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63章可怕的秘密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21 2020-11-17 17:24

   天黑了。

  李子安坐在钢架床上抽烟。

  一百块钱一包的芙蓉王,真特么黑。

  方田从上铺下来,在李子安的身边坐了下来“给我一支。”

  李子安拿起放在身边的烟盒和打火机递了过去,方田从烟盒中抽了一支烟,叼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李子安说道“不用担心那个家伙,他要是敢再欺负你,我弄死他。”

  方田看着李子安,一口一口地抽着闷烟,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子安又说了一句“你要是有钱的话,我甚至可以把你弄出去。”

  方田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能把我弄出去?”

  李子安吐了一口烟雾,嘿嘿笑了一声“我这一身奇门遁甲的秘术可不是白学的,这世上没什么监狱能关得住我,我想走的话,今晚就可以走。”

  方田摇了一下头“你说别的事情,我愿意相信,可是你说能把我带出去,这事我怎么也不会相信。”

  李子安笑着说道“如果你给我200万,我就带你出去。”

  “钱我有,但要出去才能给你,你给我说说你那奇门遁甲的秘术,你要带我离开这里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李子安将手中的烟头扔进了马桶,然后又从烟盒之中抽了一支出来,叼在嘴里,拿着打火机却没有点燃。

  “嗯?”方田还在等着李子安给他答复。

  李子安说道“我这奇门遁甲之术一施展,方圆几百米范围的人都会昏倒,不省人事,我带着你直接从大门出去。”

  “呵呵呵……”方田笑了。

  “你要是觉得走大门太高调了的话,我可以带你走后门,甚至翻墙出去也可以。”李子安一本正经地道。

  方田抽了一口烟“朋友,不是我说你,你指望我相信你说的这些话吗?”

  “你不信?”

  “不信。”

  李子安点燃了那支烟,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的时候,嘴里咿咿呜呜的念叨了一句“左请朱雀玄武,右请青龙白虎,太上老君来显灵,妈咪妈咪哄。”

  方田听不清楚他念叨了什么,正想问,眼前却突然一黑,倒在了钢架床上。

  李子安掐灭了刚刚点燃的香烟,这支香烟里加入了止行膏。他自己抽没事,但是方田吸一口二手烟也会中招。

  李子安搜了一下方田的身,但什么都没有收到。他跟着又爬到上铺去搜了一下,方田的枕头下面藏着两支他给的芙蓉王烟,以及一只火柴插板,几根火柴,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李子安从上铺跳下来,走到马桶旁边,拉下了松紧带,正准备放水的时候,忽然觉得距离不够,然后又往后退了几步才开始放水。

  一道笔直的水箭飞流直下好几米,冲击在马桶里,打得马桶哔哔直响,水花四溅。

  一间密室里。

  一个高个女人盯着一只笔记本,那笔记本的显示屏上正直播大&师放水,那夸张的哔哔声从笔记本的扬声器里传出来,那四处飞溅的水花也清晰可见。

  高个女人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我晕……”

  当初在新地,董曦听帅比安跟汉克对话的音频文件的时候,她听到了让她难堪的内容。她当时不屑,根本就不相信帅逼安的话,哪怕是白天帅比安换裤子的时候,她也没觉着有多么那什么的。可是现在隔着屏幕看真相,却是真真在在的吃了一惊。

  不愧是大&师啊!

  囚室里,李子安放完了水,拉上了松紧带,然后往钢架床走去,刚走两步,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来看着屋顶上的吸顶灯。

  现在还没到熄灯的时间,那吸顶灯还散发着灯光。

  就是这只吸顶灯里藏着一只针孔&摄&像头。

  虽然看不见,可是他相信肯定有,董曦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这也就是说,他刚才放水的过程被那只针孔&摄&像头拍下来了……

  “我去!”李子安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一种吃了大亏的感觉,也尴尬得要死。

  不过这个亏只能是哑巴亏,吃了也白吃了。

  他现在只能寄希望监控这里的人是刘军,不是董曦。

  不过即便是董曦也没辙,总不能让人家也这样来一下,还回来吧?

  李子安走到了钢架床边,伸手掐住了方田的人中穴,然后往他的身体之中注入了真气。

  方田也就吸了一口混有止行膏的二手烟,中毒不深,李子安这边一操作,他很快就醒转了过来。

  “你……”方田努力回忆刚才所发生的事,他很快就想了起来,李子安往他脸上喷了一口烟雾,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李子安笑了笑“你感觉怎么样?”

