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145章试验新药

赘婿出山 李闲鱼 4189 2020-11-17 17:24

   足足三个小时时间,李子安才将止行膏和毒身膏炼制出来。

  工具箱里多了两块膏药,两块都约莫香皂大小,粉色的是止行膏,绿色的是毒身膏。

  房间里,李子安戴上了汤晴给他特制的机关戒指,按了一下机关按钮,将尖刺弹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扎进了止行膏之中。

  晚上的饭局,如果潘人龙对他采取什么行动,他就先发制人,用抹上了止行膏的扎潘人龙一下,然后制服他。

  或许,另一个试药人也可能出现,黄波。

  有了抹了毒膏的机关戒指,黄波要是再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他完全有信心制服黄波。

  李子安机关戒指的尖刺收了起来,把工具箱也关上了。汤晴的工具箱还没有做好,等她做好了这两块有毒的膏药得收进防弹工具箱里,好好保存着,毕竟家里有小孩,是个不安全的因素。不过这事也急不得,慢工才能粗细活,所以他也不催汤晴。

  咕咕。

  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金刚萝莉:我把你要的兔子买回来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李子安回了一句:我马上过来。

  三分钟后他背着小药箱来到了沐春桃家门前,门是留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进门之后他伸手关上了门,过玄关进了客厅。

  沐春桃正蹲在地上看着两只铁丝笼子,那两只铁丝笼子里装着两只兔子,又肥又大,恐怕都有好几斤重。

  沐春桃听到声响,却没有回头看李子安一眼,似乎知道是他来了,而兔子对她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李子安走了过去,蹲在了她的身边。

  “你的膏药炼制出来了吗?”沐春桃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炼制出来了,让我来试验一下。”

  沐春桃忽然伸手抱住了李子安的胳膊,可怜兮兮地道:“子安哥,你能不能不杀它们呀,它们好可爱。”

  李子安温声说道:“这次我炼制的不是治病救人的膏药,而是有毒的膏药,我不能拿人来试药,所以只能用兔子来试验。”

  沐春桃撅起了小嘴,委屈巴巴的样子。

  李子安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你不忍心看就别看了,你先回房间吧,我试了药之后来找你。”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却又对着笼子里的两只兔子说了一句话:“我也不想你们死,可是我不把你们买回来的话,饭馆的师傅就把你们宰了,你们不要怪我好不好?”

  李子安本来对这两只兔子并没有什么感觉,可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居然有了一点罪恶感,这也让他有些无语。

  “至少,你们俩能留个全尸对不对?”沐春桃又对两只兔子说。

  李子安:“……”

  沐春桃又对李子安说了一句:“子安哥,待会儿动手的时候,你对它们温柔一点好不好?”

  李子安有些头疼,不过还是点了一下头。

  沐春桃这才松开李子安的手,上了楼。

  李子安打开了笼子,右手的拇指按了一下机关戒指的机关按钮,合金尖刺顿时从戒面中心的缝隙之中弹了出来。那尖刺上每一毫米都有一个小孔,每一个小孔之中都有一小粒止行膏,尖刺的身上也粘着一些粉色的止行膏。

  笼子之中的兔子看见笼子打开,跟着就往外跑。

  李子安没有去拦截兔子,却就在它刚刚跑出笼子的时候,右手的手背拍在了兔子的臀部上。也就在那一刹那间,五毫米长的尖刺扎进了兔子的臀部。

  兔子跑开了。

  李子安看了一下戒指上的尖刺,合金尖刺上并没有血迹,倒是涂在尖刺上的和小孔之中的粉色药膏不见了。

  遇血就融,这是止行膏的一个特征。

  李子安的视线移到了兔子的身上,那兔子已经跑出了大约两米的距离,就在他看着那兔子的时候,那兔子突然就摔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止行膏见效了。

  从下毒到毒性发作,不过两秒钟的时间。

  而且这还是扎的臀部的原因,臀部是结实的肌肉,血液流速缓慢。如果扎的是靠近心脏的位置,这止行膏的毒性会发作得更快。

  当然,这样的毒性只是针对兔子而言,同样是哺乳动物,人的抵抗力和耐药性远比兔子强大的多。这一下要是扎在人身上的话,估计起码要好几秒钟才能达到麻醉的效果。

  李子安走到了倒地的兔子旁边,伸手按在了兔子的心脏部位。兔子的心脏咚咚的跳着,时而快,时而慢,给人一种很混乱的感觉。

  真气从指尖透射出去,进入兔子的身体。

  真气出去,真气回来,带回兔子的身体内部的信息。

  李子安很快就发现,这只兔子虽然已经被麻痹倒地,失去了支配身体的能力,可是脑部却异常活跃。

  这是产生幻觉的反应。

  可是,他没法了解一只兔子产生了什么样的幻觉。

  或许是一根胡萝卜,或许是千百根胡萝卜。

  李子安收回手,来到了另一只铁丝笼子旁边。开笼子之前,他用消毒纸巾仔细的将尖刺擦拭了一遍。虽然止行膏见血就融,但为了获得更准确的试验效果,他还是决定清理一下。

  擦拭完尖刺之后,李子安打开工具箱,取出用香皂盒子密封着的毒身膏,然后将坚持扎进了绿色的膏体之中。

  戒指上的尖刺上又抹上了绿色的毒身膏,五个小孔之中也都填满了毒身膏。

  李子安将第二只铁丝笼子打开,笼子里的兔子早就等着这个机会了,一见笼子打开,四腿一蹬就从笼子之中冲了出来。

  李子安右手的手背拍在了兔子的背上。

  第二只兔子跑到了第一只兔子的身边,用嘴碰了碰第一只兔子,似乎是想让它的同类爬起来跟它一起玩。

  可是第一只兔子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第二只兔子也不管它的同类了,在客厅里跑来跑去,十分活跃的样子。

