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78章我*草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04 2020-11-17 17:24

   灯塔领事馆宴会厅里音乐悠扬。

  有人喝酒聊天,有人搂抱着在舞池中跳舞。

  一个金发女孩独自站在舞池边,看着一个角落里坐着的余家豪和汉克。她身材高挑,扎着两只金色的羊角辫,年轻漂亮的脸蛋上有几粒雀斑,胸部平平的,才冒尖尖角,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刚刚还在读高中的没有成年的天真可爱的少女。

  她就是爱丽丝。

  她的外貌是一个天然的伪装,就如同是毒蛇身上的花纹。

  汉克和余家豪对话的声音,都在她的耳朵里。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姐,那个时候我太年轻了,经不起诱惑。”汉克一声叹息,“她想要的是精神上的恋爱,我和你姐交往,她只让我拉她的手,我想亲她,她都会跑开。你知道的,男人都有需要嘛,恰好那个时候有个女生喜欢我,愿意跟我做……”

  余家豪说道:“这怎么能怪你,是我姐有病,什么时代了还精神恋爱,没有的承载,精神何处安放?”

  “这句话我喜欢,我敬你。”汉克举起了酒杯。

  余家豪也端起了酒杯与汉克碰了一下杯:“在我心里,你才是我的姐夫,是我姐眼瞎不珍惜你。”

  余家豪喝了一口酒:“我怀疑我姐的心理障碍跟她母亲的死有关,我大伯跟我大娘的感情不是很好,经常吵架……”

  汉克打断了余家豪的话:“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你姐在我心中的位置始终没有变,哪怕她现在嫁人了,有了孩子,她还是我心中的初恋。不是她不珍惜我,是我没有珍惜她,当年是我不成熟,我现在才发现她是那么的完美,而我又爱得如此刻骨铭心。”

  几十米外,一个男人有选择性的把这话陈述出来,然后又骂了一句:“我#草,你#他#妈还惦记着我老婆?逼脸够长的,老子给你拍扁咯!”

  这个男人就是汉克的初恋的老公,帅逼安。

  董曦皱着眉头,她不喜欢有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还带着个人情绪,那显得很不专业。可是,她又忍不住想笑,她还是头一次看见帅逼安被人气成这样。

  领事馆宴会厅里,爱丽丝也打开了手机,手机屏幕上有一张照片,那是李子安在巴黎的故事西餐厅里就餐的照片,旁边还坐着潘人龙和徐成,但两个人被模糊处理了,大#师才是这张照片里的主角。

  西方女人,尤其是白种女人,很少有喜欢亚洲男人的,因为审美观不同,亚洲男人的脸庞没有西方男人的线条感,五官不够立体,缺少个性,更重要的是,尺寸也不匹配。

  可是照片里的帅逼安,他的脸庞拥有雕刻般的线条,五官也足够立体,更有白种男人所没有的精致感,三百六十度帅得没有死角。

  爱丽丝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而笑。

  “家豪,能跟我聊聊那个李子安吗?”汉克开始进入正题了。

  “我#草他妈!”一提李子安的名字,余家豪就忍不住骂了一句。

  “家豪,可我感觉你一点都不喜欢他。”汉克说。

  余家豪恨恨地道:“我岂止不喜欢他,我他妈想弄死他!”

  这话,李子安毫不犹豫的转述了。

  这是证据。

  汉克也不想听余家豪爆粗口,可他还是要耐着性子聊下去:“家豪,李子安跟你姐是怎么认识的?”

  余家豪说道:“当年我姐为了大江集团董事长的职位,按照我们祖上留下来的规矩,她得成家才有资格,恰好那段时间奶奶在老家养病,不知道看上了那小子什么,就促成了他和我姐的婚事。”

  汉克叹了一口气:“哎,原来美琳是被形势所逼没有选择,如果那个时候我在她的身边,她肯定会选择我,缘分,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啊。”

  “可不是吗,如果当年你在他身边,她肯定会嫁给你,怎么可能嫁给那个山里农民?这事真让人恶心,我们余家的脸都被余美琳丢尽了。”余家豪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我听说李子安是个大#师,我对大#师这个身份,或者说是职业不是很了解,你都知道些什么,能跟我聊聊吗?”

  余家豪说道:“什么狗屁大#师,说白了就是给人卜卦算命的江湖骗子,不过……”

  “不过什么?”

  “那个家伙很能打,有一次我带了二十个人准备弄他,结果被他打伤了一大半。如果你要弄他,你就要找真正的高手,数量也要管够。”余家豪说。

  汉克笑了笑:“谢谢你的提醒,我敬你。”

  两人又碰了一下杯。

  “李子安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喝了一口酒后,汉克又问了一句。

  “吃屎算吗?”余家豪反问。

  “嗯?”汉克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

  余家豪忽然冷笑了一声:“我觉得那个家伙的嗜好就是吃屎!”

