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71章塑料夫妻撕逼战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25 2020-11-17 17:24

   “你说夫妻之间就应该坦诚相待,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明明跟她在一起,却骗我说是网约车?”余美琳抓着了辫子,当然不会松手。

  李子安淡然一笑:“喔,我想起来了,跟你通电话的时候,我坐的那辆车正好在等红灯,旁边就有一辆跑车,我不知道是法拉利还是什么牌子的,起步的时候引擎声的确很吵人,估计是小年轻装逼。你就因为听到了引擎声,你就怀疑我跟沐春桃在一起,你未免也太武断了吧?”

  余美琳以为自己揪住了李子安的小辫子,等着看他尴尬、紧张、惭愧,然后认错,可等到的却是这样一个解释,偏偏她还打不出反击。

  是啊,魔都这地方还缺法拉利吗?

  一辆网约车等红灯的时候旁边停了一辆法拉利,这不很正常吗?

  “你还怀疑什么,你说出来,我一一帮你解答。”李子安的心里居然有点意气风发的感觉。

  余美琳瞪着李子安:“你非要跟沐春桃一起开工作室是吧?”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嗯,是。”

  “行,那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余美琳起身,气冲冲的离开。

  李子安顿时有点有力无处使的感觉,他这边挽起袖子准备大战一场,却没想到余美琳对他射了一箭转身就跑,他就没见过这么怂的。

  余美琳气上了楼。

  旁边刚好停了一辆法拉利?

  她不相信这样的鬼话。

  刚才,她没把事情说破,那是给李子安留面子,留余地,可她没想到李子安却又用另一个谎话来骗她。她这次回来其实有三个目的,最后一个目的就是让李子安结束他的工作室跟她去公司上班,可李子安死活不肯,还处处维护着沐春桃。他说她和沐春桃没什么,谁信?

  这段时间她对李子安的看法变了,也积累了一些好感,可现在都没了。

  李子安看着余美琳上了楼,然后也起身往楼梯口走去。

  你射了一箭就想跑?

  你往哪里跑?

  上楼,李子安放轻脚步来到了主卧门前。

  门是关着的。

  李子安伸手敲了敲门。

  好几秒钟之后门后才传出余美琳的声音,带着一点紧张与警惕:“是奶奶吗?”

  “是我。”李子安说。

  “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聊。”余美琳没好气地道。

  李子安又敲了两下门。

  “你究竟想干什么?”余美琳怒了。

  李子安第三次抬手敲门。

  门开了,余美琳一手抓着门,身体挡着门开,怒视着李子安:“你告诉我,你究竟想干什么?”

  李子安一点也不急躁,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我们是两口子,这房间也等于是我的房间,以前我们分居两地就不说了,可我们都住在一起了,你还是不让我进这个房间,这房间里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

  “你、你在胡说什么?”余美琳的语气明显变了。

  李子安直盯盯的看着余美琳:“你让我出山,我就出山。你让我去云地帮忙,我就去云地帮忙。你让我照顾奶奶,我就照顾得好好的。这些年你让我办的事,我都办得妥妥的,怎么,我就这一个要求,你都满足不了?”

  余美琳避开了李子安的眼神,语气莫名奇妙的软了:“你、你实话说,你今天究竟想干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

  你放心,你虽然不愿意跟我同房,但你大可以放心,虽然我对那种事情很好奇,但还不至于强行跟你发/生/关/系,我就进去看看就走。”

  “那我要是不让你进去看,你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

  说不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威胁。

  扯豁就扯豁。

  他是为了李小美才努力维持着这段塑料夫妻的关系,可这世上的事并不是努力了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实在不行,那也只能面对现实。

  余美琳犹豫了一下,退了一步,让开了门。

  李子安走了进去。

  余美琳没关门,还站门口:“看吧,看看就走。”

  李子安左看右看,笑着说道:“双人床,一个枕头,你一个人睡这么宽,想打滚就打滚,一定很舒服吧?”

  余美琳皱起了柳眉:“你究竟想说什么?”

  李子安往梳妆台走去。

  余美琳莫名紧张了起来:“你看也看了,该撒的野也撒了,我不想跟你吵架,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李子安在梳妆台前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余美琳,笑着说道:“我今天这么跟你闹,你却还关心我,你真好。”

  “我真不想跟你吵架,你回屋休息吧。”余美琳催促道。

  李子安回头过去,一把拉开了梳妆台中间的抽屉,然后把那本相册拿了出来。

  余美琳的脸色顿时变了,失了血色。

  李子安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从夹层中抽出了那张照片,然后放在了梳妆台上,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余美琳。

  余美琳伸手关上了门,情绪突然爆炸:“你进过我的房间?你怎么可以这样!”

