鞋带也需要时间。

  捆好康海川之后,李子安将右手放在了康海川的额头上,一丝真气注入进了康海川的大脑之中。

  大惰摸骨术诊断。

  康海川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活动,他的脑海就连一个波浪都没有。

  李子安的手往下捏,脸颊、脖子、肩膀、手臂、胸膛、小腹、双腿,能捏的地方他都捏了一边,他这样做等于是给康海川做了一次方士版的核磁共振。

  捏完了康海川全身的骨,李子安得到了一个结论。

  康海川的骨头不正常,他的骨头之中也蕴藏着一种神秘的能量。

  李子安不知道那是什么能量,但毫无疑问,那神秘的能量就是将康海川迷失自我,且变成了武林高手的罪魁祸首。

  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是康馨发出的声音。

  有那么一刹那,李子安的脑子自主构建相关的画面,可是还没构建完成就被他摁了下去。

  李子安看着康海川,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

  大惰摸骨术能诊断出康海川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可是灵魂上的问题却诊断不出来,也没有办法解决。

  也就是这一看,李子安的视线落在康海川的腿上移不开了。

  康海川的腿上也穿着一条户外防风裤,之前很合身,可是现在却显得有些短了。

  李子安跟着又去看了康海川的袖子,他的袖子也显得短了,不是那么合身。其实不是康海川的裤子和衣服变短了,而是他长高了!

  那具骸骨一米九左右的身高,如果它融进了康海川的身体,康海川的身高肯定会增长。康海川原来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七的样子,不说把他增高到一米九,增高到一米八是很有可能的。

  现在看来,之前那个猜测是成立的,那具骸骨不是被封杀卷到了别的地方,也不是被黄沙埋了,而是跑到了康海川的身体之中去了。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我虽然尿出了那具骸骨,可是第一个接触骸骨的却是康海川,如果那具骸骨之中有什么邪灵之类的东西,恐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钻进康海川的身体里的。可如果是我第一个接触那具骸骨,我大概不会有事,那骸骨之中的什么东西肯定干不过大惰随身炉的炉灵。”

  “大叔,我好了。”康馨的声音传来。

  李子安回头看了一眼,康馨已经把裤子穿上了。

  “我想看看我爸,可我爬不起来,你能抱我过去吗?”康馨说。

  李子安起身走了过去,将放在她小腹上的剩下的金创膏和医用纱布什么的收走装箱,然后将她抱了起来,来到了康海川的身边。

  “我爸不会有事吧?”康馨担忧地道,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怀疑那具骸骨跑到你爸的身体里面去了。”

  康馨看了李子安一眼:“我不相信,那具骸骨怎么可能跑到我爸的身体里面去?”

  “我说的是真的。”李子安说。

  康馨瘪了一下嘴角:“你试着放个大东西在我的身体里试试。”

  李子安:“?”

  康馨也意识到她的话出了什么问题,脸蛋一下子就红了,跟着更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一具骸骨怎么可能跑进我爸的身体里,一点都不科学嘛。”

  李子安说道:“你看你爸的裤子和袖子是不是短了?”

  康馨移目去看,这一看顿时就惊愣当场。

  康海川的裤管遮不了脚踝,甚至还露出了一小截脚杆,衣服的袖子也是一样的情况,遮不了手腕,甚至还露出了一小截小臂。无论是裤子还是衣服,整体也明显变小了,看上去一点都不合体,很别扭。

  李子安仔细看了看康海川的眼角,又说了一句:“你再看你爸的眼角。”

  康馨的视线跟着又移了过去,一看之下又惊呆了。

  康海川的眼角本来有很多鱼尾纹,现在就剩一两条了,皮肤看上去也比从前光滑了一些,也要白一些。

  “我爸他……他怎么啦?”康馨被吓到了,六神无主了。

  李子安说道:“先不要着急,你爸晕倒之前恢复了神志,他认出了我,就是不知道他醒来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那你快唤醒他呀,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情况,我就只剩他这一个亲人了,我求求你了大叔,你是大%师,你一定要救救他。”康馨快哭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你能站吗?”

  “我试试。”康馨说。

  李子安走开几步将康馨放了下来,康馨站稳之后他又回到了康海川的身边,也就这么一点时间里,他的心中有了更深的理解,还有了一个想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