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11章我是老5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824 2020-11-17 17:24

  !无广告!

   车子开到了魔都西郊,随后来到了一个村子里的一幢别墅大门前。那别墅三层高,欧式风格,前庭后院,大气又华丽。三楼的露天阳台上有两个穿着白衬衣的小子,眼观六路,颇有点电影里的大佬家里的站岗保镖的范儿。

   沐春桃和范锐的车刚刚在门口停下,大门就打开了,一边一个小伙子推着动朱漆大门。门后又是一条车道,路两边每隔几步远就站着一个穿白衬衣打领带的小伙子,个个站的笔直,精神抖擞的样子。

   沐春桃开着车先进门。

   汤晴有点紧张地道:“沐小姐,这些人……是请来的演员吗?”

   沐春桃笑着说道:“这些人都是范大哥餐厅里的迎宾,子安哥让他叫些人来充场面,这些迎宾正合适。”

   “这太麻烦了,你们这样帮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了。”汤晴心中委实过意不去。

   “你别客气,你帮子安哥把小美带那么大,他记着你的情,帮你做点事也是应该的。”沐春桃说。

   就这两句话的时间,车子开到了庭院的尽头,再往前边是一个车/库,但沐春桃没把车子开进去,就在车/库/门前把车子停了下来,然后下车。

   范锐也将迈巴赫s800停了下来。

   李子安说道:“这幢别墅是我在魔都的住处,一年也就在这边呆一个月左右,伯母就把这里当自己家里好了,以后你要是再来魔都,尽管来这里住,想住多久都行。”

   田翠花的一张脸都快笑出花来了:“这怎么好意思啊,如果晴子在这里住,我倒好意思来,如果晴子不在这里住,我怎么好意思来呀。”

   这女人其实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之前在车上问李子安跟汤晴是什么关系,李子安没说,她现在这样说,等于是在套李子安的话了。

   李子安要的就是她开口,他笑了笑:“伯母,汤晴就住这里,你怎么会不好意思来这里住,你就是说这里是你的家也没问题。”

   “哎哟,这……”田翠花移目看着汤晴。

   汤晴脸红了,好羞涩的样子。

   李强沉不住气了,冷声说道:“汤晴是我的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别的事情,就“子安哥”这一路展现的实力,他就是牙齿被打碎了也能合着血水吞下去,可是自己花66万买来的老婆,当着自己的面跟这小子眉来眼去,他是真忍不了啊。

   李子安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说吧。”

   他转身往别墅里走去。

   李强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着李子安往别墅里走。

   “强哥。”李军追是李强的脚步,拉了一下李强的手,压低了声音,“这小子阴得很,怕不是有埋伏。”

   “怕什么?我来的时候跟我在这边的哥们打过招呼,我要是回不去的话,他肯定报案。”李强说,故意说得很大声。

   同样是演戏,可演出了的效果就差了天远了。

   李子安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汤晴跟着李子安进了别墅的客厅,李强、李军和田翠花也进去了,沐春桃和范锐走在最后面。进门之前,范锐还回头叮嘱了一句:“一个个都给我放机灵点。”“是!”一大群迎宾雄赳赳的吼了一声。

   进了客厅,李子安说道:“伯母,两位老乡坐吧。”

   田翠花坐了一只单人沙发,李强和李军却没坐,警惕的看着李子安,也观察客厅里的各个角落,那样子似乎是在观察有没有埋伏着人。

   李子安也不管李家两兄弟,他坐在了沙发上,又说了一句:“晴子,去泡几杯茶来。”

   “嗯。”汤晴去了。

   她不知道在饮水机和茶叶在什么地方,但李子安让她泡茶,她只能自己去找了。

   范锐跟着去了,他知道。

   沐春桃在李子安的身边坐了下来,靠得很近。

   李子安说道:“这位老乡,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李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晴子是我老婆,我问你,你跟晴子是什么关系?”

   李子安笑了笑:“你说晴子是你老婆,有结婚证吗?”

   “我这次来就是带她回去领结婚证的,倒是你,你跟她是什么关系?”李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如果是在老家,他恐怕都提刀来砍人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她是我女人。”

   “你说什么?”李强的情绪瞬间就爆炸了,“你再说一次!”

