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025章料事如神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289 2020-11-17 17:24

   余美琳一进门就看见李子安站在她的办公桌前,正翻着那份被她视为秘密的文件,她讶然道:“子安,你怎么翻我抽屉?”

  李子安淡淡地道:“不是我拿出来的,是别人拿出来的。”

  “别人,谁?”余美琳追问。

  昆丽说了一句:“这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不是你从抽屉里拿出来的,还有谁?”

  李子安懒得跟她解释,他招了一下手:“美琳,你过来,我给你看段视频。”

  余美琳走了过去。

  李子安将马川的手机唤醒,点了一下视频播放器的播放键。

  昆丽也凑了过来。

  “是他?”余美琳又惊又怒。

  “我现在去找他!”昆丽转身就走。

  李子安出声说道:“你冷静一点。”

  昆丽气呼呼地道:“你让我冷静?你老婆被人推下楼,我去教训那个家伙,你却让我冷静,你是不是男人?”

  李子安也有了火气,他瞅着昆丽:“我说,你脑子里是不是装的屎?”

  余美琳惊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李子安会这样跟昆丽说话,而且还这么凶。

  昆丽恼羞成怒,忽然一拳抽向了李子安的脸颊。

  人人都有底线,李子安却在她的底线上白鹤展翅,说她脑子里面装的是屎,就算余美琳在旁边,她也忍不下去这口气!

  李子安没躲,忽然伸手一把抓住昆丽的拳头,然后猛地往腕关节的方向一压。

  “哎哟!”昆丽痛呼了一声,人也顺着李子安的发力的方向蹲了下去。

  余美琳着急地道:“子安你干什么,你快松手!”

  李子安轻轻一推,昆丽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昆丽恼羞成怒,上前一步,右腿就要抬起来。

  李子安冷声说道:“你那条腿要是踢过来,我就把你的脚踝卸了,美琳求情都都没有。”

  昆丽的腿颤了颤,硬是没有抬起来,只是狠狠的瞪着李子安。

  余美琳惊讶地道:“昆丽可是练过武的,你刚才怎么一出手就制服了她,你也练过武?”

  李子安说道:“师父教了一套拳法,打她三个不成问题。”

  没打过,不知道,但昆丽会那点拳脚功夫在折枝拳这个正宗古武面前,还真是不够看,教训她是没有半点压力的。

  “哼!”昆丽冷哼了一声,明显不服气。

  余美琳叹了一口气:“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我已经够烦了,你们非要给我添乱吗?”

  李子安说道:“我是来帮忙的,可她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在翻你抽屉,窃取你的商业机密,我要那玩意干什么?”

  余美琳看了昆丽一眼,欲言又止。她也知道昆丽刚才说的话有点过了,可是她要是战队李子安,说昆丽不对的话,那就成了她两口子都对昆丽不满了。

  昆丽气道:“我是恼你明知道是余家勇把美琳推下楼梯的,你都拿到证据了,你却拦着我去教训余家勇,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又是这话。

  李子安说道:“余家勇是怎么把美琳推下楼的,我就怎么把余家勇推下楼,他这会儿应该在外面找人,你去窗户边看看就知道了。”

  昆丽大步往窗户走去。

  余美琳讶然道:“子安,你说你刚才把余家勇推下楼了?”

  李子安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昆丽将百叶窗布撩开了一点,递眼看向了大办公区,一眼就看到了余家勇。

  余家勇正往办公室走来,头上缠着纱布,脸也肿了半边,走路一瘸一瘸的,一看就是摔得不轻。

  昆丽放下了百叶窗,退了回来:“余家勇来了,他真摔伤了。”

  余美琳着急地道:“子安你快躲一躲,他肯定是来找你算账的。”

  李子安笑了笑:“放心吧,估计他不敢敲门。”

  余家勇来到了办公室门口,伸手准备敲门,可是犹豫了几秒钟又把手放了下去,然后转身往回走。

  余美琳也跑到窗户边,撩开百叶窗往外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头缠纱布的余家勇一瘸一瘸的往外走,她愣了一下才说了一句:“余家勇走了。”

  昆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子安,心中纳闷,他说余家勇不敢敲门,余家勇就真不敢敲门,他真的是料事如神?

  李子安说道:“你看着我~干什么?你这暴脾气,你连我都敢打,你敢说你刚才去找余家勇,你还有分寸?你要是把人打伤了,进了监狱,谁来辅助美琳?”

  昆丽气道:“你不也把余家勇推下楼了吗,还来说我!”

  “是余家勇让人把监控关了,他又没看见是我推的,他怎么告我?再说了,我手里握着他的证据,就算他知道是我,他敢把我怎么样?”

  昆丽轻哼了一声:“他把美琳推下楼,你把他推下楼,他要是气不过,告你就告你了,你能拿他怎么样?”

