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06章下不去嘴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964 2020-11-17 17:24

  余泰山气哼哼的坐了下来,如果不是考虑着与林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他都想转就走了。留在这里吃的不是饭,是气!看见那穿白衣的小子坐在那张桌子上跟几个大佬谈笑风生,他就生气,恨不得冲上去一巴掌抡那小子的脸上。

  余家豪的脸色沉,那眼神也让人感到害怕,他的心里肯定在想着什么,可没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至于谢建飞,他此刻的眼睛里只有余美琳和李子安,更诡异的是他居然有一种被戴了绿帽子的感觉。偏偏,这绿帽子他还摘不下来,以至于把他的脑袋都染绿了。

  高胜美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话:“那个吃软饭的什么时候认识了杜会长,他跟那个马化云聊什么啊,他也不嫌丢人,他跟人家有共同的话题吗,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上嘛。”

  “你够了!”余泰山呵斥了一声。

  高胜美愣了一下,随即怼了回去:“你冲我发什么火啊,我又没有惹你生气,你有火你冲那小子发去呀。”

  余泰山的脸上又是一片辣乎乎的感觉。

  今天这个脸,真的是丢到姥姥家了。

  余家豪的脸越来越沉了,似乎轻轻拧一下就能拧出惨绿色的水来。

  李子安在那边越开心,他就越难受。尤其是看见李子安跟马化云有说有笑的画面,他的感觉就像是吃肥肠吃到一坨屎一样恶心。

  是啊,一个从山里出来的吃软饭的,他怎么就可以跟马化云坐一桌,那杜枝山还低声下气的讨好他?就那谄媚的嘴脸,如果那吃软饭的没跟余美琳结婚,他恐怕还会把杜林林嫁给那个吃软饭吧?

  越想越气!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李子安还故意往这边看了一眼,看的还就是他。

  余家豪看见李子安嘴角那淡淡的笑意,那平静的眼神,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间,他感觉像是被李子安狠狠的抽了一耳光一样。

  你说我吃软饭,脸皮够厚还会,可我在跟马化云和杜枝山一桌吃饭,你却只能坐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你做梦都想得到攀上的关系,我随随便便就可以得到,而且我特么还不在乎!

  然而这些都只是余家豪自己的解读,李子安就只是单纯的移目过来看了他一眼而已。

  “李先生,我听杜兄说你是个真正的大^师,你可不可以给我看个相?”马化云看着李子安,有点跃跃试的感觉。

  李子安淡淡地道:“马会长来的时候我就看了一下。”

  “请说。”马化云颇为好奇的样子。

  李子安说道:“马总,你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你怎么看你自己的面相?”

  马化云心中不解,却也没说怎么看待自己的面相,只是好奇的看着李子安。其实,说他天生异象的人有,说他丑的也有,网上那些给他看相的内容他也都看过,但他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余美琳倒是有些紧张了,生怕李子安看不好,解不好。

  李子安也不是真要马化云的什么答案,他语气淡淡的说了下去:“马总,你这脸和你这脑袋看上去就是一只鼎啊,你这是问鼎中原的命,你还看什么相?”

  马化云微微愣了一下,继而笑出了声来:“哈哈!我从来不觉得,可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觉得像啊。”

  杜林林凑到马化云的面前,仔细看了看,笑着说道:“哎呀,还真像呢,我也第一次听人这么说,难怪马叔叔这么厉害,原来天生就是问鼎中原的命呀。”

  杜枝山说道:“马老弟,我昨天都还躺在上,今天子安给我治了一下,我连拐杖都不用了,脚下生风,子安可是真正的大^师啊,跟那些装神弄鬼的大^师不是一路人,你可要好好认识一下哦。”

  杜林林说道:“沐叔叔,子安哥卜卦才厉害呢,我爸病危的时候连遗嘱都立了,说是要回家老家办后事,子安哥只是给我卜了一卦,连我爸的说过什么话都算出来了。”

  父女俩你一言我一语,把李子安夸上了天。

  余美琳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从出山以来,李子安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现在更是让她面上有光。

  马化云心动地道:“李先生,不如请你给我卜一卦怎么样?”

  李子安却摇了摇头,淡淡地道:“马总,无事不求卦,古时候的君王也是遇到大事才卜卦,起兵出征、久旱求雨,那也是有所求,你已商界问鼎,妻贤子孝,你往后十代都衣食无忧,你走哪都能呼风唤雨,你求卦,你跟我说你求什么?”

