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39章装逼的代价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02 2020-11-17 17:24

  巴黎的故事。

  松露、鹅肝和鱼子酱这样的法兰西名菜,还有冰清玉洁的小姨子深情凝视,李子安产生了一个错觉,那就是他好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余诗曼其实不是深情的凝视,而是瞪视。

  这臭不要脸的姐夫败坏了她的名声,还有心思带她来这里吃西餐。

  松露、鹅肝和鱼子酱都是她点了,另外她还点了一瓶93年的拉菲。她本来点的是82年的拉菲,可服务生说没有了,于是推荐了93年的拉菲。

  年份少一年不重要,她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李子安出血。

  这臭不要脸的在他的家里零花钱肯定从来不超过100块吧?

  穷逼,你吃过松露、法国鹅肝和鱼子酱吗?

  我就想看见你付钱时目瞪口呆的样子,想想都开心!

  李子安举起了酒杯:“诗曼,我们走一个。”

  “在这种场合,你应该说cheers,走一个什么的,是那些在路边摊和大排档里吃饭的人才说的。”余诗曼说。

  李子安面带微笑:“你这是在说我土气吗?”

  余诗曼笑而不语。

  土气不土气,你心里没个逼数吗?

  李子安打了个响指。

  服务生跟着就走了过来,微微躬身:“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李子安淡淡地道:“今天是我和我女朋友认识的纪念日,在你们这里用餐的人,只要举起酒杯说走一个,祝贺祝贺,我就送他们一瓶93年的拉菲。”

  余诗曼顿时愣住了。

  服务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笑容:“好的,先生,我帮你问问,我想他们会送上祝福的。”

  “你有病吗?”余诗曼说。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我的确有病,这世上只有你有解药。”

  余诗曼的脸微微红了一下。

  这臭不要脸的姐夫这哪里是土气啊,那是霸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好想被这臭不要脸的姐夫侵犯,想想都感到羞耻!

  餐厅里很快响起了一片“走一个”的声音,夹杂着欢笑声,热闹得很。

  李子安笑着说道:“好了,现在这里是大排档了,我们可以走一个了吗?”

  余诗曼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却举起了酒杯。

  李子安与她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红酒。

  93年的拉菲其实和82年的,甚至是78年的拉菲并没什么区别。

  “我敢肯定大伯已经给我姐打电话了。”余诗曼说。

  “那又怎么样?”

  “你就不怕吗?”

  “我堂堂大*师,我怕什么?我跟你说,我跟你姐的感情破裂了,我一点都不在乎。”

  “你说的是真的吗?”余诗曼直盯盯的看着臭不要脸的姐夫,她想看到姐夫的内心,可看到的只是一双色眯眯的眼睛。

  “我一点都不担心什么,倒是你,我们在这里吃饭,汉克离这不远,你怕不怕他突然过来?”李子安笑着说。

  余诗曼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餐厅的入口,难掩心中的紧张。

  “你紧张了。”李子安说。

  “呸!我才不紧张呢。”余诗曼故作强硬。

  这时那服务生走了过来,客客气气地道:“先生,我们一共送出了12瓶93年的拉菲,总共18万8千,因为您的慷慨,我们已经去零了。”

  李子安淡淡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掏出了银行卡递给了服务生。

  服务生把卡插*进了pos机,然后递给了李子安。

  李子安输入了密码,付了钱,拿回了卡。

  “谢谢,请慢用。”服务生离开了。

  余诗曼说道:“我就说了一句话,你却花了18万,你不觉得亏吗?”

  “千金买得美人笑,我其实赚到了,我一点都不亏。”

  余诗曼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李子安拿起了酒杯,但请酒的话还没说出口,他的舌头就僵住了。

  他的腿上多了一只脚。

  那只脚从餐桌下伸过来,没有穿鞋子,只有一层丝袜。

  它正顺着他的腿往上爬。

  余诗曼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

  李子安却郁闷了。

  这就是报应。

  他这样的男人不用撩妹,妹都会主动贴上来。他这般撩他的小姨子,人家动心了,动情了,有反应了,伸腿了,这能怨人家吗?

  让人家收敛的话肯定是不能说的,说了就散功了。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小姨子,你等不及想开房了吗?”

  他特意把称呼改成了“小姨子”,是要在潜意识里让余诗曼想起余美琳,然后收敛一点。

  可他的话音刚落,那只脚干脆到达了终点站。

  李子安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

  余诗曼眼神脉脉的看着臭不要脸的姐夫,眼神之中带着五分挑衅,五分渴望,可嘴上说的却是冰清玉洁的话:“不要脸,开房干什么?”

