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314章灾舅子的酒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44 2020-11-17 17:24

   灾舅子居然约饭,地点还是他家。

  这事要不是亲耳听余家豪说出来,李子安还真不敢相信。

  “那个,余家豪,你不会是吃错药了吧?”李子安说。

  “姐夫,看你这话说的,你是神医,我有病要吃药,肯定也找你拿药啊,你说是不是?”余家豪语气很客气,一点都不恼。

  “你就别绕圈子了,你找我有什么事,电话里也可以说。”李子安说。

  “这事在电话里还真是说不了,姐夫,你就信我一回,来我家里,我们哥俩吃顿饭,好好聊一聊。”

  李子安心里琢磨着,没说好,也没有拒绝。

  余家豪接着说道:“姐夫,以前是我不对,你总得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吧?你来我家,我们聊聊。我要是哪句话说错了,你骂我,你是姐夫,你该。我要是哪件事做错了,你打我,你是姐夫,你该。总之,你得给我一个机会。”

  沐春桃放慢了车速。

  李子安想了一下:“好,我这就过来。”

  “谢谢姐夫,我在家里等你。”余家豪还是那么客气,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余家豪请我去他家吃饭。”

  沐春桃讶然道:“那家伙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李子安说道:“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这事好奇怪。”

  “老公,这事可能有诈,他多半给你设了鸿门宴,你不要去。”沐春桃担忧地道。

  “不,我得去看看。”李子安说。

  “明知有诈你还去?”

  李子安说道:“奶奶差不多已经从寒山寺回来了,我去余家看看她的情况,有机会的话我就把她接回来。”

  昨天晚上闲着的时候,他跟余美琳聊了聊林胜男的事。他在新地的这一个星期里,余美琳给林胜男打了三个电话,但是林胜男的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管家婆还亲自去了一趟三叔家,结果三婶曾敏说人还在苏州寒山寺没有回来,但是她看见余诗曼发的最新的一个朋友圈,却是在半岛酒店喝下午茶。

  这不是明摆着,不让管家婆见到老太君吗?

  这次正好去余家看看。

  这也是他答应赴约的原因,如果没有这一层原因,他才懒得搭理那个灾舅子。

  约饭?

  我约你妹啊!

  大#师是你想约就能约的吗?

  “既然这样,我送你过去吧,然后我在外面等你。”沐春桃说。

  “那你中午在哪吃饭?”李子安问她。

  沐春桃一个俏媚的白眼过来:“我在疗养院里就吃饱了,吃不下了。”

  李子安颇为腼腆的笑了笑,这个时候流露出老实人的一面最为合适。

  他的确也不好带桃子去余家吃饭,没准余泰山那个老炮仗会过来,到时候要是吵起来,那就不好了。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要是让管家婆知道了,他这边也不好交代。

  一个小时后,刚到饭点的时候,桃子就开着车来到了余府所在的见龙苑。

  “你真的不饿吗?”李子安还是很关心桃子的肚子。

  沐春桃笑着说道:“你就别管我了,你一块进去吧,等你吃饱了,你再来喂我。”

  李子安:“……”

  再这样聊下去,那就不是去余家吃饭了,十有八九会去小树林里野餐。

  李子安还没找到余家大门口,余家豪就从门里迎了出来。

  “姐夫,总算把你盼来了,我真怕你不来,刚才我还犹豫着要不要给你打个电话,又怕你觉得我烦,还好你来了,不然我肯定还在纠结。”余家豪的脸上满是笑容。

  李子安也笑着说了一句客气话:“家豪,我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来得匆忙,也没时间去买礼物,还望你不要介意啊。”

  “哎哟,姐夫,我们是一家人啊,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快进来吧,我们边走边聊。”余家豪也不管李子安介意不介意,拉住了李子安的手,带着李子安进了余府大门。

  大院里有园丁在修剪花枝,本来是慢悠悠的,瞅见余家豪之后,手里的一把大剪子嚓嚓治响,舞得密不透风。

  岳父余泰山和三叔余太鸿家的别墅一眼可见,但是没见人走动。

  李子安心里一点都不担心什么,这个地方已经被监控起来了,如果这个地方埋伏着什么杀手的话,恐怕他没到这里,董曦就会打电话来提醒他。

  来到余太安的家里,李子安却没有看见余泰安和葛春兰两口子,只有一个家佣和一个厨子,那厨子身上穿的厨师服也是酒店的厨师服,显然是被余家豪从他家的酒店叫来的。

  这货为了这顿饭还真是煞费苦心。

  只是,他这是唱的哪一出?

