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17章老太君的遗产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672 2020-11-17 17:24

   李子安真的很想给这些人,一人一大耳刮子抽过去。

  可是,这种事情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那样做只能消消心头的火气,根本就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他抓着林胜男的手,继续用真气给她续命。

  这是他唯一能为林胜男做的了。

  几秒钟后,林胜男睁开了眼睛,一脸怒容:“我都要死了,你们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吗?谁再吵,谁就给我滚出去!”

  闹哄哄的声音转眼就消失了。

  林胜男说道:“美琳,遗嘱在我外套的内兜里,你帮我拿出来,读他们听。”

  余美琳应了一声,伸手进林胜男的外套里,掏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A4纸,然后展开。

  不等她读出来,她身边就围来好几个人,一双双眼睛也都聚集在了那张A4纸上。

  李子安也移目去看,却只看到了余家明的后脑勺。

  这时余美琳念了出来:“我死之后,我所持有的大江集团的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百分之五给李子安……

  刚刚念到这里,余泰鸿就说道:“我不同意!”

  林胜男怒道:“你给我滚出去!”

  曾敏挡在了余泰鸿身前,不让林胜男看见余泰鸿。

  余泰鸿并没有出去。

  余太安其实也想反对的,可是看见余太鸿说了一句都被骂了,他也就不吭声了。

  余美琳接着念了下去:“余家明继承剩下的大江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权。”

  余家明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笑容,但一秒钟之后就把笑容藏了起来,假惺惺地道:“奶奶,我不要你的遗产,我要你好好的活着。”

  说话的时候他还抹了一下眼角,真的有泪。

  林胜男有气无力地道:“行了,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很高兴,高兴就要笑出来,你哭丧着一张脸给我看,有必要吗?”

  余家明顿时愣在了当场,脸上的表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妈!”余泰山努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什么都不给我,我是不是你生的啊?”

  林胜男没有搭理他。

  余太安的情绪也失控了,怒气冲冲地道:“妈,你给子安百分之五也是应该,他毕竟照顾了你好几年,可你为什么把剩下的百分之十五全给家明,家豪也是你的孙子,你就一点都不留给他吗?”

  高胜美也着急了:“妈,你这样太偏心了,家兴也是你的孙子,你却一点也不给他,你这样分,三家人都有仇了,这个家还怎么维持下去!”

  急救室里闹哄哄的,余美琳念不下去了。

  狗急跳墙的是老大老二家,老三家的人都不出声了,一个个表面上都很恭顺安静的样子,可心里都偷着乐。

  林胜男把大江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权给了余家明,老三家的股权在三家人中就是最多的了,董事长的位置肯定得让余泰鸿来做,他把余家明带出来,然后就是余家明接班,这样一来大江集团等于就是老三家做主了。

  老大和老二家争得厉害,什么手段都用上了,但最终捡便宜的却是老三家。

  李子安其实也对这样的分法感到奇怪,老太君给他留百分之五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他鞍前马后的照顾老太君这么多年。可是,老太君把那百分之十五全给了余家明,这就有点理解不了了。按说,如果只给孙子的话,余家豪和余家兴也应该分百分之五,可照这种分法,这两个孙子却一分钱都没有,这的确不公平,难怪老大老二家如此着急和愤怒。

  旁边,汉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他的视线始终都在李子安的身上。

  余诗曼的心里甚至都有点吃醋了。

  “够了!”林胜男吼了一声,后继乏力,她咳嗽了起来。

  余美琳伸手去拍林胜男的胸口,帮她顺气。

  可是这一次老大老二家的人并没有听林胜男招呼,依旧吵个不停。

  林胜男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道:“美琳,你接着念吧。”

  就这一急一气,她的心跳顿时紊乱了,时而快,时而慢,快的时候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慢的时候就连李子安的真气也催不起来。

  李子安的心里明白,老太君的时间不多了。

  余美琳忍着心里的悲痛,接着念了下去:“蜀地老宅给长子泰山。”

  “我不稀罕!”余泰山心中愤恨,还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

  那破寨子他几十年都没去看一眼了,他还真不稀罕。

  余美琳没管他,继续念:“我的首饰和存款给次子泰安。”

  “谁稀罕谁要,我不稀罕!”余太安也好气。

  余美琳接着念道:“此遗嘱已经经公证处公证,我死之后即生效。”

