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766章钝刀杀鸟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17 2020-11-17 17:24

  三个人,三百多斤的重量,可对于李子安来说这点重量却不算什么,就跟普通人背个稍微沉重一点的登山包差不多。

   两个金发少女骑士不重,两人加起来的重量也不到两百斤,最沉重的是杰纳罗,他一个人的重量就等于两个金发少女加起来的重量。

   原路返回,一路风平浪静。

   李子安来到了码头上,将裹着三个人的床单放下,然后打开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一支战术手电,打开关闭,打开关闭,打开关闭,重复了三次。

   这是得手的信号。

   游艇快速驶来,停在码头上。

   李子安将裹着三个人的床单提上了游艇,他自己也跳了上去。

   范才伟跟着又驾驶游艇离开,去岛礁接董曦和孟刚。

   游艇甲板上,莎尔娜将床单“包袱”打开,她以为只有一个人,发现床单里还有两个金发少女,惊讶地道:“你怎么还带了两个女孩上来?”

   李子安说道:“她们跟杰纳罗睡一张床上,我进去的时候杰纳罗醒了,我打晕了他,结果一个女孩也惊醒了,我就打晕了她。我看她们身上有伤,年龄也不大,估计不是自愿的,我要是把她们留下,明天一早杰纳罗的手下肯定不会放过她们,所以就把她们也带来了。”

   “你还真是一个……好人。”夸人的时候,莎尔娜的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游艇在一处岛礁旁边停了下来,董曦和孟刚也上了游艇。

   范才伟驾驶游艇返航。

   “怎么还有两个女孩?”董曦也看见那两个金发少女了,她也感到不解。

   李子安又把刚才说给莎尔娜的话说给董曦听。

   董曦笑了:“没想到你这么善良。”

   又被表扬了。

   李子安第一次体会到了“英雄救美”的好处,心里有点美滋滋的感觉。

   “不过,你在救这两个女孩的时候再给她们穿上衣服就更好了。”董曦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

   李子安:“……”

   游艇又回到了藏身点的码头。

   李子安将两个女孩交给了雷奥普斯,让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他还给两个女孩准备了一万欧元,让她们不至于流落街头。至于她们能不能找到她们的家人什么的,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他真不是那种正义凛然的英雄,救了人,还包送回家,再送两个娃什么的。

   杰纳罗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孟刚用绳子将他捆在了一只椅子上,捆得还很艺术。

   审问这种事情就落在了李子安的身上。

   一瓢冷水浇在了杰纳罗的脸上。

   杰纳罗猛然惊醒,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李子安,他下意识的想扑上去,可是一动才发现自己被绳子捆在椅子上,根本就动弹不了。

   “你究竟是谁?”杰纳罗愤怒地道。

   李子安说道:“你能说英语吗?”

   “法克由!”杰纳罗吼出了一句标准的英语问候语。

   李子安挥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杰纳罗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杰纳罗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两颗牙齿也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杰纳罗顿时懵了。

   他是谁?

   他是路途公司十二圆桌议员之一,他是西西里岛第一大黑#手#党唐卡家族的教父,在西西里差不多是一手遮天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侮辱过?

   可是这个东方青年却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不仅将他绑在椅子上,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泼他冷水他还抽他耳光!

   李子安淡淡地道:“杰纳罗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配合一下。如果你不配合,我这边还得继续干一些对你不友好的事情。”

   “你是……”杰纳罗忽然想起了什么,“黑锅公司李子安!”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对,我就是李子安。”

   “难怪。”杰纳罗平静了一些。

   如果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这样侮辱他,他无法忍受,可对方是李子安,那就不同了。

   李子安打开了合金工具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把小刀。

   杰纳罗说道:“没有那个必要,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问你两个问题,你回答我,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李子安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看上去很公平,你问吧。”

   “是西罗给你带的路,带你来珍珠岛抓我,对不对?”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是的,如果不是西罗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

   “那该死的,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他!”杰纳罗的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

   李子安说道:“你冷静一点,你还可以问一个问题。”

   杰纳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将情绪平静下去之后才说出来:“罗盘在你的手中吗,给我看看。”

   “你这不算问题,但我还是可以满足你。”李子安将小刀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从合金工具箱之中拿出了罗盘,递到了杰纳罗的面前。

   杰纳罗直盯盯的看着罗盘,两只眼睛之中迸射出了兴奋的神光。

   “是罗盘带你来意塔利的,对吗?”杰纳罗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将罗盘放回了合金工具箱,又拿起了那把小刀回到了杰纳罗的身前,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觉得你好像是搞错了角色,你才是被绑在椅子上接受审问的人,不是我。我已经相当友好了,回答了你的问题,还让你看了罗盘,现在该我问你了,路途公司的总部在什么地方?”