  李子安心里琢磨着,却不着急,随口问了一句:“二叔二婶怎么不在家里?”

  余家豪说道:“我爸去公司了,我妈回娘家了,家里就只有我,我们哥俩正好畅所欲言。”

  李子安笑了笑:“你说的对,我们哥俩是该好好聊聊了。”

  “我一个朋友送了我一瓶罗曼尼康帝,1990年份的,外面有钱也很难喝到,我平时都舍不得喝,姐夫,你是第一次来我家吃饭,这酒我必须得开。”余家豪拉着李子安的手往饭厅走。

  站在餐桌旁边的家佣鞠躬致意,然后去挪餐椅。

  余家豪跟着说道:“别别别,这事我得亲自来。”

  李子安也不客气,余家豪给他挪开了餐椅,他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

  家佣开酒,厨子在餐桌旁边炫技料理。

  李子安也不问什么事,惬意的品尝着1990年份的罗曼尼康帝,吃着大厨精心料理的美食。

  “姐夫,这酒怎么样?”

  “还行,比100多块钱的长城好喝一点。”

  余家豪:“……”

  尼玛,这就好几万,你说只比100多块钱的长城好喝一点儿?

  余家豪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鄙夷,但脸上却还是堆满了笑容:“只要是跟姐夫在一起喝酒,就是喝二锅头我也开心。”

  李子安淡淡地道:“这里没外人,你也不用装了,我心里很清楚,你想请我喝的不是什么好酒,而是毒药。”

  “姐夫,你看你这话说的……”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余家豪又举起了酒杯:“姐夫,我为我之前的不懂事向你道歉,我敬你一杯,我#干了,你随意。”

  李子安看着余家豪一口将小半杯红酒喝下去,他却连杯子都懒得举一下。

  “好吧,那我就说事吧。”余家豪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奶奶在三叔家,你也不会到我这里来,所以我才会约在我家里。你不肯原谅我,我能理解,可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真心向你道歉,我也是真心想我们兄弟俩和好。”

  李子安端起了酒杯,笑了笑:“就冲你这句话,我决定原谅你了。”

  说完,他也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够意思,你真是我的好姐夫!”余家豪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说真的,以前我说的那些话都是昧着良心说的,姐夫你这么帅,你配我姐那是绰绰有余。我姐能嫁给你,那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子安又笑了,他忽然发现这个灾舅子也有可爱的一面。

  不过,他却也知道这个灾舅子笑里藏着刀,话里下了药。

  “姐夫,你的本事可真的是……”

  “说事,好听的话听多了会醉。”李子安说。

  余家豪干咳了一声:“两件事。”

  “我听着。”

  “我想让你把奶奶接回你家。”余家豪说。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余家豪说的第一件事是这样的事。

  他所清楚的事实是,余家三兄弟无论是哪一个都想得到林胜男手中的那百分之二十股权,谁要是得到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谁就等于实际控制了大江集团。以前,除了老三余泰鸿家没来他家接过林胜男,岳父余泰安和二叔余泰安两口子都来过。

  现在,三叔家的余家明和余诗曼好不容易才将林胜男接到林家来,这货居然让他把林胜男接回去,这事还真是够奇怪的。

  李子安的心里琢磨着,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嗯,奶奶离开我们家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是该接她回家了。”

  “可你和我姐连奶奶的面都见不到,电话也打不通,是不是?”余家豪说。

  “看来你把事情掌握得很清楚,我有点不明白,之前二叔和二婶来过我家,想要把奶奶接到你们家来住,结果奶奶不想来。现在奶奶住在这里,你们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们不想着把奶奶接到你们家来住,却让我接回去,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当然不是真心话,但却是实话。”余家豪说。

  “那我要听你说说。”

  “三叔家的那两个小的很会讨奶奶欢心,这样下去,奶奶那百分之二十股权十有八九会给那两个小的。一旦三叔家拿到奶奶的百分之二十股权,那三叔就等于掌控了大江集团。你把奶奶接到你家去住,我奶奶肯定不会把股权给你一个外姓人,这样一来我们大家都还有机会。而即便是我姐得到了那百分之二十股权,现在的局面也不会变动。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你把奶奶接回你和我姐的家里,对我家和大伯家来说都能接受。”余家豪看着李子安,那眼神带着点穿透力。

  李子安也看着他。

  这货,还真不是那些满脑子的乃子的纨绔子弟能比的。

  PS: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昨天头疼,昏昏沉沉的,只码了两张,还忘记更新了。今天凌晨3点半起床码字,这会儿才码完。干这行真的是个体力活,关键还要硬得持久。让大家等了许久,却不见更新,实在是愧疚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