  两颗眼泪又从她的眼眶之中流了出来。

  “子安,放手吧,我知道你是在帮我,但是我想走了。”林胜男说。

  李子安的眼角也滚出了两颗眼泪,他的声音也有点哽咽了:“奶奶,走好。”

  林胜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我就知道,还是你最乖。”

  李子安松开了林胜男的手腕。

  林胜男的脸色转眼就苍白了,她颤巍巍的抓住了余美琳的手:“美琳啊,我本来是想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全留给你的,因为那是余家欠你母亲的……可是,我要是这样做的话,你爷爷不会原谅我,因为那样的话,这大江集团就散了,我给子安百分之五,他疼你,他的就是你的,也等于是给了你。子安照顾我这些年任劳任怨,也受了不少委屈,我欠他的,所以就算老头子不高兴,我也要给子安百分之五,不然我做人就太失败了……”

  余美琳哽咽地道:“奶奶你别说了,我懂,你给谁我都没意见。”

  “那我就放心了。”林胜男松开了余美琳的手,移目看着余泰山。

  余泰山一张脸阴沉得快要拧出水来了。

  他以为最大的赢家会是李子安和余美琳,所以一来就威胁余美琳,所以他这边是有信心成为最大赢家的,因为不管是给他这个长子也好,还是给余美琳、李子安也好,他都能控制,毕竟余美琳是他的女儿,不管他认不认,李子安也是他事实上的女婿。却没想到,最大的赢家是老三家,真的是日了狗了!

  这样一个情况,让他怎么不气?

  不只他和高胜美气得不行,余泰安和葛春兰也气得脸色铁青,如果不是余美琳念出那份遗嘱已经在公证处公证过了,两口子恐怕都扑上去撕遗嘱了。

  公证处都公证过了,公证处也就留了档案,撕了也没用。

  林胜男缓了一口气才开说话,她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泰山,我不给你是有原因的……”

  “哼!你心里不把我当你的儿子,我也没你这个妈!”余泰山动了肝火了。

  “就你这智商……这脾气……给你,让你完全控制大江集团,用不了你传给你的宝贝儿子家兴……大江集团就完蛋了……咳咳……”

  “哼!”余泰山冷哼了一声。

  林胜男又移目看着余泰安:“泰安,你也不……比你哥强多少,家豪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为了陷害子安把自己都弄进监狱去了……他也不适合掌控大江集团……”

  “你别说了,我也没你这个妈!”余泰安也撕下面具了,懒得再装孝子了。

  林胜男又将视线移到了余家明的身上:“家明,我把……那百分之十五给你……是、是因为你学历高,人聪明,能把大江集团搞好,这是你爷爷的心愿……”

  余家明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哭道:“奶奶,我一定会穷尽一生的心血将大江集团发展壮大,绝不辜负奶奶和爷爷的期望!”

  这次是真感情了。

  林胜男叹了一口气:“我就是不想看见你们再争了,所以……”

  她的话到这里就没了,喉咙里传出了一个“咯”的声音。

  那是断气的声音。

  林胜男走了。

  李子安跪了下去,对着林胜男的遗体磕了三个头。

  “奶奶!”余美琳一声哭嚎,扑在了林胜男的身上,使劲的摇晃着林胜男的遗体,想把她唤醒。

  李子安说道:“美琳,奶奶走了,给奶奶磕三个头吧。”

  余美琳也跪了下去,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咚咚咚就磕了三个头。

  余家明也磕了三个头,但额头都没碰到地面,只是假惺惺的做了三个磕头的姿势。

  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他也懒得再演戏了。

  李子安站了起来,将白色的被子拉起来,盖在了林胜男的头上,然后将余美琳也搀扶了起来。

  余美琳扑到李子安的怀里,哭得伤伤心心。

  李子安搂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也没有说什么话安慰她。生离死别,人之大苦,没什么话能安慰,让她哭出来反而会好一些。

  汉克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恨意。

  他心目中的初恋,他的女神在李子安的怀里哭泣,他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余诗曼忽然凑到了汉克的怀里,将头埋在汉克的肩膀上嘤嘤的哭了起来,虽然没有眼泪,但那哭声却是很伤心的。

  汉克很温柔地道:“诗曼,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余诗曼轻轻应了一声,眼角的余光却在姐夫的身上。

  这抱着的两对,好复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