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228章会说话的尸体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454 2020-11-17 17:24

  烈日黄沙,大漠无垠,这里的世界静悄悄。

  一座沙丘后面,李子安拿着一部卫星电话,等着电话接通。

  他等了十几秒钟电话才接通,卫星电话里传出了余美琳的声音:“请问你是?”

  “是我,美琳。”李子安说。

  “呀!”余美琳一下子就激动了,语速也明显快了,“老公,急死我了,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我都给你打几十个电话了,可是一直打不通,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管家婆的唠叨和关切给李子安带来了温暖和温馨的感觉,他笑了笑:“我在沙漠里,手机没信号,不然我早就给你打了,这是我借董曦的卫星电话给你打的。”

  “我是说没见过这个号码,董曦就是你跟我说起过的那个女特工是吗?”

  “嗯,就是她。”

  “你跟她在一起我就放心了,你一切都好吧?”说是放心了,可是管家婆还是很担心,同样的事问了又问。

  “我没事,你放心吧,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跟你报个平安,对了,铜厂的文件你都收到了吧?”

  “收到了,我正在处理相关的事宜,我已经定了明天的机票了,准备明天去攀市,去启明铜厂看看。”余美琳说。

  李子安说道:“我这边差不多也完事了,那我就不回魔都了,我直接来攀市跟你汇合。”

  “那你什么时候来?”

  “我明天买张机票直飞攀地,我们很快就能见面。”李子安说。

  “你可不许骗我,我好想你,这几天晚上我天天梦见你。”余美琳的声音很温柔。

  李子安压低了声音,笑着问了一句:“你梦见我做什么了?”

  “我梦见我们在养老院里,你给我梳头发,我的头发都白了,你也老了,也笨死了,梳个头连梳子都拿不稳。”

  李子安:“……”

  这和他想的梦不是一路的梦。

  “不过昨晚……”余美琳没有说下去。

  “昨晚怎么啦?”

  “昨晚梦见你使坏了,还有你那什么绝学,丢死人了。”余美琳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娇嗔的味道,“你说你怎么那么坏,就连梦里都坏死了。”

  李子安笑了,这个梦就是一路的梦了。

  “我也想你了,等我过来,我好好疼你,好不好?”

  “嗯。”

  脚步声传来,李子安压低了声音:“有人过来了,我就不跟你聊了,明天我到了蜀都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路上小心点。”余美琳叮嘱了一句。

  “好的,你路上也小心,把昆丽带上吧,你一个人去攀市我不放心。”李子安也叮嘱了一句。

  “好吧,这次我带上她。”余美琳说。

  一个人绕了过来,是刘军。

  李子安挂断了电话。

  刘军说道:“董组让你过去,都准备好了,我们该下去了。”

  李子安说道:“我还要打个电话,再给我几分钟时间。”

  “就你麻烦事多。”刘军抱怨了一句,停下脚步,拉开了拉链准备放水,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把拉链拉上了,转身就走了。

  上次与祸水安一起放水,他的心里已经留下了阴影,祸水安就站在那里,他怎么好意思掏出来?

  他要是掏出来,那不是班门弄斧,而是养鸽子的跟杨过比谁养的鸟大。

  鸽子跟神雕,那是能比的吗?

  李子安倒没有想那么复杂,刘军离开之后他又拨了一个电话。

  嘟嘟嘟……嘟!

  这个电话是打给沐春桃的,却只响了几声就被挂了。

  李子安又拨了一次。

  这次通了,卫星电话里传来了沐春桃的不友好的声音:“谁啊?”

  “是我,桃子。”李子安说。

  “你……”沐春桃很快就结束了针对声音的判断,她笑了起来,可一张嘴却不饶人,“你个没良心的,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打不通,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用的还是别人的手机,你没事吧?”

  两个女人说的话不一样,可是意思却是雷同,埋怨他的同时也关心他。

  李子安笑着说道:“我在沙漠里没有信号,这个是用董小姐的卫星电话给你打的,我打电话给你是想给你报个平安。”

  “你没事就好,我才不关心你呢。”

  这就假惺惺了。

  “你不关心我,可我关心你,我让我的徒弟保护你,他是怎么保护你的?”李子安问。

  “算你还有点良心,我正想问你呢,这两天我出门他就跟在我后面,也不跟我说话,就是跟着,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暗恋我,想泡我这个师娘,原来是在保护我。”

  李子安有点头疼的感觉,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徒弟泡师娘,那不就是乱那什么伦吗?

