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501章咸鱼翻身

赘婿出山 李闲鱼 3774 2020-11-17 17:24

   天亮了,风雪都停了。

  莎尔娜的睫毛颤了颤,然后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一张盛世美颜,那脸上还带着微笑。

  “你睡醒啦。”李子安的声音很温柔,刻意把一个“睡”字咬得比较重。

  这是要提醒她,你是睡着了,不是被什么人下黑手给弄晕了。

  莎尔娜愣了两三秒钟,忽然从被窝里坐了起来,然后掀开睡袋看了一眼身上的裤子。

  她的裤子好好的,连一点污渍都没有。

  李子安知道她在看什么,心里又在想什么,但他假装不知道,他也从睡袋里坐了起来,装模作样的伸了个懒腰:“我们走吧,回天竺。”

  莎尔娜看着李子安,狐疑地道:“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李子安说道:“我们聊着聊着你就睡着了。”

  “呸,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正准备那个,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不是你把我弄晕了?”莎尔娜的眼神锐利,仿佛要穿透帅逼安的内心。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你这个弄字用得不妥,真的就是我们聊着聊着你就睡着了。”

  莎尔娜什么都没说,还是用那种锐利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没辙了。

  他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女人,是牛津的心理学硕士,人家这个课题研究完,论文一写就是博士了,要骗这样一个女人谈何容易?

  而且这个骗字也用得不妥,他只是在保护她。

  “好吧,我说,是一个守护者用针扎了你,在你这个位置。”李子安伸手在莎尔娜的后脖子上点了一下。

  莎尔娜跟着抬手摸了一下那个地方,还有点隐隐作痛的感觉。

  “然后呢?”她问。

  李子安说道:“我追出去跟她打了一架。”

  “谁打赢了?”

  “是那个守护者,我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她也杀不了我,我跟她说我会带你离开,不再来这里,她同意了,然后就走了。”

  “你说的那个守护者是男的还是女的?”莎尔娜又问了一句。

  “女的。”

  “难怪只扎我不扎你。”

  李子安心里有些无语,但感觉上放松了一些。他越发觉得说谎是要讲技巧的,真真假假都得掺杂一点,这样说出来的谎话才能让人相信。

  “然后呢?”

  “然后我就回帐篷了,我给你解了毒,我担心你冷,所以又钻进睡袋搂着你睡觉。”李子安说。

  莎尔娜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判断李子安说的话是真是假。长得越帅的人越会骗人,这在心理学上是一个公认的知识点,所以仅凭帅逼安这张脸,她就觉得他的可信度极低。

  “吃点东西我们就走。”李子安说。

  “我们就这样走了?”莎尔娜还是不甘心。

  李子安说道:“不走也没有办法,抛开那个强大的守护者不说,就这盆地里的冰雪层就是一个无法克服的难题,我们带的食物只能维持几天了,那还是回去的路上要吃的,没有食物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莎尔娜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们离开这里,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将来我们准备好了再来这里。”李子安的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下次再来这里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再带上她,姑师大月儿已经打过招呼了,如果他下次还带她来这里,姑师大月儿肯定会下死手,那反而是害了她。

  两人吃了一点东西,收拾好帐篷便往回走。

  穿过盆地中间的时候,李子安在他昨晚挖出的雪坑旁边停留了一下,他昨晚挖了一个差不多两米深的大坑,但现在去看只有一尺来深了。这恐怕还是风雪提前停了的原因,不然早就没有了。

  莎尔娜说道:“这样的环境还真是没有办法,就算能将工程机械运上来,在这里也没法正常工作,如果这个冰湖有几百米深,那就更糟糕了,哪怕是军队来都没法挖开。”

  “总会想到办法的。”李子安说。

  他想起了昨晚在裂缝下的山腹空间里看到的景象,那山腹空间估计就在几百米的地下,但显然不是底部,这冰湖还真的有可能上千米深。

  不过这样也好,这冰湖等于是一个封印,将那种神秘的病毒封印于此。如果擅自解开封印,那对这个世界来说还真是一件极不负责任的糟糕事情。

  两人继续往回走,最后来到了来时滑下来的山坡。

  下山容易上山难,两人下来的时候开着友谊的小船一路飙船滑下来,根本就没用多少时间,可是往上爬就难了。

  上午开爬,爬上山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两人顾不上休息又往山下走,赶着天黑之前下山。

  夜幕降下来的时候,半山腰上又竖起了一只帐篷。

  莎尔娜看着狭窄的营地的一个角落,一张俏脸莫名其妙的红了。

  来的时候她和李子安也是在这里扎的营,李子安还给她端过水,所以这个地方已经像烙印一般烙扎了她的记忆里,她甚至还给它取了一个中文名字,端水台。

  两人吃了点东西,莎尔娜早早的就钻进了帐篷里,李子安习惯性的去轻松了一下,然后也回到了帐篷里。

  一进帐篷他就呆住了。

  帐篷里多了一堆衣服,那是莎尔娜的防寒服和防寒裤。

  莎尔娜缩在睡袋里盖得严严实实的,这倒不影响他什么,可是这帐篷里就只有一只睡袋,他也得进睡袋才能睡觉,这可咋整?

