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22章余字拆开2小人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901 2020-11-17 17:24

   一分钟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好。”李子安说。

  余美琳好奇地道:“你算到了什么?”

  李子安却闭上了眼睛。

  他有两个脑子,一个是普通的,一个是大惰随身炉主导的方士副脑,他现在要进入方士副脑,闭眼睛能让他减少环境的影响,更加专注,也就能更快的进入方士副脑。

  昆丽嘟囔了一句:“装神弄鬼。”

  李子安睁开了眼睛,开口说道:“美琳,你在我的手中写了一个余字。”

  余美琳一脸奇怪的表情,讶然道:“我在你手心里胡乱写写画画,我都不知道画了些什么,怎么会是个余字?”

  李子安没有解释,接着说道:“我再说卦辞,亲情不比金钱贵,争权夺利反目仇,落井要避井上石,余字拆开二小人。”

  余美琳好奇地道:“什么意思?”

  李子安说道:“这卦辞好解,亲情不比金钱贵,争权夺利反目仇,为了拿回董事长的位置,你父亲是怎么对你的,你的那两个叔叔又是怎么对你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两句说的就是这些。后面的这两句,落井要避井上石,这说的是有人想要害你,你现在等于是落井了,你要小心有人落井下石。余字拆开二小人,你把余字拆开来写,不就是二小人吗。而且这卦辞说得非常清楚,你身边有两个小人,你摔倒的事,我相信是有人故意推你的。”

  余美琳有点懵的反应。

  她没想到李子安说得这么头头是道。

  “这公司里面几个姓余的?”李子安问。

  余美琳想了一下说道:“两个,一个是余家勇,一个是余慧,她是我的一个堂妹,很老实的一个人。”

  李子安说道:“我都不用查了,绝对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

  “你何以这么确定,他们为什么整我?”余美琳反问。

  李子安说道:“我只是卜卦解卦,具体是什么原因,得查查才知道。可我觉得无冤无仇下黑手,要么是你断了他们的财路,要么是有人背后指使。”

  “要我把那两个姓余的叫来当面对质吗?”昆丽说。

  李子安说道:“你还真是天真,那两人中有了做了坏事,你找人来当面对质,人家会承认吗?”

  昆丽轻哼了一声:“那就任凭你一张嘴,想说什么说什么?”

  李子安懒得跟她斗嘴,他接着说道:“我觉得监控或许并没有关,或者保卫科里有人知情,美琳你想办法把余家勇支开,我去查查,应该能查到点什么……”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李子安闭上了嘴巴。

  余美琳说道:“请进。”

  办公室的门打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三十多岁的年龄,身材有些发福,发际线往后退了不少。这人一进来,先是看了李子安一眼,然后才大大咧咧的往余美琳走去,眼神里并没有下属对上级的敬畏。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看懂别人的眼神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李子安在月牙村是被群嘲的对象,受尽了白眼,那样的环境里练就了看人眼神的本事,可大多数时候都不准。可自从继承了姬达的传承,大惰随身炉附身,他这看人眼神的本事就没有出错的时候了。

  也倒是的,都是能观星观相的人,看人眼神怎么可能出错。

  就这一眼的观察,李子安的心里就有了猜测:“这人不畏上,眼神中还带着一丝不屑,怕不就是那个余家勇了吧?”

  果然,就在他心中这样猜测的时候,余美琳出声说道:“余科长,你有什么事吗?”

  还真是余家勇。

  “美琳,我来看看你的伤,要不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余家勇说,很关切的样子。

  李子安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别的东西,他的眼神在闪烁,在观察。

  余美琳说道:“谢谢,不过我没事,如果我感到不适我会去医院检查。另外,在公司就以职务相称吧,不要在公司叫我名字。”

  余家勇咧嘴笑了一下:“我们是一家人,论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勇哥……”

  余美琳打断了他的话:“离开公司你是我勇哥,但在这里,我是你余总,我不会再提醒你第二次。”

  余家勇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余美琳冷冰冰地道:“余科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余家勇哂笑了一声:“没事了,我就来看看你,余总。”

  他把“余总”两个字咬得很重,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满与不屑。

  “没事就下去吧。”余美琳说。

  余家勇转身离开。

  李子安凑到了余美琳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来的时候看见办公室里还有人织毛衣,你不开个会整顿一下风纪?”

