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12章红鸾天喜遇天狼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111 2020-11-17 17:24

   房间里静悄悄。

  李子安穿好了衣服,把合金工具箱也提在了手中,然后他来到床边,凑到杜林林的耳朵边上,轻轻的说了一句:“林林,沐叔叔的手机一直关机,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得去他家里看看。”

  “嗯……”杜林林含混的应了一声。

  “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了。”李子安提着合金工具箱往门口走去。

  他本来不想吵醒杜林林的,穿上衣服拿上工具箱就走,可是又一想,万一杜林林醒来上个卫生间什么的,发现他不在房里肯定会很着急。没准还会以为他犯了人命案之后畏罪潜逃,那就傻^逼了。

  所以,他还是要打一个招呼才走。

  却不等李子安走到门口,才刚刚走到另一张床的旁边的时候,杜宁宁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提着箱子往门口走的李子安,讶然道:“子安哥,你这是要去哪?”

  李子安倒转了回来,温声说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沐叔叔的手机一直关机,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我想去他家里看看。”

  “我没听清楚,我只记得你嘀嘀咕咕说了句什么,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

  “我想跟你一起去,有什么事也多个照应。”杜林林掀开了被子,下床来找衣服穿。

  李子安刚才穿衣服的时候把她的衣服裤子也都收拾了起来,放在了沙发上,她一眼就看见,然后向沙发走去。

  哪知刚走一步,她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小嘴也吸了一口凉气。

  李子安笑着说道:“你看,让你别抓猴子,你偏要抓,结果被猴子挠伤了吧?”

  杜林林的小嘴顿时翘了起来:“都是你的错,你还笑话我,我不管,你给我穿,我要是走不动,你就背我去。”

  李子安:“……”

  杜林林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迈步又向沙发走去。

  她不过是跟李子安开个玩笑,她可是自幼习武的女人,那点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子安看她忍着痛走路的样子有点别扭,他也有些心疼,随即打开了合金工具箱,取了一小块金疮膏出来。

  “林林,我给你擦点膏药。”

  杜林林见李子安拿膏药过来,有点紧张的问了一句:“这药要上哪儿?”

  李子安笑着说道:“这膏药跟口红一个性质,你就当是口红,拿去擦在你的嘴唇上就行了。”

  杜林林老老实实的伸手去接金创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张俏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大半,她轻轻的啐了一口,然后一粉拳捶向了李子安的胸膛。

  李子安下蹲躲开,好像闪了腰,好半晌都没能站起来。

  约摸半个小时后,两个人来到了两人来到了沐龙的家门前。

  李子安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腕表,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

  这个时间按门铃有点不礼貌,但他还是按了。今天下午在这里做客的时候,他没向碧昂斯要个手机号码,不然在民宿的房间里他就给碧昂斯打电话了。

  按过门铃之后没有反应。

  这房子门窗紧闭,没有一扇窗户亮灯。

  “会不会没人?”杜林林说。

  “多半没人。”

  “那我们进去看看。”杜林林跃跃欲试。

  “不用,我用我的手段侦查一下。”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杜林林好奇的看着李子安,很想问他找使什么手段,可是又怕打扰到他,也就没有开口。

  却就是这一看,她的眼睛移不开了。

  大^师的侧颜杀就如同丘比特的箭,噗嗤一下射进了她的心里。

  潘安?

  呵――tui!

  在大^师的盛世美颜面前,潘安算什么葱葱蒜苗?

  杜林林的脖子好像被一根绳子套住了,一点点的往李子安的脸颊凑过去。

  她不是不知道她要是一口亲在李子安的脸上的话,很有可能打搅他“施法”,可是她忍不住啊。

  轰!

  观星意识升空。

  熟悉的星空,熟悉的星辰。

  四方神在其位,紫薇命星耀耀生辉,一颗将星黯淡。

  那是代表孟刚的将星,他去了英国,远离主公,自然会黯淡。代表莎尔娜的将星则完全隐匿进了星云之中。她的将星本就没有归位,现在人在英国,代表她的将星肯定隐匿,这没什么好说的。

  紫微星畔多了两颗星辰。

  那两颗星辰,一颗是天喜星,一颗是红鸾星。

  两颗星辰几乎就要重叠在一起了,星辉相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天喜星壬水,属阳。

  红鸾星癸水,属阴。

  天喜星和天喜星相遇,天喜是他,红鸾是杜林林,两喜星命宫相遇,那是喜上加喜,天作之合。

  哎!