  不过这也不怪人家杜武,他都不知道他师父跟沐春桃的关系。

  “这么说,他还算做得不错,你也别赶他,他跟着就让他跟着,有他保护你我也放心。”李子安说。

  “嗯,你想不想我?”沐春桃显然不想跟李子安聊杜武的事。

  “想啊,我刚才还想你呢。”李子安说。

  “呸,我才不信呢,那你告诉我,你哪里想我。”

  “全身上下都想。”李子安特意把一个下字咬得很重。

  这几天她吃素,怎么也得给她来点俏荤菜。

  “呸,你坏死了,我不理你了。”沐春桃的声音里却满是喜气。

  李子安笑,她果然吃这套。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呀。”沐春桃的声音嗲嗲的。

  “嗯,两三天吧。”李子安说。

  “还要两三天啊,哎,我快死了。”沐春桃的声音。

  “我得挂了,等我回来,我们再好好聊。”李子安说。

  “嗯,你亲下我。”沐春桃说。

  李子安对着卫星电话打了个波。

  “嗯哒,乖。”沐春桃也对着她的手机打了个隔空波。

  挂断电话,李子安苦笑了一下。

  就这种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感觉真的很复杂,他的良心时不时的也会给他来一下拷问,停难受的。

  可他没法啊。

  桃子在前,管家婆在后,这是一个特殊情况,也不能全怪他,而他也没法在管家婆和桃子之间做一个选择,要一个不要一个,他更不想伤害任何一个,所以除了保持目前这种尴尬的三人关系,他是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走出现在这种尴尬的境地。

  脚步声传来。

  董曦又绕了过来。

  李子安收起思绪,迎了上去,他把卫星电话还给了董曦,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多说了几句。”

  董曦说道:“他们已经下去了,我们也该下去了。”

  李子安跟着董曦来到了一个坍塌出来的窟窿边,裸*露出来的岩石穹顶缝隙中插了一根铁钎,铁钎上又系着一根绳子。

  李子安抓着绳子滑了下去,又回到了昨晚来过的寺庙遗迹之中,因为是白天,无需照明,几个窟窿投照下来的阳光便照亮了他的视野。

  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一堵墙下的董卫国和刘军,两人的身边躺着一具尸体。

  康教授和几个学子在另一边讨论什么,嘀嘀咕咕的也听不清楚。

  康馨也来了,隔着老远向李子安挥手,也不知道被康海川说了一句什么,又把手放了下去。

  董曦也抓着绳子滑了下来:“大*师,你去看看那具尸体,确认一下。”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往刘军和董卫国走了过去。

  刘军和董卫国早早的就让开了,那具尸体也曝露了出来。

  那尸体干瘦,脸色蜡黄,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

  李子安一眼就辨认了出来,这个人正是那天晚上驾驶一辆奥迪轿车撞他和余美琳的人。

  黄脸男的胸口上有一个伤口,血已经凝固。

  刘军说道:“这人的身上就只有一个伤口,但就是那个伤口洞穿了他的心脏,我看过,是刀剑类的武器留下的伤口,死亡时间大约是早晨七点左右。”

  他是干刑侦出身的,他的判断有一定的专业性。

  李子安心中一动,心中暗暗分析道:“死亡时间是早晨七点左右,那个时候我和董曦还有康家父女已经离开了这里。董卫国带着人往沙丘盆地走,他或许就是在那段时间被杀的。杀他的人用的是刀剑类武器,难道是姑师大月儿?黄脸男趁着那个空档进入地下寺庙寻找天香,结果遇到了姑师大月儿,被她杀了,然后她带走了她自己的雕像?”

  除了这种可能,他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可能。

  董卫国说了一句:“我拍了照,传了回去,但是我们的人没能在公民数据库里查到这个人。我判断,他应该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华裔,或者是东南亚的亚裔,这样的话就很难查出他的身份了。”

  董曦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大*师,这个人是那个开车撞你的人吗?”

  李子安说道:“就是他,他是那条大鱼吗?”

  董曦说道:“无法确定,不过凭我的直觉,我觉得他是。他一直在暗中潜伏,在杀你和进入这座地下寺庙之间做了一个选择,他选择了后者。他肯定是来找什么东西,然后遇到了别人,最后被杀死。这里并没有什么搏斗的痕迹,但他是被正面击杀的,所以那个杀他的人很强,你觉得是什么人,这个人又在找什么东西?”

  这就是她说这些话的目的。

  李子安没有犹豫:“我估计是那个白衣女子,至于这个人来寻找什么,我的判断是天香。”

  “什么是天香?”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

  李子安耸了一下肩:“我也不知道,之前我用一根假的大香骗过了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天香的黄波,所以我估计天香应该是一根香,不过你别再问我那根香是什么样的香,以及什么价值了,我真的不知道。”

  董曦没再问什么了,但还是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李子安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得去一趟攀地,能开车送我去乌木市机场吗?”

  董曦说道:“我去那边看看,康教授说这里应该有门,我去看看他们找到没有。”

  董卫国也说了一句:“我也去看看。”

  刘军叹了一口气:“看来只有我送你去机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