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93章君子藏器于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79 2020-11-17 17:24

   李子安被扔在了床上。

  林傲雪走了进来,一双手抓着被撕破的布料,脸上没有表情,眼神里却蕴藏着愤怒与委屈。

  这样的事情,就连普通女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是她一个混迹上流社会的精英律师。

  林松出现在了门口,一手抱着胸,一手托着下巴,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

  “你们都出去!”林傲雪的声音尖锐,根本就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林松冷笑道:“他们可以出去,但是我得留下来。”

  “不行!你看着,我做不了!”林傲雪说。

  林松冷声说道:“你做不了也得做,我得拍照给马兰士先生发过去,他那边还在等我发消息,我可不想让他久等。”

  林傲雪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让他们先出去,你把门关上。”

  林松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我。”

  将李子安抬进卧室的两个白人小子出去了,另外一个就没有进来,一直在客厅里摆弄那只合金工具箱,但不管他怎么尝试,就是打不开。

  两个白人青年出去之后,林松伸手将门关上了,然后掏出了手机,一脸坏笑的盯着林傲雪。

  李子安也在用眼缝偷瞧林松。

  讲真,他是真没看出来林松还有这么禽兽的一面,内心之阴暗,让人不齿。想起这货平时就像是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讨好他,恶心的感觉就泉涌似的冒了出来。

  门关上了,这个时候完全可以动手了,可是李子安还是没有动。

  他刚才还在好奇马兰士和那两辆车里的人为什么还不过来,原来是在等林松发信号,他得等到林松发出信号之后才能动手。

  林傲雪向床边走来,她脚上的拖鞋早就掉了,她也顾不上脚脏不脏了,直接爬上了床,然后又爬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李子安的头又隐隐作痛了。

  林傲雪将身上的破破烂烂的裙子整理了一下,坐在了正确的位置上,然后回头看了林松一眼:“好了,你可以拍了。”

  林松却摇了摇头:“你这样可不行。”

  林傲雪的情绪突然失控:“他都这样了,你还想我怎么摆姿势给你拍?马兰士先生要的只是一个信号,不是小*电*影!”

  可是,这话说出口之后,林傲雪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回过头来看了李子安一眼,眼神之中藏着一丝惊讶。

  李子安真的好难。

  这事就跟拿充气泵给轮胎充气一样,气针对气门,不停的充气,轮胎肯定是要鼓起来的。

  他现在真的担心林傲雪反应过来,然后揭破他的装死的把戏,那样的话,他这段时间的隐忍就失去意义了。

  然而,林傲雪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骑坐的姿势也没有变动一下。

  这时林松走了过来,抓住了李子安的一只手,拿起来放在了林傲雪的身上:“按住他的手,我拍照。”

  林傲雪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那只手已经在她的身上了,而她也不是什么清纯小姑娘,都到这种程度了,也不在乎了,她伸手按住了那只手。

  她似乎又捕捉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

  李子安的眼睛始终睁开着一条细缝,但睫毛遮着,根本就看不出来。

  可是再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演技,也架不住那孽畜的出卖。

  林傲雪的嘴唇颤了颤,似乎就要说出什么话来。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别说话啊,给我方便就是救你自己……”

  林傲雪的嘴里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咔!

  林松拍了一张照片,嘴角带着一丝坏坏的笑意:“我发给马兰士先生了,现在你开始办事吧,我得录下来。”

  “你出去!”林傲雪愤怒地道。

  林松忽然一把抓住了林傲雪的头发,使劲一推,一下就将林傲雪从李子安的身上推了下去,他恶狠狠地道:“妈的,你个臭婊子,在老子面前你拽什么拽?这小子不行,老子行,老子亲自来,最后给你们摆个姿势就行了,哈哈!”

  他扑向了林傲雪。

  林傲雪用双手撑着林松,尖叫道:“你滚开!畜生……滚开啊!”

