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600章我婚君2婚

赘婿出山 李闲鱼 5826 2020-11-17 17:24

   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恐怕也描述不出这个客厅里的爱情。

  一对深爱着彼此的夫妻,还有被夫妻俩视为妹妹的家庭教师,三人所坐的沙发是一个有故事的沙发。

  余美琳坐在沙发一头,十指如飞敲击键盘,笔记本屏幕上代码如雪花般浮现。

  沙发中间,汤晴坐在李子安的腿上,依偎在李子安的怀里,满脸羞红,气喘吁吁,却又难忍羞耻,紧张兮兮的去瞧余美琳。

  她是真担心余美琳忽然站起来,抱起那台笔记本电脑狠狠的砸在她的脑袋上,然后扑在她的身上扯她的头发,扇她的耳光,扯她的衣服。她看过好多新闻,原配抓小三都是那么对待小三的。所以,她除了羞耻和紧张,还害怕。

  余美琳全神贯注的瞧着代码,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李子安的心理上倒是趋于自然了,只是一枝独秀,随时都想秀。

  这时余美琳忽然偏头过来看着旁边的两人。

  汤晴慌忙躲开了余美琳的视线。

  李子安没躲,却一脸尴尬的表情。

  他真的是太难了,为了发这个电,他不仅要克服道德上的障碍,还要克服心理上的障碍,更要克服生理上的障碍。三重困难就为发个电,他不困难吗?

  没人说话,气氛尴尬而又紧张。

  汤晴在余美琳的目光下尴尬紧张害怕,没能坚持两秒钟便要从李子安的腿上下来。

  却不等李子安留她,余美琳就说道:“妹子,坐你子安哥身上就好,不要下来。”

  汤晴又不敢动了,但余美琳这么一说,她心中稍安,没那么紧张了,说了一句:“美琳姐,你……好些了吗?”

  余美琳点了一下头,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为了给我治病,你付出了这么多,委屈你了。”

  汤晴慌忙说道:“不委屈,不委屈,美琳姐你不用客气,我……”

  她想说她其实愿意,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及时掐断了。

  余美琳笑了笑:“你其实也想,对不对?”

  汤晴又紧张了,一张俏脸原本就很红,这下就更红了。

  余美琳笑着说道:“如果你不喜欢你子安哥,你子安哥又不喜欢你,你们俩用爱也发不了电,对不对?”

  汤晴银牙咬樱唇,轻轻点了一下头,跟着又拿眼去瞅李子安。

  李子安面带微笑,眼神温柔,饱含情意。

  他喜欢汤晴吗?

  答案是肯定的,在一个屋子里生活了这么久,也算是日久生情。以前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他不敢胡思乱想,所以自己也不知道那种喜欢是什么程度的喜欢。现在没有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一些藏在潜意识里的东西就爆发出来了。

  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标准其实很简单,也容易满足。

  汤晴又羞涩了,心中除了羞耻和紧张,还有幸福,甜甜蜜蜜。

  君婚我未婚,我婚君二婚,恨不婚同时,日日与君婚。这么复杂的事情,就这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发生了。

  余美琳眼眸中的充电“指示灯”又变弱了,她咳嗽了一声。

  李子安知道她是什么情况,跟着就伸手揽住汤晴的腰肢将她往他的身前拉去。

  汤晴闭上了眼睛,无比的羞涩和紧张。

  她知道,又要发电了。

  两个彼此相爱的灵魂,激烈的情感碰撞产生了一个能量场,这虽然美其名曰用爱发电,但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特定频率的脑电波的辐射,是一种灵魂性质的能量。

  爱,这只是人类的概念。

  同样的事在动物世界里肯定不叫爱,有些动物甚至可以用脑电波交流,人类能探测到一些,但无法解读。

  那么问题来了,寄生在余美琳身上的王者级的病毒生物,它为什么需要这种特别的能量,难道它是一个缺爱的孩子?

  怀里的汤晴突然静止了,眼睛也闭上了,脸上的羞涩表情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平静的脸庞。

  李子安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把舌头缩了回来,移目看着余美琳,尴尬地道:“你的电池充满没有?”

  余美琳一个白眼过来:“充满你个头啊,你专心点行吗?你心里在想事情,人家小汤配合你,却没有发出电。”

  这都知道!