  方田惊讶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子安淡淡地道“奇门遁甲秘书上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你又何必事事都要弄明白,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有没有钱,你想不想走就行了。”

  方田看了一眼囚室的铁栅门:“我相信你有手段能把人弄晕,可是没有钥匙,我们怎么出那门?”

  李子安没有说话,移步到了上铺的铁梯子前,伸手抓住了梯子的两边的两根钢管,然后运起真气往左右两边拉。

  那两根钢管转眼间就变了形,焊接在钢管上的梯条也脱落了,被活生生拉出来的形状能让人侧身钻过去。

  方田看得目瞪口呆。

  刚才他还在怀疑李子安吹牛逼,可是现在他一点都不怀疑了。

  李子安松开了铁梯子,回到了床前,然后在方田的身边坐了下去。

  方田还呆呆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敬畏。

  李子安说道“现在你还觉得,那门能挡住我们的脚步吗?”

  方田这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

  “那你想出去吗?”

  方田激动地道“我当然想,你带我出去,我给你300万!”

  李子安说道“你有那么多钱吗?我这边把你带出去了,到时候你又没钱给我,我就算把你卖了,你也值不了300万。”

  方田说道“相信我,我骗谁都不敢骗你,只要你把我带出去,我就给你300万。我的钱都放在一间没人知道的屋子里,不止300万。”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事得卜一卦,我要断一下此行的吉凶祸福,如果你命不该绝,我就带你出去。如果是老天要你死,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别说是300万,就算你给我500万,我也赚不了你的钱。”

  “怎么卜卦?”方田有些着急。

  他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他很清楚他所犯下的罪行,就算是不枪毙,那也会把牢底坐穿。眼前这个机会虽然来得蹊跷了一点,但横竖就只是卜卦而已,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他要搏一搏!

  李子安将右手伸到了方田的面前“你闭上眼睛,用手指在我的掌心之中随意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他没有提醒方田心中要想着所求之事,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他不提醒,方田也会想着什么事情。

  方田并没有犹豫,他将右手的食指放到了李子安的掌心中,然后闭上眼睛随意画画。

  李子安专注精神。

  大惰随身炉苏醒,方田的每一笔每一划都被它收集了起来。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也浮现出了一个毫无规则的线团图案,看上去就像是蚕子吐的丝,又像是织毛衣的线团。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李子安说道“停。”

  方田停了下来,随即又把手指缩了回去,他问了一句“怎么样?”

  “不要急。”李子安闭上了眼睛,老神在在。

  卦象显现了出来,那是一片夜空,一群蝙蝠飞来,遮住了天空的星辰和月亮,十分的诡异。

  李子安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卦辞浮现了出来灯塔养蝠图神州,数典忘祖窃胞因,害人却是终害己,五鬼捎来索命符。

  李子安的大脑飞速的运转了起来。

  解卦的同时他还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失踪的潘人龙。

  他和沐春桃去使馆街123号给冒牌潘国青治病,结果那是一个圈套,他和沐春桃都中了夜蝠病毒。

  潘人龙有灯塔军方的背景,这卦辞之中又出现了“灯塔养蝠图神州”,这不就是说夜蝠病毒的事并没完,事实上他和沐春桃只是第一批试药的,后面还有更大的动作!

  他和沐春桃之所以没事,那是因为他的炉身血能解百毒,可普通人要是中了夜蝠病毒,以其恐怖的传染力,那还了得!

  数典忘祖窃胞因,这句卦辞说的就是眼前这个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他卖祖求荣,在为灯塔收集同胞的基因数据,让夜蝠病毒更具有针对性。

  现在看来,他和沐春桃那次解了毒,没有毒发,很有可能打击了对方的信心,所以才会派来间谍窃取基因数据,然后改进病毒。

  害人却是终害己,五鬼拿来索命符。这两句说的是方田这个人&渣的下场,有五个接头的人过来了,拿到他手里的东西就会干掉他。

  李子安说他印堂发黑,眉间一线死气冲顶,那不是说着玩的,他说的是真的。方田这个人&渣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他死定了。

  “朋友,怎么样?”方田沉不住气了,他很担心李子安跟他说没法带他走。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面带笑容“你的运气真好,遇上我这个贵人了。”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