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04章女帝的反抗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06 2020-11-17 17:24

  时间已经接近了饭点,宴会厅里的宾客更多了,其实杜家没请那么多人,很多人都是闻讯赶来凑个闹的。杜家对这种况也早有预料和安排,所以席座准备得很充分。

  余泰山也算是魔都地面上有一定名望和实力的人,他的座位当然不会随大众,在宴会厅里最里面的几张餐桌之一。

  宴会厅的正墙下安放了一只餐桌,独独一张,但即便是余泰山也没有资格坐那里。能在那张餐桌坐的人,那都是商界的真正大佬。

  “大伯,我听说马化云今天要来,好多人其实都是冲着他来的。”余家豪跟余泰安同桌,也许是闲得无聊,找了个话题来跟余泰山说话。

  余泰山语气淡淡:“来了又怎么样?我们搞实业的跟他们搞互联网的就不是一路人,我觉得你更应该去认识杜会长,人家可是十代浙商,搞的也是实业,跟我们也有生意上的往来。”

  余家豪不以为然地道:“大伯,时代变了,要与时俱进。”

  余泰山轻哼了一声:“时代不管怎么变,人都要穿衣吃饭,网络里的那些东西,能吃能穿吗?”

  余家豪抬了一下眼,看了一眼天花板。

  这天没法聊。

  代沟也是最难跨过去的沟。

  就在这时余美琳走了过来,开门见山地道:“爸,你找我什么事?”

  余泰山却看了余家豪一眼:“家豪,我想跟美琳单独聊聊。”

  余家豪的眉宇间顿时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神色,但也没说什么,起就走。

  余美琳也没坐,就站在余泰山旁边,等着余泰山说话。

  余泰山目送余家豪走远了,这才开口说道:“我知道,当年你是为了董事长的位置才跟那小子结的婚,现在你已经退下去了,自己搞自己的公司,没必要再和那小子在一起了,你跟他离了吧。”

  “为什么?”余美琳的反应淡淡,似乎预料到了余泰山要说这话一样。

  余泰山没好气地道:“我们余家好歹也算是名门,你是我余泰山的女儿,你嫁一个农民小子,你让我脸上无光,我让你跟他离婚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余美琳不卑不亢地道:“现在又不是旧社会,婚姻大事要由父母做主,我有权选择我的婚姻,我不想跟他离婚,这事你以后也不用再提了,提了也没用。”

  余泰山腾一下站了起来,右臂有一个明显要抬起来的动作。这是想抽余美琳一耳光的动作,但他的右臂终究没有抬起来。

  这里宾客如云,都是体面人,还有一些媒体的记者,终究不是教训女儿的地方。

  余美琳只是平静的站在余泰山的面前,她其实看见的余泰山的那一下准备抬手抽她的动作,但她不想躲闪。那平静的样子似乎是在对余泰山说,你想打就打吧,我也不在乎。

  余泰山坐了下去,冷声说道:“前几天我打电话让那小子把小美和你带回来,我想看看小美和我妈,可那小子不但不带人回来,还忽悠我。”

  “所以,你让我跟他离婚?”余美琳反问。

  余泰山的眼神里顿时多了一丝怒意:“混账,你这是在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

  高胜美回来了,她的手上还有残留了一点水渍,大概是去了一趟洗手间,错过了刚才的戏,但刚好赶上了余泰山斥责余美琳,她的嘴角很流畅的浮出了一丝笑意。

  余美琳沉默了。

  “我把你叫来,就一件事,把你送回来。”余泰山也懒得兜圈子了,开门见山地道。

  余美琳还是没吭声。

  余泰山冷冷的看着余美琳:“我妈一把年纪了,我这个做儿子的应不应该尽孝?你和那小子在外面过子,你整天在公司里,他一个男青年伺候我妈,合适吗?我要给我妈请最好的护工,如果有需要,我还会给她请最好的私人医生,她也应该回到我的边来。”

  余美琳还是保持着沉默。

  高胜美皱起了眉头,不悦地道:“美琳,你爸跟你说话,你不搭不理是个什么意思?”

  余美琳这才开口说话:“你是我爸,也是你母亲,她愿住哪都行,她愿意谁照顾她也都行,我一个做女儿、孙女的,我有什么资格说话?不过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得去跟说,让她跟你回去。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做孙女的,强行把她老人家塞车里,然后扔你们家就走吧,那我成什么人了?”

