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16章你争我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799 2020-11-17 17:24

   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摘掉面上的口罩,说了一句:“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现在还有点意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余美琳一时失控,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余家一大群人急匆匆的冲进了急救室。

  汉克走在最后,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旁边的李子安和他怀里的余美琳,什么都没说,也进了急救室。

  李子安轻轻拍在余美琳的背,温声说道:“别哭了,我们进去看看奶奶最后一面吧。”

  余美琳咬了一下嘴唇,借助疼痛感止住了哭声,但眼泪却还是大颗大颗的往下流。

  李子安#拉着她进了急救室。

  林胜男躺在急救台上,脸色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嘴唇却是乌紫色,这是心脏供血不足和缺氧的症状。种种迹象都表明,她的心脏已经没有活力了。

  余家一大群人围了上来。

  李子安和余美琳就连位置都没有。

  “妈,你醒醒啊,我是曾敏,你的孙子和孙女都来看你了。”曾敏的声音哽咽,说话的时候不时用手擦眼角,但她根本就没有眼泪。

  葛春兰也在抽抽噎噎:“妈,家豪被奸人陷害,现在还在狱中,来不了……可是他才是你的大孙子啊,家豪最孝顺了……”

  没等她把话说完,高胜美就抢着说道:“妈,我已经让人去接家兴去了,他是你最小的孙子,你最疼他了。”

  余家明本来也挤不进去,但他伸手碰了一下站在急救台旁边的余泰鸿。

  余泰鸿回头看了他一眼,跟着就让开了位置。

  余家明站到了余泰鸿让出来的位置上,伸手抓住了林胜男的手,眼泪夺眶而出:“奶奶,我是家明啊,我来看你了……呜呜……”

  李子安从余家明的身上感觉不到半点悲伤,可是余家明的眼泪却是货真价实的热泪,而且是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这份演技,就连他这个大#师也得服气。

  也许是余家明的哭声感动了林胜男,她睁开了眼睛。

  “奶奶,你醒啦,我是家明啊。”余家明握着林胜男的手,眼睛里又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他妈和两个婶娘都没叫醒林胜男,他这边一出马就叫醒了,可见他在老太君心里的地位是何其的重要。

  “我这是……在哪啊?”林胜男的声音很虚弱。

  “妈,你这是在医院里,我是泰山,你不要担心,有儿子在,你不会有事的。”余泰山特意把“泰山”两个字咬得很重。

  余泰安和余泰鸿这边也跟着开口叫妈。

  林胜男弥留之际,遗嘱很可能就那一两句话的事,所以这些后辈都争着抢着跟她说话,加深她的印象。

  余美琳也想去说句话,却找不到位置,她想从高胜美的身边挤进去,但高胜美却故意挡着她,不让她靠近急救台,也不让林胜男看见余美琳。

  李子安倒没有去凑热闹,只是站在旁边看着。

  眼前正在上演的戏,真的是让他看到了人性的贪的一面。

  林胜男就要死了,她的儿孙们没有一个跟她说一句道别的话,反而挖空心思的来抢她的遗产。

  “你们都出去吧,不要吵着妈休息,我是长子,我来照顾妈。”余泰山说。

  另外两家人都没动,余泰安和余泰鸿兄弟俩更是冷眼相对。

  你特么也太露骨了吧?

  你把我们都赶出去,到时候妈一走,你说那百分之二十股份都留给你了,我们找谁证明?

  余泰山怒了:“你们这是干什么,信不过我吗?”

  另外两家人没人吭声,但谁都没有出去。

  “你们别忘了,我是长子,我也是大江集团的董事长!”余泰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也有点恼羞成怒了。

  另外两家人还是没人动,余诗曼的嘴角甚至浮出了一丝讥笑。

  这时林胜男说了一句话:“你们……别吵了……我知道你们在争、争什么……”

  葛春兰跟着说道:“都安静一点,妈要说话!”

  急救室里终于安静了。

  林胜男的声音颤颤:“我……已经立好了遗嘱……”

  一大群余家人顿时紧张了起来,等待着林胜男说出她的遗嘱。

  “子安……子安呢?”林胜男的视线扫过一张张脸庞,却看不见李子安。

  李子安听见林胜男叫他的名字,跟着应了一声:“奶奶,我在这里。”

  他走了过去,却没人让位。

  他也不管了,肩头一侧,直接撞进了余家明和余泰鸿之间,顿时将余家明和余泰鸿挤开,这才占了一个位置,看见林胜男。

  余家明和余泰鸿怒视着李子安,却拿这厚脸皮没有办法。

  李子安抓住了林胜男的手,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股真气,然后引导那股真气进入林胜男的心脏。

  林胜男的心脏顿时恢复了一点活力,转眼间脸上就有了一丝血色,精神也好了许多。

  “子安啊,你的手真暖和。”林胜男说话也不颤了。

  李子安的眼眶又湿润了,但还是强行挤出了一丝微笑:“奶奶,你还有什么心愿吗,告诉我,我帮你完成。”

  余诗曼冷哼了一声:“姐夫,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咒奶奶吗?”