  余美琳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喜欢李子安靠得这么近在她的耳边说话,还是听到有人在上班时间织毛衣而生气。

  李子安又补了一句:“这个余家勇真有问题,我需要一点时间查查。”

  余美琳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余科长,十五分钟后,公司所有人都到会议室来开会,麻烦你下去通知一下。”

  余家勇刚走到门口,他停了一下脚步:“好。”

  他就说了一个“好”字,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拉开门出去了。

  李子安这才发现余美琳的耳根泛起了一点红泽。

  他心中有些好奇,这是害羞,还是敏感?

  “你打算怎么查?”余美琳问。

  李子安说道:“我去问个人。”

  “谁?”

  “守大门那个,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待会儿开会的时候他就不用来了。”李子安说。

  昆丽说道:“你刚来,你都不认识那个人,你怎么知道他会听你的,还帮你调查?”

  李子安说道:“那是个老实人,如果让他在老总和一个科长之间站边,你觉得他会站哪边?”

  昆丽撇了一下嘴角。

  “子安,你算卦真的准吗?”余美琳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我算卦从来就没有失手过,不过如果你是问我能不能找到证据,证明那个余家勇有问题,这我没法保证,我只能尽力试试。”

  十分钟后。

  李子安拿着一本记事本来到了新星公司大门口,那个保安坐在门卫室里正看着门口,很专注的样子。

  他的年龄其实不大,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可皮肤粗糙,肤色偏黑,再加上一点胡子渣,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

  李子安走进了门卫室。

  那个保安跟着站了起来,有点紧张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不用站起来,你坐吧,我们聊聊。”

  那个保安说道:“不不,领导你坐,我站着就行。”

  李子安也没有推辞,坐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然后把记事本摊开,拿起笔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魏大壮,呵呵。”魏大壮的脸上满是憨厚的笑容,见李子安将他的名字写到了本子上,跟着又紧张地道:“那个,领导你把我的名字记本子上干什么?”

  李子安笑了笑:“你不用紧张,我这是做个调查,了解一下员工的情况,只有了解了员工的情况,才能为员工服好务嘛。”

  魏大壮挠了挠头,又笑了:“原来是这样。”

  “家里几口人?”

  “就我和老母亲两个人,还有个未过门的媳妇,在餐馆里打工,我们打算攒够了钱就回老家成亲。”魏大壮说。

  “老家哪啊?”

  “西北,大山里。”

  “老母亲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吧?”

  “我娘结实着呢,下地干活,挑一百斤走路脚下都带风呢。”魏大壮乐呵呵地道。

  李子安简单记录了几句,合上了记事本,然后看着魏大壮:“问你个事,如果你知道些什么情况,你就告诉我,这是为了公司好,也是为了你好。”

  “领导,什么事?”

  李子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老婆,也就是你们余总,她今天刚来公司就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我觉得是有人推她下来的,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魏大壮顿时紧张了起来:“我不知道啊,余总摔着的时候我就在这里,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子安看着他的眼睛,慢吞吞地道:“你为什么这么紧张,你知道点东西对不对?”

  “我、我……”魏大壮“我”不出来了。

  李子安心中更确定了,淡淡地道:“你在乎这份工作吗?”

  魏大壮微微愣了一下,跟着说道:“我当然在乎,我还指望着攒够彩礼钱,回家娶媳妇呢。”

  李子安说道:“我这边给你透个底,我是有所怀疑才找到你的,如果你不说,那你恐怕要失去这份工作。”

  “啊?不是,领导,我什么都没干啊!”魏大壮急了。

  “你听我把话说完,如果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然后帮助我查到那个人,我就给你升职,你会赚到更多,怎么样?”

  魏大壮犹豫不决。

  李子安又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我看你是个老实人才来找你的,这机会不是人人都有。还有,站队你也得往好的地方站,我假设是你们科长干的,一边是科长,一边是老总,你该往哪边站,不用我教你吧?”

  魏大壮咬了咬嘴唇。

  李子安已经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他的决定,却假装说道:“看来你还是很怕你们科长,那我去找别人了。”

  “我说。”魏大壮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