  李子安说道:“这也算是我的房间,哪条法律规定老公不能进老婆的房间?”

  余美琳快速走到梳妆台前,抓住那张照片,两把就撕碎扔进了梳妆台旁边的纸篓里,然后愤怒地道:“这下你满意了吗?”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满意什么?”

  余美琳咬住了樱唇,眸子里也泛起了一点水花。

  这四年,她容易吗?

  夫妻本该同心协力,可今晚的李子安却魔怔了,也来伤害她。

  李子安有点心软了,可该说的话却还是要说:“你觉得我是在逼你,甚至是在欺负你,对不对?”

  “难道不是吗?我是留着他的照片,可我嫁的是你!”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捋一捋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这些事。”

  “你说。”

  李子安说道:“当年你是因为你们家族的规矩,还有大江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才跟我结的婚,对不对?”

  “我承认,可你就没有目的吗?你是因为你母亲的病需要救治才跟我结的婚!”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这个我承认,可结婚之后我是想好好跟你过日子的,你却瞒了我四年,女儿三岁了才带来跟我相见。”

  “我给你生了女儿,还独自抚养到三岁,你还想怎么样!”余美琳的心里有怨气,有委屈。

  夫妻之间吵架,其实就是翻旧账。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不是谁声音大谁就有道理,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

  “那你偷偷进我的房间,翻我的东西,你就有道理吗?”

  李子安说道:“这事的确是我不对,可如果不是你的原因,我怎么会这样做?”

  余美琳怒极反笑:“呵,你偷偷进我的房间翻我的东西,这还成了我的原因,你还真是讲理!”

  李子安却是一点都不着急,淡淡地道:“你是生了小美,你也将她抚养到了三岁,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可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也想过正常男人的生活,你让我理解你,记住你的付出,可你有没有想过我那四年是怎么过的?”

  余美琳冷哼了一声,讽刺道:“原来你是为了那个,你不觉得脏吗?”

  李子安笑了:“脏?原来你是这么看的,行,那我也没必要跟你讲什么道理了,我就直说了吧。在云地,我以为你会跟我做真正的夫妻,可你说你还没有准备好。我觉得这事不对劲,回来之后我给自己卜了一卦,你猜那卦辞怎么说?”

  余美琳默不吭声。

  李子安接着说道:“那卦辞说你心里有一个人,我需要等到你剪断前情才能跟你做真正的夫妻。你一直不让我进你的房间,我猜你的房间里一定藏着什么秘密。随后我又卜了一卦,找到了你藏在花瓶里的钥匙,开门进了你的房间,找到了这个你心里藏着的人。”

  余美琳有点懵逼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李子安是因为卜卦知道了她心中藏着别的人,更离谱的是他居然还通过卜卦找到了她藏着的钥匙!

  摊上这样的神算子老公,什么事情能瞒他?

  李子安说道:“你这边跟我横,多少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可我要说的是真没必要,今天如果不是你让我关掉工作室,不跟沐春桃合作,我也不会说破,既然你都提出来了,说破就说破吧,不然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进你的房间。”

  余美琳的嘴唇颤了颤,却没说出什么话来。

  “他叫汉克拜恩斯对不对?”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

  “你撕掉的照片是他18年2月14那天寄给你的,那天是情人节,你收到他的照片,我想你一定很开心吧?同样是那一天,我大概还在地里种菜,一身的泥,回家之后顾不上洗,还得赶着给你奶奶做饭炒菜,你觉得这合适吗?”

  余美琳又默不吭声了。

  “你们现在有没有联系我不知道,可我结合着你在云地的反应,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心里的人是他,不是我,可你这边又安排我这样,安排我那样,我交个朋友你都不让,还怀疑我跟人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你觉得合适吗?”

  “那你跟沐春桃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吗?”余美琳终于说话了。

  “没有。”李子安的回答很确定。

  沐春桃说那是游戏,旨在教他谈恋爱和体会恋爱的感觉。

  他也承认那是游戏,不是真的,所以他跟沐春桃没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说了这么多,那你想怎么样?”

  李子安也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小美,我大概不会在这个家里。我今天把话说道了这份上,如果你想给我一份离婚协议书,我想我会在上面签字。”

  “你……”余美琳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子安,她怎么也想不到李子安会跟她说这样的话。

  “我没什么要说的了,我回屋了,你自己想想吧。”李子安转身往门口走去。

  直到李子安开门出去,关门不见了,余美琳都还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经意间,泪珠双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