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26章以血祭旗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634 2020-11-17 17:24

  小巷的尽头的T字路口到了,往左往右都有一个枪%手埋伏。他们隐藏在黑暗中,自以为隐秘,却不知藏身的位置,甚至长什么样都被人瞧得清清楚楚。

  “这上面写的是水手酒吧。”莎尔娜看见了酒吧的招牌,说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我们进去吧。”

  莎尔娜有点紧张和害怕,但她还是点了一下头,跟着李子安走进了水手酒吧。

  留着大胡子的白人男子看见了李子安和莎尔娜,但没有起身迎接,仍旧坐在酒桌后面的椅子上。他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对他来说,猎物上钩了。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壮汉各自上前了两步,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大胡子的两边,形成了一个钳形,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看似一个装酷的动作,其实是方便拔枪。

  莎尔娜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将心中的紧张和害怕镇压了下去,然后走在了李子安的前面,准备与大胡子交流。

  她不是一个胆小的女人,她敢单身一身在澳大利亚的森林之中露宿一夜,她敢跳进可能有鳄鱼的河流之中,可是这些都不能跟眼前的情况相比。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其实就是人,而眼前这几个都是坏人之中的精英。

  “真没想到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跟我交易,你买那么硬货,你想抢德意志银行吗?”大胡子的话里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莎尔娜说道:“我不喜欢开玩笑,我已经来了,给我看看枪。”

  李子安走到桌前,伸手去拉大号装备包的拉链。

  大胡子一把按住了装备包:“钱呢,给我看看钱。”

  莎尔娜看了李子安一眼,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将背在身上的背包卸了下来,放在桌上,拉开了拉链,两沓连银行扎带都没有取的欧元顿时从背包里掉落了出来,里面还有满满一大包的钱。

  大胡子看着背包里的钱,两只眼睛里顿时有了一点放光的反应。

  莎尔娜说道:“钱你已经看见了,五十万欧,一分不少,现在该让我看一下枪%了吧?”

  大胡子这才松开了摁在装备包上的手。

  李子安%拉开了装备包的拉链,里面的武器顿时显露了出来。

  装备包里装了两支MP5冲锋枪,两支G36突击步%枪,还加装了战术模块,红点瞄准镜、榴弹发射器,十分的牛逼,另外还有五支VP9手枪%和一只工程塑料箱。

  李子安将那只工程塑料箱拿了出来,打开。

  工程塑料箱里装的是一支G22狙击步%枪的部件。

  装备包里的枪%都很赞,却没有一颗子弹。

  莎尔娜皱起了眉头:“我在邮件中说的很清楚,我需要大量弹药,你的弹药呢?”

  大胡子伸腿一踢,酒桌下滑出了一只小一点的装备包。

  李子安弯腰去捡,大胡子的一个手下忽然抬腿踩在装备包上。他摁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开关,机关戒指上的尖刺悄无声息的弹了出来,也就在那一瞬间,他用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扎了那个白人壮汉的脚踝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那个壮汉感觉到了一点疼痛,警惕的看了一眼李子安的手,却什么都没有看见,疼痛的感觉也消失了,他也就没有在意。

  人的身体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痛一下,这很正常。

  大胡子向另一个手下歪了一下嘴。

  那个手下走到背包前,伸手去拿背包。

  李子安的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滚开!”那壮汉呵斥了一声,手肘曲起,狠狠的撞在了李子安的胸膛上。

  当!

  金属声响。

  那壮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手肘撞在了一块坚硬的金属上。如果是女人还可以理解戴了金属胸罩,可这尼玛是个黑人小子啊,口味这么重?

  却就在他心里诧异的时候,他身后的兄弟摇晃了一下,然后往前倾倒,压在了他的背上。

  壮汉忽然意识到不对,右手慌忙绕后去拔枪。

  李子安的右手一挥,一记掌刀劈在了壮汉的颈动脉上。

  那壮汉闷哼了一声,瞬间失去了知觉。

  机关戒指上的合金尖刺上抹了止行膏,让人防不胜防,但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扎了一个人之后,再扎第二个人药量就不够了,所以李子安才会补这一下。

  “混%蛋!”大胡子骂了一句,猛地站起,一把掀了桌子,他的手也在那一瞬间抽出了一支事先藏在桌面下的一支VP5手枪。

  不同于装备包中的那几支手枪,他手中这支不但装了子弹,还装了消音装置。

  李子安松开了那壮汉的手腕,一脚高踢,一脚踢在了大胡子的握枪%的右腕上。真气灌腿,力大如牛,大胡子的右腕被他一脚踢变了形。

  “啊!”大胡子惨叫了一声。

  李子安不等他再叫一声,一拳抽在了大胡子的脑袋上。

  一个石头打击猪肉般的声音里,大胡子那两百多斤的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也把莎尔娜惊呆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这酒吧里就只有她和李子安两个站着的人了。