   杰纳罗沉默了。

   李子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不是说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就会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吗?如果你继续沉默,那就等于是耍我,这后果会很严重。”

   “人心复杂,我不值得你相信。”

   李子安:“……”

   “你换个问题吧,能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你也别认为你手里的刀子能吓唬我,我六岁就开始杀人了,我早就料到了今天,我也早就做好了赎罪的准备。”杰纳罗很平静,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为什么非要逼我做恶人?”

   杰纳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你这意思,你还是一个好人?

   呵tui!

   李子安一只 手抓住了一颗蛋形组织,一只手操着小刀就开切。

   “法克由!法克由!”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杰纳罗愤怒的吼声,“啊!啊——啊!”

   另一个房间中,黑锅三人组和董曦都不忍直视,从监控画面上移开了视线。

   黑锅三人组都以为李子安会拿着小刀割杰纳罗的肉,一刀又一刀逼杰纳罗说出路途公司总部在什么地方,却没想到李子安直接割蛋。

   这也太狠也太黑了吧?

   李子安一边割,一边说道:“我在你的房间里看见了两个小女孩,她们看上去还没有成年,怎么会跟你睡在一张床上,而且身上还有伤,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他其实可以快刀切下来的,但他偏偏慢慢的切,给人一种刀子很钝的感觉,其实那刀子很锋利,是他用来做手术和切膏药的专用的刀。

   杰纳罗眼珠子的看着自己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一点点的离开自己,不管他怎么咒骂和嚎叫,李子安都无动于衷,那刀子也还在一点点的切他的肉,他很快就崩溃了:“她们、她们借了我的钱,没钱还债,陪我睡觉就可以抵债,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你、你快停下!”

   “我#草,你居然还放高#利#贷,如果不是因为那两个女孩年轻漂亮,你恐怕会砍掉她们的手脚,是吗?”

   “这种事情是我手下干的,我、我不知道!你、你快停下!”

   “路途公司的总部在什么地方?”李子安又把审问的核心问题拉了回来。

   杰纳罗却又沉默了。

   别的问题还好说,可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因为会死。

   李子安的手腕突然发力,手起刀落。

   鲜血喷涌,杰纳罗的身体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他惨叫了一声:“啊——”

   李子安却又从合金工具箱之中拿出了金创膏,用小刀往伤口上刮药粉,一边说道:“你放心,我的金创膏有奇效,很快就会止血,你不会死的。”

   果然,金创膏见血就融,伤口的血液流速明显减缓,伤口周围的血液更是也出现了凝固的迹象。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李子安又将小刀贴在了另一个人体组织上,淡淡的说了一句:“一颗还能勉强用,再切一颗就没法用了,如果我切下另一颗,你还是不说,那我就切鸟了,以后恐怕你得蹲着尿了,我最后问你一次,路途公司的总部在什么地方?”

   杰纳罗大口大口的喘气,但就是不说。

   李子安下刀了,鲜血从刀刃旁边涌了出来。

   这一次依旧是慢慢的切。

   杰纳罗没有坚持过两秒钟就吼道:“耶冷城!”

   李子安的手停了下来:“色列?”

   杰纳罗点了一下头,依旧大口大口的喘气。

   李子安感到很惊讶,他曾经窥视到汉克参加圆桌会议,那是一个古老的城堡大厅,他以为是在意塔利,或者欧洲别的什么地方,因为这个世界上城堡最多的地方就是欧洲。即便是强如灯塔,区区两百年历史,也没有什么城堡,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却没有想到,路途公司的总部会在色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