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69章鉴定结果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38 2020-11-17 17:24

   第二天上午,李子安又去江堤上溜达了一圈,两边的河堤都逛了,没有瞧见那个大婶说的白衣女子,也没瞧见什么可疑的人。

  小中午的时候李子安回到家里做午饭。

  他想再给沐龙煲一锅辟邪三清汤,可想起李小美昨天说的话,没准那就是林胜男的意思,只得作罢。也倒是的,虽然是邻居,可你一个有夫之妇,你天天给隔壁女人和她老爸煲汤喝,你想干什么?

  下午,李子安找了个出门谈生意的借口,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

  他心急,来得有些早,沐春桃的那个朋友都还没有上班。

  他坐在大厅里的椅子上,看手机打发时间。

  他给康馨发了一个消息:康同学,那个音频翻译出来了吗?

  康馨好几分钟都没回。

  “可能在上课吧。”李子安心里这样想着,也放弃了给她打电话的念头。

  咕咕。

  金刚萝莉发来一条信息:你在家里吗,我爸睡了,我给你留着门。

  李子安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回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金刚萝莉:你不过来吗?

  李子安回了一句:我在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取鉴定结果。

  金刚萝莉:哎哟,我把这事给忘了,我这就过来陪你。

  李子安回道:不用,这边马上就上班了,我取了就回来了。

  金刚萝莉:那我就不过来了,我在家里等你,回来告诉我结果。

  李子安回了一句:好的。

  他苦笑了一下,沐春桃好像跟他一样关心结果。

  他其实懂沐春桃的心思。

  如果李小美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这边必然跟余美琳离婚,她就可以跟他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他也喜欢她,也想摆脱现在这种塑料夫妻关系,过正常男人的日子。可在这件事上,他却希望余美琳没有骗他,李小美是她给他生的女儿。

  这就头疼了。

  上班的时间到了,李子安找到了沐春桃的那个朋友,一个五十出头的女法医,姓姜。

  “姜阿姨,是什么结果?”李子安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可他看上去却还是很紧张。

  姜阿姨笑着说道:“小伙子,不用紧张,经两次鉴定比对结果,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李子安的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激动的笑容:“谢谢你姜阿姨。”

  “不用客气,你是春桃的朋友,如果不是你要拿这份报告单还要等几天。”

  “谢谢,谢谢。”李子安接连道谢。

  “你看看报告,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李子安从文件袋里抽出了报告单,看到了许多专业术语和数值,他搞不懂,草草看了一眼之后便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结果和姜阿姨说的是一样的,李小美是他的亲生女儿。

  “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姜阿姨问。

  李子安把报告单放回到了文件袋中:“没有了,阿姨你忙吧,我把报告取走了。”

  走出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李子安就近找了一个垃圾桶,把报告连带文件袋都撕碎扔进了分类垃圾桶中。

  这结果他知道就行了,报告单肯定不能带回家,这份报告就是一颗雷,放家里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来电显示“管家婆”。

  李子安微微呆了一下才划开接听键:“喂,美琳。”

  “嗯,我下午四点到鸿口机场。”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说道:“那我来机场接你。”

  “不用,我已经让昆丽来接我了,你做点菜就行,晚上留昆丽在家吃饭,这段时间也多亏了她看着公司。”

  “那我现在去买菜。”

  “子安……”余美琳欲言又止。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李子安感觉她有话要说。

  “前天你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

  李子安知道她真正想问的是什么了,他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前天我去买菜,不小心踩了一个白人的脚,那傻^逼冲我飚脏话,我气不过就跟他吵了几句,已经没事了。”

  “原来是这样,你发脾气的时候的确有点吓人,以后你得控制一下。好了,我就问问,我挂了。”余美琳挂断了电话。

  撒这样的谎也属无奈。

  他当时是因为发现她藏在卧室里的秘密,生她的气。如果刚才鉴定结果出来,李小美不是他亲生的,刚才她打电话来,他恐怕已经劈头盖脸的给她骂过去了,吵着离婚。可是,李小美是他亲生的女儿,他就像是被扎了一针的气球,有点焉气了。

  余美琳的心里是藏着一个男人,过去的四年也确实不待见他,可是她给他生了一个乖巧伶俐的小棉袄,就这一点,他就没法跟她闹翻,然后离婚。就他签的那份婚前协议,一旦他跟余美琳离婚了,他十有八九会走净人,他倒是舍得余美琳,可他舍得李小美吗?