  余美琳走了过来,眉头皱得高高的:“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子安,昆丽说的有道理,余家勇要是捅我一刀,难道你也要去捅他一刀吗?你这样做也是犯法的,以后千万不能再这么冲动了。”

  李子安大声说了一句:“出来吧。”

  卫生间的门缓缓打开,马川从里面走了出来,紧张兮兮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颤:“余……余总。”

  余美琳惊讶地道:“卫生间里怎么还有个人?”

  李子安说道:“他叫马川,是余家勇的人,刚才就是他潜入你的办公室翻箱倒柜找东西,这份文件就是他拿出来的,还用手机拍照。我抓住了他,你刚才看的是视频就是他从监控系统之中截取的。”

  余美琳移目看着马川,眼神一下子就冷了。

  马川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余总,我错了,我家里还有老父老母,还有老婆孩子要养,你就原谅我吧,不要报警,我……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咚、咚、咚!

  这货居然在两秒钟内磕了三个响头。

  余美琳的心里却没有丝毫同情,冷声说道:“公司给你发工资,给你买五险一金,你却窃取公司的商业机密,我要是放过你,我如何服众?”

  说完,她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马川眼巴巴的望着李子安,都快哭了:“安爷,你救救我啊!”

  李子安伸手拿走了余美琳手中的手机。

  余美琳愕然道:“你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知道你是个有原则的女人,可是你就不想知道余家勇背后的人是谁吗?”

  余美琳微微愣了一下。

  李子安接着说道:“一个保卫科的科长敢推你下楼,还敢让手下人来窃取公司的机密,他背后要是没人,那才怪了。你把这货送进监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他的把柄在我们的手里,用他来引出余家勇身后的人,你才能变被动为主动。”

  余美琳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她忽然生出了一种感觉,她从来都不曾了解李子安。

  李子安将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拿了起来,递给了马川:“余家勇给你了三个电话,我都没接,我想他是迫切想知道你在哪里,你给他回一个电话,你告诉他你已经不在公司了,你约他晚上在一个地方见面,让他准备五十万,你把东西给他。”

  马川紧张地道:“五十万?我向他要那么多钱……”

  李子安瞪着马川:“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要是把事情办好了,你不但不要去坐牢,你还可以保住饭碗。”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马川接过了电话,然后开始拨号。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马川还识趣的开了免提。

  手机里跟着就传出了余家勇骂人的声音:“你~他~妈.的怎么回事,我给你打了三个电话,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马川深吸了一口气,待到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之后才开口说道:“余科长你放心,东西已经在我的手上了,晚上公司对面的兄弟饭店见面,带五十万来,我把东西给你。”

  “你~他~妈是什么意思?”

  “余科长,我~干~的可是犯法的事,你别当我傻子,你不拿钱来,我是不会把东西交给你的。”

  “你~他~妈——”手机里传出了一个深呼吸的声音,随后余家勇说道:“行,但你说的地方不好,熟人太多,今晚八点,海天会所我带钱来见你。”

  马川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摇了摇头。

  余美琳忽然凑到了李子安的耳朵边,低声说道:“让他去明珠塔。”

  女人细心,知道李子安不熟悉魔都的环境。

  李子安转身从办公桌上抓起一支笔,在一张A4纸上写下了“明珠塔”三个字,然后拿在手里给马川看。

  马川点了一下头,跟着说道:“余科长你说的地方太高端了,我去不了,我们明珠塔下见吧。”

  余家勇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好,今晚八点,明珠塔下见。”

  “不见不散。”马川挂断了电话。

  李子安从马川的手中拿走了手机,说了一句:“今晚我们一起去明珠塔,这事你要是办好了,你不但没过,还有功,但这事你要是办砸了,你就把屁~股洗干净准备去坐牢。”

  马川跟着说道:“安爷,你放心,我一定办好。”

  这货比魏大壮机灵多了。

  昆丽忍不住说了一句:“你真要把云地的秘密卖给余家勇,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李子安笑了笑:“说你一根筋,你还真一根筋,余家勇肯定不会自己出这五十万,这钱是他背后的金主出,今晚那个金主很有可能会现身,就算不现身,我们拍下交易的画面,那也是证据。另外,交易之后我们跟踪余家勇,一定能找到那个金主。”

  昆丽这次没有还嘴,犹豫了一下才说了一句:“对不起,刚才……我不该那样说你。”

  李子安淡淡的笑了一下:“我原谅你了。”

  昆丽给了李子安一个白眼。

  余美琳看着桌上的文件,显得有些犹豫。

  李子安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凑到了余美琳的耳边,低声说道:“我的意思不是给真的文件,现在离晚八点还有很长的时间,你想让对方知道什么,你现在就可以发挥你的想象力了。”

  余美琳愣愣的看着李子安。

  那种陌生而神秘的感觉毫无征兆的,变得强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