  这都是命啊。

  难怪躲不过。

  突然,天枢骤然明亮,星辉直逼紫薇命星。

  这是天狼吞主的星相!

  红鸾天喜遇天狼,这是喜极生悲的凶兆!

  李子安心中一凛。

  这是什么情况?

  观星意识飞速下坠。

  地球、大洋洲、东澳、悉尼、班克斯镇。

  居高临下,小镇所有的建筑在鹰眼之下都一览无余,虽然看不见建筑内部的景象,但建筑的屋顶却是清晰可见的。

  鹰眼转瞬间就锁定了一个目标。

  那是这条街道斜对面的一幢小楼,那楼有三层高,天台上一个壮硕的白人,留着络腮胡子,带着一只鸭舌帽,匍匐在天台边沿,正举着一只望远镜看着这边。

  那只望远镜体积比一般的望远镜大起码一倍,是夜视功能的望远镜。

  李子安的心中生出了一丝疑惑。

  身体如此强壮,拿疑似军用夜视仪,就连匍匐的姿势也显得一丝不苟,相当专业,这人是一般的绑匪吗?

  观星意识轰然坠落在了那幢小楼的天台上,自爆之后,观星意识的能量从那匍匐在天台边沿的白人壮汉的身上冲击了过去。

  那白人壮汉不会有任何感觉,那堪比炸弹爆炸的能量冲击波其实连一丝微风都不如,它走过的地方就连一粒尘埃都不会改变。可是,他的身体却已经在大^师的脑海之中呈现了出来,身上连一根线头都没有。

  白人壮汉的身上满是肌肉,整个背部都有纹身,纹的是一头西方龙,还喷火的那种,看上去十分凶恶。他的腿上有枪伤,而且不只一处。另外,少了一只蛋,看上去是被炸掉的,缝合的伤口很丑陋。

  观星意识的能量从天台上推射出去。

  李子安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杜林林凑嘴过来亲他的影像。

  波!

  一下子就亲上了,被亲过的地方留下了一团湿漉漉的痕迹。

  观星意识的能量耗尽。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

  他本来是想侦查一下屋子里面,却意外的发现了斜后面的楼顶上有人监视。

  红鸾天喜遇天狼,喜极生悲,这鹰眼观星的绝学还真是灵验!

  李子安转身过来,明知道斜对面的楼顶上有人,他却没有抬头去看,只是看着刚刚偷亲了他一下的杜林林。

  杜林林看着李子安笑,浩眸里满是情意,却又有点羞涩。

  李子安忽然伸手,一把抱住了她。

  杜林林顿时紧张了起来:“子安哥,你、你干什么?”

  李子安什么都没说,凑过去一口就吻住了她的樱唇。

  “呜嗯……”杜林林的嘴里发出了一个含混的声音,但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整个人就软软的依偎在了李子安的怀里,任他轻薄,任他品尝。

  李子安一边品尝杜林林的丁香,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斜对面的楼顶上的白人壮汉。他在低处,看不见那白人壮汉,但能看见那白人壮汉的鸭舌帽,只是很模糊。

  吱吱……

  这打波的声音真的有点夸张。

  杜林林的腿已经是一软再软,如果不是李子安扶着她的腰,她恐怕都要瘫地上去了。就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她的鼻息就咻咻的了。

  两张嘴分开了。

  杜林林喘吁吁地道:“子安哥,你、你不会是想那个了吧?””

  李子安将额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这个动作直接被杜林林理解成了点头,她顿时紧张了起来:“不会吧,这、这里?”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你听着,有人监视我们。”

  “在哪?”杜林林顿时吃了一惊,肚子里面的火也被浇灭了一半。

  李子安接着说道:“在你身后2点钟的方向,三楼的天台上,但你不要去看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嗯。”

  “我估计沐叔叔的情况很危险,我还得侦查一下这屋子,等一下你主动一点,假装和我亲热,我趁机侦查。”李子安又交代了一句。

  杜林林又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她虽然有点紧张,但更多的却是兴奋。生活在社会顶层的她,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的肾上腺素正在蹭蹭的往上飙,脸更红了,呼吸也更急促了。

  李子安又叮嘱了一句:“我闭上眼睛的时候,你就开始,你记住,你是做个那个监视者看的,动作能骗过他就行了,不要太剧烈,那样会影响到我施展我的手段。”

  “嗯。”杜林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准备。

  李子安闭上了眼睛。

  杜林林缓缓扭着小蛮腰,一双手也轻轻的擦着窗户,这里擦擦,那里擦擦。

  她的内心是羞耻的。

  可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