  头疼,而且这种头疼无药可医。

  李子安去超市买了一大堆新鲜食材,还给李小美买了两个芭比娃娃。家里的那几只都快被她拆报废了,给她买两个新的回去继续拆。当然,巧克力肯定是少不了的。

  出租车停下,李子安拎着一大包东西下了车。

  “子安哥。”撑着一把遮阳伞的沐春桃站在江堤上向李子安招手。

  李子安拎着一大包东西爬上了江堤:“这么热的天,你在外面闲逛什么?”

  沐春桃笑着说道:“等你呀,我给姜阿姨打个电话也能问道结果,可是我更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我把鉴定报告撕了。”李子安说。

  沐春桃伸手拍了拍李子安的肩膀,安慰道:“子安哥,你也别太伤心了,你这么年轻,想要几个都能生。”

  “不是……”

  沐春桃打断了李子安的话:“你听我把话说完,这个结果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

  “为什么?”

  “你真笨啊,还要问什么吗?余美琳说四年前趁你睡觉睡了你,就一次,你还喝醉了,那有那么巧她就怀上了,而且孩子都三岁了才带回老家跟你相认?更何况,她心里有人,而且你四年都没在她身边。不过啊,她可真够狠的,她怎么能这样对你?

  ”沐春桃忿忿不平的样子。

  这一番话听得李子安心里暖暖的,可该说的还是要说:“在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里,那个姜阿姨亲口跟我说的,小美是我亲生的,鉴定报告书上也是这么写的。”

  “啊?”沐春桃目瞪口呆。

  李子安柔声说道:“你说的都有道理,我之前也是这么怀疑的,可是事实如此,总之谢谢你。”

  “谢我什么?”沐春桃还有点走神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所有的一切。”

  沐春桃微微愣了一下,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你不会是想说前天看电影的事吧,那、那是跟你闹着玩的,我这个人就贪玩,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他看得出来她是假装在笑。

  “你买这么多菜干什么?”沐春桃也很尴尬,跟着转移了话题。

  “美琳待会就回来了,她说晚上留昆丽在家吃晚饭,我就多买了一些菜,晚上你和沐叔叔过来吃吧。”李子安说。

  “你们一家子聚,我和我爸就不方便来了。”沐春桃心中有鬼,可定不敢见余美琳。

  “也行,那我先回家做饭去了。”李子安说。

  沐春桃说道:“子安哥,我爸想跟你聊聊,你什么时候有空跟他聊聊吧,他待不了几天。”

  李子安说道:“明天吧,明天我跟他好好聊一聊。”

  “行,那你回去吧。”沐春桃说。

  李子安说道:“这么大太阳你在下面瞎逛什么,跟我一起回去吧。”

  “你这么关心我,你喜欢我对不对?”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热热的眼神似乎正在努力解读他的心思。

  李子安也看着她。

  沐春桃的眸子里泛起了一点水花。

  刚才的坚强,满不在乎的态度,还有那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昨晚她就准备付出她的最珍贵的东西了,可他却没进她的门。

  她现在只是要一句话,可他却沉默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沐春桃硬生生的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

  李子安的头疼,声音也有点小:“我喜欢你,可是……小美不能没有父亲,你刚才问我是不是当真的,前天在电影院里我是当真的,谢谢你,你是第一个跟我谈恋爱的女孩子。”

  沐春桃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可嘴角却浮出了笑容。

  李子安倒转了回来:“你就别哭啦,这里这么多人,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在欺负你。”

  “有你这句话我就够了,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待一会儿。”沐春桃说。

  “你真没事?”李子安真的担心她。

  沐春桃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的泪痕,然后推了李子安一下:“走吧走吧,快回家做饭去吧,余美琳快回来了。”

  “那我真回去了。”李子安往前走,走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

  沐春桃挥了挥手:“你再不走,余美琳可就真回来了,你不怕被她看见?”

  她这么一说,李子安跟着就加快了脚步。

  沐春桃的心里叹了一口气。

  跟个带娃的男人谈恋爱,咋就这么难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