  李子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忍不住去想你身上的东西为什么需要我和小汤用爱发的电。”

  “你就不能没事的时候去想吗?”余美琳又给了李子安一个嗔怪的眼神。

  “行行行,我重来,你唤醒小汤。”李子安又伸嘴过去。

  余美琳却没有唤醒汤晴,她又说了一句:“你们这样发的电电力不够,你得放开一点。”

  “还要放开一点啊?”李子安头疼,他已经这么难了,寡人却还要给他增加难度。他又不是水力发电机,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电力。

  “你平时跟我倒是花样很多,你跟小汤怎么就老实得跟一个小学生似的,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李子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愁苦的表情:“你不是说轻微的物理运动就能发电吗?”

  “轻微的物理运动的确能发电,可是电量太微弱了,你得增强一点强度,多发点电,我充好了电你们就可以休息了,你们这样弱弱的发电,我得充到什么时候?你不难受,我看着都难受。”余美琳埋怨道。

  老婆唠叨自家的丈夫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家家都有,但因为发电的电力不够而埋怨丈夫的老婆,全世界却只有这里的这一位。

  “我说,你不会是想让我跟小汤在这里……嗯?”李子安的一个头两个大了。

  “你不行吗?”余美琳的眼神有点凶。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你知道我的情况,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可这事得考虑人家小汤的感受,我、我实在是不忍心伤害她。”

  “别人肯定不行,但你这样伤害她,她愿意。”

  “这一下子就……我真不忍心,你得给人家一些时间,人家心甘情愿才好。”李子安苦口婆心。

  “那好,你试试中度的,中度的能解决充电的问题,我也没意见,如果解决不了,那你就得上。”余美琳说。

  李子安:“……”

  这个上字用得好。

  “你准备一下。”余美琳提醒了一下,“这次专心点,不要做无用功。”

  李子安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感受都清理了出去,然后将嘴放在了之前的位置上。

  汤晴忽然睁开了眼睛,她微微愣了一下,但李子安根本就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下一秒钟她的脑子就进入了标准的发电状态,满脑子都是电离子。

  余美琳瞳孔之中的充电“指示灯”又亮闪闪的了。

  李子安想起了寡人的叮嘱,搂着汤晴倒在了沙发上。

  汤晴更紧张了,也更羞耻和兴奋,她越是这样的状态,发的电就越强劲。

  余美琳瞳孔之中的充电“指示灯”越来月亮,闪烁的频率也越来越小,差一点就进入长亮的模式了。

  这真跟水力发电有些相似,不同的水势的发电量就不一样。

  把水势换成姿势,现在这个姿势的发电量就明显大多了。

  高臣一品中,月牙村人捕鱼为业。下山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粉红一片,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月牙村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然林深树杂,遂迷路,兜兜转转终不得出。又遇天雨,道路泥泞,溜溜滑滑,摔倒数次,鼻青脸肿,弃之回山,来日再探。

  啪啪啪……

  余美琳的手指敲击着键盘,那速度之快,键盘上只见指影翻飞,不见其指。

  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代码如雪花飞舞,这速度已经够恐怖的了,更恐怖的却是一气呵成,不见她修改一处。

  李子安也顾不上去观察余美琳的反应了,专心发电。

  那月牙村人终究是不死心,在山坡上眺望了一下桃林,又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又下山进了那片桃林,缘溪行,欲穷其林。

  余美琳的瞳孔之中,充电指示灯常亮了,然后消失。

  “我充好电了。”她说。

  李子安慌忙停止,坐了起来。

  汤晴也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整理身上的衣服,一张脸红成了三月里的樱桃,心里的感受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羞耻和紧张。

  余美琳伸手帮汤晴整理衣服,声音亲切而又温和:“谢谢你,小汤,我感觉好多了。”

  “那、那就好,我、我回屋了。”汤晴说完就往她的房间跑去。

  李子安想去看看她,但是迈不开腿。

  他现在很危险,他相信她也很危险,他要是进她的房间去安慰她的话,很有可能会出大事。

  汤晴跑到门口,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见李子安没有追来,她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了一抹失望的神光。

  不过,她也能理解,毕竟余美琳就坐在他旁边。

  她进了屋,关上了门。

  接下来的夜肯定很难熬。

  “你不去看看小汤吗?”余美琳说。

  李子安摇了摇头:“不去,我在这里看你码字。”

  “这不是码字,是写程序。”余美琳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停止编写代码,键盘也一直都在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李子安看着余美琳:“我不打扰你,你忙你的,我就看着。”

  “随便你。”余美琳看着屏幕,十指如飞。

  啪啪啪……

  这不是大#师想要的那种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