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37章大山与女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95 2020-11-17 17:24

   王成将余美琳和李子安带到了一间扣板房里,房间收拾得很干净,有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一米五宽的样子,两个人睡上去会有点挤。另外还有一张小方桌和两只塑料凳子,都很破旧的样子。

  进屋看了一眼,余美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从小到到大,她什么时候住过这样的房间?

  王成尴尬地道:“余总,矿上条件艰苦,你们就将就一下吧。”

  余美琳说道:“就只有一个房间吗?”

  王成看了余美琳一眼,又看了李子安一眼:“你们……”

  你们夫妻还要两个房间吗?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

  “算了,我们就住这里吧。”余美琳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腕表,“你把矿上的人都召集起来,半个小时后我要开一个会。”

  “好的,我现在就去。”王成出去了。

  “今晚你睡床吧。”余美琳说。

  李子安的心中一声叹息:“这屋里就这一张小床,你是女人,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意思去睡床,那不是还有一只椅子吗,我可以在椅子上凑合一晚上。”

  “今天晚上我去办公室,我得把这座矿的情况摸清楚,我就不回来睡了。”余美琳说。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她是在担心他对她用强吗,所以不敢跟他待在一个房间里。

  虽然是塑料夫妻,但就不能在外人面前装一下吗?

  刚才王成那个眼神让他很尴尬。

  余美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对不起。”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突然跟我说对不起?”

  “那个……”余美琳欲言又止。

  李子安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你是男人,我知道你有需求,但是……”停顿了两秒钟后余美琳才说出来,“我还没有准备好。”

  李子安有点猝不及防的感觉,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说这样的话。

  他的心理的本来很不是滋味,可听了这话,他的心情就像是雨后的天空一样,晴朗了。

  他其实懂她。

  她那么骄傲和要强的女人,当年因为家族的原因与他结婚,趁他酒醉睡了他,给他生了李小美,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所能付出的最大的代价了。

  她跟他并没有夫妻之间的感情,她现在说这样的话,那是在告诉他,如果他要和她发&生&关&系,那得是建立在她和他有了感情,准备好了之后。

  “你……怎么说?”余美琳居然有些紧张了。

  李子安笑了笑:“我理解你,你给我一个账号吧,我给你转款。”

  这样的事情怎么聊都尴尬,不如不聊。

  余美琳显然也不想聊,她跟着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掏出手机操作。

  余美琳说道:“你的账号不是企业账号,一天最多能转一百万,你今天给我转一百万,明天一早再给我转一百万,开会的时候我让王成跑一趟银行打个招呼,明天上午去取钱。”

  “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有限额,去银行取钱还要打招呼。”李子安说着话,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比对着输入账号。

  “我以前也不知道你这么会赚钱,看个相,算个命,轻轻松松就赚了两百万。”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乱收费,人家是自愿给的。”

  “知道你能干,你看着输入,别输错了打别人账户里去了,这可是救命的钱。”余美琳提醒他。

  李子安转了款,将银行卡抵还给了余美琳:“我设了收款人,下次就不用这卡了,你收着吧。”

  “这钱算是我借你的,回头还你。”余美琳说。

  李子安看着余美琳,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我们俩非得分得这样清楚吗?”

  余美琳避开了李子安的视线,抽身往外走:“我开会去了,你四处看看吧,开完会我来找你。”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目送她离开。他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然后也离开了房间,顺着矿上的路往山上走。

  一路往上走,李子安看到了不少被炸过的地方,还有少量的矿坑坑道。不过那些坑道都被废弃了,有的塌了,有的杂草丛生。

  李子安心中有些纳闷:“余美琳投资这座矿之前,那肯定是调研过的,之前那王成也说仪器不会骗人,那就说明这里肯定有铜矿,怎么就找不到矿脉呢?”