  高胜美也说了一句:“就算妈有什么心愿,那也是我们来完成,也用不着你这个外姓人吧?你真当你是余家人了吗,我们可不认你。”

  他们三家人争,那是内斗,有点肉烂在锅里的感觉。可李子安来了,他们三家人的枪#口就一致对准李子安了。

  余诗曼和高胜美的话都很难听,可是李子安这个时候也没兴趣跟两个女人斗嘴,他连看都没有看两个女人一眼。

  “你们再吵就给我出去,我看见你们就生气!”林胜男生气了。

  李子安的心里暖暖的,他知道这是老太君在护着他。这让他想起了刚来魔都那会儿,他第一次跟余美琳去大江集团总部,林胜男也是这般护着他。

  人跟人的感情都是相互的,他把林胜男当成自己的奶奶来照顾,几年如一日,林胜男也将他当成了她的孙子,要护着他。

  急救室里又安静了。

  这一大群人都是人精,没人会蠢到在这个时候触老太君的眉头。

  “美琳,美琳呢?”老太君问。

  “奶奶,我在这里。”余美琳跟着走了过来,但还是没有位置。

  李子安往后退了一步,余泰安又被挤了一步。他把挤出来的位置让给了余美琳,他自己站在了余泰安刚刚站着的位置上。

  余泰安怒目相视,却不敢发作。

  他这一家的情况比另外两家的情况要复杂,不为别的,余家豪还是全仗着这死不要脸的作证才判了半年,他要是正面刚这死不要脸的,这死不要脸的去刚余家豪,他就傻#逼了。

  汉克一直站在人群外,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李子安,那眼神还是那么平静,平静之中透露着奇怪。

  “奶奶……”刚叫出一声,余美琳的眼泪就夺眶而出了。

  她也想继承林胜男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因为大江集团是她的母亲一手做大的,她的心里肯定有重回大江集团的愿望。但她与那三家人不同,她是真孝顺,也没有玩什么阴谋花招,在这件事上是光明磊落的。

  “傻丫头,你哭什么啊?”林胜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人都有这一天,我这段时间经常梦见你爷爷,他跟我说他在下面没人陪他,寂寞得很,让我下去陪他,我其实早该下去见你爷爷啦,是子安帮我从老天那里偷了几年寿命。”

  一大群余家人都紧张了起来。

  老太君特意把这两口子叫过去,又不停的夸那死不要脸的,这多半是要把她手里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给李子安和余美琳啊!

  “奶奶……”余家明忍不住叫了一声。

  林胜男说道:“待会儿跟你说,我现在跟子安和美琳说说话。”

  余家明的嘴唇动了动,但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林胜男的视线移到了余美琳和李子安两口子身上:“美琳啊,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把你嫁给了子安,你说对不对?”

  “嗯。”余美琳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子安,你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我走之后,你要是负了美琳,我晚上来敲你的门。”林胜男说。

  李子安:“……”

  这么一个悲伤严肃的时刻,老太君你这样说真的合适吗?

  余泰山沉不住气了:“妈,我就直说了吧,你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是不是要给李子安,你要是给他,我们都不同意。”

  “对,我们不同意。”余泰安说,他也豁出去了,顾不上得罪不得罪李子安了。

  余泰鸿也说道:“大江集团是余家的公司,怎么能给一个赘婿?他的孩子又不姓余,他和美琳这么年轻,肯定还会生儿子,将来大江集团就姓李了!妈,你要想清楚啊!”

  余家明恰到时机的叫了一声:“奶奶。”

  曾敏说道:“妈,家明是哈佛的高材生,他学的商业,他有能力,大江集团就需要他这样的高级人才。”

  葛春兰跟着说道:“书本上学的东西都是死的,我们家豪人聪明,有手段,有人脉,他才是我们余家的希望。”

  高胜美了冷笑了一声:“有的人聪明过余了,都进监狱了。”

  葛春兰怒视着高胜美:“你!”

  高胜美说道:“妈,自古都是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家兴是你的最小的孙子,他虽然还在读书,但是他人聪明呀,将来一定是余家的希望。”

  林胜男闭上了眼睛,两颗浊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