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赘婿出山

0404章你命犯桃花

赘婿出山 李闲鱼 6062 2020-11-17 17:24

  白人姑娘送来了杜林林点的啤酒和一盘坚果,李子安说这家的烤龙虾不错,但她却没有点,这才下午三点,还不到吃龙虾这种正餐的时间。

  李子安也不是想吃什么龙虾,只是担心杜林林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有点饿了,所以才说这家的龙虾不错,她没点,他也没问,就跟她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

  “林林,你过来这边考察什么项目?”闲聊了几句,李子安聊起了正事。

  “大项目。”杜林林说。

  这算什么回答?

  大/师心中的好奇心非但没有得到满足,反而又多了一丝困惑,不过这样的事情人家不愿意详说,他也不想多问。

  因为,有可能是商业机密。

  杜林林放下啤酒杯,抬起两只手,在桌面上比了一个空抱篮球的动作:“这么大。”

  李子安:“……”

  她不比这个动作,不补这一句,他还真认为有什么大项目,可她这一比一说,他忽然觉得有个锤子的大项目。

  杜林林看了李子安的翻译,一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子安试探地道:“林林,跟哥说实话,你是不是偷偷溜出来玩了?”

  杜林林笑盈盈的看着李子安:“这世上的哥有好多种,亲哥、堂哥、表哥、干哥哥、情哥哥,你是我什么哥呀?”

  李子安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却也没有想出答案来,她提供的这些选择里就没有一个合适的。

  他唯一可以选的似乎只有一个干哥哥,毕竟他也叫杜枝山杜叔叔,可他同时又是杜武的师父,跟老杜又算是同辈,杜林林是老杜的女儿,叫干哥哥就不合适了。

  而且,她给出的答案选项里还有一个“情哥哥”,这又是什么鬼?

  “你说呀。”杜林林似乎很想李子安在她给出的答案之中选一个。

  李子安笑了笑:“我们不是在聊什么项目吗,怎么聊到什么哥上去了?”

  “你告诉我你是我的什么哥,我就告诉你我来澳洲考察什么项目。”杜林林说。

  一个答案换一个答案,看样子很公平。

  李子安觉得反正也是闲着,跟她瞎掰呗,想了一下说道:“其实叫哥不对,我是杜武的师父,你是杜武的姐姐,我比你高一倍,你应该叫我师父,或者李叔叔才对。”

  杜林林翘了一下嘴角:“我可没有拜你为师,你也仅仅比我大一点点,我才不要叫你叔叔,更不会叫你师父。”

  李子安笑了笑:“那你还是叫子安哥吧,对,你问我是你什么哥,我就是你子安哥,这个就是我的答案。”

  多么的机智!

  杜林林看着李子安,嘴角含笑:“理论上,你的辈分的确要高一些,不如我就叫你老哥吧。”

  “嗯?”李子安顿时愣在了当场。

  杜林林的脸颊泛起了一丝红晕:“你可别听错了,是老哥,不是老公。”

  李子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刚才还真是听错了,毕竟都是g开头的音,要是说快点,或者咬字不清楚就容易听错。

  “老哥也行,那你说说你的大项目吧。”李子安说。

  杜林林避开了李子安的眼神:“那个……我过来看看这边的酒庄,准备收购一两家,进军红酒业。”

  眼神闪烁,说话吞吞吐吐,这话能是真话吗?

  自从认识了莎尔娜,李子安也染上了心理分析的毛病,可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他怀疑她没说真话,却又找不到证据。

  不过,大/师有大/师的手段。

  “这样,我给你卜一卦,或许能帮你找到合适的酒庄。”李子安将右手伸到点了来的面前,掌心向上,“你知道怎么做,闭上眼睛在我的掌心里随意写画,我让你停你就停。”

  杜林林也伸过手来,但不是用一根指头在李子安的掌心之中写写画画,而是抓住了李子安的手。

  她的手柔若无骨,温暖丝滑。

  李子安尴尬地道:“我让你闭上眼睛,用指头在我的掌心里写写画画,你抓着我的手干什么?”

  杜林林笑着说道:“我不想卜卦,我想给你看个手相。”

  李子安讶然道:“你还会看手相?”

  “当然,我给你看看……”杜林林抓着李子安的手看来看去,另一只手也上阵了,时不时还摸一下。

  李子安尴尬得很,他想将手抽回来,但是只是轻轻抽了一下,杜林林那边却抓得更紧了。

  杜林林一本正经的样子:“嗯,你财运滚滚,已经结婚了,还育有一女,对不对?”

  李子安:“……”

  杜林林接着说道:“你还有一个情人,命里带水,还带木,是个好女人,对不对?”

  李子安无语了,命里带水还带木,说的不就是沐字吗?