  李子安笑了笑:“你说呢?”

  余诗曼轻轻啐了一口:“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李子安:“……”

  小姐姐,麻烦你把你的脚收回去再说这句话好不好?

  “你就请我吃顿饭,你就想带我酒店去开房,我就那么好泡吗?”余诗曼的脚脚加了点力,从12点方向移动到了6点反向,然后又从6点方向移到了12点方向。

  李子安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与痛苦与无关。

  他心里在琢磨,要不要也把左脚或者右脚从鞋子里解放出来,给与敌人对等攻击,那样做的话又会不会违反他与余美琳的约法三章。

  “怎么不说话了,你的嘴不是很厉害么?”余诗曼的嘴角扬起了一丝挑衅的意味。

  李子安还是忍了下去,只是说了一句:“在这样的高档餐厅里,你干这样的事,你觉得合适吗?”

  余诗曼对着李子安笑,挑衅的意味依旧:“你怕啦?”

  这白骨精真的有点过分哦。

  李子安不能忍了,他将右脚从皮鞋里解放了出来,伸向了对面。

  余诗曼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餐厅外面,一只斑鸠栖落在了一棵梧桐上。

  树杈上,一只鸟窝里,一只小鸟张大了嘴巴。

  老斑鸠将抓到的虫子喂进了小鸟的嘴里。

  余诗曼的脚退了回去。

  梧桐树上,那只老斑鸠又飞走了。

  李子安将脚放进皮鞋里。

  拇指平安。

  “臭不要脸的,下流。”余诗曼声音轻轻的骂了一句,脸颊上满是羞耻的红。

  李子安淡然一笑:“永远不要挑衅姐夫。”

  “臭姐夫。”

  “呵呵。”

  “我姐那么优秀的女人,她怎么会嫁给你这样的人?”

  李子安笑着说道:“因为我帅啊。”

  “呸。”余诗曼轻轻啐了一口。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从餐厅门口方向走过来,李子安从餐刀上看见了投影,那中年男子戴着一只黑框眼镜,皮肤白皙,很斯文的样子。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也浮现出了一个人,那天晚上送还合金工具箱的那个人,董曦查到的身份是加坡华人丁仕常,领事秘书。

  丁仕常从这张餐桌边走过,然后在旁边的一张餐桌上坐了下来。他的位置在余诗曼的身后,在李子安的对面,李子安能看见他,他也能看见李子安。

  四目对视。

  一秒钟后丁仕常就移开了视线,低头看菜单。

  他看上去只是正常的来这里吃饭,这个餐厅距离灯塔领事馆也不远,而这个时候也是正常的饭点。

  不过李子安却不相信这个丁仕常是来这里吃饭的,刚才对视的那一眼,丁仕常的眼神很平静,没有惊讶和紧张,而他是应该和紧张的。

  这个丁仕常是汉克派来的。

  李子安心中不屑:“还真是变成了乌龟,我带着你女朋友吃饭,还准备去开房,可你却不敢现身,只是派了一个手下来试探,武大郎都比你更爷们。”

  余诗曼吃了一点鱼子酱和鹅肝,问了一句:“姐夫,吃了饭我们是回去还是干什么?”

  “开房。”李子安说。

  余诗曼一个白眼过来:“我以为你听明白了,我可不是那种吃顿饭就能搞定的女人,我不会跟你去开房的。”

  “要不再看场电影?”

  “庸俗,要不这样吧,我们先签个转让协议。”余诗曼说。

  李子安笑了。

  这个小姨子一直在撩他,刚才用脚说话也是奔着一个目的去的,那就是他手里的那百分之五的股权。看来她很懂男人的心思,那种心痒痒想要又要不到的时候,无论女人提出什么条件,男人通常都会答应。

  可他不是那些通常的男人。

  他低头吃东西,刚才装个逼花了十八万,这些菜不吃就更亏了,更何况他是真的有点饿了。还有,每天交那么多作业,身体也需要补充营养。

  余诗曼皱起了眉头,这臭不要脸的姐夫怎么就不跟着她的节奏走呢,还缺点什么?

  服务生给丁仕常上了一份餐前汤和一份黑椒牛排。

  丁仕常喝了几口汤,然后拿起刀叉吃他的牛排。

  李子安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丁仕常,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举动。

  就在这时耳朵里微型接收器里传来了孟刚的声音:“汉克从灯塔领事馆里出来了,正往你和你小姨子吃饭的方向走来。”

  李子安嗯了一声。

  表面上他是一个人在撩妹,但背后却是一个黑锅团队在支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