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60章小别的夜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727 2020-11-17 17:24

   杜三娘的车隔着高臣一品好几百米远就停了下来。

  李子安知道她是担心开到大门前可能被熟人看见,所以才停这么远避嫌。他也没说什么,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隔着车窗说了一句:“林林,我回去了,你开车回去的时候慢点。”

  杜林林点了一下头,嘴唇动了动,很想问李子安一句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但这话最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说了一句:“你快回去吧,美琳姐快下班了。”

  “我有时间就过来看你。”李子安主动说了出来。

  杜林林的俏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嗯!”

  “我走了。”李子安转身离开。

  再聊下去余美琳就真回来了,如果再被她发现他跟杜林林有染,那就死定了。

  杜林林也调转车头离开了,她是一个知道分寸的女人。

  李子安爬上江堤往回走,心里嘀嘀咕咕:“余诗曼骂我渣男,好像没骂错啊,我这样做……哎。”

  一声叹息惹惆怅。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心里刚刚在想对不起余美琳,结果余美琳就打电话来了。

  他下意识的抬头张望了一眼高臣一品的大门口,他是真怀疑刚才跟杜林林说话的时候被余美琳看见了。还好,他没有看见余美琳,也没有看见余美琳的车。

  “喂,老婆。”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亲热的打了一个招呼。

  “干嘛呢,这么久才接我电话?”余美琳的声音。

  “我在江堤上,人多,没注意到,什么事,女王陛下您吩咐。”李子安说。

  “嘴巴抹蜜了,说话这么好听,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李子安:“……”

  “好了,不逗你了,是这样的,疗养院那边来人了,在公司跟我谈上市的事,我跟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我不回家吃晚饭了,晚上估计也会很晚回来。”

  “哦,好的。”

  “桃子在干什么?”余美琳冷不防的问了一句。

  李子安本以为她会挂电话,毕竟在跟人谈上市的大事,却没料到她还有这么一问,他微微愣了一下之后才说道:“我不知道,要不我回去问问。”

  “不用,我就随便一问,你不许去她家。”

  李子安:“……”

  “亲个,我要挂电话了。”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对着手机啄了一下,不忘叮嘱一句:“不要太累了,注意休息。”

  “嗯,等我回来。”余美琳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这种抓奸与反抓奸的日子真的有点累。

  可是,他感觉好像越来越适应这种生活了,真的是很无语。

  走没多远,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又毫无征兆的闯进了他的视线。这次比上一次看得更清楚,金色的长发,一米八几的身高,这两个特征都与姑师大月儿的背影吻合。而且那种用言语无法说清楚的心灵感应一般的感觉,这一次也比上一次更为强烈。

  李子安拔腿就追了上去。

  那白色的身影又混入人群之中,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李子安又往前追了一段,还是没有发现那道白色的身影。

  “哎,真要是你的话,你跟我见个面你会死啊?”李子安心里郁闷,抱怨了一句。

  可即便是这样的话,姑师大月儿听见了,估计她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她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或许已经几千岁了,这样一个存在怎么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她?

  回到家里,李子安直接进了厨房做晚饭。

  厨房里没有情感纠缠,只有锅碗瓢盆和食材,他在厨房里能找到自我,还有心灵上的平静。

  直到汤晴和李小美下楼……

  吃过晚饭,汤晴进厨房洗碗,李子安陪李小美玩了一会儿,然后带她上了楼。

  他把李小美哄睡着下楼的时候,汤晴已经回客房了。

  他也回到了房间里,点了根檀香,然后盘腿坐在了地上,研究圣光相术。

  大惰随身炉青烟袅袅,三幅天图长亮,整个脑海都笼罩着一片氤氲的绿光。他的意识在脑海中,那感觉就像是进了《骇客帝国》中的虚拟世界。

  李子安没有着急着进入相图,而是去观察别的天图。

  大惰随身炉上九幅天图,现在才只是点亮了三幅,这才三分之一,还有六福天图没有点亮。这六福天图之中可以预见的有医图和卜图,另外四幅天图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仅从模糊的图案去揣测,不管是揣测出什么结果都不靠谱。

  六福没有点亮的天图一一看过,没有任何一幅天图有点亮的迹象。

  这个情况也正常,第三幅天图才点亮,哪有那么快又出现点亮第四幅天图的迹象。就第三幅天图点了的情况,大惰随身炉要点亮第四幅天图肯定需要更漫长的时间,而他多半也需要承受更大的痛苦。

  如果九幅天图完全点亮,那会发生什么?