  “你躲到吧台后面去。”李子安说。

  莎尔娜跟着就跑向了吧台。

  来的时候李子安跟她说过,外面还埋伏着两个枪%手,李子安要对付那两个枪%手,她能帮的最好的忙就是躲起来,不给李子安添麻烦。

  李子安身形如风,几步冲刺就到了酒吧大门一侧,背贴着墙,一手握枪,一手握着一颗特制的弹丸。那弹丸是汤晴给他特制的,加了止行膏和毒身膏还有白%磷的弹弓弹丸,高速飞行和碰撞都能点燃。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李子安提前将那颗特制的弹丸摔在了门口,那颗特制的弹丸落地就燃了,一股浓烟冒了起来。

  两个枪%手持着两支MP5冲锋枪%从门口冲了进来,一个枪%口往前,一个枪%口往右,配合相当默契。

  李子安就在右边。

  枪%口往右的枪%手的视线被浓浓的毒烟所遮掩,看不清楚,而毒烟也影响了他的大脑神经,让他反应迟钝,等他看清楚门边藏着一个人的时候,一颗子弹就扎进了他的眉心里。

  另一个枪%手听见子弹穿过消音装置的枪声,猛地转身过来,他也看见了李子安,但是这个时候他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大脑就像是一块石头。可是,没等他倒地,又是一个子弹穿过消音装置的枪声入耳,他听见的时候,那颗子弹早就在他的脑袋之中了。

  李子安将酒吧的门关上了。

  这里开着排气扇,一缕缕毒烟被抽走。不过就算没有排气扇,一颗弹丸所释放的毒烟也不至于误伤到莎尔娜,毕竟她躲得那么远,毒烟扩散不到她那里去。

  李子安将酒吧的门关上了,然后一手拖着一具尸体往吧台走去。

  破局还需血祭旗。

  这便算是用血祭旗了,只不过杀的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莎尔娜从吧台后面站了起来,看着李子安拖着两具尸体过来,心中多了一丝敬畏。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李子安杀人,而且手段这么狠,一转眼功夫就放倒了五个人。

  李子安将两具尸体扔在了地上,然后开始解其中一个的腰带。

  莎尔娜走了过去,好奇地道:“李,你在干什么?”

  李子安拿着抽下来的腰带,转身去捆大胡子的脚,一边说道:“这三个没死,我把他们捆起来,给他们喂点药。”

  “喂药?”

  “化身膏,给西罗吃的那种。”李子安说。

  莎尔娜一下子就明白李子安想干什么了,她跟着往吧台走去。

  李子安说道:“你帮忙解腰带啊,你又去吧台干什么?”

  “我只解你的腰带,别的男人的腰带我不解。”莎尔娜说。

  李子安:“……”

  果然不是寻常的女人,这边刚刚发生了残忍的搏杀,两具尸体都还热乎着,她就已经能开玩笑了,这心理素质真的是刚刚的。

  莎尔娜从吧台后面拿出了一大卷胶布,抛给了李子安:“用这个方便一些。”

  李子安对她笑了笑,然后用胶布捆绑大胡子和那两个手下,搞定之后他将三个人依次扶起来,放在了三只并排着的椅子上。

  正常的操作是割破手指,挤几滴炉身血给两个老马仔解毒,但大胡子并没有中止行膏的毒,只能用物理唤醒的方案了。

  “军师,你转过身去。”李子安说。

  “干什么?”莎尔娜好奇的问了一句,但身体还是很配合的转过了身去。

  李子安%拉开了拉链。

  一股笔直的水箭凭空出现,狠狠的冲击在了大胡子的脸上。那水箭就跟加了压的压缩水枪%喷射出来的水箭一样,打在大胡子的脸上,大胡子的脸皮顿时泛起了波浪纹,而且还是狂风吹起的那种。

  大胡子的嘴唇被掀开,水箭冲击下,一口烟牙竟然被洗掉了老烟垢,达到了洁牙的效果。

  莎尔娜忽然转身过来,一眼瞅见,目瞪口呆,一双腿也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有点站不稳的感觉。

  她的内心就像是有一只熊猫跑过,翻滚、咆哮,还摇头晃脑。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她不知道。

  但她知道熊猫是吃竹子的。

  这只熊猫一定是饿了,但它挑剔,它不想吃竹子,它想吃竹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