  马化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李先生,你说的有道理,无事不求卦,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往后我要是有事,我再来向你求卦。”

  李子安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排忧工作室的名片双手递给了马化云。

  马化云接也是伸双手接的,礼数周到。

  杜枝山笑着说道:“别光顾着说话,我们一起喝一杯吧。”

  杜林林跟着就把他面前的酒杯端走了,换了一杯茶给他,还不忘唠叨他一句:“你刚好就要喝酒,你还要不要你的体了?”

  杜枝山有些尴尬,但还是服了软:“那、那我就以茶代酒敬各位来宾一杯,谢谢诸位赏脸,我杜某记着大家的。”

  他站了起来。

  全场起立,隔空举杯。

  ………………

  宾利轿车行驶在马路上,窗外蓝天白云,城市的风景儿美。

  余美琳的心也很美,但与风景无关,只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子安有关。

  “子安,你说马化云会找你卜卦吗?”余美琳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李子安说道:“应该不会吧。”

  余美琳讶然道:“为什么不会?”

  李子安淡淡地道:“我在席间不是说了吗,他往后十代都衣食无忧,走哪都能呼风唤雨,他什么都不缺,体也健健康康,他没事求我。”

  “你说的有道理,他那种层次的人已经没什么求的了,常人上的那些困难和烦恼他也都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他要了你的名片,估计还是会联系你吧?”余美琳说。

  “我觉得人家不过是客气一下,毕竟杜枝山是想他跟我交个朋友,他也不好推脱。”李子安说。

  “也是哦,早知道是这样,我就该提醒你要个他的电话,他不联系你,我们联系他。”余美琳说。

  “你提醒了我也不会要。”

  余美琳讶然道:“那可是马化云啊,你之前没看见余家豪跟条狗似的跑去想跟人家照相吗?有一张跟马总的合照,往办公室里一挂,生意都要好做得多,你有机会要个电话,你居然不想要?”

  李子安淡然一笑:“他是马化云,我是李子安,他是商界王者,我是大^师啊,你见过哪个大^师主动跟人要电话的?”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也对啊,你是大^师,牌面不能输,这个世上取得马化云那样的成就的人很多,但你这样的大^师却只有一个,他的本事可以复^制,可你的本事别人复^制不了。”

  李子安也看着她,有点发怔。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这还是余美琳第一次这样夸他。

  “你看着我^干什么?”余美琳看一眼又移开了视线,她还得开车,大^师又不开车。

  李子安笑了笑:“我记得不错的话,我们结婚四年多了,这还是你第一次这样夸我,感觉……”

  “什么感觉?”余美琳又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的感觉怪怪的,可话却不能这样说。

  “嗯,有点受宠若惊。”他说,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沐桃。

  余美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那我以后就多夸夸你。”

  李子安也对她笑了笑,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你早干什么去了?

  “我想去公司看一看,昆丽虽然也能办事,但她能力有限,我有点不放心,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公司吧,家里有汤晴照看着,你回去也没事。”余美琳说。

  李子安说道:“我想回家看看小美,也想跟小汤老师好好聊聊,就算她要回老家结婚,人家在我们家干了好几年了,跟小美也有感,我们怎么也得准备一份大礼吧。”

  “你说得对,那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再去公司。”余美琳说。

  李子安本想说他可以打车回去,但话到嘴边又觉得有点不合适,于是点了点头。他心里却也有些奇怪,余美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宾利轿车开到了高臣一品,余美琳在大门边停下了车,李子安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余美琳忽然伸手过来,抓住了李子安的手。

  李子安顿时僵住了,直盯盯的看着余美琳,心里也有点慌。

  跟沐桃发^生^关^系前和后,他都觉得对不起余美琳,对不起李小美,可是现在余美琳抓着他的手,他的心里居然有了一点对不起沐桃的感觉。

  这感觉来得毫无征兆,好生诡异。

  余美琳却在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下颚还有一个微微上扬的动作。

  李子安的心里一片惊讶和困惑。

  她不会是想让我亲她吧?

  抓手不让走,闭眼扬下颚,电视剧里女主角要是做这些动作,接下来必然是一段吻戏,不撞翻一些茶杯果盘什么的,导演都不会喊卡。

  若是从前,李子安求之不得,恐怕早就一口啃过去了。

  可是现在他心里不但不想还有点排斥,对不起沐桃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那个,我上去了。”李子安说。

  余美琳松开了李子安的手,睁开了眼睛,她的心里满是失望。

  “你开车慢点。”李子安叮嘱了一句。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我走了。”

  宾利轿车调转车头,进入车道开走了。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

  当初我想跟你过夫妻生活的时候,你说你没有准备好。

  我现在也没有准备好。

  而且,咱的邮轮又不是没港口安放。

  【提示】:如果觉得此文不错,请推荐给更多小伙伴吧!分享也是一种享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