  “你……”余泰山气得不轻。

  可是,余美琳这话占着理,即便是他这个当父亲的也不好反驳。

  “余美琳,你怎么跟你爸说话的?”高胜美有点控制不住绪了。

  余美琳移目看了高胜美一眼,声音冷冷的:“我怎么跟我爸说话,跟你没关系。”

  高胜美没有余泰山那样的顾忌和控制能力,余美琳这句话就像是点了一只炮仗,还一点就着了,她迈前一步,挥手就往余美琳的脸上抽去。

  余美琳伸手抓住了高胜美的手腕,然后使劲的推开,高胜美的脚上穿的是高跟鞋,脚下的平衡差,被这一推,体失去平衡,趔趄退后,差点摔倒在地上。

  余泰山惊呆了,不敢相信一向逆来顺受的余美琳居然敢还手!

  “你个小人!”高胜美哪里吃得下这样的亏,骂了一句,还要上前。

  余泰山呵斥道:“够了!”

  高胜美可以不要脸面,可他必须要。自己的老婆跟前妻的女儿在这里打起来,他大概会上娱乐版的头条,成为商界里的经典笑话。

  高胜美这才停步,却还恨恨的瞪着余美琳。

  余泰山冷声说道:“美琳,你翅膀硬了,不认我这个父亲是不是?”

  余美琳淡淡地道:“是你不把我当你女儿,但你始终是我的父亲,这是改变不了的,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她移目看着高胜美,声音转冷,“可是这个女人不是我妈,她想打我,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配不配。”

  高胜美都快被气得原地爆炸了。

  “这么说,你是不肯把你送回来了?”余泰山其实也处在爆炸的边沿,控制得很辛苦。

  余美琳淡淡地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要回去,你得自己去跟她说,你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就算我按照你的意思跟她说了,也只会被她骂一顿。你知道我住哪,你随时可以去跟她说。”

  余泰山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岂会不知道林胜男的脾气,他要是去跟林胜男说跟他回去的话,林胜男恐怕不只是会臭骂他一顿,恐怕还会给他两耳光。这事需要一个人来当恶人,不孝子,这当然不能由他来,所以他就想让余美琳或者李子安来当这个恶人和不孝子,强行把林胜男送到他家来。这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偏偏余美琳和李子安不干,你说气人不气人?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修长的影出现在宴会厅里,余美琳看见那道熟悉的影,嘴角不露出了一丝笑意,还特意举了一下手提醒她的位置。

  那白色的修长的影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老公李子安,那帅气的外表,那修长匀称的材,走在人群中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白鹤从一个鸡群中穿过。

  有一种帅叫独孤求败。

  李子安瞧见了余美琳,快步走来,就这一段路,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瞅了他的脸和股。

  余泰山和高胜美两口子看见李子安就气不打一处来,招呼什么的就不用想了,当爹的没站起来抓椅子往头上砸就算克制了,当妈的没一巴掌抡过去也算是客气了。

  当女婿当得这么招人恨的,也没谁了。

  余泰山和高胜美没招呼,李子安也懒得去招呼余泰山和高胜美,开口就招骂,他又不傻,何必拿帅脸贴冷股?

  “在聊什么?”李子安问了一句。

  “回家再说,你那边怎么样?”余美琳不想现在聊刚才的不愉快的事。

  李子安笑了一下:“搞定了,我们也找个位置坐吧。”

  “嗯。”余美琳点了一下头。

  却就在两口子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家豪和几个人走了过来。

  “姐夫,找不到位置坐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坐吧,虽然有资格在这里坐的都是一些有份有地位的人,但都是熟人,看在我姐的面上,你坐也没关系,不会有人说什么。”余家豪的脸上带着笑容,好真诚好和善的样子。

  难得找到一个可以羞辱李子安,却又不担心被他打的机会,他岂能错过。

  那个谢建飞在一旁冷笑。

  他就喜欢看见余美琳生气,却又拿余家豪没办法的样子。

  谁让你嫁个吃软饭的男人,你嫁给我多好啊!

  你嫁给我,你现在就不至于这么难堪了,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配你的男人啊!

  李子安这边还没说什么,余泰山就冷哼了一声:“坐什么坐,他坐这里,我这脸往哪放?”

  “大伯,他终究是你女婿,虽然是吃软饭的,但终究是你女婿嘛,我看我姐还蛮喜欢他的,你就给他次机会,让我们一家人坐一桌吧,我也想跟姐夫聊聊,想他请教一点讨好女人的本事。”余家豪很真诚的求着。

  不亏是余家的影帝,浑都是戏。

  李子安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安静的看戏,这是对一个演员的尊重。

  宴会厅门口突然起了一片动,有人鼓掌,有人欢呼,还有人惊呼出声。

  “马化云马总来了!”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