  汉克皱了一下眉头:“家豪,我要对付那个家伙,我就得了解那个家伙,你这样可帮不了我。”

  余家豪眼神冷冷的看着汉克:“你真的想对付李子安?”

  汉克冷哼了一声:“夺妻之恨,家豪,你觉得我能忍下去吗?”

  “你能弄死他吗?”余家豪反问。

  “弄死他就太便宜他了,我要他生不如死!”汉克的声音很冷,“把你知道的关于那个家伙的一切都告诉我吧,我要复仇!”

  “我对那个家伙其实不是很了解,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嗜好。”余家豪说。

  汉克:“……”

  “不过,我知道他有一个情人,那个女人叫沐春桃,是他的助理。”

  “他居然还有情人?”汉克的表情在压抑之中逐渐狰狞。

  他刻骨铭心的初恋,他心目中的女神屈尊降贵嫁给了那个家伙,可那个家伙却还在外面养小三!

  我#草!

  我#草#草!

  我#草#草#草……

  “我那表哥本来有一张李子安和那个女人偷情的照片,可这件事说来恨奇怪,那照片是我表哥从一个女人那里搞到的,那个女人的手机里也有保存那张照片的,还发了朋友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表哥和那个女人手机里的照片全都被删除了,那个女人发朋友圈里的照片也被删除了。”余家豪说。

  汉克下意识的看了爱丽丝一眼。

  爱丽丝也在看他。

  四目对视,眼神如电波般传递。

  “你要想了解李子安,你问我就问错了人,我和那个家伙没见几次面,每一次见面,那个家伙都让我恶心。你应该去问我奶奶,那小子跟我奶奶在一起生活了四年,我奶奶最清楚他。不过,现在你见不到我奶奶,三叔家的那两个聪明崽子带着我奶奶去寒山寺拜佛去了,得几天后才会回来。”余家豪说。

  “回你姐家,还是回你们余家?”汉克问了一句。

  余家豪冷笑了一声:“我三叔一家子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让奶奶回我姐家,可定是回他们家,不过我们算是住在一个院子里,你来的话,我带你去见我奶奶。但那个家伙照顾了我奶奶四年,我奶奶很护着他,不知道她会不会跟你聊那小子的事。”

  汉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有我的办法,她会的。”

  “只要是弄李子安,不管你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开口,我和你是一条战线。”余家豪说。

  汉克将放在桌上的文件袋递到了余家豪的面前:“这里有一份文件,你看看。”

  “是什么东西?”余家豪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疑惑。

  汉克淡淡地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他其实也没有看过。

  如果不是爱丽丝正盯着这边,他会先看看那份文件,可是当着爱丽丝的面先看那份文件,那就等于是在告诉爱丽丝,他不相信她。

  那个女人很危险。

  他很清楚这一点。

  这边的小书房里,李子安有些郁闷:“汉克给了余家豪那份文件,余家豪正在看,但没有念出来。”

  董曦说道:“余家豪刚才提到了那张照片的事,我担心汉克和那个爱丽丝会往正确的方向猜。”

  “什么正确的方向?”李子安移目看着她。

  董曦说道:“有特工或者黑客帮你,只要他们往这个方向一想,他们以后会更加小心谨慎。”

  李子安心中一动:“我现在很担心奶奶。”

  董曦说道:“你不用担心,汉克和那个爱丽丝不会对你奶奶下手,最多只是接触,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家人都是我们保护的目标。”

  “沐春桃是不是也在保护范围之内?”李子安想起了这点。

  “你说的是你的那个情妇吗?”

  “不要说那么难听嘛,她是我助理,我们是异性友人的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李子安纠正了一下。

  董曦面无表情。

  “那么,沐春桃在保护范围内吗?”李子安继续问,怎么也得给桃子争取到这个福利。

  董曦瞪了李子安一眼:“你这么在乎你这个异性友人,我能不保护吗?”

  李子安笑了:“谢谢。”

  “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你的老婆跟孩子,你却又跟沐春桃纠缠不清,你这样不累吗?”董曦直视着李子安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到答案。

  李子安很干脆的点了一下头:“累。”

  “你的良心会不会痛?”

  “痛。”

  “那你还跟沐春桃在一起?”

  李子安一脸无辜的表情:“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董曦:“……”

  就在这时,李子安捕捉到了余家豪的声音。

  “行,我回去考虑考虑。”

  “那我等你的消息。”汉克的声音。

  “那个女武官叫什么名字?”余家豪的声音。

  “我不知道,如果你喜欢的话,我让人给你安排。”汉克的声音。

  余家豪的声音:“这怎么好意思?”

  “你我兄弟不用客气,来,我敬你。”

  “都在酒中。”

  李子安看了董曦一眼。

  “行了,不用转述了,我们走吧。”董曦起身离开。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他也不想转述余家豪跟那个女武官的声音,那多尴尬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