  李子安观察着它的反应,时不时地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足足一刻钟之后,那只兔子才消停下来,蹲在地上。

  李子安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小苹果,慢慢的来到了兔子的身边,然后将小苹果放在了兔子的面前。

  兔子却只是看着那个苹果,一动不动。

  李子安伸手按在了兔子的肋腔上,真气透指而出,在兔子的身体之中溜达一圈之后,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同时带回了兔子的身体内部的信息。

  这只兔子的心跳非常缓慢,它的神经紊乱,各个内脏也开始衰竭,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李子安将手收了回来,他刚刚把手收回来,那只兔子就闭上了眼睛,脑袋也耷拉了下去。

  从第二只兔子中毒到死亡,总共用去了十七八分钟的时间。当然,这也只是针对兔子而言的毒性,如果是用在人身上,潜伏的时间肯定会更长。

  李子安将死了的兔子处理掉,然后把那只用了止行膏的兔子放回进了铁丝笼子之中。

  止行膏不是致命的毒药,是麻醉和产生幻觉的膏药,这只兔子会不会死,也是他需要了解的。

  把笼子关上之后,李子安上了楼。

  沐春桃的卧室的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能推开,不过有了上次的尴尬事件之后,李子安还是伸手敲了敲门。“我不在。”房间里传出了沐春桃的声音。

  李子安笑了笑,推开门走得进去。

  沐春桃正侧躺在她的床上,身上穿了一条红色的连体短裙,一双大长腿上穿着黑色的网眼丝袜,说不出的一种妩媚诱人的味道。

  她的身边放着一盘瓜子,李子安进门的时候,她正嚓嚓的剥着瓜子吃。

  “兔子呢?”沐春桃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一只已经死了,一直还麻醉着,我把被麻醉的那只放进了笼子里,估计会活下来。”

  “活的那只我应该怎么处理?”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走的时候带走它,我把它放绿化带里,等于是放生。”

  沐春桃冲李子安竖起了大拇指:“杀一兔,救一兔,大*师讲究。”

  李子安:“……”

  沐春桃拍了拍身边的空地方,笑盈盈地道:“还站着干什么,来呀,吃瓜子呀。”

  李子安笑了笑,放下工具箱走了过去。

  两人一起吃瓜子。

  沐春桃一个人吃的时候,吃瓜子的声音是嚓嚓的声音。

  李子安加入,跟她一起吃瓜子的时候,那声音就变了,变成嘎吱嘎吱的声音了。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又来骗我嗯嗯。”

  “五颗、六颗、七颗、八颗……”

  “你耍赖皮,我不干嗯哼。”

  叮铃铃,叮铃铃……

  李子安突然就僵住了。

  沐春桃也呆住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一直响,给人带来压迫感。

  “嘘。”李子安发出了一个声音。

  沐春桃心领神会的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要起身,沐春桃却拉着他不让他起身,他只得伸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看之下顿时紧张了起来。

  电话是余美琳打来的。

  接还是不接?

  叮铃铃,叮铃铃……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李子安划开了接听键:“喂?”

  “子安,一个朋友约我晚上吃饭,晚上我就不会家吃饭了。”

  “嗯。”李子安很紧张的瞅着沐春桃,生怕她在这个时候发出什么声音来。

  沐春桃却故意长大了嘴巴,做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叫出什么声音来的感觉。他忽然感觉,这是他有生以来接到过的最艰难的一次电话。

  还好,沐春桃只是吓吓他,没有叫出什么声音来。

  “怎么隔这么久才接电话?”余美琳的声音。

  “哦,我在试验新药,手上有药,要处理一下才能拿手机。”李子安说,心里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你今天……”

  “我怎么了?”

  “给人的感觉怪怪的,你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我还得试验新药。”李子安说。

  “嗯,你忙你的吧。”余美琳挂断了电话。

  沐春桃咯咯笑道:“吓着了吧?”

  李子安放下手机,笑着说道:“被吓到的人腿会软,我腿软吗?被吓到的人会哆嗦,我哆嗦了吗?”

  “你腿不软,但你哆嗦了。”

  “我哆嗦了吗?”

  “快了。”

  “啰嗦,我还要吃瓜子。”

  “这一盘都在这里,你想怎么吃都可以。”

  “一颗、两颗……”

  “你真还要吃啊?”

  “三颗、四颗……”

  “你别数了嗯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