   李子安呵呵笑了一声:“是我说的不清楚,还是你耳朵背啊。”

   “你!”李强捏起了拳头。

   沐春桃抬起双手,拍了两下。

   一大群穿白衬衣的小伙子从门口涌了进来,有的拿着高尔夫球杆,有的拿着棒球棒,有的拿着菜刀,有的拿着西瓜刀,满满的韩剧社团风。

   “哥,冷静、冷静。”李军赶紧抓住了李强的手臂。

   其实不用李军劝他,李强自己就冷静了,拳头也没了。

   被当面戴绿帽子虽然是奇耻大辱,但总好过挨刀的感觉吧?

   “妈,你说这事咋整?”李强不敢对李子安发火,但拿捏田翠花是没有问题的。

   “我……”田翠花也不知道咋整了,来之前她哪里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时汤晴端着三杯泡好的茶过来了,她往李子安的面前放了一杯,又往沐春桃和田翠花的面前各放了一杯茶,唯独没有李强和李军的茶。

   放好茶,她就站在沙发旁边,虽然刻意保持着平静,但看上去还是有些紧张。

   李子安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往沙发上拉,一边说道:“坐我身边。”

   “哦。”汤晴木然的应了一声,坐在了李子安的身边,就在她坐下的时候,李子安的手松开她的手,又从她的肩头绕过来,搂着了她的香肩。

   这也是剧本里没有的,她的肩头微微僵了一下,脸颊上也泛起了一团红晕。

   李子安倒没注意到这些,他的视线一直都在李强的身上。

   你说汤晴是你的老婆,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搂你老婆的肩,你敢怎么样?

   李强的肺都快气爆炸了。

   “哥,冷静、冷静。”李军一直在旁边提醒他。

   李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怒气镇压下去之后才阴恻恻的跟汤晴说了一句话:“晴子,你这算什么意思?”

   汤晴说道:“我还问你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

   李强怒道:“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做主,你妈收了我66万彩礼,你就得跟我回去结婚!”

   汤晴看着田翠花:“妈,你为什么连问都不问我一声,你就做主让我嫁给他?你明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一点都不喜欢他,你这样做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田翠花眼神闪烁,心中有愧,可一转眼就强横了:“你是我养大的,我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你读大学的时候,我和你爸起早贪黑的找活干,就为了给你凑学费,你现在翅膀硬了,能赚钱了,你就不管我和你爸了吗?”

   说完,她还抬起手背擦了擦眼角,但她根本就没有眼泪。

   汤晴这边却快哭了,泪花闪闪:“你说话要讲良心,我没管你们吗?我赚的钱一大半都给你们寄回来了,弟弟出事,那钱还是我借的。这些年,我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买过,我怎么没管你们了?”

   田翠花的嘴皮子翻得飞快:“你那点钱怎么够,你弟弟读高中要花多少钱,他马上就要考大学了,那又要花一大笔钱,他是男娃,过几年他还要娶媳妇,那又要花多少钱?你能帮助家里,你就必须帮!强子怎么了,强子人家给66万彩礼!”

   汤晴还要说什么,李子安却压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又闭上了嘴巴。

   李子安将手抬了起来,另一只手却又抬起来,放在了沐春桃的香肩上。

   沐春桃的反应比汤晴自然多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她知道,李子安搂汤晴,那是假的,搂她却是真的。

   田翠花傻眼了,不是说晴子是他的女人吗,怎么又当着她这个老丈母的面搂着别的女人?

   李强也是一头雾水,看不懂了。

   李子安淡淡地道:“说了半天,不就是66万彩礼钱嘛,范管家。”

   “来了。”范锐提着一只大塑料袋快步走了过来,然后把塑料袋往茶几上一放,退到了沙发后面。

   塑料袋是透明的,一眼就可以看见一摞摞纸带扎好的钱币。

   “这……这是什么意思?”田翠花笑了,站起来伸手去拿塑料袋。

   李子安抬起一只脚,放在了塑料袋上,另一只手又抬起来,搂住了汤晴,左拥右抱好不快活的样子。

   田翠花尴尬的笑了一下:“不是给我的啊,那是给谁的?”

   李子安说道:“我女人很多,你女儿是我养在外面的女人,你是老几来着?”

   他故意偏过脸去看着汤晴问。

   汤晴的脸红了一下,很羞涩的样子:“老五。”

   沐春桃说了一句:“我是老二。”

   这台词是她自己加的,算是抢戏了。

   李子安松开了两个女人的香肩,站了起来,冷冷地道:“李强是吧,这里是66万,你拿走,一分不少你的,晴子是我的女人,你若再敢纠缠她,我拿你去喂鲨鱼。”

   李强的嘴唇动了动,可眼角的余光瞄见站在门口里边的一大群社团青年,想说句硬气话找回一点面子的想法又石头也似的沉了下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对方这么多好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