  无从知道。

  李子安的意识回到了第三幅天图上。

  意念有所至,天图有所应。

  漩涡之中的吸扯力将李子安的意识拽进了漩涡之中,黑暗和冰冷涌来,那感觉就像是被宇宙中的黑洞捕捉,无法逃脱。

  几秒钟后李子安睁开了眼睛,视线里的墙壁瞬息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隔壁房间的景象。

  前面几次动用圣光相术起码需要十秒钟的准备时间,现在只需要几秒钟,他是越来越熟练了。

  可这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呈现在眼前的景象。

  小汤老师正往浴室走去,她的身上散发着皎洁的圣光。

  那圣光照亮了雄伟的大雪山,照亮了神秘的森林和峡谷,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圣而圣洁。

  床上放着她的衣服和口罩,两只口罩,一只连体的,一只异形的。

  李子安顿时尴尬得要死,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偷窥什么的,只是进入圣光相术的状态一睁眼就看见了小汤老师的圣光景象,这真的是个意外,不是故意的。

  小汤老师显然也不是故意的,她去洗澡,为什么要戴口罩?

  却就在李子安准备移开视线去看别的地方的时候,汤晴忽然停下了脚步,移目看着墙壁,那眼神很是奇怪。

  李子安心中惊讶:“难道被她发现啦?这不可能啊,隔着墙壁,我能看见她,她肯定看不见我……可是,她看着墙壁干什么?”

  四目相对,却又隔着墙壁。

  汤晴忽然张嘴说了一句话:“你个猪头。”

  她的声音很小,可是这屋子里点了檀香,大惰随身炉一直都在焚香状态下,她的声音也就很清晰的传进了李子安的耳朵里。

  李子安一脸懵逼。

  他就想不明白了,小汤老师为什么骂他,晚上吃饭还给他夹菜呢,温柔又乖巧,可这会儿却骂他猪头,这是什么情况?

  轻声骂了一句,汤晴往浴室走去。

  李子安看着她的背影。

  一月障目。

  月有缺,月亮的背面还有陨石坑。

  李子安的视线模糊了,圣光相术的状态结束了,他的视线也恢复了正常,墙壁就是墙壁,根本就看不&穿。

  可耳朵里却还能听见小汤老师发出的声音,他的脑海之中也不受控制的会浮现出好多泡泡。

  他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可还是会听见那些声音,他的潜意识已经锁定了小汤老师,只捕捉她发出的声音。

  他有些无语,他干脆将檀香掐灭了,然后站起来练拳,折枝拳和神之一手。

  圣光相术消耗真气和精神力位于三种绝学之首,用一次就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缓和过来,没法一直修炼。神之一手虽然也消耗真气,但不消耗精神力,倒是可以反复修炼。

  渐渐的听不见小汤老师发出的声音了,李子安也进入了修炼状态,炼出了一身大汗。随后,他去洗了个澡上了床。

  他以为很快就会回来,可是直到他睡着了余美琳都没有回来。直到凌晨两点,他听到开门的声音醒来,才看见管家婆蹑手蹑脚的往床边走来。

  管家婆也不开灯,拿着手机当电筒。

  李子安又闭上了眼睛装睡。

  余美琳走到了床边,凑到李子安的脖颈间嗅了嗅,没嗅出什么,又移到了被窝边嗅了嗅。

  李子安心中无语,暗暗地道:“我就这么让你不放心吗?真是的……”

  余美琳最终也没有嗅出别的女人的味道,忽然凑到李子安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假装被吓了一跳,还叫了一声:“啊!谁?”

  “老公,我回来了。”余美琳笑着说。

  李子安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拍了拍胸口:“吓我一跳,你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余美琳的心里暖暖的:“我在公司吃了外卖,我不饿,你快躺下,不要着凉了。”

  李子安躺了下去。

  余美琳脱了衣服也上了床,钻进了被窝。

  李子安搂着她,给她暖身子。

  “上市的事都谈好了,他们给我找了一个很好的壳,华投&公司完全控股的一家电器公司,估值2个亿,但华投&公司方面不要钱,要我用在澳洲那边的铁矿的百分之二股份置换。虽然感觉有点亏,但我答应了。”余美琳说。

  “事情解决了就好,那座铁矿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也是赚到的,亏点就亏点,往后问鼎集团上市,或许还会与华投&公司打交道,卖个人情也是好的。”李子安说。

  “那家家电公司在广地,我明天得飞过去看看,然后跟华投&公司的人在那边签合约,可能要三四天才能回来,家里就交给你了。”余美琳说。

  李子安心里有些舍不得:“要三四天啊,我有点不放心,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余美琳笑着说道:“你舍不得我吗?”

  “当然,我怎么舍得你。”

  余美琳在李子安的脸颊上啄了一下:“我也舍不得你,可我不放心小美一个人在家里,你还是留在家里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李子安想想也是,也不说撵路的话了。家里虽然有汤晴,可她毕竟不是父母,小美那么小,怎么能没有父母陪在身边。

  “你看,我一说小美你就不撵路了,你心里果然是小美最重要。”余美琳有点吃醋了。

  李子安笑了笑:“哪有当妈妈的吃女儿醋的,你不害羞吗?”

  “我明天上午的飞机,我就要走了,你不交作业吗?”余美琳说。

  “交。”李子安的回应很干脆。

  交作业这种事情,大&师从来都是没有压力的。

  隔壁,汤晴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一脸郁闷的表情。

  这都什么时间了,那两口子居然……真是的!

  她倒了下去,伸手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