  她明明知道他跟桃子的关系,海边的那座房子差不多算是她送的,他心里就纳闷了,她究竟想干什么呢?

  他本来想一下子把手抽回来的,却因为这个心思,他硬撑了下去,静静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瞎扯。

  杜林林右手抓着李子安的手掌,左手的手指轻轻滑过李子安的掌纹,动作温柔。

  李子安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这是在挠我的手心,还是在给我看手相啊?”

  杜林林忍着笑,脸上的表情自信而又严肃:“老哥,你命犯桃花,我看你还得添一房啊。”

  “添什么房?”

  “你近日会走桃花运哟,有一个好女子会与你相遇,你会跟她在一起。”

  李子安:“……”

  “你看你这生命线往中指延伸,中指从左熟从右数都是三,这个女人会是你的第三个女人,她压在生命线上,这意味着她会给你生个儿子。”杜林林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嘴角含笑。

  李子安与她对视了一眼,三秒钟后就不敌她的眼神,避开了,然后趁她不备将手抽了回来。

  “我算得怎么样?”

  李子安瘪了一下嘴:“不怎么样,你就胡扯,你根本就不会看手相,你还是让我给你卜一卦吧,我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绝学。”

  杜林林摇了摇头:“我不卜卦,你就是想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来干什么的,对不对?”

  李子安没辙了。

  “老哥,你住哪?”杜林林问。

  李子安说道:“我之前在珀斯,我是过来拜访沐叔叔的,我刚才在他家里,接到你的电话就出来了。”

  “你说的春桃的爸爸吗?”

  “对,就是他。”

  “你见着他了吗?”

  “没有,他女朋友在家里,我打他电话关机。”李子安说。

  杜林林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么说,你也没地方住,对不对?”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杜林林的嘴角的那一丝笑意转眼就变成了笑容,说话的声音里满含喜气:“那我们等下就找一家酒店吧,你英语差,这事就交给我好了。”

  李子安想了一下,嗯了一声。

  他飞了五个多小时才到悉尼,沐龙手机关机这事,他的心里多少有点担忧,只是不愿意往坏的方向去想而已,所以他要见到沐龙才能安心。再就是,沐龙的家里住着的那个女人算是他的半个岳母,还是那么年轻的金发美女,不方便去住沐龙的家里。

  这么一来,他就只能去住酒店了。

  “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杜林林又问了一句。

  李子安说道:“我来悉尼就只是拜访一下沐叔叔,以前听他说他在这边有些麻烦,看能不能帮上忙,如果他不需要我帮忙,我见他一面,吃顿饭就走。”

  “这么急啊?”杜林林的眼眸中多了点失望的神光。

  “林林,你不是要去考察酒庄吗,你肯定也不会在这里住多久,你下一站去什么地方?”李子安问。

  杜林林笑着说道:“我不急,我跟你走,你去哪我去哪。”

  李子安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个,你不是说要考察酒庄吗?”

  “我有带助理来,我的助理去考察,我主要是陪你。”杜林林说。

  李子安忙说道:“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我在这边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回华国了。”

  “那我就更得陪陪你了。”

  “真不用。”

  “你是不是我老哥?”

  “是啊。”

  “老妹陪老哥,这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这个老哥嫌我这个老哥碍事,所以想赶我这个老妹走?”

  李子安被绕得头晕晕的,无奈端起酒杯:“我没有那个意思,那个……我们喝酒吧。”

  “那你去哪都带着我。”杜林林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无可奈何的嗯了一声。

  欠人人情就是这样,硬不起来。

  一杯啤酒喝完,杜林林又叫了几杯烈性啤酒,酒精度超过十度的那种,跟红酒的酒精度差不多。

  李子安以为她习武之人,酒量一定很好,也没说什么,哪知一杯烈性啤酒下肚,她的脸上就满是红霞飞了。

  “干嘛叫这么烈的啤酒,我看你都上头了,你别喝了,我给你换果汁吧。”李子安关切地道。

  “我难得出来玩一玩,我要放松放松,我就喝这种啤酒,来,我们走一个。”杜林林又端起一杯啤酒,还主动碰了一下李子安的酒杯。

  “你这样会醉。”李子安提醒她。

  杜林林咯咯笑道:“我要是喝醉了,遇上了坏人,坏人会怎么样?”

  李子安说道:“我保护你,谁能把你怎么样?”

  杜林林翻了一个白眼,一仰脖子就把一大杯烈性啤酒灌进了肚子。

  李子安感觉她是遇上什么事了,可她又不让他给她卜卦,他心里有点担忧,又有点纳闷,只得陪着她喝酒。

  没法,人家都碰杯了。

  碰杯就得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