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37章相思苦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316 2020-11-17 17:24

  李子安微微呆了一下。

  他看过不少女人穿古装,可从来没人能穿出杜林林身上的这种味道。

  别的女人穿古装,那是去学古代的女子,不说什么东施效颦,可身上不会有古代女子所特有的那种温文谦恭的气质,更没有古香古韵。可杜林林穿古装,给人的感觉她就是从大唐长安城走来的大家闺秀,她的身上自有书卷气,有古香古韵,特别的有感觉。

  杜林林向李子安走来,嘴角含笑:“子安哥,你来啦。”

  李子安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林林,你好。”

  讲真,这样打招呼真的是生分了,与两人的秘密关系不匹配。

  可是杜枝山就在旁边,还是生分一点好。

  杜林林也就跟李子安打了一个招呼,没有多余的话,然后就走到了杜枝山的身边,挽住了杜枝山的胳膊,笑着说道:“爸,怎么子安哥过来都没人跟我说一下?”

  这个戏演得真好。

  可这客厅里就她、杜枝山和李子安三人,也不知道是演给谁看。

  然而,这就是专业精神。

  哪怕三人彼此心照不宣,该维持的体面也要维持。

  什么叫识大体?

  这就叫识大体。

  “我也是杜武那小子打电话回来,说是想要一点拔毒膏,这不你子安哥就专程给他送来了,晚上我让初八飞一趟拉斯维加斯给他送过去。”杜枝山说。

  “子安哥,你给我打个电话嘛,我开车来接你。”杜林林瞅着李子安,眸子里隐藏不住的思念和情意,可玉靥上却是一个一本正经的表情。

  李子安笑了笑:“没事,我反正闲着没事,我叫辆车就过来。”

  “子安,坐、坐,坐下聊。”杜枝山招呼李子安入座。

  李子安在一只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杜林林坐在了他的对面,也是一张单人沙发。

  杜枝山坐在了最长的那张沙发上,干瘦的身体在沙发上显得特别瘦弱,可老头的精气神却好得很,气场也足够强大。

  坐下了,三人却没有可以聊一聊的话题,一时间都沉默着,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杜枝山品着茶,用眼角的余光看李子安,看杜林林。

  李子安则用眼角的余光看别处,除了杜林林,他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其实是杜武的生母,那个叫沈宝慧的女人。

  可是那个女人并没有出现,这个情况倒是有点不正常,按理他这个大%师来了,那个女人是应该出来见一面的。

  杜林林找了一个话题:“子安哥,这两天在忙什么?”

  李子安说道:“这两天在研究医学,练拳什么的。”

  其实,这两天他在忙着补交在澳洲期间欠下的作业,只是这样的话肯定不能说,大%师丢不起那人。

  杜林林说道:“巧了,我这两天也在研究一本老医书,我有两个问题弄不明白,你能给我讲讲吗?”

  她向李子安眨了一下眼睛。

  李子安心领神会:“当然可以,那本医书在哪,给我看看。”

  杜林林说道:“在书房里,我去拿给你。”

  说着她就起身了。

  李子安说道:“不用拿,我跟你去看看。”他也起了身,对杜枝山说了一句,“杜叔叔,我跟林林去看看那本医书,我也喜欢研究老医书,等一会儿来陪你喝茶。”

  杜枝山面带微笑:“去吧去吧。”

  李子安跟着杜林林上了楼。杜林林打开了一道房门走了进去,李子安跟着进去,却发现不是什么书房,而是一间卧室,香香的,还有很多粉色的东西,明显是一间女人的卧室。

  杜林林把房门关上,积压在心中的情感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她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李子安的腰。

  李子安微微僵了一下,也抬起手来将她的纤腰搂住。

  都凹凹凸和凸凸凹了,不抱也不合适。

  “子安哥……”

  “嗯。”

  “我想你了。”杜林林的声音好温柔。

  她是一个习武的女人,可她却有着非常细腻的情感,温柔如水。如果她穿上职业衣装,或者练功的时候,她却又给人一种严肃而又坚强的印象。

  李子安有幸,她的两个面都见到了。

  这两个面不是前面和后面。

  “傻瓜,这不是才过了两天吗。”李子安的声音也很温柔。

  “对我来说就像是过了两年。”杜林林幽幽地道:“这可怎么办呀,我以为我很坚强,可是我一静下来,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全都是你,微笑的你,思考问题的你,很坏很坏的你……”

  李子安的心中一片感动,却也有头疼的感觉。

  说好的只是求子,现在看来她已经泥足深陷了,而他也有被她拽下泥潭的迹象。

  这样下去咋整?