  “军师,你这是……”大#师觉得很有必要提醒她一下,这里的夜晚零下二十几度,脱衣服睡觉太危险了,可是没等他把话说完,他的话就被打断了。

  “今晚天气好,没吹风也没下雪,没事。”莎尔娜说。

  你没事我有事啊!

  李子安愣在帐篷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还愣着干什么,你不睡觉吗?”莎尔娜催促道。

  李子安脱掉了鞋子,准备钻进睡袋。

  “你的衣服很凉,你这样进来睡袋一下子就凉了,我会感冒的。”莎尔娜说。

  “这样不好吧?”李子安觉得不妥。

  莎尔娜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最后一次研究,你要是觉得在这里研究不合适,那我就回去再找机会研究,魔都的环境肯定比这里舒适。”

  “别,我依你。”李子安秒怂。

  回魔都研究?

  前有余美琳,后有沐春桃,要是被逮住了,那可是要出人命的事情。更何况,这都还没算上杜林林,万一杜三娘再出点什么状况,他就分身乏术了。

  长痛不如短痛,反正这冰天雪地的没人看见,就让她研究吧。

  自己上的贼船,哭着也要坐到终点站。

  大#师也把防寒服和防寒裤脱了,身上还有一件长袖秋衣和秋裤,他正准备钻进睡袋的时候,莎尔娜又对他摇了摇头。

  “你这样不符合研究标准。”军师说。

  李子安:“……”

  课题是她的,怎么研究也是她说了算。

  大#师又硬着头皮把秋衣秋裤脱了,然后钻进了睡袋。

  他的身上当然还穿着裤子,科学研究嘛,必须正规。

  谁能说在美院给小姐姐当模特的男人下流?

  有些事情从艺术和科学的角度去理解,就是很正规。

  莎尔娜靠了过来。

  滑溜溜,香喷喷。

  李子安有点紧张:“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研究。”

  “嗯,最后一次。”莎尔娜的声音扑进了大#师的耳蜗,还有热气。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强行进入了大睡炼气术的修炼状态。

  他是这么想的,我不说话,我不动,我把自己变成一条咸鱼,你感觉没趣了总该放弃了吧?

  军师的手指滑过鱼胸、鱼腹,最后在鱼身上写下了一个歪瓜裂枣的拤字。

  大#师睫毛轻颤,心中默念:“我只是一条咸鱼,我只是一条咸鱼。我没反应,我没反应……”

  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呢喃的声音:“放松,放松,你是一条鱼,你正在海水里悠游,你的身边有好多水草……”

  这是心理学中的催眠术吗?

  李子安的心中很是好奇,然后他真的感觉到了好多水草,他根本就没动,但是那些水草自己就缠上来了。

  “你游啊游啊,你在找回家的路,海水碧波荡漾,海草飘摇,你钻进了海草里,你的嘴巴拱起了一团海泥……”

  大#师的意识模糊了,迷迷糊糊里他真认为自己就是一条鱼,他还真就拱起了一团海泥。

  大海的味道是那么的清新和神奇。

  科学家的声音呢喃,如梦似幻还有点喘:“你游啊游啊,你终于游到了你的家门口,它就藏在一丛海草之中,你归心似箭,你穿过那丛海草,一头扎进了你的家门……”

  大#师的意识彻底模糊了。

  他此刻的情况就跟《角斗士》里面的马克西姆斯,倒在角斗场之后弥留的那点时间里,他的灵魂回到了他的家乡,他的指尖扫过一丛丛金色的麦穗,他推开了粉色蔷薇遮掩的家门,猫着腰走了进去,他美丽的妻子面带笑容,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

  “啊!你回家啦……”妻子的声音,多么的激动和幸福。

  分不清#真实与幻觉了。

  海水荡漾,海草飘摇。

  许久之后,这片海水平静了下来。

  “睡吧,睡吧……”如梦似幻的声音。

  我睡个锤子!

  大#师睁眼。

  咸鱼翻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