  “你越叫老子越兴奋,哈哈哈!”林松掐住了林傲雪的脖子。

  林傲雪叫不出来了,眼泪夺眶而出。

  门外,一个白人小子拿起了餐桌上的威士忌酒,连杯子都不要,就着瓶子往嘴里灌酒。

  亨利还在摆弄那只合金工具箱,还是打不开,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象卧室里的事情,然后笑容满面。

  站在门边的那一个,将眼睛瞅到了锁孔前,想看里面,可是看不见。

  房间里,林松拉开了拉链。

  很关键的时刻。

  他的脸上满是狞笑:“你不是出卖我吗,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可以随意出卖的小人物,可以随时舍弃的棋子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的厉……”

  一个害字还没有出口,他的脖子上突然一痛,他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反派死于话多,这话诚不欺人。

  林傲雪一脚踹在了林松的小腹上,林松直接滚下了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然后,她就看见了那个帅逼的脸庞,正直盯盯的看着她。

  她张大了嘴巴。

  却不等她发出一个声音,李子安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马兰士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他要杀你和林松灭口,你想活命就得听我的话。”

  林傲雪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李子安慢慢的将手从林傲雪的嘴上拿起来,又说了一句:“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你应该想得到,马兰士和道格是冲着振兴铁矿来的,那铁矿仅投资就达一百多亿,估值恐怕还得翻好几倍,那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么多钱,这么大的事,那两个家伙会让你们这些参与进来的小喽啰活命吗?”

  林傲雪的心里本来还有点犹豫要不要喊叫,提醒外面的三个白人小子,毕竟她自我认定是马兰士那边的人,跟李子安就是敌人。可是李子安这么一说,她瞬间就醍醐灌顶了。

  是啊,这么大的利益,一个奸商,一个卑鄙的政客,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多活口?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马兰士和他的人就在右边的路上,几百米远,林松给他发了消息,他很快就会过来了。他的计划很简单,杀了你们,然后栽赃嫁祸给我,然后逼我签下转让协议。”

  “你、你怎么知道他就在外面?”林傲雪骤然紧张了起来。

  “你以为我不做任何准备就来跟你吃饭吗?”

  “可是你明明吃了那么多下了特效安眠药的菜,你怎么会醒来?”林傲雪想不明白这一点。

  李子安也懒得跟她解释,他从床上下来,双脚刚刚落地,裤子就往下掉。

  林傲雪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

  一枝独秀。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激动地道:“你从一开始就是假装的,你刚才其实……”

  她没有说下去。

  这倒不是她矜持,而是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也懂那是什么意思。

  李子安提上裤子,哗啦一下拉上了拉链。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她看不见了,自然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你弄出点声音来啊,这里太安静了,外面的人会怀疑。”

  林傲雪微微愣了一下,跟着就心领神会,她从床垫上站了起来,轻轻蹦了一下,落下来的时候,床垫顿时发出了一个响亮的嘎吱声。

  “畜生!你滚开!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她开始配音。

  李子安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君子非礼勿视。

  之前她遮遮掩掩,抵死不从,可现在居然大大方方的蹦跳,不遮不掩。

  这是面临死亡威胁释放出来的潜能吗?

  在大*师面前,未必。

  李子安蹑手蹑脚的往门口走去,伸手进衣兜,掏出了一把大重九烟,将烟盒里的装了止行膏的大重六只大重九烟都掏了出来。

  林傲雪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敌人,她也肯定李子安不会就这么好心放过他,可跟他在一个房间里,她感到的不是害怕,反而是安全感。

  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李子安将六只烟全部叼在了嘴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林傲雪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想问一句,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外的话语:“啊!啊!你走开啊,畜生……呜呜……我要杀了你,啊啊!”

  李子安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从林傲雪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似乎是得到了赞许,林傲雪蹦跳得更来劲了,一边踩压床垫一边配音。

  屋里的烟雾越来越浓。

  一口烟雾呛进了林傲雪的鼻孔,她皱了一下眉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抽那么多烟干什么?”

  “我瘾大。”李子安说。

  林傲雪:“……”

  突然,她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老大,你完事了吗?让我进来爽一爽。”

  李子安没应,一口又一口的往房间里喷烟雾。

  门把转动了。

  却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客厅里响起了异样的声音。

  咻!咻!咻!

  那是子弹飞行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