  他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背,温声安慰道:“想那么多干什么,随遇而安就好。”

  也只能这样了,这车能开多久是多久,真翻车了,那也是天命使然。

  这世上哪有不出车祸的司机?

  杜林林将脸颊埋在李子安的脖颈间,她的眸子有点润,但没有流出眼泪来。如果是桃子,这个时候恐怕已经不管不顾的去啄李子安了,可是她没有,她还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感。

  就这么温存了两三分钟,杜林林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李子安,脸红红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看你平时生龙活虎的,轻轻一跳能跳两米高,怎么抱一下就害羞了?”

  杜林林微微翘了一下嘴角:“你是在说我是女汉子吗?”

  李子安假装没听见,他抬起手来,缓缓的往杜林林的小腹伸去。

  杜林林微微愣了一下,忽然明白李子安想干什么,笑着说道:“我那亲戚没来才两天,就算是真有了,你也摸不到什么吧。”

  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你别忘了我是大%师,我有超能力,你让我摸一摸,我不但能摸出你有没有怀上,我还能分辨出是男是女。”

  “真的?”

  “我从不骗人。”

  “那你摸摸吧。”杜林林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李子安着手放在了杜林林的小腹上,她的小腹光滑平坦,还略有点腹肌,手感那是相当的不错。

  李子安的手滑来滑去,有时候会滑到心脏的位置,有时候又会滑到树杈上。

  杜林林刚开始还能忍受住,没忍过半分钟便躲开了,俏脸上满是羞涩的红晕:“你这哪里是诊断呀,你这简直就是……”

  李子安却还能保持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林林,这你可就误会我了,我已经诊断出来了,你怀上了,怀的还是一个儿子。”

  杜林林顿时激动了起来:“你没骗我?”

  “千真万确。”

  “那你告诉我,我们的儿子叫什么名字?”杜林林眼神之中的期待更浓了。“杜昊。”李子安一口就说了出来。

  他又不是猪。

  这明显是杜林林在考验他,看他关不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名字是杜枝山取的,他还亲自解过这个名字,他当然记得。

  杜林林一声嘤咛,又一头扎进了李子安的怀里。

  “不是说有老医书给我看吗?”李子安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那动作很温柔。

  杜林林轻声说道:“你明知道是我想跟你单独待一会儿,跟你说说话,哪里有什么医书。”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是这样,对了,我来了有好一会儿了,怎么不见你说的那个女人?”

  “沈宝慧出去了,我估计待会儿她会亲自带着那个什么领导,还有那个领导的公子来这里跟我见面。”

  “难怪看不见人,你放心吧,不管是什么领导,还有什么领导公子,我都会赶走,你是我的女人,没人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这些话都是李子安的心里话,他给不了她名分,甚至没什么时间来陪陪她,他也只能说说这些好听又暖心窝的话了。

  很多女人也就是被那些好听又暖心窝的话,约去吃苹果,结果吃了香蕉。

  “我要是早几年认识你就好了。”杜林林在李子安的耳边说了这句话,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伤感。

  “几年前我还在山里种地。”

  “我抢在余美琳的前面认识你,然后嫁给你,那样她就没有机会了。”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几年前的他除了帅就一无是处,就连村里的村民都看不起他,他哪敢奢望跟杜林林这样的极品美女在一起。

  “林林,你来澳洲找我的事,你爸知道是吧?”

  “他知道,如果他不同意,我也来不了澳洲。”

  “那你跟他说,我们……睡过了吗?”虽然有点难为情,可是李子安还是说了出来,他得了解情况,才能解决问题。

  杜林林的脸颊浮起了两团红晕:“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开得了口啊?”

  “那我跟他说吧。”

  “嗯。”

  李子安说道:“你爸是过来人,又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他猜也能猜到我跟你做了些什么,但他还是答应那个女人安排你相亲,甚至还允许那个女人把人带到家里来,这我就不知道你爸心里在想什么了。”

  “所以我就盼着你来,现在就只有你能帮我了。”

  “放心吧,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李子安说。

  杜林林扬起了头来,闭着眼睛,一张涂了口红的嘴慢慢的向李子安凑过来。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要亲亲了。

  李子安低下了头去,吻向了杜林林的樱唇。

  却就在两张嘴就要碰在一起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大%师,林林,师父请你们下去。”这是初八的声音。

  李子安和杜林林慌忙分开。

  杜林林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襦裙,走去开了门。

  李子安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等着的初八,那货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冷酷的就像是电影里面演的杀手。

  李子安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林林,就那个舒筋活血的药方,三七要炒过研磨成粉才好,你记住了。”

  “嗯嗯,我记住了。”杜林林连连点头。

  初八就只是站在过道里,面无表情的看着。

  我就静静的看你们表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