  不知不觉爬到了山顶,几公里外的金瓜寨依稀可见,不过有些模糊。山脚下的矿场也能看见,但看不见人,也不知道余美琳在什么地方给矿上的人开会。

  李子安的视线远近兼顾,从北到西,从西到南,从南到东,身前身后都看了,看山的形状山脉的走向,看河流从哪方来,又往哪方去。

  风水术似乎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风水术又称堪舆术,也就是相地术,看地峦头,理气阴阳,寻龙点穴,再合以五行八卦,天干地支,一个地方是个什么情况,真正有本事的风水师堪舆一下就能弄明白。

  然而大惰随身炉中并没有封印风水秘法,医、卜、星、相也是剑走偏锋,与别家的不同。

  “姬达没有传我看风水的秘法,想必西周时期还没那玩意吧,好多东西都是后面发展出来的。也或许是他老人家觉得相地术太低级了,所以没有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观察周围地形的时候,李子安的心里也在想着这个问题。

  不过他也并不觉得可惜,因为风水术本来就是从卜、星、相之中发展出来的,他要研究学习风水术,那等于是掌握了核弹技术的人去学造鞭炮,不存在半点难度。而且当初他继承姬达一身绝学的时候也立下了一个心愿,那就是将姬达的一身绝学融合现代的知识发扬光大,要上一个更高的高度。

  眼前这事正是一个磨炼自己的机会。

  李子安静下心来继续观察,他发现这座山在四周的群山之中最高,却也是最荒凉的一座,仅稀稀落落的生长了一些云地特有的云松,还有一些杂草。

  铜是重金属,这山的土壤之中含有铜元素,不利植物生长,所以如此荒凉。可是土壤之中含有铜元素,跟开采铜矿却是两码事。采矿必须要有矿脉,找不到矿脉就等于白搭。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矿山右侧山脚下的河流上,那河从矿山的右侧流过,绕过了几座山头流进金瓜寨,最后穿寨而去,看不到尽头。居高临下看那河,它的形状就像是被风吹起来的丝带,阳光照在上面,河水被渲染成了金色。

  这里风景真好。

  该看的都看了,矿脉在什么地方却是毫无头绪。

  李子安思考了一下,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不知道我用剖相术给这山看个相,会不会有什么收获?”

  说干就干。

  李子安屏声静气,专注精神,大惰随身炉苏醒,一丝丝真气按照他的意志往双眼汇聚。

  他自己看不见,他的左眼和右眼的深处隐隐闪现出了一点绿芒,那异象就像是漆黑的夜空之中出现了两颗绿色的星辰一样,神秘而又妖异。

  真气入眼,眼睛所看见的景物更为清晰,可并没有“剖”出什么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矿脉在那里依旧是毫无头绪。

  李子安坚持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在双眼发热有些难受的时候放弃了:“山毕竟不是人,剖相术是给人看相的秘法,剖析五官断人吉凶祸福,这山又没有五官,更没什么吉凶祸福,这法子肯定行不通。”

  姬达封印在大惰随身炉之中的相术秘法里还有一个摸骨术,剖相术失败之后,他连试一下的兴趣都没有了。这山又不是人,他往哪里摸?

  相术用不上,那就只剩下观星和占卜两样手段了。

  现在是下午,观不了星。

  占卜的话……

  李子安伸出了一只手,自言自语:“大山,我给你卜一卦,你来我手上随意的写写画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大山没有回应。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他自娱自乐一把是想让自己放松,可他现在并没有感到放松。

  却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你怎么知道我叫大山?”

  是个女人的声音。

  李子安被吓了一跳,慌忙转身过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草田族服饰的女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龄,脸蛋圆润,身材丰满,给人一个结实好看的印象。

  女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小山锄,背上背着一只竹编的背篼,那背篼里装着一些草药,正两眼惊奇的看着他。

  “你是……”

  “我就是大山,我刚才问你话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要给我算卦?”女人说。

  李子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大姐,我刚才没跟你说话,我是在跟大山说话。”

  “我就是大山啊。”

  李子安:“……”

  你说你取个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取这个名字,还在这个时候悄悄出现在身后,抢戏也不用这样抢吧?

  “你说你给我算一卦,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大山盯着李子安,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李子安忍着笑:“我刚才是在跟脚下的大山说话,不是跟你。”

  “小伙子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跟山说话,山能听见吗?”大山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担忧。

  “大姐你有药吗?”李子安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

  大山摇了一下头:“有啊,我男人病了,我上山来采点药,你看这背篼里的草药,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一点。”

  李子安无语的看着她。

  她怎么就这么呆萌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